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13章: 何所乐邪11

《爱上玄武》

第213章 何所乐邪11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1

娄庥定居于泅水畔的房舍很简陋,他独自生活了七年后救下了面上重创,浑身杖伤的雅儿。当日雅儿命大,被抛入泅水恰逢水流由南往北,漂到泅水入咸池附近,又被冲上了岸,这才遇上巡职咸池水域的娄庥。娄庥以浑厚灵力为她打通命穴,续了她一条性命。

醒来后的雅儿闭口不提遭遇的惨事,只求娄庥留她住下。娄庥思忖有个女子为伴,饭食家居有人打理,可免去他不少麻烦,就答应了下来。二人同居陋室后不久,娄庥就发现,此女性情温婉,饭菜也做得可口,若不看脸,她浑身上下具备齐全了男人理想的配偶条件。

已将近五十的娄庥,作为利国宿将,哪怕年纪再大,只要他开口,大部分利女甚至贵族女子都愿嫁他为妻。年轻时他风流孟浪,玩弄过的女子不在少数。年过三十后稍微收敛,却依然与不少名门闺秀暧昧不清。上了四十后,他又故态重萌,只是眼光更高了。

娄庥与利国绝大多数的贵族想法一样,美女不过是身份地位的附属品,和个人魅力的象征。他的改变源于八年前蕴蓝邂逅朱金铃,与亨国公主一战,被玄苦强留之辱,使他贬于咸池,再不得白靖熙重用。娄庥失了颜面,也失了粘花惹草的兴致,而年岁一日日老去,风流便褪了色。

离了声色场所,娄庥潜心修为,直到救了雅儿。他本无心救雅儿,只想看下几年来修炼的灵力造诣提升了多少。结果他很满意,他硬将一个必死之人救了下来。结果他也很意外,这个年轻女子一点一滴改变了他对女人的看法。无论身份地位,无论外表姿色,好性情才是女人的第一条。

娄庥决定娶她为偶,相伴终老。雅儿起初是不肯也不敢的,已婚之身如何般配白虎神族?已毁容貌如何能般配上位宿将的堂堂风姿?即便他的年龄大她几十岁,身份的悬殊却是天壤。可雅儿终究年岁很轻,抵不过久经风月情场的老男人。再念及娄庥的强大武力,雅儿最终委身于他。

得到雅儿后,娄庥很满足,唯一的遗憾是他无法恢复雅儿的容貌。他请过宫廷的第一医师,却只能脱疤无法根治,那些伤口实在太深。娄庥只得用一块面纱遮掩雅儿的容貌,那面纱一遮,他便知他的小妻子原先定是位佳人。当他再次问及谁人下的毒手,雅儿却泣而不语。娄庥生怕她多思,便不再探问。女人对容貌的执着他见多了。

当娄庥在泅水河畔看到慕容安那双酷似雅儿的眼后,心中是惊喜的。透过眉目清秀的少年,他看到了雅儿该有的容颜。虽不知雅儿为何不认他,但他尊重雅儿的决定。

当慕容安一句句提及雅儿的往事,娄庥觉得很讽刺。林华浓那个女人,他睡过。林华浓什么脾性,他很清楚。除此之外,另一个少年的话却使他明白了雅儿的苦处,“我兄弟吃尽诸多苦楚,只为救他阿姐脱离苦海”,雅儿必是不愿连累她弟弟。好在慕容安的二个朋友很聪明,点破了这点。

娄庥心叹:人是会变的,就算雅儿你自己不变,旁人也会变的。你的弟弟不再会任人欺凌,他更改为慕容的姓氏,而你也不再是无可依靠的弱女子,你的丈夫是我,娄庥。

但娄庥想不到的是,慕容安竟说他的那个小朋友是神医,能治好雅儿的面伤。娄庥并不相信,他应承下来,带他们回他的陋室,只因最后他想起了那小孩的灵力是黑色的。

不过现在的娄庥以为自己眼花了,小一一指触到雅儿脸上,指端竟发出一点蓝色的光。那是水属灵力!

小手指慢慢滑过凹凸不平的脸颊,拖出一道荧荧蓝光,蓝光消失后,娄庥失望地发现,雅儿的脸并无改变。

“给我蕴蓝结!”

娄庥唰地起身,慕容安一溜身出屋上马车取蕴蓝结。

“你是蕴蓝人?”娄庥惊讶。

小一道:“娄大人,你既见到慕容安,早晚会知道我是谁。所以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师承蓝伯九。我同慕容安,傀其多都是从暗部出来的。”

娄庥被震住了。蓝伯九,暗部。这相当于利国的机密。雅儿在一旁也惊慌起来,她不知蓝伯九是谁,但蓝姓即意味着蕴蓝王族,而暗部,利国人都知道,那是利国最神秘的武道学院。她以前一直不知慕容安的去向,此刻才明了,为何傀其多说他吃尽诸多苦楚。暗部,那是一般人能去的地方吗?而平民出身的慕容安,前往暗部就跟送死当炮灰差不多。

只见慕容安手持一条洗得发白的蓝色蕴蓝结回屋,对雅儿微笑道:“阿姐你放心,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小一接过蕴蓝结,绕过额头扎起,嘴上道:“你倒比我信心还足!”她触探雅儿的面伤后,知晓她真皮组织尽毁,面部肌肉还有瘫痪的趋势,形势不容乐观。恢复肌理可能容易些,但表层的皮肤要恢复如初,谈何容易?何况她还是第一次治疗这样的伤。

慕容安收了笑,严肃道:“你一定做得到。我信你。”

“定当竭力而为。”小一说完,浑身猛然一变,就像一个发光体,强烈的蓝光自她身体全方位射出,照亮了整间房间。

娄庥跟着神色大变,此刻这小孩的蓝色灵力比起岸边施展出的黑色灵力强了百倍。就算他全灵以对,恐怕也不是她的敌手。这如何可能?她才多大的岁数?灵力为何到达了这个级数?

不提他心中惊惧,傀其多和慕容安也一样大惊。他几人皆由小一改造了五海,但当时小一所施展的灵力远不及此时的强悍。即便为轻云取出神格的那次,也没有此刻的强劲。如果说前几次小一的灵力是奔流不息的长河,那现在的她就像广袤浩瀚无边无际的大海。

很快,三人都发现这超强的灵力源自她的额头。在灵力的驱动下,蕴蓝结缓缓摇曳。三人同时想到:恐怖的蕴蓝神医!

一双小手在蓝光里轻轻扑打雅儿的脸颊,淡淡的水雾覆盖上被惨遭蹂躏的肌肤。雅儿情不自禁地闭上了双眼,这双手带给她的感觉实在太过神奇,如春风拂面的轻柔,似细雨弥漫的湿润,每一下拍打,都带来凉丝丝的血流游动,血流所过之处,仿佛什么东西被唤醒,在面内生长起来。

娄庥往前走了一步,他很想揭开蕴蓝结,看一下那后面究竟有什么。但他看到雅儿逐渐恢复的容颜后,就再移不动脚尖。那小孩正以上乘灵术治愈雅儿的面伤,万一他的冲动使治疗功亏一篑,他将见不到雅儿真正的美丽。

娄庥的想法,傀其多和慕容安也有。早在鬼屋角逐,二人便知她的额头里肯定隐藏着秘密,不过二人作为同伴,做的却是分站屋舍二角,以各自灵力,阻挡小一的蓝光外泄。只是开了额眼后的小一,灵力之蓬勃令二人咋舌。他们拼出全灵,才勉强抵消冲出门窗的蓝光。

娄庥分别看了眼二人,立时判断出,即便那小孩没有诡异变化,他要真的对上三人,倒下的却是他。暗部,真是出人才的地方!娄庥感叹了下,眼光继续盯牢雅儿。

一张娟秀的面容渐渐浮现于水雾之下,傀其多看后,对慕容安断断续续地道:“你若真能扮成女人,该是这副样子吧!”慕容安易容失败后,傀其多归咎为三人缺乏高明的易容术。

这当头,慕容安没空计较他的挑衅。雅儿正在当世无双的蕴蓝医术下恢复容貌,他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阿姐的面了。而他的修为不及傀其多,要分神开口怕挡不下蓝光。

小一重复了数遍动作,待到雅儿的脸再无改变后,这才收了手,同时蓝光骤灭,房间又恢复了普通照明。叹了口气,小一道:“还差一点。”傀其多和慕容安如卸重负,各自靠角落休息。

水雾逐渐消散,众人看见雅儿已恢复大半容貌,先前的粗糙伤痕尽数平复,翻出的皮肉消失不见,但细细的一条条红纹还是留在了脸上。娄庥吐出口浊气,沉沉道:“已经很了不起了,能做到这样。”雅儿摸着自己的脸庞,不知是喜还忧。

只听娄庥又道:“能恢复固然好,但就算你顶一长丑脸,我也不嫌弃。”心中却多少遗憾,不嫌弃但还在乎。雅儿顿时绯红双颊,她这个老公太会哄她了。

慕容安却动容地望娄庥,利国视人以容,娄庥能如此说话,太不容易了。

只有傀其多时刻在关注小一。他见她犹在思索,马上道:“省下的这点瑕疵,蓝老儿能整好吧?”

小一忽然笑容绽放:“阿,我真有点笨了。除了灵术,外敷的药物也可祛疤嫩肤。还好你提示了我。”长期以来,她单靠灵力救治伤患,一个劲的思索灵术的治法,也是她灵力强大,从没遇见过灵术无法根治的病例,所以压根儿就没往药物上去想。回落蝶与蓝伯九说了此节后,老神医告诉她,其实她已治好了雅儿的面伤,剩余的那些伤纹灵力自发判断为非伤,所以任由她再费劲也无效果。当然,说到底雅儿的治愈还是归功于小一开额眼尽了全力。

“那是,我傀少多聪明的人!”

见小一转头对傀其多微笑,娄庥上前扯下了她的蕴蓝结。额头一片光滑,除了脑门略显大些,并无异样。

小一很自然地从他手里取回蕴蓝结,“娄大人,我知你疑虑重重,很多事我们也不打算瞒你。我们几个人不仅从暗部出来了,还拐带了不少有名有姓的人。”

傀其多大笑一声,道:“比如说蓝伯九。”

娄庥皱眉。

“还有慕容乜。”

娄庥眉头似要打结。

“最厉害的是,轻云先生也跟我们出来了。”慕容安平静地道。

娄庥的眉头快要拧出水来,却又松了开来。“我的职责只是看好咸池。就算你们把整个暗部的人都拐带了,都与我无关。”

……本章完结,下一章“ 何所乐邪1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