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14章: 何所乐邪12

《爱上玄武》

第214章 何所乐邪1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2

然而小一却道:“不,娄大人。已经就有关系了。”

当小一简略叙述了暗部的叶无常针对慕容安的事后,雅儿眼中隐隐泪光。

娄庥陷入沉思,一听到叶无常这个名字,他就知雅儿姐弟相认一事被叶无常知悉只是个时间问题。陶之介身边有暗部的眼线毋庸置疑,而他与慕容安等人的关系早在当日救下雅儿便已建立。

作为利国宿将,娄庥与奎生等人一样,将利国利益放在第一位,他虽然喜欢雅儿,但这种喜欢并没有大过他对利国的忠诚。如果一定要逼他在二者中做出选择,他还是会忍痛割爱,义无返顾的维护利国利益。事实上,当他听到蓝伯九的名字已生忧虑,慕容乜就更令他惊讶,而轻云的名字一出,他已做出决定。即等小一几人离开雅儿后,他必会想方设法捕获他们。

但小一却识破了他的心机,替他道:“娄大人不必守口如瓶,在我等离开后,最好立刻将我们的事情告之相关人等。”

娄庥惊讶,傀其多等人也不明白。

小一诡异的一笑:“其实我也算利国人,不信你可以去问西方卜师。作为利人,我很清楚蓝伯九意味着什么。可是很多人却不清楚,非要死缠烂打,非要挖出蕴蓝神医的秘密。结果是什么?结果将引出了几股不同势力,当这几股不同的强大势力聚集于暗部,小的来说,暗部将崩溃,大的来讲,间接导致利国的整体势力下降。现在,蓝伯九的存在早已不是利国的秘密,我们若不将他带走,还有别人会将他带走,无论带走与否,纠缠下去势必引发利国的浩劫。而利国内部动荡,元亨将不费一兵一卒坐收渔翁之利。”

娄庥将信将疑,“那你的一身水属灵力,还有全属灵力如何解释?真是我利人,你该施展的是金属灵力。”

小一凝看手中蕴蓝结,问道:“你可知我手中何物?”

众人沉默,等她下问。

“这不是普通的蕴蓝结。”小一叹道,“这是四国唯一一条沾染了蕴蓝二代神医鲜血的蕴蓝结。”

利国白虎神族神格位于额头,而蕴蓝结正是佩带于额头。白虎神格的力量娄庥很清楚,于是他自然而然被误导,微一点头问道:“你的强大水属灵力就来自它?”

小一目的既已达到,自然不会答他,只笑不语。转了话题后,她问娄庥要了纸笔,让傀其多代笔,口述了几种草药的研制和使用方法,用以治疗雅儿的余疤。不过令小一失望的是,傀其多的字迹比她的更丑。歪歪扭扭,如蝌蚪爬字。傀其多写完,没有丝毫羞耻,还添了一个从白锦烟出讨来的养颜方子。

一旁的慕容安心下明白,小一对娄庥的话意味着不可尽信,也意味着他不可能带走雅儿。虽然不舍才相见就要分离,但他也知雅儿跟他们一起倒不如留在娄庥身边。他们将遭遇的危险是无法预知的,而娄庥却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的女人。所以慕容安一言不发,只是默默与雅儿凝望。

临别前,娄庥终于提出了他最大的疑惑:“小医你究竟年龄多大?”

小一思索片刻后道:“这个问题很多人问过我,我只想告诉大人一句,眼见所见未必就是真实。生逢乱世,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娄大人留一份余地,来日必有收获。”

这话要在小一施展蕴蓝医术前说给娄庥听,他即便不恼羞成怒至少也要反唇相讥,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竟对一位上位宿将大言不惭。但见过了匪夷所思的水属强大灵力,听过了她对蓝伯九关于利国的判断,娄庥不仅信了,也认同了小一的另一个意思,这意思与他心内的大男人的保护欲望契合。若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都要出卖,男人活到这地步是可悲的。

小一的话将他心中的一杆秤拉到了雅儿一边。没有绝对的明显冲突,保护好自己的妻子理所应当。这份余地是情。

雅儿百般不舍与慕容安告别。娄庥在她身旁看着这一幕,忽然想到,有个慕容安这样的小舅子对他来说,本身就是收获。慕容安忍功一流,从跟他回府一直到走,始终都没问是谁毁了雅儿的容貌。看来他师承慕容乜的刺客心境,被雅儿的出现打破的缺口,不仅被补上,还又上了一层。再联想到几人透露的信息,娄庥不由叹气。蓝伯九、慕容乜加轻云带出来的人,真要与之为敌,代价是多大?至少他娄庥付不起,四国第一的医术,利国首屈一指的刺客武技,还有修为不高也不低,却绝对是绝大部分白虎神族招惹不起的轻云。在过去的二十年间,但凡跟轻云沾边的人几乎都没有好下场。

娄庥不敢揣测利国主的心思,可轻云出走暗部如此重要的事,却不见白靖熙半点动作,他最好还是置身事外。所以娄庥只祈祷慕容安等人快一点离开利都,离得越远越好,那个神秘的小孩最好永远别在他面前出现。

与他所想背离的是,小一三人却在商议,换个客栈重新装扮一番继续留在利都。

“肯定不能这样就走。”三人的调子是一致的,阿牛还没回来,凤鸣也没见到,最重要的是,他们想看看娄庥如何对付林华浓。

“你们注意到没?娄庥一听慕容安说起雅儿被害之事,眼睛就亮得跟贼似的。”傀其多道,“我肯定他这几日就要动手。”

“明天。”小一道,“我认为是明天。我们进陶宗不容易,他却可以大摇大摆地进去,甚至还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今晚来不及了,他还要安慰雅儿姐姐,明天他到利都买药,顺便应该会闹一下陶府。”

慕容安憋了半天,这时终于问了出来:“阿姐在陶府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一沉吟道:“雅儿姐姐不想提起往事,无非二个原因,一是太悲惨了,二是不想我们或娄庥为她报仇。我只能猜测,那陶之介应该对雅儿姐姐不坏。盛天酒楼里陶之介的精明你们都见到了,他分明认出了慕容大哥与雅儿姐姐相似的容貌,却不动声色。等我们走后,差役才到,可见他留给了我们一定的时间。”

“你是说他是个好人?”傀其多问,陶之介那日给他的谈话压力他可没忘。

“明天跟在娄庥后面去看,就知分晓。”小一盘算,陶之介暂时还不能出事,他一旦出事,贞人买粮的事就影响了。

###

明亮的斜月高悬天际,凛凛寒风一阵阵刮过干裂的黄土,穿行于荒郊的人影在天地间渺若微尘。

君虚龙沿着马蹄印,一路追寻,但追到一半他却惊疑地发现那人的方向不是利国,而是镜湖。前些日子,君虚龙也收到了消息,牛金龙兵败后极可能逃入镜湖,难道那蕴蓝人竟是投牛金龙而去?想到此,君虚龙毫不迟疑,尽全力疾奔镜湖。

他全力之下,几乎脚不点地,飞云掣电般横穿荒野。月光下,只时不时留下一道极浅的蓝影,更多时候荒野仿佛没有任何变化,只有枯黄的草被,和寂寥的黄土。

近镜湖五十里的时候,君虚龙突然觉得脚下漫无边际的荒野扭曲了,一个急停后,风顿时鼓起他的衣袍,眼前的荒野还是荒野,但这骗不了君虚龙,一种异常的灵力微弱地遍布了整个荒野。

脚下的马蹄印延伸至前方,君虚龙担心起来,他倒不怕自己危险,但是穿破棉袍的蕴蓝人可没有他那样的修为。君虚龙伫立原地片刻,忽然收起所有灵力,整个身躯往后一倒。就在他倒地的瞬间,一道青光从他上方射过。速度很快,只是在君虚龙眼里,它是那么慢,慢到他看得一清二楚。凭空出现的青光是一把元剑,剑刺空他原先所站位置又如来时般诡异消失。躺在地上的君虚龙心下惊诧,这是幻术!难道幻术师为那蕴蓝人而来吗?不对,以蕴蓝人低微的修为,一二百普通军士就可拿下,幻术师没有理由牛刀杀鸡。

君虚龙一动不动,屏息等待。过了片刻,他的前方有了动静,一个中性怪异的声音在说:“真死了吗?这样就死了?我分明感到一股强劲的灵力冲破了幻境。”

另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声音道:“小心为上,我去看看,你为我掠阵。”

君虚龙不禁头大,一个幻术师就够他受了,不想他竟碰上二个,还是元国的二位宿将。无它,只因二人声线如出一辙,元人中这样的幻术师就是常年驻守元都,神龙不见首尾的尾、箕二将。

尾宿一步步走来,箕宿还在说话:“几年过去了,你修为没见长进,胆子倒越来越小了!都没气了,有什么好看?我的出手连那小子都没法子解开,还用担心旁的贞人?”

君虚龙更惊,原来这二人对付的不是那蕴蓝人而是别的贞人,可现下此地除了牛金龙还有别的值得二幻术师出手的贞人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何所乐邪1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