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17章: 何所乐邪15

《爱上玄武》

第217章 何所乐邪15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5

白乐邪难得捧着寻常贵族女眷和孩童经常用的暖手炉,坐在庭院里享受午后阳光。他双眼微眯,浅笑一线,一身做工细致的云裳,与身下的黄梨木行椅相衬。若非一个黑影子在他身后角落里,当真是一副极慵懒舒展的画面。

一丝密语从白乐邪微启的唇缝里吐出:“卢纤雅不但没死,还成了娄庥的夫人,这么重要的消息你后知后觉,自己到竹先生那去领罚吧!”

黑影一颤,而后消失。

白乐邪眯笑更浓,他前方远处,萧也与挪严迁刀剑交辉。道道刺目的白光在日头下也毫不逊色。过了不久,白乐邪身后缓缓走来一浅衣女子,他再次密音:“你去联系铁血盟的人,我的伙伴傀其多该回家了。”

女子将手中托盘搁在他椅旁茶几上,悄身而退。

萧也使计打败了挪严迁,白乐邪闭上了眼。少年的声音飘传过来,“你太狡猾了!”

###

栖凤宫的人多了起来,幸而未叔平日御下有方,没有几人得知内殿突然多出人来。依小一的意思,暂时还不离开利都,由凤鸣出面将她想购买的诸多物品一一搬回了栖凤宫。凤鸣很不高兴,二年未见不跟他亲近,倒开了长长的物单让他当冤大头。但小一说了打算后,他还是将白天都贡献给了白锦姝,所以到头来真正的冤大头是十九公主。不过公主有些好奇,拿着单子问凤鸣:“买些茶酒倒没什么,可为什么这单子上还有女子用的胭脂花粉?”

凤鸣当时正在喝茶,险些水溅公主。吞下水后,凤鸣急中生智道:“这个是买给素颜姐姐的。”

白锦姝信以为真,以为凤鸣的单子要送往亨国宫廷:“那我挑些最上等的。”

回去后,凤鸣大发雷霆,一到内室就抓住小一:“说!你买那些做什么?怎的还有女用物品?你别告诉我你自己抹!”

小一挠挠脖子,衣领被拎住还真像一只小猫被吊头颈。

傀其多扑哧一笑,边上道:“你看她都这德行了,还用抹脂粉?只怕越抹越丑!”

凤鸣斜他一眼:“不许插嘴!小一,老实交代!”

傀其多别过头去,一副不与小鬼一般见识的表情。

“那个……你先放开我,我慢慢告诉你。”

凤鸣哼一声,在众人好笑的目光下,移开几步,分腿端坐沉香椅上。这一坐颇有威势,阿牛也别过头,不看第二个太早熟的孩子。

小一细细说了缘故。原来她打算经商,却不知该从何处入手,所以买了大量利都市面上的商品,准备带回落蝶,与蓝伯九轻云研究。

“再则,总不能空手回落蝶吧,总要给他们带些礼物回去。”

凤鸣本已消了怒气,一听礼物二字又剑拔弩张:“好啊,一月不见就有礼物了,我这个二年未见的人就得供你白吃白住,外带白拿?水拾遗,你好,你很好!”

“我不是这个意思!”小一还未解释,凤鸣就甩手而去。

水无痕皱皱眉:“脾气只比二年前更糟啊!”

小一望了望他,水无痕又道:“去,追他解释清楚。”

“这个不太好吧?”

傀其多帮腔:“是啊是啊,是小鬼头小心眼!”

“你心眼就不小了?”水无痕微微一笑。傀其多当即闭嘴,他傻才跟养出尖牙利齿的水小医的爹斗嘴。

小一犹豫片刻还是去追凤鸣,身后水无痕悠悠对慕容安道:“小安啊,你看到没?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大人还是小孩,都得有些脾性,不能叫人觉着好欺负。这脾性大的人,旁人就得忍着让着,当然,也不能太坏……”

不提傀其多祈祷天降蓝伯九,小一跟了出去,寻了几处最后才在衣帽房找到凤鸣。迎面只见橱门大开,少年双手状爪,唰唰将里面吊挂的数十套红衣撕个粉碎。火红色的灵力犹如他的怒火,鲜艳而凶猛。

小一不禁怔住了,碎裂地上的红衣残片,依稀能分辨出是女孩的衣裳。

凤鸣撕完后,喘息倒退一步,狠狠关上橱门。转过身去,却看见门前的女孩,他马上偏头,赌气问:“你来做什?”

小一第一次看见他充满戾气的面容,不知是怕还惊,掉头就跑了。

凤鸣的呼吸又粗了,颈部突然红了一点,跟着身上很快散出红光,渐渐红光包住了他整个身子,由他躯体往外扩散,蔓及地上红衣残片,瞬间烧了起来,很快地上所有的碎衣全燃了起来。

“殿下!”一个侍卫走进,被他吓了出去。

其实凤鸣心里清楚,他因怒而提升了灵海修为,朱雀灵脉体内异常激涌,已超出了他控制的范围。此种现象每位朱雀神族年少必经,称为初羽期。初羽期因人而异,早的五、六岁迟的十二、三岁才出现。就出现的年龄,凤鸣属于正常,但他出现的状态却极其异常。身为王族的他,灵力比一般神族精纯,而他自小在亨宫冷遇,情绪不得不控制,到了利国后逐渐放开,再遇小一后则彻底爆发了积攒多年的火气,成了魔障。但凤鸣说不出话,颈部的灵海扼住了他的口语。

火光很快引来了诸人,未叔命侍卫守在外围,准备灭火。凭多年的经验他感到凤鸣此次提升大异常人,当年朱袈初羽期曾火烧炼房,而凤鸣的状态酷似其父,甚至比朱袈来得更猛。凤鸣身在火海,所见一切皆为火红,却不知他的眼珠也是红的。

未叔喃喃:“夹神显灵!”整间衣帽间都烧了起来,瓦砾木片噼啪作响。

水无痕站在阿牛身后问:“小一呢?”

傀其多急了:“难道她也在里面?”

阿牛稳稳道:“不,她马上会过来。”

傀其多放下心来,咋舌道:“好大的火,这家伙真厉害!”

未叔全身心关注里面的凤鸣,没理会傀其多。房梁忽然倒塌,众人看得更清楚了,少年半跪在地上,微仰头,手放腰侧,仿佛在问天又似一种仪式。熊熊烈火团团围绕着他,几乎烧尽了一切,衣帽房只剩空架子,而火已蔓延到左右厢房。可奇怪的是,这样的大火中,凤鸣身上红衣完好,远处几个眼界浅的侍卫先前还以为,红是他身上朱雀灵光,直到衣帽间焚毁才看清红是他衣裳。

红不仅是衣裳,红是此刻他的所有。忽然凤鸣清啸一声,朱雀灵声直上夜空,跟着一只火幻的凤凰升腾起来。栖凤宫一片哗然,胆子小的人惊吓得跪倒在地。空中的虽不是朱雀,却是不亚于朱雀的灵兽,百鸟之王的凤凰,火凤凰。

火凤凰闪动着艳红的羽毛,头部的姿态与凤鸣一致,昂首停在半空。哗啦几声巨响,衣帽房左右的屋子也开始塌方。

未叔声音大了起来:“天呐,火凤凰!”他恍然明了,凤鸣控制不了身体。火凤凰不该在初羽期出现。

场中唯一没有被异像撼住的阿牛问:“未叔,何时灭火?”

未叔沉默片刻,最终无奈道:“现在还灭不了,要等殿下自己控制住。”只是等多久,他没把握。怕只怕一直烧下去,直到灵尽人枯。

“什么?他要烧尽栖凤宫不成?”傀其多惊呼。

“拆毁边上所有连接的房舍!”阿牛当即道。

未叔沉声道:“没用的,初羽之火不会自发停下,要殿下自己罢手。拆了房舍,火也一样燃烧,灵火无媒介燃烧。”

一个身影突然闯入火场,阿牛来不及制止:“别进去!”

水无痕定睛,正是小一。这下众人都紧张起来,阿牛一个纵身,来到小一身后,伸手捉她,却见那火便没有烧着她。一条蕴蓝结挡住了窜起的火苗。阿牛停了手,小一将蕴蓝结递向凤鸣,脆声道:“这个给你!”

泛白的蕴蓝结竟带着浅蓝色的灵光,水无痕一眼认出那正是当日蓝琰包在小一头上的蕴蓝结。

未叔诧异,“这蕴蓝结好生怪异,兴许可以帮上殿下。”

凤鸣慢慢转过头来,他这才明了她是取礼物去了。可是他不仅说不出话,动作也艰难。他一点点挪移,一手伸了出来。

所有人都屏息观看。只见凤鸣拧着眉头,动作定格,他竟再动不了了。燃烧的手,就连手指外沿的灵火都离蕴蓝结很远。小一咬牙,往前一步,火顿时烧焦了她的额发。阿牛低呼一声,拉她回边缘。二人心有灵犀同时泛起身上蓝色灵光,阿牛贴手她后背,小一再次连带阿牛一同前进,红蓝灵光一接触,刹那爆起轰鸣巨响,烟灰雾气激扬。三人各自被震退,待小一再回原位,离凤鸣就更远了。

未叔叹道:“水属和火属灵力,没有特殊情况,水火难容。你们进不去的。”

阿牛皱眉,他二人灵力修为都比凤鸣高,可硬冲入火场,却怕凤鸣受不住水火相克的反噬。小一忽然回头对慕容安道:“慕容大哥,看你的了!”

慕容安还不解,傀其多马上喊:“笨啊,你用匕首射蕴蓝结,送到凤鸣手中。”

慕容安立时取出随身匕首,傀其多又喊:“准头!要准头!”

那边小一已让开半步,令凤鸣、蕴蓝结和慕容安三者成一直线。慕容安点头,深吸一口气,匕首从他手心平平飞出,极稳却也极慢。场中修为高的几人均看出,这样的出手难度之高,要求武技之精湛,决不是寻常擅使匕首的刺客能做到。不仅要求均衡的足够灵力,还要高超的武技和不差分毫的控制力。

匕首射穿被火力拂起的蕴蓝结,一冲进火海,即烧了起来,但那神奇的蕴蓝结却安然无恙。刚刚好,匕首到达凤鸣手上寸余,凤鸣勉力一抓住蕴蓝结尾端,匕首就彻底焚毁了。

握着蕴蓝结的凤鸣只觉得通体清凉,心头魔障顿消。他一个颤身,夜空中的火凤凰浑身一闪,炫出最明丽的火光后,颜色转淡,直至消失。

火势终于减弱,未叔下令灭火。

……本章完结,下一章“ 何所乐邪1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