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18章: 何所乐邪16

《爱上玄武》

第218章 何所乐邪16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6

凤鸣耗费大量灵力后,体虚力乏,他手捏蕴蓝结坐在地上,见走来的小一前额焦发,不禁笑了一声,这一笑灵海郁结的最后一口戾气喷出,人便歪倒下去。待他醒来已是次日中午,小一等人早离了栖凤宫,而天降祥瑞凤临咸池的流言则在利都不胫而走。

凤鸣沉了脸:“我还没醒,她就敢不告而辞!薄情寡义之辈!”

未叔苦笑道:“殿下,你怪错她了!现下利国的一干头面人物云集我栖凤宫,里三层外三层围得密实,若非小丫头聪明,不然这会想走都走不了了!”

凤鸣看了眼已缠在手腕的蕴蓝结,冷冷道:“一概不见。你帮我打发他们。”

未叔走后,凤鸣倒在床上,将前事想了个剔透,得出结论,是他自个俗气了。那些能市面轻易到手的东西,他去计较什么?有些东西是无价无市的,而他本就不在意那些东西,他希望的是小一陪他,念挂他。阿牛带着伤重的水无痕回了利都,首先就到栖凤宫,可见他认定小一在这里。倒是他的闹腾引发了异常的初羽,还赚了小一的一条蕴蓝结。她随他来到利国,身无长物,估计也就只带了这条蕴蓝结。

但即便这蕴蓝结珍贵异常,凤鸣也不高兴,他骂了声:“臭丫头,下次不要来找我!”就又昏昏入睡。

###

“那蕴蓝结有什么古怪?”傀其多忍了半路,还是问了。

小一靠在马车木壁上,道:“血染的。那上面有蓝琰的血还有我的。”

“蓝琰是谁?”

小一低声道:“蓝伯伯的儿子。”

傀其多和慕容安一怔,蕴蓝覆灭后,所有蓝姓王族都死了,那蓝琰肯定也死了。一想到蓝伯九死了儿子,二人不禁为他难过,白发人送黑发人,换了寻常人早消沉下去了,难怪蓝伯九性情古怪。

水无痕凝望小一,这几日他察觉了她的变化。她不再是当年那个跟在他身边无忧无虑的小女孩,可水无痕却无法从阿牛讲述的往事里找到答案。

小一忽然笑了笑,轻快地道:“我知你们还有疑惑。今日我就全告诉你们。”

“我其实不叫水拾遗,二代蕴蓝神医血染的蕴蓝结,我倒没有欺骗娄庥。我的真名叫蓝十一。我想为我取名的人是我的生母,她名唤白夜。”

“之所以名为十一,是我母亲知我父将死,普天下再无第二位蕴蓝王族的后裔。之所以名为十一,是同四国所有希望人丁兴旺的家族一样,添了十的虚位,生第一个孩子叫十一,第二个叫十二,以此类推。这是我母亲最后的愿望,为我取此名,希望来日能复兴蕴蓝。”

“蓝十一……”傀其多叹道。慕容安震撼的说不出话,而水无痕已笑出了泪。蓝琬和白夜的女儿。

小一转了伤感,“爹,你当年从蓝琰手里接过我,可曾有疑惑?”

水无痕擦去泪痕,未及开口,只听她轻叹道:“血亡术,流尽鲜血舍命相救,可蕴蓝王族血幻碧玉,却不见碧玉只有一条血路。”

“……不错。”

“我母亲曾以白虎神格补了蓝琰的三江,那夜蓝琰不仅施展了血亡术,在施展之前还硬剜出了神格,补在我这里。”小一手指前胸。水无痕立时想起那句“这是她的也是我的”,到此时他才明了竟是这个意思。

小一低低道:“我不知蓝琰是如何做到的,但可肯定的是,那时他体内的蕴蓝血脉不同于往常。他的血,我的血,加上移位的白虎神格,应该是导致蕴蓝结异常的原因。”

停顿了片刻,小一竭力克制住情绪道:“而到了暗部,入了蓝阁,我体内的白虎神格才显示了它的最终力量,它给了我所有母亲的记忆,令我一日长大。”

耸人听闻的秘密说完,众人犹在惊骇中,小一抓住水无痕的手,提高一度声音道:“可是爹我再见你才明白,我不是我母亲白夜,即便拥有她的智慧,背负同样沉重的命运,可我是小一,我不是她。你曾跟我说,我该用自己的眼来看这世间,以自己的心来体味世间。那么以我真实的七岁年龄,我看到的除了世间的坎坷,还有他们。”

小一投目于傀其多和慕容安,“我与母亲不同,不仅有关爱我的亲人,还有朋友。我并不孤独甚至是幸福的。我不该对你们隐瞒我的事情,我该更信任你们啊。我分享你们的快乐与悲伤,不该隐藏自己的情感。当我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不是蓝十一,我是小一。如此而已。”

众人动容。

“我的路我自己走,母亲已经给了我太多。”小一自嘲地笑道,“虽信天而无乐兮,来违弃而求改邪。白乐邪比我早明白了。与其被命运主导,被仇恨牵着走,不如先塌实地走好面前的每一步。身世不是我能选择的,可我没必要背着身世长大。”

水无痕摸着她的头,慢慢释放笑容:“脑袋上去了点毛,人倒长大了。”聪明的小孩,顽皮的小孩,可爱的小孩,都比不上一个懂事的小孩。可是等小孩大了,她更懂事了,或更聪明更优秀更老练了,却会失去一样最宝贵的东西,那就是孩子的纯真。小一的选择无疑是保留将随之成长越来越少的童真,而她的童真差一点全毁在相当于二世的智慧里。

阿牛坐在车头,平静地驱马驾车。这些事情他是第一个知道的,但即便知晓,当时他也没有车内三人那么激动。早在当日玄武湖畔,他已许下誓言。无论她想去哪里,追随便是。

###

离落蝶还有半日车程,小一觉得有二人越来越不对劲。当年蓝伯九就不喜蓝琬与水无痕往来,作为沉稳正直的长辈他怎么都看不惯水无痕,一个只会四处招摇沾花惹草的浪荡公子,没有资格成为一国之君的朋友。水无痕当然也看不上古板陈腐的蓝老头,一想到以后每日要对着老头那张臭脸,他的笑就有些歪嘴。任小一和慕容安如何说轻云的好处,他的嘴就是正常不起来。

傀其多更不对劲。这个平日大嘴巴的张狂人,几日来话越来越少,倒是越来越喜欢探头窗外。

当傀其多看到落蝶城墙上的涂鸦后,终于向众人交代,他父亲傀确召他回去。离开利都的一路,他一直见到类似旗子的暗记,并且这暗记随着他们行进越来越密集。他怕再不回去,被傀确抓回去就得抽筋剥皮了。

“可我真的不想回去啊!”傀其多哭丧着脸道,“小一,你还需要我,慕容安,你还需要我,阿牛哥,我还想跟你多学几手,水叔叔,听蓝老头说你对美女很有一手,我还没向你讨教!我真不想回去啊!”

水无痕难得嘴没笑歪,慕容安喝道:“别给我装!”

小一问:“你又不是一去不返。”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傀其多道,“要我回去,随便留几个记号就好,他们弄那么多,我就怕回去容易,出来就难咯!”

慕容安道:“不出来更好,小改就不会天天被人追打,我们也得个耳根清净。”

“你你……你就一点都不同情可怜的傀少啊?”

傀其多竭力装可怜,小一也假装同情:“那么说你走了就回不来咯?那鬼多多好可怜啊,我们周围以后没大嗓门了,小改没人打皮会痒的,慕容先生少了活木桩手会痒的,蓝伯伯没了研究对象医术提升不了,最惨就是我了,跟班没了,人马没了,哦哦哦……”

傀其多傻了眼,却见小一正色道:“我们留你,你能不走吗?既然一定得走,我们就不留了。阿牛哥,把他丢出去。”

“等等!”傀其多急中生智,终于想到了主意,“不开玩笑了。我真觉得事出有异,我爹不是沉不气的人。这么急叫我回去,盟里一定有大事。小一,你不是想做买卖吗,不如跟我们铁血盟合作,你随我一起回去见我爹。”

乘小一思索,水无痕拍拍傀其多:“我跟你去。”

“啊?”

水无痕笑道:“反正我也不想见蓝老头,倒不如去见识下铁血盟主。”

傀其多为难地道:“可是水叔叔,你……你……”

“我武功不高是吧?你怕我不能把你带回来还把自己赔进去了?”水无痕摇摇头道,“看来你是被你爹吓大的,你明明智勇双全,却想不透他是你爹,会把你怎么样?我跟你一起去,你爹就算关你禁闭,与我何干?最多把我打发走了。要是你爹能与我说上几句,好歹我三十几年的饭也不是白吃的。”

“我也去。”慕容安忽然道。

水无痕笑道:“那就更好了!不过小一啊,我建议你跟阿牛不用去了。若我这边顺利,稍后会与你联系。你先把落蝶的事安排妥了。”

小一知强不过他,万般嘱咐后二队人才在落蝶城前分手。

……本章完结,下一章“ 落蝶传说(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