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19章: 落蝶传说(上)

《爱上玄武》

第219章 落蝶传说(上)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三章落蝶传说(上)

小一与阿牛回到从纸氏姐妹手中买下的豪宅,在门口就小吃了一惊。宽大的前门正上方挂上了匾额,“张府”二个工整却谈不上风骨的楷书,令二人失笑。他们有不少人有不少姓,可偏偏没一个姓张的,住的地方却要叫张府。二名高大侍卫面无表情地把着“张府”大门。阿牛在门口停下马车,被二人驱赶:“别停这里,换个地方去!”

阿牛一怔,门前都不准停,他该如何驾马进去?

“聋子啊?赶紧滚开,小心爷打得你满地找牙!”

阿牛又是一怔,小一笑了,跳下马车道:“你们去叫张文出来见我!”出了利都后,她就换了女孩装扮,身上装戴都出自栖凤宫,别有番南域风情。凤鸣烧的衣帽房是他自个的,但栖凤宫的丫鬟侍婢不少,未叔凑几套质地上乘的亨衣并不难。

二侍卫听她直呼小主人名讳,再见她年纪幼小,一身异国装扮,虽拿不定她的来头,但也没再出言不逊。二人一商量,留一个把门,另一个前去请人。

没等到小改出来,一个十二、三岁的邋遢少年,便从街角冒了出来,贼似的闪进了张府。见守门的侍卫视若无睹,小一好奇地问:“刚才进去的人是谁?怎的我们不许进,他那样的人你问都不问就放进去了?”

侍卫面孔一抽,嘴闭得死死。

小一没追问他,对阿牛道:“看来小老头子干得不坏。”阿牛点头。

那侍卫更加惊讶,“小老头子”这样的昵称,是张老太爷对小老爷的专称。尽管他心中疑问无数,却始终钳口不言,这也就是小一称赞的原因。

不多时,侍卫看到了最震撼的一幕,张府里的所有大人物全出来了。张老太爷和小老爷,身手高强的师爷甚至还有那个从来不出门口的神秘人物。

“终于舍得回来啦?想死我了!”小改远远就喊,要不是蓝伯九拉着他的手,他早就冲出来了。

小一一笑:“伯伯,我们回来了。”转目看到落在最后的轻云,不禁笑得更甜。轻云戴了个木制面具,发色也被蓝伯九改成褐色,只是无论他怎么改装,举手投足的优雅却是改不了的。

慕容乜对阿牛轻轻点头,而后二人命人将马车牵进了府门,卸下车内一干物品。

“里面说话。”蓝伯九道。

看着小一和阿牛进入内堂,守门的二侍卫不禁面面相觑,刚才他们好象说要把那高大个打得满地找牙!

“鬼多多和慕容安呢?”小改兴奋过后,才想起少了二人。

“这个说来话长……”

“那就不说了,鬼多多不来更好!”小改一挥手,坐到椅上,看见侧门露出的半张脑袋,喝了声,“你先到边上等着,一会说话。”

小一见又是先前的那个邋遢少年,不禁笑道:“这人是谁啊?看来还得你先告诉我这一阵你都干了啥。”

小改挠挠脑袋,却支开话题,盯着小一的额头道:“你这是利都的新发型吗?”

蓝伯九坐在一边悠悠道:“傻话!那是被烧的。”

轻云摸了摸小一的脑袋,小一道:“没事,这是凤鸣的初羽期太厉害了!”

她将那晚之事简单说了,蓝伯九扣指道:“可惜我没亲眼见到,朱雀王族的性灵变化,可算四国最诡异了。”

见阿牛瞥眼侧门,蓝伯九道:“季围你出来吧!见见我张府的第一高手!”

那邋遢少年季围心下一唬,他没有听错吧,张府第一高手,难道不是师爷?他小步谨慎而出,又被蓝伯九教训了顿:“别没出息地小脚走路,十二岁也算个男子了,这又不是什么大场面,来,先拜见下你真正的师傅!”

阿牛不解地看着季围忽然加大步伐,“啪”一声拜倒座前。

“师傅在上,受季围一拜!”

“起来说话。”阿牛一把提起他,小一瞅瞅小改,后者心虚的不看她。

“这是怎么回事?”阿牛问。

蓝伯九一瞥小改,“还不是小老头子干的好事!”

原来这季围是个乞丐,确切地说是落蝶城外一群乞丐的小头子。他穿那身邋遢的行头混入落蝶城,专门到各大酒肆搜刮食客吃剩的残羹冷炙,讨些厨子酒保可怜他的剩菜冷饭,拿出城外养活一群人。小一他们离开后不久,小改和落蝶城几个商人在酒店用餐,好几次见到季围被人打出门外,便起了恻隐之心。甩开商人后,小改买了一盒食物到酒肆后门打算送给季围,却见他拿着大小布包包裹的食物离开,小改心知有异,便尾随其后。以小改的修为,跟一个一流侍卫都绰绰有余,他悄无声息地跟着季围出落蝶到城外的一处荒庙,瞧见了感人的一幕。那群乞丐老的老,小的小,都没办法自个生存,靠季围每天受辱讨要食物过活。小改被感动了。

小改看上季围还有另一个原因,他身边少个年龄相适的跟班。蓝阁众人除了小一就属他年纪最小,萧也等人当他小弟弟,傀其多更是与他不对眼。小一等人前往利都后,他独力应对不少落蝶商人,越发觉得需要帮手。

慕容乜要保护废了武功的轻云,蓝伯九不宜频繁出现公开场合,身边没个可靠人,也不能指望纸氏姐妹。即便小一等人回来,小改也不敢相信他能颐指气使地命令多多兄弟给他打杂,阿牛和慕容安二人则话不多,不适抛头露面,至于小一他就更不敢想了。

小改将季围的事对蓝伯九等人一说,蕴蓝神医也好轻云也好,都想到了一块。他们确实需要不少人,而且都得是信得过的。现在张府除了蓝阁出来的高手,就是纸氏指给他们的纸氏的人。蓝伯九没做过生意也知道,不可尽信合作的商人。所以蓝伯九与轻云笔议了会,决定先解决季围的困境,即提供他所负担的口粮问题,让他每日到张府学习技能,包括识字、礼仪和基础武学,等小一回来再作安排。

初见小改身手的季围很惊讶,而见到得意的小改被慕容乜修理后,他惊骇了。此时再听蓝伯九介绍阿牛,张府第一高手,他腿不软才怪,竟有比慕容乜还厉害的人物?

蓝伯九又轻描淡写地解释了句,不叫慕容乜收他就是为了让他学最好的。这也是蓝伯九等人为季围考虑,错过了学武最佳年龄,如何能学慕容乜的武技?首先第一条柔韧度季围就拍马都及不上慕容安,更不谈根骨之质。而阿牛确实目前张府第一高手,这点蓝伯九倒没诓他。难为的是阿牛,他琢磨了季围半天,最后决定只教他些强身健体的武术——季围实在是个废才。不过季围对遇上小改,来到张府已经很满足了,能学多少本事他倒不在乎了,填饱肚皮活命才是最重要的。

打发了季围下去练字,蓝伯九这才说起多日的收获。经纸氏姐妹的力荐,“张小老爷”熟了大半落蝶城的商户。虽小改年纪小,但他机灵,出手又阔绰,给落蝶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前二日,甚至连杓率和西记这二个大商户也开始关注新出现的“张府”了。

小一也将利都发生的诸事及水无痕、慕容安随傀其多前往铁血盟的事一一说了。显然蓝伯九对凤鸣的初羽期最感兴趣,详细问后,他叹道:“早年见那朱金铃便知朱雀王族不简单,一个修为平庸的人只因血脉更改,短时期内灵力就可猛增,四国也就朱雀王族能做到。”

知悉当年往事的人皆沉默不语,金铃公主,间接导致蕴蓝灭亡的人,蓝伯九提及她却没有半分怨言。

蓝伯九收了感叹,小一这才将利都之行最后一事说了。

“我们买办了不少东西,但路上我又仔细想过,以我们目前拥有的钱财做些市面上已有的买卖倒不太难,只是比比皆是见惯不惊,要积攒起比十一枚皎玉更多的钱财得等到什么时候?得经营些旁人没有,也做不来的买卖。我思来想去,有个买卖最适合我们不过。”小一笑道:“这买卖我们的张小老爷就能做。”

蓝伯九已听出弦外之音,小改却还不明白,“我能做?做什么?”

小一道:“那日为雅儿姐姐疗面容之伤后,我开了个祛疤嫩肤的方子,傀其多又追写了养颜美容的方儿。可这些都是书上的老方,我们可有比老方更厉害的老人儿和小人儿。”

轻云肩头微动,阿牛早笑出了声。

小一又道:“只需稍加研究,我们便能做个更好的新方,一方面可送于雅儿姐姐,另一方面我们卖给贵族。雪白的肌肤,青春常驻的容颜,对女子来说,是不可抗拒的。”

蓝伯九暗自神伤,小一的话令他想起了蓝蕙心。世上能做到容颜不老的也只可能是蕴蓝神医。

小一似感到了蓝伯九的伤感,她望着他道:“我们只做美容的方子,与药物有关的别的买卖一概不做,对外也只说高价买了张方子。这方子也不必弄得太好,比人家的好上几分即可,关键在别人买了去,也做不出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落蝶传说(上)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