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21章: 落蝶传说(上)3

《爱上玄武》

第221章 落蝶传说(上)3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3

破庙里加上季围一共有十二名流民,除了二位老者都是幼童。他们都是芒祁人,夏末芒祁城暴动后逃亡至此。

阿牛不禁问:“这些孩子的父母呢?”

他这一问引出不少哭声。张伯悲伤道:“都死了。”芒祁发生暴乱之前,这些孩子的父母便死了。

小一与阿牛黯然。

季围从马车上取来食物,自从得了小改的援手,庙中众人有了御寒的棉衣,再不吃剩菜冷饭。乘众人吃得正香,小一让阿牛先行回落蝶城,打点完役管所,再驾一辆马车过来。

阿牛带季围走后,张伯不由得再次仔细打量小一,想不到这女孩才是真正说话的。

“小姐如何称呼?”

“张水。”小一忽然问,“张伯可知这是座什么庙?”

张伯微一思索道:“老夫来这古庙半年也寻思了半年。我利国境内,多供奉我白虎的方神风神。如果此庙供奉的是我族神明,就不会荒废更不会落魄成这样。可见它并非我族神庙,但若问它是什么庙,张小姐你看这庙殆无孑遗,光几面石墙如何追本溯源?”

小一径自走向一面石墙,摸摸、敲敲、打打,失笑道:“这可不能叫阿牛哥拍,他拍就全没了!”

一群孩子笑了起来。张伯笑道:“张小姐你与你兄长身形可不太像。以老夫看来,你兄长更像一位贞国勇士。”

小一转回,坐他身旁道:“张伯好眼力。我想张伯你也不是普通人吧?实不相瞒我是蕴蓝人,而阿牛哥却是贞人。”

张伯道:“我信张小姐说的是实话。四国中人,也只有蕴蓝人会随身携带蕴蓝结。蕴蓝虽亡,但蕴蓝人却从未忘记自己的身份。而以你兄长高强的武力来看,张小姐必然也不是普通人。”

小一笑道:“老伯套我话来着。”

张伯笑了下。其实当阿牛显了手功夫,女孩说自己是蕴蓝人时,他已放下大半戒心,只是对二人面容身形他却始终怀疑。

“相逢是缘,老伯既然姓张,那就是注定的缘分。”小一暗自偷乐,张府终于迎来一个真正姓张的。她观张伯虽苍老,然眼光敏锐,言辞得当,能带一群人逃难于此,并且生活了半年,委实是个人物。即便季围没说,但那混进城内讨食的方法想必也是张伯所出。果然二人交谈下去,小一得知张伯在芒祁原是位贵族的总管,他兢兢业业地辅佐了二代贵族子弟,不想临到末年,他的孙媳妇却死于贵族淫威之下,跟着一家子横遭惨祸。恰逢芒祁暴乱,张伯便带着季围等人逃到了落蝶城外。

流民是无法入驻城市的,只因流民身上带有原领地主的役印。要除此役印,只能用钱销注。张伯打理贵族的产业多年,出走时身上还有一袋未归帐的银元。这袋银元他尽数给了季围,销了季围的役印。而季围也没叫他失望,成了自由身后并没有抛下众人。每日价潜入落蝶,以一人之辱勉强养活了一群人。

小一和蓝阁诸人都不属役民,身上没有役印,出入任何城镇都可以。不像张伯等人,只要进城,就会被城内的役管所发现。每座役管所内都设天仓镜,天仓镜可显示城内所有的役印,本领地的为灰色,外地的皆为红色。

“每处领主都可以通过役管所领取役证,役证一到役民手中,便化为役印融入身体。早先役民都是自愿的,而今都被强行加上役印,更有甚者,比如芒祁城主,于一年前改役印为奴印。”张伯叹道,“本来强逼着成为贵族的劳役已经非常过分了,而奴役更彻底剥夺了人生自由。出生为奴,世代为奴。”

“役印和奴印只能通过原领地的役管所祛除吗?”

“是啊!”张伯点头:“抓获一个流民随便往哪个役管所一交,都可换钱。如果抓来的是死人,只要没超过七日,也一样能换钱。过了七日后,役印失效,就验证不出了,而活的役民押回原领地。各地领主对逃跑的役民手段极其凶残,导致很多流人一旦被抓,就千方百计地寻死。所以,往役管所送的多是死人。”

小一又详细询问了众人当年下役印的情况,令她失望的是除了二位长者张伯和徐伯,年幼的孩子都是一出生就下了役印,什么都不知道。

而张伯和徐伯的役证截然不同,前者是块石片,后者签的却是纸片。

“我记得那石片类似一块镇石,只是薄而轻,上面多有细孔。我将手放于其上,一道白光过后,他们就说我完成了签役。”

徐伯道:“我是一纸契约,我一写名字,也是一道光闪过,纸就消失了。”

小一以前只在书中知晓天仓镜和役印,现在听张伯讲述,这才觉得仿佛与奎生的纸片游戏类同,便问道:“那石和那纸都是灰色的吗?”

二人一惊,异口同声地问:“你如何知道?”

小一苦笑道:“我见过一人,他喜欢研究卜咒。纸片和镜子我都被他设计过,所以我想这所谓的役证役印都与此人的先辈有关。”

“卜咒?”徐伯一怔后,摇头悲愤道,“我活了大半辈子,到今天才知这祸国殃民的东西竟是卜咒!我等早知役印定出自国君的授意,只是不想它竟是卜咒!作孽啊……难怪我利国几百年来没出过一个真正的大卜师!这一百年更是由君王提拔宿将强行成为卜师!可笑可悲!”

徐伯年纪较张伯更长,几句怨言后一口气接不上来,脸一白,身子便往下歪去。小一急忙一手抓起他的手腕,蓝色灵光闪出她掌间,在众人的惊呼下,徐伯面色转红。

“他没事,就是怒极攻心,还有年老气虚了些。”小一收回手。张伯惊诧地望她,不想这女孩也身手不凡,难怪她的兄长安心留她一人于此。

徐伯回过神来,叹道:“老了……苟延残喘只是抛不下孙儿。”他身边一个小儿早哭成了泪儿。

张伯这才介绍起徐伯,原来徐伯与他同事一主,只是二人一个总管事务,一个专理帐目。

“都到了这般田地,能侥幸活下来,得遇张小姐已死而无憾。我们二个来日无多,但这些孩童尚且年幼,不能永远偷生于此。”

小一心想,虽二老年事已高,正常情况下,即便养尊处优也活不过百岁,但现在他们不知遇上了蕴蓝神医后,岁数再不能以常人论。蓝伯九与她至少也可使二人活过一百二十岁。不过这话她不会轻易告诉他们,张伯之后问起救治徐伯的一手,她也只推说以灵力疏通淤结。

徐伯生性言语不多,感叹几句后,便不再说话。倒是张伯详细问起小一日后打算,这正中小一小怀,她将落蝶行商一事对众人说了。二老本精于商务,听她道出专营奢侈之物,张伯首先提出疑问:“现下四国的钱财多在少部富贾手中,要从他们手里开一道财路谈何容易?张小姐的想法,别说我等先前的主人想过,很多人都想过,但真正做出成果的又有几人?何况取亨服制衣,只得一时风光,毕竟这是在利国,利服才是正统天下。待亨服风华放尽,日后该如何是好?”

小一微笑道:“亨服不能长久,长久的是爱美之心。张府真正着手的是另一样商品。服饰绣品都非主营,只能走一时偏锋,真正好的商品只能心慕手买,它是独一无二,无法仿制的。”

“那是什么?”

小一二世记忆中都没有经商的概念,因而坦然道,“我伯伯正在研制中。”

张伯与徐伯均有些失望,在他们的概念里,没有研制出的商品就没有价值。研制的成败是一说,即便研制出来没证实其效果更是一说。张伯想了片刻后,问了关键的问题:“敢问张小姐身家,老夫知道有些冒昧了……”

“十一。”小一忽然心生怪异,当时白乐邪给她这个数目的时候她并没多想,但现在报出这个数字,她却觉得太过巧合。

“十一枚。”小一加了个量词。

张伯与徐伯对视一眼,道:“十一枚金玉的话值得一做。”

“不,十一枚皎玉。”

二老顿时大骇,十一枚皎玉是什么概念?芒祁城一城的全年收入都没有一枚皎玉。

“现在用掉些,置了所宅子,和些杂物,还剩十枚皎玉和几十枚金玉吧!”小一苦笑道,“如果我家小哥没乱用的话,就这些了。”

二老犹在惊骇中,却听小一解释道:“张府现在主事是张文,他比我大个几岁。虽然人很机灵,但算术不太好,我很担忧他买东西会花十倍的钱。”

徐伯默默无语,买东西花十倍的钱,只有二种人,一是故意为之,而听小一口气,她的小哥不是那号人。二就是算术不太好,可偏生钱多得是的人。十一枚皎玉,和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徐伯忽然联想起他自己十来岁的时候蹲在地上耍木珠,有时玩得无趣,滚进土穴的木珠就不捡了。他的父亲曾多次教训他,木珠百个才卖一铜,但一铜也是钱啊!

如果把皎玉比作木珠的话……徐伯不敢想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落蝶传说(上)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