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22章: 落蝶传说(上)4

《爱上玄武》

第222章 落蝶传说(上)4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4

小一逐一以灵力探查各人体内异状,试图寻出役印的位置。可惜她从没研习过术咒,只能确定役印多在三江的承江上。如果能亲眼看到销注役印的过程,她就有把握能祛除掉这些人的役印。

天色逐渐黯淡下来,阿牛花了不少钱财总算买通落蝶城的役管主事,与季围分驾二辆马车,将众人接回张府。

季围也曾问过蓝伯九,为何不先将人接进府中?蓝伯九的回答是张府人手太少,行事多有不便。这也是神医谨慎,生怕府内只有一个慕容乜,万一有强人来袭,轻云也好,他自己也好,都是极危险的。事实证明蓝伯九的防范之心确实护卫了张府的安全,小一与阿牛归来的前几日,有人曾夜探过张府。慕容乜出手赶走了潜入者,并在来人身上下了蓝伯九的追踪药剂,事后由小改查出夜潜者来自杓率。

杓率对纸氏之心,落蝶人皆知。早在十几年前,杓率的现任族长杓率贤德就曾向纸鹤多次求婚,遭拒后杓率贤德扬言,谁敢娶纸鹤就是与他杓率不共戴天。落蝶无男子敢娶纸鹤,纸鹤因此错过了女子最好的年华,至今单身未嫁。

现在纸氏突然抬出一个神秘的张府,杓率自然要探明情况。

小一带众人回张府的时候,就遇上了杓率贤德率大批手下登门来访。张府门前的二侍卫见杓率来势汹汹,早关了大门,躲进宅内当起缩头乌龟。打不过就逃,这是他们从小改身上学来的。小改数次求教于慕容乜,被打得满院乱飞。慕容乜骂他几句,他还振振有辞:“我人小,打不过就跑有什么不对?”当然二人高马大的侍卫逃避时自然篡改成“我人少,打不过就跑。”

杓率贤德见二驾马车驶来,止住了手下砸门,笑吟吟道:“看看谁来了?”他认得马车出自纸府,便以为是纸氏姐妹到了。

阿牛将车停在杓率众人丈远处,轻巧地翻身下马。季围跟着下马,站在他高大身形之后,季围觉得很安全。

杓率贤德见不是纸氏,却是个高大健壮的年轻男子,便示意手下上前问话。

“你是谁?来这里干啥?”

阿牛冷眼扫过,被他看过的众人心下均一咯噔。

“天色已晚,诸位这时候登门造访,有欠礼节。”阿牛一步步走近,“若再不让开,那我只好请诸位离开了。”

“你是什么东西,敢对我们杓率大爷放肆?”离得最近的人话音才落,阿牛已来到他面前,他本能地挥出一拳,拳头落空,与此同时,他的人飞了起来,“砰”一声砸到地面。这人勉强支起身子,迎面却见人影一个接一个飞来,“砰砰砰”连续不断的声响,忽然“扑”一声,一人砸到了他身上,他晕了过去。

杓率贤德变色,阿牛直线走来,不见阿牛任何动作,却见自己的手下一个个飞了出去。杓率贤德下意识地侧目身边男子,后者已看傻了眼。

“蠢材!”到这时,杓率贤德知不是阿牛对手,便让开一步。

阿牛走到门前,扣门道:“开门,小姐回来了。”

里面二侍卫将门打开,见一地东倒西歪的杓率手下,心下更惊:幸亏上次没对阿牛动手!

杓率贤德抱拳勉强道:“不知阁下如何称谓?”

阿牛头也不回道:“你可以滚了!”

杓率贤德眼中闪过一丝歹毒,却只得眼看马车平稳驶入张府。张府大门关闭后,他压低声音问身边男子:“你徒儿闯不进张府,你做师傅的更差劲,竟眼睁睁看着别人扬长而过!”

那男子回过神,面有难色道:“杓率大人,这一单买卖就到此为止,今日我便带徒儿离开落蝶。”

“你说什么?”

男子对他拱了拱手,也不解释,转身离去。

杓率贤德极其复杂地目送他远走,转眼看张府,眼中怨毒更深。他请的高手革连前几日失手于张府,便求了革连的师傅郭昆出马,不想结果更惨。郭昆甚至没同对方交手,就告辞了。

同一时刻,小改正在纸氏的作坊里,商阅服饰艺师的手艺。看了数件成衣后,他兴致不高地说了句,没有孩子的服饰。纸鹤一怔,他又道,先随便弄几件,反正衣裳总是用来穿的,过了时兴就是旧衣裳。小改走后,纸鹤玩味出他言下之意,张府并不打算长久做服饰生意,成衣不需做太多,做上一批带几个裁缝入驻利都即可。于是纸鹤加了二样少年服饰,精制了二百件成衣后就匆匆赶往利都。合该纸氏姐妹发迹,她们抢到了好时机,等利都商人意识到亨式服装的市场,开始跟风后,纸鹤早打道回府了。

###

张府很豪华,应有尽有,甚至还有温泉浴室,但张伯与徐伯并没有像几个孩子那样高兴。

商户雇佣流民在很多城市不算希奇,只要出得起钱,办不办理销印,役管主事都睁只眼闭只眼。最好雇主不办理销印,役管就一直有钱进帐。

而作为流民,除非实在没了生路,不然他们决不会逃出虎穴又入狼窝,被它城雇佣实际就是当奴隶,生死握在新主人手里,并且半分收益都没有。

虽然二老都相信张府中人对他们并没有恶意,但流民的身份总是麻烦。特别是张伯,他知自己与一般流人不同,最早签的役证不同,而逃出芒祁时他还偷了一袋银元。按他主人睚眦必报的性子,定然不会轻易放过他。

看几个孩子在大厅里东摸西蹭,张伯还是露出了笑容。孩子们洗澡后,换上了崭新华丽的新衣,甚至连配饰都一应齐全。即便在芒祁最和善的贵族家中也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而徐伯想的是蕴蓝曾富甲天下,即便是逃亡的蕴蓝人也如此有钱,若蕴蓝没有亡国,那会是个什么样的国度?

先出来招呼众人的是阿牛和季围。阿牛一出场,孩子们的眼睛就亮了。先是一掌拍碎了石墩,后又打飞了众多恶霸,圆了孩子们心目中的英雄形象。

阿牛对二老歉疚道:“让诸位久等了,不过还要再等一会。我家老先生正在研究役印的破解之法,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了。”

张伯一惊。徐伯更是脱口道:“这如何研究?”

小改恰好归来,步入大厅笑道:“那最好不过,省得再问我要钱去销印。”

阿牛微笑道:“你倒把钱把得紧。”

小改径自找了个座位坐下,“我最近老出帐,就没见进帐,愁都愁死我了。臭张水再不想法给我生钱,我就天天找她哭去!”

“没个羞!”阿牛笑骂,“等鬼多多回来,你再哭不迟!”

小改二眼翻白,口中喃喃:“回不来!回不来!被他爹看住管住锁住……”

季围忽然道:“老先生来了!”

张伯等人均看着侧门,不久慕容乜率先走出,他拉开垂帘,让蓝伯九与小一走过,等到轻云出来后,他才放下手来。

“抱歉抱歉,叫诸位久候了。”蓝伯九一脸笑意,拉着小一的手坐入堂中。

见到蓝伯九,张伯始信,这是蕴蓝人的府邸。蕴蓝神医虽老,但容颜清俊别有番仙风道骨的气韵。而一干孩子门却将眼定在轻云身上,他们从来没见在自己家中还戴面具的人。

蓝伯九一一介绍起众人:“老朽张九,会些鸡毛蒜皮的旁门左道。这是我的忘年交云先生,他精于师道,云先生身边的是慕容先生。至于我一对孙儿,张文张水我就不多说了,一个不长进一个太长进,呵呵……对了,还有阿牛。等日后慕容先生的弟子和一个痞子回来后,大家就等着看热闹吧!”

小一早在他怀里笑得乐不可支,蕴蓝神医自贬为鸡毛蒜皮的旁门左道,那天下医术岂非无地自容?

张伯干咳一声,起身作揖道:“在下等人均是芒祁难人,承张老先生厚恩……”

蓝伯九打断道:“不必多礼,依我看来,现下咱们已是一家人,先除出你们身上的役印再说。”

张伯惊疑:“老先生真能帮我们去了役印?”

“一试便知。”蓝伯九先前与小一研讨半日,已琢磨出法子,那就是水拭法。

仆人们取来盆水,放在蓝伯九手边桌上。而小一取出蕴蓝结,慎重地戴在额上。厅里顿时一片寂静,蓝伯九起身站起,走到众人面前,逐一把脉,完了后对二老道:“役证役印对上乘灵术而言,不啻为蒙人的把戏,它其实是一种卜咒,要破除这种卜咒有二种方法,一是以相应的卜咒来解,二是上乘灵术。无奈四国之大,真正能修习灵术的却不多,能修习上乘灵术的更是寥寥无几。不过幸好,此刻我张府中便有好几位身具上乘灵术的修炼者。”

众人又是一惊,好几位?

“借鉴卜咒的利国役印,存在体内时间越长越难根除,所以首先我想从你开始!”蓝伯九微笑地对一位年方六岁的孩子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 落蝶传说(上)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