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23章: 落蝶传说(上)5

《爱上玄武》

第223章 落蝶传说(上)5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5

那孩子跟着蓝伯九走到水盆前,听老先生柔声道:“你将手放入盆里,就跟洗手一样,不会难受的。”孩子虽然紧张,还是依言将一双小手伸入水中。蓝伯九与小一跟着放入一手,分别按在他的手背上。蓝光渐渐从水里散出,并且越来越亮,很快笼罩了整个厅室。张伯等人屏息观看,不见孩子异样,却见他身旁的小一浑身通透起来,厅中所有人身上都镀了层蓝光,惟独她例外,蓝光仿佛穿透了她的身躯。只有修为最高的阿牛心知,这是小一再次开额眼释放了强大灵力,且这一次的灵力释放比治愈雅儿的面伤更加纯粹。

小改羡慕地看着,水拭法他曾听蓝伯九说过,借助水媒以灵力洗涤病患体内异物,可适用于非水系修为者,而他要待日后修为更高时,才能学用此术。

忽然小一与蓝伯九对望一眼,后者微一点头,盆中水跟着骤变,一个如小儿拳头般大小的水球弹出水面,那水球表层蔚蓝,内里却金光闪闪。

“成了!”蓝伯九面有喜色。

小一伸出另一手,指尖轻点球面,“噗”一声,水球仿佛被戳破,爆出一片金光。

“果然如此!”蓝伯九将小孩的双手抓出水面,笑吟吟道,“老伯没骗你吧,一点都不难受!”

那孩子不知所措地点头。随着小一撤手,蓝光倏忽而失。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小改忍不住问,“先生本就是水系灵力,为何还借助水媒?”

一旁张伯徐伯心生疑惑,役印就这么简单去掉了?更奇怪的是张小少爷称张老太爷为先生,这有别于常伦。只听蓝伯九道:“我二人都擅水系灵术,不过对利国卜咒却是一窍不通。你想下,为何我们用水媒?为何二人同时施展灵术?想明白了即日我便授你水拭法!”

小改低头思索,张伯却听出了名堂,敢情这位张老太爷身怀绝技,传授技艺之时,自然以师徒相称。

一旁徐伯拉回解除役印的孩子,问了句,孩子只道如凉水擦洗身子。当下,众人逐一解除役印。轻云看到半途,偷偷打个哈欠,便被蓝伯九打发回去了。

“夜深了,你早些回去休养,明日少不了你的事。”

轻云微一躬身便带着慕容乜先退了。那与季围要好的少年悄声问:“那人好奇怪啊,他为什么戴面具?”

季围望轻云远去的方向轻声道:“等你见过他的脸后,你就知道了。”

“哦……”

一旁小改突然兴奋地跳起身,抓着脑袋道:“我知道了,我明白了!明天先生就可以教我水拭法!”

阿牛笑而不语,小改的这副德行哪里还有半分富贵人家的少爷样子,十足一个乡野蛮儿。

不过小改也改得非常快,抓完脑袋后,又坐回椅上,摇头道:“贪多嚼不烂,我事儿还倍多……”

张伯不禁对他刮目相看,十来岁就如此明事理,难怪季围说他在张府能独挡一面。

“不妨事,先学了术法,日后慢慢研习。”蓝伯九与小一又解除一人役印,看小一样子有些乏力,便喊了茶水,稍作休憩。这破解役印之法虽是他想出,但真正出力的人却是小一。说来并不繁杂,就是蓝伯九凭他行医多年的阅历,以蕴蓝灵力查找出役印所在,再由小一强大的水属灵力洗去。因二人都不会卜咒之术,只能硬性以外力破除。但这种非卜咒解卜咒,放眼整个四国,只有小一能做到,当然前提还得有蓝伯九这样经验老道的医师指引。人体内的微小异状,多是身体本身隐患,也有少数是个体差异,而役印与二者的差别极其细微,小一尚幼无法准确判断,若将体内有益的异状去了,无疑破化身体本身平衡。

到最后为张伯祛除役印,小一已面色发白,因她顺便把二位长者体内郁积多年的有害异状也一并去了,所费灵力更巨。

张伯本不信役印能轻易解去,但见小一虚弱的样子,倒也信了五分。阿牛将小一抱走后,蓝伯九安排众人住宿,这一日便圆满过去。

###

利国地形复杂,接近贞国的东北部多崇山峻岭,往南平野辽阔,而最西面各种地形并存。水无痕一生多在蕴蓝附近周游,初次踏足利国西部,除耳目一新外,更恢复了浪子的本性。他胯下白马神骏,身上衣装光鲜,手上又持起了折扇。“唰”一声打开,这回扇面倒是寒梅傲霜颇有几分雅韵,应了冬景,只是冬天虽然无雪也不见得有正常人扇扇子的。慕容安学回了骑马,他的枣红母马,安稳地紧随水无痕,倒是本该带路的傀其多落在最后,一脸严肃没了平日的鼓噪。

“不是说今日可到铁血盟,为何走了半日还不到?”水无痕打开扇子后,停下了马。

“已经到了。”傀其多跟上来道,“估计这会已经有人通报去了。”

慕容安点头:“不错,适才有人窥视。”

水无痕笑道:“欺负我修为不高?二小子知道了都不说。”

傀其多强笑道:“那是我俩怕搅你兴致。”

水无痕转面眼前笼罩薄雾的丛林,淡淡道:“我最见不得的不是被搅兴致,而是你这样硬要拘束自己。听小一说你跟慕容安性情截然不同,但我怎么觉得屁股后跟了二个慕容安?”

傀其多瞪大双眼,只听他又笑道:“慕容安与你我同行,怕是比你出息多了!”

傀其多转眼慕容安,后者道:“别看我,我只是担心水先生一个人回不去。”

“阿牛离开利都把小一托付于你,可现在我却不敢指望你。”水无痕浅笑。

慕容安跟着道:“没事,到关键时刻就让他跑路好了,我还在。”

“你!”

“你又不是没跑过?”

傀其多一时说不出话来。

“看他那傻样!”水无痕合上扇子,“哪里还有一点机灵劲?”

傀其多见二人微笑,恍然明悟,大喝一声:“我呸!走,跟傀少我去见识下什么是铁血男儿!”

他话音才落,前方丛林出现了一面白红相间的旗帜。慕容安偏头看去,那旗左右晃动了几下,而后消失在树影后。

“小爷我回来了!”傀其多吼道,驾马过去,水无痕与慕容安相视一笑,紧随其后。

铁血盟的外围是一大片稀疏丛林,位于人迹罕至的利国西部偏远,但它真正的屏障却不是自然天成的地形。利人皆知,铁血盟是座活动的机关城。寻常的机关布阵同卜师术阵接近,都遵循四方八位的乾坤方位,铁血盟的机关城也以此为建造基准,但它非固定的阵位机制。寻常阵法布置完毕,阵内变化由阵法衍生,而铁血盟的机关城却可随时变换机制,因此即便是个精通机关方位的高手,陷入铁血盟城内也一筹莫展。可能才想出目前状况的破阵之法,立刻又陷入了新的阵局,更不谈杀机四伏的各类机关。

没有傀其多的带路,没有铁血盟的开放通路,一万个水无痕都进不去。当水无痕穿越丛林,目睹机关城庞大森严的外墙慢慢开启一道铁门时,他首先想到的是,如果当年蓝琬的蕴蓝王宫也是这样的,该有多好?

傀其多带二人进入铁门,一条曲折的过道还未走完,接应的人便来了。来人恭敬地尊称傀其多少主,并牵走了三匹马,带三人穿行于错综复杂的阵内道路。水无痕左顾右看,不胜唏嘘。他不仅四艺俱佳,所学也广博,只是大多通而不精。现在见到暂时开放的阡陌迂回,触机落阱的机关城,便觉他所涉机构之术微乎其微。而丝毫不懂机关的慕容安眼中只见铜墙铁壁,尖矛悬石。他隐隐觉着这些都构不成危险,真正危险的是没有开放的灵术阵法。

傀其多似恢复了性情,与接引者闲谈了几句,就大大咧咧向水无痕介绍起一些粗浅机关,说到后来,二人竟斗起嘴来。一个年少轻狂,一个有心激励,直听得接引者不住摇头。

“我们这个城,别说小一进来,就算她娘她爹,她家亲戚全都进来,也保管只进不出,一个都休想出来!”

“嗯,我这不好端端地在走。”

“那你可不是别人!”傀其多眼珠一转,“你都快成我丈人了!”

水无痕险些撞到拐角。傀其多得意地道:“你不知道吧?我一年多前就求婚了!虽说你那女儿长不成国色天香,但也勉强能凑合当我傀少的媳妇!”

“痴人说梦。”水无痕摇摇头道,“你要是女儿身,我家小一要是男儿,倒可勉强娶你当个侧室。”

“我呸!”

水无痕摇扇而笑:“我很难想象你若是女子,如何一副作呕模样!”

慕容安扑哧一笑。那日,傀其多和小一将他强扮成女子,他还能混个粗看,若傀其多那三大五粗的样子扮个女子,估计隔夜饭都得呕出来。

“我傀少堂堂男儿,哪里像娘们了?”傀其多终究口才不及水无痕,二句就中彀。

水无痕将扇遮他面,轻笑道:“这样看就像了!”全遮了脸,别说是女子,就算说他是妖魔鬼怪都可以。

“我……啊……水大叔!”傀其多推开扇子,这才知水无痕消遣他来着。但他打又打不得水无痕,只能握着双拳头干瞪眼。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三人比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