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24章: 三人比斗

《爱上玄武》

第224章 三人比斗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四章三人比斗

水无痕的视线忽然被身旁的黄铜浮雕吸引。前面半路经过的铁围、石墙和铜壁表面光滑并无特殊纹路,而眼前的铜壁上却玲珑活现出一副副神秘的浮雕。每一副浮雕丈许长,由一条垂直的明线分割。浮雕的内容多为连续,仿佛在讲述一段故事,以廊道为限,一廊述尽一事。

“这是……”慕容安跟在水无痕身后,也被这些浮雕震撼。每一个故事的主角都是利国神兽白虎,精妙入神的刻画为浮雕群像注入了生命。

“这上面记载了神兽的所有故事。”接引者解释道,“走完这段路,就到了盟殿。”

水无痕顺手摸了一下一副浮雕上的神兽,所触手感竟是微痛的。傀其多连忙拉住他道:“摸不得!”

水无痕皱眉,他并非利人,白虎神兽在他心目中只是寻常存在,而他被折服仅仅因为浮雕群像的鬼斧神工。

“这每副浮雕上都凝集灵术,要是摸到杀劫,连我爹都救不回你。”

水无痕笑了笑:“不摸就不摸。”他与慕容安二人细细观看浮雕故事,想不到最后一片浮雕讲述的却是落蝶传说。这未免怪异,落蝶传说是所有白虎传言中最不上台面的,甚至不少利人都认为落蝶传说是当年落蝶城人杜撰的,而前面浮雕群像分明是从“小道传说”逐渐深入为重要神话,在落蝶传说前的浮雕故事正是白虎神话中传播最广的四国神兽战役。

水无痕不禁在最后一副浮雕前驻留,蝴蝶化女城市崛起。

“傀其多,你们这座城何时所建?”

傀其多沉吟道:“四、五百年前吧!我傀氏一族世代居住于此,听我爹说就是从我祖先开创铁血盟开始。”

“为何这庞大神奇的浮雕群到今天还鲜有人知?”

傀其多笑道:“这是当然,能进入盟殿的又有几人?即便是我铁血盟人,一多半也进不来这里,而能进入者都发过血誓,决不会对外泄露半字。”

水无痕突然感到危机:“你把我二人带来,难不成也要我二人血誓?”

傀其多瞥眼接引者,后者不敢接他目光。

“那是我爹的意思。”一般外人只能止步于铁血盟外城,一路接引到此,早逆了常规。傀其多自语,“难道是看我的面子,才破例一起到了这里。”

水无痕摇头,慕容安与他一般想法,这来的容易,出去怕是难了。

前方边门出来一人,替换了接引者,带三人进入盟殿。

铁枢声沉重响起,盟殿的巨大铁门缓缓开启。水无痕打开折扇,信步走入。既来之,则安之。他西门水氏无痕还从来没担心过什么地方能永远留住他。

盟殿同四国所有豪门大宅的厅堂一般,宽敞且气势十足。若非经过前面一路,水无痕还真以为到了某位贵族的私院。长方形的殿堂二侧分列二排红白相间的彪焊勇士,他们背上都有一把与傀其多相似的敞刀,虽然他们没有凝看三人,但水无痕还是感到了凛冽的无鞘刀气。他笑了笑,能以他这般修为来到这里的人,四国大概也就他一人。这些勇士随便哪一个都能瞬间砍落他的头颅。

“少主,二位贵客,请随我来。”铁血盟的雷堂堂主恭敬地引三人穿过二列勇士。水无痕摇着扇子竟先一步跟他而去,慕容安只一犹豫,便紧跟上水无痕,傀其多又落到了最后,只是此时的他面色已没了一路的沉重。

傀确自三人出现视线后,眼光就一直停留在水无痕身上。铁血盟主识人无数,修为更不逊于上位宿将,他一眼便知三人之中修为最低的是水无痕,但偏偏正是此人面带笑容手摇折扇款款先行。知子莫若父,若对方没几分能耐,傀其多那臭小子决不会与之为伍,因此傀确对水无痕的第一评价是:这是个异类!

雷堂主将三人带到傀确面前,便退到一旁。

“爹,我回来了!”傀其多行了铁血盟勇士的礼节。

“一旁站着,一会有话问你。”

“是。”

傀确见儿子没有退后,稍觉意外,还未问他,他便道:“这二位是我的朋友,跟我一路风尘仆仆,还请爹爹厚待。”

傀确一挥手。傀其多干笑一声,只退了半步。

“二位如何称呼?”

“盟主大人,在下水无痕,这位是慕容安。”

傀确面色不变,沉声道:“原来是蕴蓝的水氏,看座再说。”

水无痕浅笑谢座,与慕容安二人坐到旁席。傀其多跟着站到了二人身后。

“不知水氏跟小儿来我铁血盟有何贵干?”傀确召回傀其多,原打算禁锢他,不想他却带二个跟班回来。听前方哨探所言,傀其多带回的二人中有一少年修为不凡,发现了哨探,所以傀确决定留下儿子的跟班,只是到了盟殿,对方通报姓名他才发现有些小问题。蕴蓝早就亡国,但西门水无痕却是四国小有名声的人物。水无痕早年编写的四国美女谱在利国大获美誉,近年来他虽消沉杳无音讯,可总归是个名人。

只听水无痕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来见识下鼎鼎大名的铁血盟,顺便做些小买卖维持生计。”

傀确微带嘲讽地道:“与我铁血盟做买卖那敢情好啊!可惜我们只干些杀人越货的买卖,不知你想杀谁?或抢什么人?”

水无痕一摇折扇,莞尔问:“真的杀什么人都可以?抢什么人都成?”

傀确道:“只要你出得起钱。”

傀其多利马对其父挤眼,水无痕的口才和胆子他深有体会。若狮子大开口说杀元国主,或抢劫无心的军队,那玩笑就闹大了。

“杀人就不必了!”

傀其多才放下心来,却听水无痕轻笑道:“抢人倒在眼前,水无痕斗胆,借铁血盟少主一用。傀其多正当少年,困于大人身边,不如儿行千里纵横四国,开阔眼界成就阅历,将来势必开创铁血盟更好的局面。还望盟主大人放行。”

傀确冷哼一声:“恐怕这个代价你水无痕付不起,若蕴蓝国还在,倾全国之财,我倒还可考虑。”

水无痕笑道:“大人此言不虚。傀其多确实值一个天价,但比天价更重的应该是他的性命吧!大人急召他回盟,爱子之心显而易见。”

傀确打断道:“你既明白,不需我多言。你们蕴蓝也好,别的王族也好,都与我铁血盟无关。暗部那些事儿我也管不着,我只管我这不争气的小子。”

“爹,你是听谁说了我的事?”傀其多问。

傀确瞥一眼慕容安,沉声道:“你捅了天大的篓子,还有脸问我?”

傀其多厚颜道:“没有啊,就是和几个朋友一起出了趟暗部,而且还学了不少能耐……”

“住口!”傀确喝道,“不知死活的东西,白逸云都被你弄出来了,还不知道自己离死不远!”

“看来盟主大人知道得一清二楚啊!”水无痕微笑道。

傀确没给水无痕继续说话的机会,“你也不用多说了,既然来到我这里,就安心留下,我会护你们安全。”

傀确身上释放的气势,压住了水无痕,水无痕只觉呼吸不畅,面上的笑容都僵硬了。

“傀大人!”慕容安忽然说话,水无痕顿觉一缓。

傀确眼一眯,他儿子果然能耐,赚回一个少年高手。

“傀其多堂堂男儿,并没有大人想得那般软弱。”慕容安不亢不卑道,“要说勇,昔日暗部杀人角逐,凭借傀其多和利天羽之力,我们反杀了主事的暗部高手。要说智,约莫一年半的蓝阁学习中,傀其多独占螯头,成就在众人之上。而论及狠,我慕容安甘拜傀其多下风。与傀其多的相处,使我确信,他不仅不是个被人鱼肉的人,相反,他是个宰割别人命运的人。”

傀其多惊讶,他头一次听慕容安评价自己,而这评价竟如此之高。

“不知大人为何会担忧傀其多的安危,依我看来,应该担忧的是被傀其多设计的人。”

傀确冷笑道:“你叫慕容安是吧!那慕容安你给我听好,我并不担心我的儿子,我担心的是他身边的人。危险来自他们,软弱来自他们,妇人之仁也是他们。我相信我傀确的儿子不是窝囊废,我不相信的是你们!”

水无痕喘过气来,轻叹道:“那大人如何相信我们?我们该如何取信于大人?”

傀确盯他许久,忽然笑道:“好,别怨我傀确不近人情,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三人与我铁血盟三人打上一架,赢了我就放你二人自由,也给我儿一点空间。水无痕,你可有胆与我铁血盟人交手吗?”

水无痕微微一笑:“有何不敢?”

傀其多沉下脸,慕容安脸色也不好看。铁血盟随便出个小喽罗都能轻易拿下水无痕,也就是说三战未开,一败已定。

只听傀确又道:“你三人只要有一人落败,就给我死心留在这里。”

傀其多当即嚷道:“爹,这不公平,你分明就要我们留下,不给机会我们走。”

傀确沉声道:“你放心,我不出手。你们还是有机会的。”

“爹!”

水无痕吐出一口浊气,合上扇子道:“好!”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三人比斗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