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25章: 三人比斗2

《爱上玄武》

第225章 三人比斗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

慕容安紧盯水无痕的脸,试图找出答案。自那日水无痕苏醒,他就觉出了水无痕的不同,与他认识的每个人都不同。

已是西门水氏族长的水无痕也算业师,但他与轻云截然不同,他身上没有雍容华贵,也没有师者的威严,甚至还没有身为长辈的自觉。他仿佛什么都不太在乎,又什么都在乎一点。可正是这样的水无痕,养育了小一五年,并且没有熏陶给小一半点他的性情。

水无痕的修为确实微不足道,感召慕容安的是他的性格魅力。修为可以通过后天勤奋习就,但人的性情却不易转变。水无痕只与小一短暂相处几日,却轻易改变了她沉闷二年的性情。几句嬉笑几个抚触,就能影响小一,同时也打开了慕容安的心门。

人都有脾性,人的脾性不能压着,最看不惯旁人拘束自己,这就是水无痕,一个影响蕴蓝国主蓝琬又改变蓝十一的男子。

慕容安没有从水无痕脸上找到答案,但却从他的笑容里再次感到了从容。既然要打就打个痛快,哪管结局如何。他和傀其多都能以实力证明,他们不是弱者。

只听水无痕笑问:“敢问盟主大人,我的兵器可以自己选取吗?”

“那是。”傀确胜券在握,就算水无痕手握神兵利器,他也瞧不上他。所谓名人,所谓蕴蓝人俊美的容颜,在绝对的武力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傀其多与慕容安想的一样,即便水无痕注定落败,可他二人却不能因此服输。他咧嘴一笑道:“慕容安,你我还用另换兵器吗?”

慕容安点头,又摇头道:“还是看了再说。”他怀中有把惯用匕首,但质地只是普通。与铁血盟高手过招,他不敢托大,有更适合的兵器自然换用。

傀确带三人去了武器库。看到儿子伫立库门不投一眼,傀确很满意。敞刀的传人,就该如此,真正的高手不屑锋寒刃利,而看到匕首区前的慕容安,他眼中浮起笑意,这是个少年刺客。

慕容安一一把玩过所有匕首,最后还是空手而归。水无痕不知在做什么,走了一圈库房又逛第二圈,琳琅满目的精良武器他竟没有选取一样。不过傀确并不关注他,傀确有兴趣的是慕容安。

“怎么?没有看上眼的?”

慕容安恭敬地道,“这里的兵器都很好,每一样都是上上之选,我能用的也不少,只是不太合手。”

“哦?可否让我一看你的武器?”

慕容安取出怀中匕首,以柄相向递了过去。这时水无痕唤他:“小安,你过来帮我下!”

慕容安应声而去,他背后的傀确捏着匕首神色微变,问傀其多道:“他是慕容乜的什么人?”

傀其多一怒嘴:“便宜弟子罢了。”当日没当成慕容乜的弟子,傀其多一直耿耿于怀。

“难怪……”傀确没有得到关于慕容乜的情报,初听慕容安这个名字也没往利宫第一侍长身上想,直到见了匕首的尺寸他才知晓,慕容安所学乃利国第一刺客之技,只有慕容乜才会用比普通匕首细窄一线的匕首,这些微的细窄初看是看不出的,只有真正捏在手里才能感知。

傀确不仅重新审视起傀其多,得慕容安的好评,闯下天大的祸,还能一副痞相四平八稳杵在他面前。往日傀其多惯顶二张脸,在他面前恭敬隐忍,对别人却是张狂跋扈,而现在竟能挺直腰板说话了,看来真是长进不少。

傀其多忽然二眼一直,傀确顺着他目光看去,也是一呆。只见慕容安在水无痕的教唆下,用一把利剑斩断了一竿长枪的枪头。

枪头落地,水无痕掂掂已成木棍的枪身,往上一抛,接住后笑道:“好,就这个。”

“原来你要的是棍啊,不早说!”傀其多摇头道,“普通的木棍这里当然没有,可惜了一竿好枪!”

“其实我也会耍枪!”水无痕持棍走来,瞟一眼傀确笑吟吟道,“但是我多年不使,早就技艺生疏了,还是弄个棍子轻快。”

傀确不发一言。他情知水无痕乃故意为之,水无痕别的长兵器不选,却偏偏毁他一竿珍藏的金燕枪。这金燕枪枪身轻盈,枪头金铸锋利无比,适合臂力不够或体力较差的女子使用,可现在金燕头已落,枪若有灵肯定也死不瞑目,它竟毁在一个落魄人手上。

傀其多嗤他一声:“少说笑话了,一会别输得太难看就好!”

“我若赢了你当如何?”

“你要能赢,我……”傀其多话说一半急忙收回来,“你要能赢就赢呗,与我何干?”

“没良心的臭小子。”水无痕见他不上当,转而问慕容安,“小安啊,你说呢?”

慕容安若有所悟地道:“我赌你赢,输了我给你一个铜子,赢了你把你刚才捏的那东西给我。”

水无痕苦笑道:“该说你精明还是愚蠢呢?”慕容安只笑不语,到这时候他终于找到了答案。他为水无痕斩断金燕枪后,后者二指夹一物试探枪身,而这个动作背对傀氏父子只有慕容安看到。

“我也跟!”傀其多笑道,“不就一个铜子吗?”

水无痕叹道:“就二枚铜板,而且好象都是从我女儿哪里弄来的……”他要活回去十年,肯定会闹腾,一个个都欺负他,傀确欺负他修为不高,傀其多和慕容安分别以一个铜板讹他宝物,而他若侥幸打胜,收益仅是二个铜板,且还是小一出的。

“跟我来。”傀确适时打断,将三人带去了已经准备好的比斗殿。

比斗的武殿在机关城的外围,再次路过浮雕群像,水无痕问道:“为何这落蝶传说在最里面呢?”

傀确沉默半天后才道:“你若血誓为我铁血盟人,我便答你。”

水无痕不以为然地摇摇扇子,他一肩抗棍,一手持扇,这般怪异在他身上却和谐自然。傀确虽小看他的武力,却对他的言行举止留了心。水无痕的国家灭亡,他的族人他的至交好友全都战死,换了旁人早意志消沉或仇恨满怀,可他却能如此洒脱,凭的是什么?

来到武殿后,傀确放下了对水无痕的疑惑,武力说话的地方,没有疑惑。

傀确端坐高堂,俯视石柱围绕的五星武场。雷堂堂主讲述了规则,一株香内点到为止,伤重者无力再战者,出场者为败。

傀其多嘲笑道:“认输也算败吧?”

雷堂堂主点头称是。傀其多当即跃入场中,背手道:“我打第一场,谁来与我过招?”

铁血盟众人站成三排,严阵以待。二年前,傀其多曾在这里连胜七场,直到对上风堂堂主才落败。二年后的现在,若能在武场战胜他,便是铁血盟勇士的荣耀。

但令众勇士失望的是,傀确沉声道:“风、雷、土三堂堂主依次出战。”

“是。”

随着三人的应声,傀其多只觉得体内气血加速,他老子玩真的,派出的竟是三位铁血盟堂主。

能做到铁血盟堂主的人,无论原先名字叫什么,一律都被冠以傀姓堂名。所以傀风、傀雷、傀土三人勉强都算傀氏外戚。三人中傀其多最恨的就是傀风,他是少数不给傀其多面子的铁血盟人,二年前那一战更令傀其多记忆犹新。

“又见少主,又能有幸赐教。”傀风的开场白如当年一般。傀其多几能想到这厮若赢了肯定还是那句,“少主还需多加磨练。”

“我呸!没那么多废话!”傀其多一激动,率先拔刀攻向。

傀风淡淡一笑,手中风刀迎上就是“风卷残云”。风刀,顾名思义就同风一般迅捷,属于敞刀的一种变异。当年傀风便是凭借“风卷残云”力败傀其多,时隔二年傀其多自然不会再败于同一招下。他知傀风刀快,出手便是同样快速的“惊风骇浪”。二人几乎一样速度,一样猛烈攻势,一时间武场上只见二团人影极速旋转,二刀交锋之声不绝于耳。

旁人看得精彩,慕容安却知这样比斗下去,优胜者只会是傀风。风堂堂主快刀上的技艺炉火纯青,可傀其多擅长的刀诀并不在一个快字上,而在诡异多变上。不过慕容安并不担心傀其多,鬼多多的狡诈奸猾他领教过多次,他思索的是自己若遇上傀风这样的快刀手,该如何破敌?

几十招过后,傀其多忽然换了左手。傀确这才定睛细看,武场中二人依然以速应战,但灵力已开始爆发。二团人影上带出了白光,每阵刀锋相交,声响比前面轻微却更刺耳。

“少主有长进了!可惜还差点。”场中传出傀风的话语。

傀其多切断傀风刀式,刀影又起变化。傀风赞了声,也换了更厉害的刀数。堂上傀雷对傀确道:“少主能将傀风逼到使出刀影诀,虽败犹荣。”熟知刀影诀厉害的铁血盟人也与他一般认同,既然傀风使出刀影诀,那这场比斗已然结束。

水无痕早已看不清场中情况,但耳朵却是听得一清二楚。他摇扇笑道:“我赌你们少主优胜。”

傀确深深望他,这人修为低微,如何能看出傀其多将胜?

这时,武场上的情形却清晰了起来,原本高速打斗的二人不知为何放慢了速度。傀其多得意地笑道:“等的就是你的刀影诀!”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三人比斗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