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27章: 落蝶传说(中)

《爱上玄武》

第227章 落蝶传说(中)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五章落蝶传说(中)

那里镶嵌着一枚不足指甲片大的蓝色晶石,不知水无痕如何砌入,傀其多不敢以灵力挖它,只得以指头生抠硬挖。

“成了!”傀其多挖出蓝石后,上前递给傀确,后者接过,一阵凉意随之沁入骨髓。

“原来如此!”傀确散了众勇士,只留下三堂堂主。蓝石传递了一圈,最后交还水无痕。

能将傀土逼惨的东西自然是宝物,傀其多眼光闪闪地盯着水无痕。只听其父沉声问:“蕴蓝蓝石专破天下神兵利器,我等却还是初次见识它能破灵。就这么小小一片,竟大败傀土。”

水无痕虚弱地道:“惭愧,若土堂主修为颇低,只以寻常武力对我,那惨败的必然是我。”

见水无痕不答蓝石破灵的原因,傀确也不追问。北方最珍贵的蓝石矿随着蕴蓝覆灭而韬声匿迹,现在出现在水无痕手中必有玄故。

傀确沉吟道:“既然水大人三战连胜,傀确自当依照前约,不过犬子离家二年,一回来就又要远行,傀确实在不忍。不如你三人暂留铁血盟两日,休整过后再行出发。”

水无痕倦声称是。他往年奔波贞亨二国也算久经风霜,却比不上与傀土一战的辛苦。此时就是赶他出铁血盟他都要想方设法地多赖几日,傀确的提议正中他下怀。

傀确亲自送水无痕二人到厢房后,拉出眼光犹在水无痕身上的儿子。知子莫若父,傀确清楚傀其多的心思。一回傀确自己房间,他便沉声道:“其多,你休要打那蓝石主意!”

傀其多笑道:“我若问他讨,他大多会送我吧?”

傀确摇头道:“即便给你也无用,痴儿,蓝石在手你可觉异样?”

“就是凉了点啊……”傀其多一点就通,惊诧道,“难道那只能水无痕,不,只能他水属国之人使用?”

傀确沉默了半响,才道:“你与我老实说,蕴蓝神医和那女孩是怎么回事?你的修为为何短短二年突飞猛进?”

傀其多正色道:“正如我不会与外人道我铁血盟之事一般,我也不会告之外人蕴蓝神医的秘密。”

“外人?”傀确冷哼一声,“孽子!我现今就放已对落蝶传说心存疑虑的水无痕离去,而我却不知他蕴蓝人的半分隐秘,你倒是胳膊肘往外转啊!”

傀其多面色沉重,听傀确声声斥骂,最终无奈道:“爹,我也实在无奈,千头万绪即便要说也无从说起。但有一事我可以说与爹,那就是蕴蓝神医确实四国医术第一,救死扶伤无所不能!”

傀确气到极点,“好,好,好你个孽子!”他骂了半天,竟只得傀其多一句废话。四国谁不知晓蕴蓝神医冠绝天下的医术?

傀其多眼见再不说几句实话,难逃其父一顿毒打,甚至违反前约强留二人都有可能,便道:“这是真的,我确实亲眼所见,亲身体验。救死于将死之人,扶伤于无治之人。”

傀确震惊地望他。有关蕴蓝神医的传言在儿子嘴里说出意义完全不同。

傀其多抬起头来,神色渐渐决绝起来:“爹,我想得到她,得到蕴蓝神医蕴蓝王族的一切。为此我严守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爹,我从来都很明白,我傀其多是什么人,我铁血盟为何存在,我不会叫爹失望的。”

傀确久久说不出话来,他傀氏一族虽然世代注定困守机关城,但野心始终不变,这才有了名振四国的铁血盟。追求强大的力量,强大到足以媲美机关城的力量,这是傀氏世代的愿望。从这一点来说,傀其多的追求完全符合傀氏代代相传的心愿。

###

这个夜晚铁血盟城上空无月,乌云密布连繁星都被遮蔽,笼罩在漆黑夜色中的机关城阴森恐怖,无人敢行走于城内,只怕一不小心触碰到杀劫性命不保。

慕容安与水无痕同居一室,身为武人的他敏锐地意识到这一夜非比寻常,他不敢离开水无痕半步。论及警觉、灵感,水无痕实在不及铁血盟中任何一人。水无痕酣睡甜香,即便天坍地动也撼不了他。一方面他实在劳累,另一方面,他天生就没怕过什么。

慕容安合衣躺到半途,就起身端坐水无痕床边,监看窗外。黑云以肉眼无法感知的迟缓自东往西推进,黑云之外,慕容安还隐约感到机关城内灵气微泻。就在慕容安长久的警视中,惊变还是发生了。慕容安无法想象,也无法预见。他身旁沉睡的水无痕突然高喊一声:“去!”

慕容安急忙转身看他,却见他满头大汗,似发梦魔,口中还梦语连篇。

“决不!休想……我是蕴蓝西门水氏,与你等不共戴天……七年……那不可能!你做不到……”

慕容安连忙将他推醒。水无痕吐出一口闷气后醒来,见他面白如纸神情怪异慕容安也顾不上望天,先问他的状况,然而水无痕沉默许久后才道:“我们要尽快回去。”

“这不是我能久留之地。”他追加一句。

慕容安点头,他难得见水无痕神色严肃。眼角余光晃到窗外,慕容安只见空中乌云开始消散,星光点点闪闪地片片出现。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这诡异的天空变化,应与水无痕有关。

次日水无痕便带着慕容安告辞,不想傀确挽留不果,却放了傀其多同行,并且还安排了车马。

“水大人看来很疲倦,不宜鞍马劳顿长途跋涉。”傀确也看出水无痕身体有恙,特意备了御寒的车炉和裘衣。

水无痕勉强笑作答谢。傀其多与其父辞别后,便又当起了车夫。

三人走了数日,前几日水无痕成日昏昏沉睡,到后来才逐渐恢复。他精神好转后第一句就是自责:“可叹,入宝地竟空手而返。”

慕容安笑指车头:“不是带回一个人吗?”

水无痕歪在软榻上道:“现在他不值钱啦!”

慕容安摇摇头,说天价的也是他,说不值钱的也是他。

“我咋就不值钱啦?”车头上的人不知不觉中又中水无痕圈套。

只听水无痕悠悠道:“这就跟追女人一样,没追到前,倾城倾国,一旦到手,就一文不名!”

“我呸!”

“对,正是被呸掉了……”

傀其多赶紧闭嘴。过了半天,又听那人懒洋洋道:“一人一个铜板,记得我只收铜板,金元银元的都不要。只限半个时辰,给不出就卖身为奴,反正你们利国就最喜欢人口买卖。”

“扑扑”二声轻响,铜子飞进车厢,落到地上。

慕容安笑了。看来傀其多早有准备,而水无痕也大好了。

三人一路颇有趣味的回了落蝶。一入落蝶城内,三人便发现城中多了处异样的景观。纸氏门下的一处店面竟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傀其多上前一问,才知这些人都在排队,等着购买一种名为“喜相颜”的昂贵美容膏药。众口纷纭,有的说某女用了几日,面斑消退肤色白皙,有的说某妪用后皱纹少了不少,还有的说这是纸氏从利宫高价买回的秘方,以前都是王宫贵妃才能用的秘药。

“牛皮倒吹得不坏!”傀其多离远后对车上二人道,“肯定是蓝老头捣鼓出来的。”

水无痕摸着眼角鱼尾细纹,极认真地道:“看在这东西的份上,我是必然得见见他了。”

傀其多嗤之以鼻:“你个大男人用什么?老就老呗,少惹几个女人罢了。”

水无痕默了半响,溜出一句:“我尚未娶妻……”

傀其多当即大笑,这是他近年来听过的最大的笑话了。一个风情过人颇有几分能耐,谱写四国美女谱的男子竟然没有媳妇,还一个劲吹嘘如何追女人,实在可笑。

水无痕也不恼怒,淡淡道:“我这样的人还是没有妻子的好。”

###

张府门前,傀其多可没有阿牛的稳重,扬鞭道:“给我叫张文那小老头子滚出来接见。”好在二门卫经过阿牛之事后,言语不敢放肆,连忙进去唤人。

“倒是有模有样的!”傀其多打量勉强站直身板的门卫。

“少闹事。”慕容安在车内说他。

“放心,自家门口不打人。”傀其多笑道。

正说话,蓝伯九就出来了:“我倒是谁,原来是多多回来了。”

门卫心下一唬,难怪这少年如此嚣张,原来正是张小少爷时常说道的多多魔头。

“阿,老先生亲自出来迎接啊,叫多多不好意思了。”

水无痕探出头来:“进去说话。”

蓝伯九自然不是来迎傀其多,而是来迎水无痕的。他二人虽不对盘,却是蕴蓝幸存下来的少数贵族。他一看水无痕面色,也是道:“赶紧进来。”

马车进了内宅,水无痕才坐下就问:“那些小的呢?”

蓝伯九坐他身旁,把脉后道:“管他们做啥?倒是你,怎么弄的?咸江空乏,枢江异常,且有得调理了。”

水无痕正色道:“有你神医在我怕啥?把小一找来,我有紧要话与她说。”

蓝伯九道:“她与阿牛去了城外,晚些时候才能回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落蝶传说(中)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