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28章: 落蝶传说(中)2

《爱上玄武》

第228章 落蝶传说(中)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

“慕容先生呢?”慕容安问。

“在里间候着,轻云正在教孩子们读书识字。”

“啊?”傀其多一呆,蓝伯九当下将前事说了。

轻云虽哑,但有慕容乜帮衬,别说教字识文,就算要传武学也不是难事。而芒祁的那些孩子,年龄普遍都小,年长的几个也没进过书院。他们除去役印的次日,蓝伯九就将好差事交托了轻云。严格说来张府中人只有轻云是正经业师,他长年在暗部授教经验丰厚。

傀其多又问起小改,蓝伯九笑道:“自从张、徐二位老先生来了后,他每日都去请教,估摸这会还在徐先生那儿。”

“好了,别问东问西的,你与慕容安二人到西城门去接小一和阿牛。我与水无痕还有话要说。”说了会,蓝伯九便打发了二人。

二人前脚一走,跟着蓝伯九就问水无痕:“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水无痕本想说与小一听,但寻思蓝伯九也应知晓。他左顾右看,蓝伯九道:“放心,这府邸我埋设了珠子,苍蝇进来都知道。”

水无痕微一点头,面色沉重道:“那夜我宿于铁血盟做了一个梦。虽说是梦,却感触极真,仿佛那人是直接闯入我的梦境。梦醒之后,我全身无力,简直比死还难受。”

蓝伯九沉吟道:“那应是种极高明的灵术,对方调用了你体内潜藏的所有力量,这才令你感到梦境被他闯入。难怪你咸江抽空,这灵术委实歹毒!”

水无痕一怔,思索半日才又道:“灵术,这词让我想起什么。我被小安推醒后,梦里发生的事十之八九都忘了,只记得好象我不帮他元国就有人要死了。”

蓝伯九怒道:“他元人死就死呗,管你何事?”

水无痕点头道:“正是如此,我当时拒绝了。”

蓝伯九平复怒火,沉声道:“你好生回想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梦。”

水无痕道:“你再容我想想。”他原本只记得那人求他救一个元人,听了蓝伯九“灵术”一词的启发,似又想起什么。一阵苦思冥想后,水无痕讲述了一个梦的残境。

“铁血盟里到处都是致命的机关,我慌不择路地奔跑,身后仿佛无数人追赶……一个男子,我看不清他的面容身形,他对我说话,求我去一次元国,救一个元人。我拒绝了,他似乎利诱我,又恐吓我,总之他让我愤怒……”水无痕忽然悟道,“我明白了。他无法求利人,我定是第一个到铁血盟的外族人!”

蓝伯九立刻厉声道:“你不要对小一说这些!就让元人去死吧,死绝了更好!把这个梦全都忘掉,永不要再提及。真是天大的笑话,元人凭什么向我蕴蓝人求救?蕴蓝与元世代为敌,更不提族亡国灭的血海深仇!”

水无痕称是。

蓝伯九又细细问了机关城,当听到落蝶传说的浮雕竟在最里处,神医也是一惊。“我们逃出暗部,千不挑万不选,偏偏就落脚在落蝶。”

水无痕倦倦一笑:“不知神医注意到没,无论从利国北、西、南三方前往利都,落蝶都是首选的最理想落脚点。”

蓝伯九点头,忽然盯看他道:“说了半日,你早累了。臭小子,给我躺下吧!”

水无痕嘴一歪,多少年了,没人骂他臭小子了。

###

邱胜收人钱财,自然得为人办事。

杓率贤德的钱烫手,据说连郭昆都不敢接。但邱胜接这单买卖,冲的就是这一点。他要能完成郭昆都不敢做的事儿,利中民间第一高手就非他莫属了。

其实杓率贤德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拿下张府的任何一人,侍卫除外。而杓率贤德给的情报也很简单,张府的人不多,只有张老太爷、张小少爷,二个不常露面的男子,加上新来一个女孩和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一共六人。杓率贤德还特别提示,那年轻男子身手高强,若能拿下此人赏金翻倍。

十枚金玉变成二十枚金玉,邱胜明知收益越大风险越大,但看见傀其多大大咧咧甩手出府,身边只有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年,他还是动心了。

傀其多的身材在少年人中也算高大魁梧,所以邱胜误以为他就是阿牛。慕容安文静秀气,身形偏瘦,在邱胜眼里自然是风吹就倒的人物。他悄悄尾随二人,倒也慎重其事,毕竟是二十枚金玉,更有可能是三十枚金玉的买卖。

离得近了,邱胜听见傀其多问:“小老头子难道不知财大招风?”

慕容安摇头轻叹:“要打便打,哪来那么多废话?”

邱胜行走江湖经年,听二人如此对话,走的又是僻静之处,顿知不妙,扭头就跑。他才跑了二步,便被人挡了去路。抬头一看,邱胜不禁吓出一身冷汗,这不是他认定的风吹就倒的柔弱少年吗?

“跑得太快!”身后傀其多笑道,“交代完了再跑不迟!”

“说,谁派你来的,来干什么?”慕容安沉声问。

邱胜虽看出慕容安的身法远在他之上,但欺他年轻经验不足,挥手就是一剑,意图偷袭后突围。慕容安冷哼一声,“啪”一声轻响,一把匕首挡开长剑,架到了邱胜的脖子上,长剑咣当落地。

傀其多怪笑道:“你完了,连脾气顶好的小安都惹恼了,就等着死吧!”

邱胜汗若雨下,杓率贤德提示的年轻高大男子还未出手,他已被一个年轻文弱的少年拿获,难怪郭昆不肯接这单买卖。

“说!或者死!”慕容安的匕首锋刃切开一条血痕。邱胜将心一横,一五一十的尽数说了。

听完后,傀其多啧啧道:“杓率贤德那厮活得不耐烦了!让小爷我去割下他的人头。”

慕容安冷眼望他,他便转口对邱胜道:“算了算了,小爷今日心情好。小爷放了你,你也得承小爷我的情,回头与那杓率贤德说,张府的人你没打过,但也伤了我们二个。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好了,滚吧!”

邱胜连忙夺路而逃。他一跑,傀其多便佯装受伤状,往慕容安身上靠去:“小安……我快死了……赶紧扶我……”

“死去吧!”

另说杓率贤德听了回禀,以十枚银元打发邱胜后,决意斥巨资来请利国声名显赫的铁血盟办妥此事。只是杓率贤德怎么都没想到,这笔买卖最后竟落到傀其多手里。傀确让儿子自己看着办。傀其多原先回了二字“去死”,后来又改了主意,只承接张府的人不对杓率下手,别的一概死活不管。小改大赞傀其多此举一举二得,既省了杓率来找麻烦,又掏了杓率的银子。铁血盟的强硬买卖,在利国做了可不止一年半载。杓率贤德既然自动找上门,那么下续发展就不在他能掌控的范围了。得了张、徐二位经验丰富的长者后助,后来小改和傀其多狂敛钱财,可谓吃人不吐骨头。

###

与蓝伯九一同研制出“喜相颜”后,小一的目光又回到了那座无名古庙上。她与阿牛多日探索古庙不果,便在落蝶城外四处逛荡,试图从周边寻出蛛丝马迹。

落蝶古庙位处偏远隐蔽丛林,附近有条小河,河水清澈。二人顺着河岸,去过南头,南端通江一路并无异状。这日二人开始往北走,沿路细看不过一个时辰,便发现前头的路越来越难行。河岸二旁的林子密集,几无落脚之地。若非二人身具修为,断不可能逆水而上。

小一坐在阿牛肩头,看阿牛轻松点水而行,轻声道:“若这前头也没异常,那我们就只得放弃查询。不过我总觉得它该有什么……”

阿牛道:“落蝶传说就那么几句话,一个简单的传说,在利国的白虎神话中地位微乎其微,几乎都快被人遗忘。我们寻了几日,除了那间破落的古庙,并无发现。你究竟从哪里感知它的不同?”

小一微微一笑,问道:“你难道不觉着这个传说太过平凡,没有神兽应有的神奇法力,也说得不清不楚。”

阿牛脚下不停,嘴上却“咦”了声:“你看前面!”

前方已路绝。河水的源头来自山壁,巉岩凸翘下,清冽山水喷发,落到下方池中,再往南流淌。

“我们去看看。”

阿牛道声好,带同小一窜跃过去,几个纵身便停在巉岩之上。小一从他肩头滑下,蹲下身触摸,又拂拭去苔藓,四个古怪的字浮现:

监兵宪章。

阿牛只看得一阵头晕目眩,蓝色灵光自发亮起,反观小一却似无事,以指顺着那字迹比画。当她画完最后一笔,异样惊现。二人所站的山岩忽然崩裂,阿牛连忙捞起小一,腾空跃起。随着山石坠入下方水池,河水源头真正显现。

水从石山深处喷涌而出,巨大的出水口仿佛巨兽的大嘴,边沿缀着一圈类似犬牙的山石,但山石尖利的方向并不朝着内里,而是冲着迎面的二人。

水声潺潺,小一凝望良久,忽然笑道:“我们回去吧!”

阿牛一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落蝶传说(中)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