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29章: 落蝶传说(中)3

《爱上玄武》

第229章 落蝶传说(中)3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3

那四字拆开的意思阿牛倒也明白,监兵是神兽白虎的名字,而宪章比较复杂,它是元国神兽,但模样长得像虎。元人尊称狴犴,利人却叫宪章。作为神兽狴犴它代表了公平正义,经常出现在元国官府的公堂和狱门上,而作为宪章它却是邪恶的化身,残暴嗜杀。

阿牛不明白四字相连何解,他抱着小一溜溜转身落到池面上,那晕眩的感觉顿时消失。

“你发现了什么?”

小一却笑问:“阿牛哥,你说若一只白虎神兽和一只青龙神兽在这里大打出手,我们管还是不管?”

阿牛想了想答:“若没伤及我们贞人,自然不管。”

“那还不回?”小一又是一笑。

阿牛觉察,最近小一有些顽皮了。

二人原路而返,河水的北端本就无人能涉,阿牛飞身而回,直到二岸出现了可落脚的长满绿色苔藓的岩石,他才收了身法。

“还是再看一眼那庙去。”小一道。

“嗯。”

二人再次踏入古庙,他们早在古庙搜索多日,无论顶上抑或石庙根基,没有一处透露庙宇的神祉身份,亦没有一处留下任何可疑迹象。除了古朴的年代感,就是简朴的石建风格。落日的余光斜射在光秃的石墙上,没了张伯等人的存在,与世隔绝的寂寞感油然而生。

“难为他们能找到这里安身。”阿牛叹道。

“再到上面去瞧瞧。”

阿牛应声窜起,停在一根孤零的石柱顶上,放眼周遭皆是枯枝光干的树木。小一立他肩上,眺望河水源头的方向,只见丛林和山石。

小一思索良久后方道:“金属之地、木属之国,为何却在水域源头留下四字悬念?那四字又是何人书写?”

阿牛道:“方才我只觉那四字仿似凝聚怪力,离得远诱我前去,挨近细看却眩我神智。”

小一嗔他一眼:“前面不早说。算了,天光已暗,我们明儿再来。”

阿牛道:“当时岩石突然崩裂,乱我心神,一时给忘了。”

小一坐回他肩头,将一手放于膝上,另一手轻按他肩,道:“走吧!”她心下清明,那是阿牛担忧她的安危而将自己的不适抛到脑后。

二人回到落蝶城西门外,夜色与灯火共辉。阿牛其实不太喜欢拉着小一的手行进,他太高大而她太矮小。但来到人多之地,放她到肩上引人注目。什么时候才能长个子呢?阿牛无比期待。

还没走到门口,暗地里突然飞出块石子,直往小一脑门砸去。阿牛一手拂落石子,皱眉前方。从石子的力度和速度来判断,它是个玩笑。

小一放开阿牛的手,拣起地上石子,往空中一抛,笑问:“是多多吧?”

“真不好玩,我都没被你看到,咋就被你知道是我呢?”

傀其多从暗处走出,他身后远远缀着慕容安。二人在城西门附近逗留,不想等到天黑才见小一归来。傀其多少年生性,埋伏暗处一见小一便拿石子丢她。

“你看哪边!”小一笑指左侧,傀其多跟着转头。“啪”一声,被小一抛出的石子从空中直落,不歪不斜地正中他脑门。

“啊,天外飞星!”小一复又拉起阿牛的手。

傀其多不禁一呆,石子砸中脑门这点痛他不在乎,但他在意的是居然被小一反设计了。傀其多心思敏锐,一瞬间就想明白了,她喊出他后,一直在算计他的位置,待他走到石子落点的位上,她就诈他转头,分了注意。只是,什么时候小一也欺负人了?

“天啊,这叫人怎么活?”傀其多想明白后,冲身后的慕容安佯哭,“小一中邪了!小一变坏了!天啊,我们该怎么办哇?”

慕容安绕过他,跟上阿牛。傀其多忽然明白过来:“你小子刚才离我那么远,就是知道小一变坏啦?”

慕容安只哼一声,懒得答他。

傀其多只见前面走着的小女孩忽然转头,对他勾勾指头,示意他上前。这原本是调皮的动作,却令傀其多瞠目结舌。

“我……我……”傀其多张大嘴巴,“她……她……勾……我……”

小一撇了撇嘴,这傀其多竟然敢说她“勾”引他!

慕容安冲傀其多做了个封口的动作,快步上前跑到小一跟前:“我与多多等你们半天了,赶紧回去,你爹受伤回来的。”

小一一惊,却听他又道:“不是外伤,你也不必担忧,蓝先生说是需要调养。”

小一再不与傀其多嬉戏,由阿牛抱着,快步往回赶。这些天她越来越不喜欢被阿牛抱着走,总觉得被抱着,她就似永远长不大的小孩。

四人回了张府,张府内好生热闹,原来纸氏姐妹来了。二女在利都卖脱了亨式服饰,没有留恋就回了落蝶,恰逢“喜相颜”问世。二人浸淫生意场多年,造势对她们来说如烹小鲜。雇几个可靠的下人,四处一宣扬,才初问世的美容之物就有了某某用后的效果。但真正有没有效果她们却是到今天才相信。原因无它,二女自个用了。

也是二女来得巧,水无痕小憩一番后就起身坐厅上等小一归来。蓝伯九为他配药去了,堂上只他一人悠闲品茶消遣时光。纸氏姐妹进出纸府无需通报,每次都是到客厅候着,这次也不例外。当二女看见堂上莫名出现的水无痕,刹那间就被他的风姿吸引。

年过三十的水无痕一身轻薄的蓝色棉袍,长发随意披肩,眼眉末梢几条细纹不减半分容色,反增成熟通达。他见到二女也无半分拘礼,洒然道:“二位姑娘站在门口做啥?进来坐下说话。”

与他正面相对,纸氏二女更觉眼前一亮。水无痕的容貌虽然俊过世上大多男子,但纸氏姐妹也见过比他更英俊的利国贵族。只是很多人俊美过他,却没有几人能有水无痕眉宇间的韵味。

风一般难以琢磨无法把握,水一般玲珑透彻优哉游哉,可毒杀世间大多数女子的风情。

纸鹤深吸一口气,率先进入堂中,和声而问:“不知阁下名讳?”

见水无痕浅浅一笑,纸鸳不禁想到,若此人年轻个几岁,会是如何风光?

“给二位纸姑娘上茶。”水无痕吩咐厅外的侍从。他正想胡乱编个名字,蓝伯九适时而到。纸氏姐妹的到来自然瞒不过他。

“张老先生好。”二女起身行礼。

“二位纸姑娘不必多礼。”蓝伯九亲手捧着托盘,放到水无痕身旁。

“喝!”

蓝伯九说话越简洁,意味着越不能抗拒。水无痕苦着脸端起托盘上的药盅,一口饮尽。一放下药盅,他就拿起茶水灌喉,完了后怨道:“你的药就从来没有不苦的!”

二女一旁看得惊讶,这风度翩翩的男子在老先生面前,状若孩童。这时,送茶的侍从进入。

水无痕又灌了杯茶,才平复神色,却听蓝伯九对二女道:“犬子体弱多病,有失礼仪,还请二位姑娘见谅。”

水无痕心下一咯噔,又见二女频频投射而来的怜悯目光,不禁苦笑,往日他被女人的各式目光看多了,今日却生平头一次被怜顾。

水无痕很快心生苦楚,他继当了蕴蓝神医小一的便宜老爹,又当了蕴蓝老神医蓝伯九的便宜儿子。可严格说来,而今仅存的蕴蓝贵族,也只有他们三人了。

水无痕不再言语,只听蓝伯九与二人言论那美容秘方。蓝伯九言辞凿凿,一口咬定是前人流传的秘术,加之“喜相颜”确实效果显著,令纸氏姐妹短期内肤色亮了一层,所以二女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老人正是所谓秘术的炮制者。

小改不久与张、徐二位长者到来,言谈便转了生意场。这是蓝伯九无心涉及的领域,他吩咐准备了饭菜后,便与水无痕一同当了旁听。

下一步,张府与纸氏的合作是将“喜相颜”推入利都的贵族圈。服饰的买卖为纸氏打开了利都的初期声誉,接下去并不太难。几人意见基本一致,从先前买了服饰的客人入手即可。

相谈一阵后,小一等人回来了。

“爹!”女孩扑入水无痕怀中,水无痕微笑抱起,温和道:“你爹有本事吧,把多多给你骗回来了!”

只听小一道:“多多坏,拿石头丢我!”

“那你不会丢还他?”

小一笑道:“自然丢他头上了!”

傀其多跟进来后,低头暗语:“恶女先告状……”

倒是纸鸳再次见到他,欢颜道:“多多兄弟回来啦!”

傀其多抬起头来,已换了副阳光灿烂:“纸二姐,纸大姐,多多我回来了,小安也回来了!二位姐姐几日不见,越发年轻貌美了,好叫多多眼花!二位姐姐日后多带带我家脏水,能长到二位姐姐的一半美貌,就是她的福分了!”

水无痕与小一同时笑出声来。纸氏姐妹顿感不妥,她二人并非美女又是商人,从来只觉得生存需要的是智慧而非美貌,倒是美貌会带来负面影响。当下纸鹤道:“多多兄弟此言差矣,张小姐聪明伶俐,来日必成大器。”

蓝伯九冷眼一扫傀其多,傀其多便不再多话,只咧开大嘴坐到水无痕与小一身旁,暗下以手势比画着。无非是拳头,劈掌和挖目的动作,小一却想到,若轻云也能以手势说话就好了。

侍从通报酒菜上齐,众人便去了餐室。

……本章完结,下一章“ 落蝶传说(中)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