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3章: 东关之战:角室对决4

《爱上玄武》

第23章 东关之战:角室对决4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4

青戌秋听了角愚的话,没有上前挑衅阿苦,只拿眼紧盯前方蓝光。他生性风流,王府内的妻妾甚至多过他的王兄。但凡他看中的美女没有不得手的,即便是献给青戌春的,他都能求来。

花丛缱绻阅美无数的青戌秋,自见了蓝蕙心后却觉得他过去的那些桃艳莲清,都成了庸脂俗粉。

他无法形容她的眼眉,只觉霞光万丈,彤彤透射心坎,飘飘然醉暖暖,而她一笑,刹那火烧云空,连绵叠嶂,心也随之上升飞翔,而后坠落。

这样的美人百看不厌,只想永远拥入怀中。这样的美人难遇更难求,使青戌秋生平第一次起了立正妃的念头。

可现在美人就在眼前,视线却被蕴蓝人遮挡。他看不着她,心中未免着急。

只是他若看到蓝蕙心,必定更加焦急。

此时蕴蓝第一美女香汗淋漓,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娇躯颤栗,仿佛深秋的孤叶,随时都会飘零。

重新调配三江五海的能力,所承受的是自身的崩溃。力量从身体抽离也就罢了,且输出的灵力越多所受的反噬痛楚亦越多。苦苦支撑的结果是神智渐渐模糊,三江五海俱伤。

蓝蕙心只觉五脏内一阵翻搅,口腔生出一股血腥,樱唇一开,就是一大口鲜血喷出。

“公主!”一旁水公子不禁慌张。

但蓝蕙心已经听不到他的声音。血海受损,听觉暂时封闭。

青戌秋与角愚听到蕴蓝军士们呼唤,神情各异。青戌秋是担忧,角愚却是冷笑。即便蕴蓝王族擅医术,可如何救回一个已死之人呢?没有卜师之能,十几个蕴蓝军士,能成什么气数?

但角愚的冷笑只有一瞬,他的眼光停留到阿苦身上,笑容即刻消失。

蓝衣男子伫立眼前,脸上不露任何神色,却突兀到碍眼。几缕没有绾上的长发风中荡起,薄如线的嘴唇仿佛能凝固时空。

角愚忽然失色,他终于察觉了异常。之前他与那女童对决的时候,就推翻了对方乃亨国卜师的猜测。婷室韵从头到尾施展的都是水系灵术,而最后古怪的消失更是一种高深的水系灵术,导致场中所有的水全部异变,甚至包括干涸于地的鲜血。如同身处云雾山中,水烟气霭,丝丝润化,空气湿润。而此刻阿苦身上虽未散发出丝毫灵气,可他周边的空气湿润度却极其异常。

此人身具超凡的水系灵术!

而同一时刻,阿苦也判断出青戌秋的身份。纯木属灵力,重色轻浮,这样的元人还会是谁?

蓝蕙心死海受损,发出一声清吟。阿苦微微皱眉,青戌秋连忙上前问道:“公主她怎么了?”

阿苦右手一拦,沉声道:“不要过去!”他心知,已到了关键时分,当下厉声道:“所有蕴蓝军士听令,不得靠近公主!”

青戌秋翻身下马,质问道:“蓝蕙心究竟怎么了?”

阿苦凝望他,却问:“你惜命吗?”

青戌秋一怔。

阿苦收回手,叹道:“你不惜命的话可以过去。若惜命,就此止步!”

角愚急忙道:“别过去!”

青戌秋盯着阿苦道:“我还怕了你不成?”

阿苦摇头苦笑道:“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青戌秋又一怔,大声道:“别说些不明不白的话,有话就直说!”

阿苦侧身让路:“你眼前所见难道仅是蕴蓝公主蓝蕙心吗?”

蕴蓝军士已散开阵形,青戌秋终于见着那婀娜背影,蓝光笼罩之中,无比绚丽。忽的,蓝光一弱,蓝蕙心倒在地上。青戌秋心头一痛,竟不顾一切往前而去。

“不!”角愚连忙去拉青戌秋,却只捉住衣角,青衣从手中滑出。

青戌秋擦肩而过,阿苦只觉心头落下一块沉石。可是,他何尝愿意他过去?下一刻,他分开青戌秋与角愚,低声道:“将军请留步。”

角愚眼睁睁地目送青戌秋越走越远,偃月再起,却听阿苦耳畔道:“这世上能伤他的唯他自己。”

偃月不由得放下。角愚眼光烁烁,恨不能穿透阿苦,可越过阿苦肩膀,他却见着前方一人颤巍巍坐起——婷室韵竟活了过来!

角愚瞪大双眼,阿苦沉声道:“她不仅是蕴蓝公主,更是蕴蓝的神医殿下。”

青戌秋听到阿苦这句话,不禁停下脚步。

那边婷室韵才醒,就见蓝蕙心倒在身旁,情急之下,一把抓起她双肩,摇晃道:“姐姐!姐姐……”

蕴蓝神医!青戌秋与角愚不约而同地想到,百战不死的士卒,起死回死的能耐,原来都是她!

又听婷室韵喊道:“师傅,你快救救姐姐!”

一阵寒风吹过东关,所有人心头震撼。角愚紧紧盯着阿苦,只听他道:“还请将军速差人前往元都,请国主前来!”

“你!”角愚挤出一字。

“十招不死,将军已经输给公主了。”阿苦转身,“剩下的交给国主完成吧!”

青戌秋仿佛回过神来,立于蓝蕙心身旁问:“你就不怕我擒了公主?”

阿苦往回走:“王爷不会让人失望,更不会让元国主失望。所以王爷你只要静静地看着即可。”

全场寂静,“王爷”二字令气氛更加诡异。更诡异的是,阿苦只走了二步,已到蓝蕙心身旁。

青戌秋不明白,他如何看破自己的身份,但角愚却清清楚楚,青戌秋已经落到对方手里。

角愚深吸一口气:“阁下应该不是蕴蓝人,为何来揽蕴蓝的浑水?”

阿苦不答。

“为什么?”

阿苦抱起蓝蕙心,淡淡道:“凭十招不死,更凭秋王爷此刻陪伴公主身旁。单一条,元国主都该来呐。”

青戌秋一把扯掉面上青旨,狂笑一声:“我正是青戌秋!”

角愚冷汗直下,眼前男子未对他与青戌秋施展任何灵术,却已控制了一切。于是,角愚生平第一次辱骂了王族,而且还是连名带姓:“青戌秋,你这个蠢货!”

阿苦微微垂首:“将军请放心,王爷决不会死在东关战场上。”

角愚无语。

“三天之后,请国主在此等候蕴蓝神医殿下。”阿苦带蓝蕙心及蕴蓝军士往云雾山而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相关文:《四国地理故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