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31章: 公子乐邪

《爱上玄武》

第231章 公子乐邪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六章公子乐邪

春日末梢,白靖熙册封靖明亲王之女白锦烟为云烟郡主,云字对利国权贵而言不啻为最高的恩宠,而随着这份浩大君恩一同告示利国的还有云烟郡主的嫁期,她将于初秋下嫁到轩辕氏族,成为轩辕中邈的正妻。

轩辕中邈乃利国大将轩辕昴次子,其人文弱儒雅,颇有才情,却没有武学天分,轩辕昴早年曾对他非常失望,后因轩辕中邈生母病故,才软了几分心肠,任由他弃武弄文。

这门亲事的背后主使是靖明亲王。他见从暗部回来的爱女一直郁郁寡欢,情知他们白氏父女与牛远的情缘已尽。他已给足了牛远与白锦烟足够的相处时间,但是二人依然无果,一向果决的白靖明便为女儿选了个文静的贵公子。

白锦烟平静地接受了这一场婚事。她相信父亲的眼光,白靖明能慧眼看中牛远,被他看上的轩辕中邈也不会差。只是即便轩辕中邈再优秀,只是轩辕中邈更适合她,她心中的人也只有一个。

她从春末开始,每晚留坐窗台,她的阁下,就是牛远第一次闯入她心坎的地方,而第一次见面,他便在她面前自毁三江,虽然后来给神医治好了,但每每想起那晚血溅阁下,她就感伤。换了旁人早拿谎话哄骗过去,可他连半句假话都不屑。他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贞国世袭宿将之子。她父亲不肯低了她的身价,又为她选了个利国宿将之子,可哪有如何?她将是别人的正妻,而她喜欢的人说,只愿一生与一女子厮守。

牛远,正如他的名字一般,牛直的脾性离她好远。

夏日悄然而至,白锦烟的嫁衣也随之而至。她没有看一眼轩辕氏族送来的聘礼,依旧静坐窗前。自小养尊处优从来锦衣玉食的她,最怀念的却是在蓝阁的朴素日子。她的父亲从未见过,也不可想象,王族贵女的她竟会下厨为人做一顿饭菜而弄得焦头烂额。但是,是时候放下了,她白锦烟并不是得不到所爱就毅然决绝的朱金铃,有些事必须得认命,譬如幼年父亲请来名师教授她武学,她没有为难业师也没有为难自己,没有天赋只学些皮毛即可。正如她也不是一无所获,她学到了蕴蓝神医的药术,她认识了许多年龄相近的朋友,她还得到了他们和他的友谊。

白锦烟面上浮现极淡的笑容,这时候,侍女上前禀告:“乐邪公子来了。”

“我与他素无交往,他为何而来?”

侍女揣测道:“也许是送礼,又或轩辕公子托他带话。”

“请他在厅中稍候,我一会就去见他。”白锦烟很清楚能通报到她阁上,白乐邪必然得了她父亲的认可。对于乐邪公子,她往年在盛宴中见过几面,几无对话,只远远看到一张精致的面庞。其它关于他的事情都只是耳听旁传,比如白乐邪自小就被利国主青睐,有段时间进出利宫频繁,有段时间销声匿迹,但最近他又在利都出现,而且风头很大,被好事者称为利都三公子之首。

利都三公子按照排序分别是白乐邪、轩辕中邈和朱凤鸣。所以侍女的揣测不无道理,也许白乐邪正是为轩辕中邈带话的。

白锦烟下了楼阁,莲步入厅,白乐邪正背对她,凝看墙上的一副山水春景图。白锦烟走近了,不禁微一皱眉,倒不是介意白乐邪没有转身,而是她闻到了他身上一股血腥味。虽然师从蓝伯九只学到几成药术,但白锦烟的鼻子经过一年多的学习却变得异常灵敏。

“乐邪公子。”

白乐邪应了声:“云烟郡主。”

“不知公子所为何来?”

白乐邪仍然没有转身,道:“听说你要出嫁,我来看看你。”他身穿一件利都春冬交季时风行的亨式利服,雪白与嫣红的颜色交底,令白锦烟怀疑那红点是否真的是血迹。而越看他的背影,她越觉得眼熟。

“多谢公子,公子有心了。”

白乐邪纹丝不动,嘴上却道:“郡主,我还有个问题要问你。你真愿嫁轩辕中邈吗?”

白锦烟顿了顿,厅内沉寂衬得她的声清脆:“是的。公子若无它事就请回吧!”

白乐邪慢腾腾转过身来,白锦烟这才第一次真正看清他的面容,利都三公子之首乐邪公子的容貌俊美,不亚于轻云,但他的美有种说不出的怪异,他的皮肤过于白皙,继承利国王族的丹凤双眸过于狭长,并且他的眼眸似有魔力,叫人不敢多看。

“真的愿意?”

白锦烟不由得后退一步。

“我与公子并无交情,公子亦非轩辕氏族,公子失礼了!”

“你认得我,白锦烟。”白乐邪面上浮笑,心下却思,蓝阁出来的人未必每个都是能人。若白锦烟能认出他来,他必当千方百计的设法阻挠她的姻事。可惜的是,贵族女子多无能。

在白乐邪的提示下,白锦烟忽然想到一人,她不禁惊诧道:“白重牧?”眼前的乐邪公子容貌虽改,但身形气质却无变化。他依然习惯保持距离,不叫人轻易接近。

“总算你还有一分眼力。”白乐邪伸手一扬手,二道人影便出现在白锦烟身后。白锦烟飞快转身,看到了萧也与挪严迁,她又惊又喜地道:“你们也来了?”

“白锦烟……”

“云烟郡主。”

直呼她名的是挪严迁,尊她郡主的是萧也。二人神情各异地望她,都是话在肚腹万句临到嘴边却无言。

过了片刻还是白锦烟打破沉默,问道:“你们近日可好?”

萧也称好,挪严迁只是傻看她。

白锦烟并不蠢,她想了想道:“我也很好,我很快就要嫁入轩辕氏族。很高兴能在出嫁前又见到三位,以前的那些快活日子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挪严迁的神情顿时愁苦,萧也压着声道:“郡主,我们也不会忘记。”他们眼前的少女依然如昨明丽动人,可神态言语已不复当日的平易近人。可叹他二人到了今日方知,她是高贵辉丽的玉叶金柯,身份的悬殊一直摆在他们之中,只是他们不愿去看,不愿去想。

“等我二年!”挪严迁忽然道,“你等我二年,白锦烟!请你不要嫁给轩辕中邈,那人只是个文人,他不能保护你。给我二年时间,你等我!”

白锦烟眼里起了薄雾,她低声道:“挪严迁,谢谢你。但我已经答应了父亲,我既然答应了就不会毁约,这关系靖明亲王和轩辕将军的名誉。你放心我会很好,轩辕中邈没有修为不打紧,我有父亲还有你们啊!”

挪严迁激动起来:“白锦烟,你就由着你父亲摆布命运吗?”

白锦烟柔声道:“挪严迁,我们是朋友,我知你为我着想,可你不是女子。我利国王族的女子,婚姻都身不由己。我父亲已问过了我,国主也认可这门亲事,而我更到了适婚年纪。以女子最美好的年华出阁,是王族历来的传统。轩辕氏族不低我身份,可谓门当户对。看在我们朋友的情分上,请你为我祝福。”

“门当户对?”挪严迁惨然,他还要说什么,萧也却抢在前头道:“郡主,我祝福你。”

“谢谢你,萧大哥。”

萧也勉强一笑,他心中苦涩并不比挪严迁少,只是他更明白,即便他与挪严迁来日获取功名,也难入靖明亲王的眼。白锦烟的话说得很明白,一句不低身份门当户对,已划清了她与他们的界限。

白乐邪在旁瞧着,二人不见白锦烟不死心,而他也想看看同为蓝阁修行的王族。结果他有些失望也有些释怀,失望的是白锦烟终究无法同小一相提并论,释怀的是她是位真正的贵族。

萧也与挪严迁失魂落魄的回了白乐邪的府邸,一个默然在练功房修习了一夜的灵术,一个在房内灌酒,喝了个酩酊大醉。

白乐邪也没阻拦二人,他自行去了书房,菊女来报:“栖凤宫来人了。”

菊女退下后,白乐邪起身转入书房秘间,昏暗的灯光下,他肤色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白。亨式衣裳褪至腰际,内里是素白的里衣。他的举止也变得怪异,指探里衣后退出,指尖点点鲜血。先前白锦烟并没有误会,他确实身带血腥。

白乐邪凝看了一会,终还是一声叹,手在外衣上一抹,擦去了血迹,然后脱下外衣,径自走到橱柜,取了件蓝紫长袍套上。

待到他再出现于书房,已恢复了当日利天羽的扮相,头戴紫阳冠,身着蓝紫袍,手持一管碧绿长箫。只是他的面容没有更改,他再不需利天羽又或是白重牧的面孔。

白乐邪步出书房,一个纵身,跃上了屋顶。夏夜的月光清明,衬他雪白面容,绝色风姿。仅是一刹,人影倏忽不见,只空琼楼华宇。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公子乐邪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