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33章: 公子乐邪3

《爱上玄武》

第233章 公子乐邪3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3

白乐邪腰后的碧绿长箫跌落,与重金平台碰撞,发出了二声箫鸣石吟,一声慑人心魄一声回荡幽叹。

小一回过神来,只有在书上见过的血噬术就在眼前。利国杂书的记载仅寥寥几笔:血噬术,魔族修炼的邪术,修炼者必身附噬血兽。

她凝目白乐邪俊美绝伦的面容,不禁感叹,身为尊贵的利国王族,分明拥有纯正的白虎神族灵气,却偏偏走上了魔道。虽然他的修为非同寻常,能瞒过她的灵感,绕过了栖凤宫众人邀她出行,可是修习魔族邪术真的值得吗?

白乐邪眼波流转,也不言语。小一的感叹何尝不是他的感慨?他双修白虎灵术和魔族灵术自然对二种灵术有切身的体会和评价。白虎灵术越修越刚猛凶悍,如果能修上一甲子,自然能傲睨群雄。可是,从孩童成长为少年,就是十年,满打满算从出生开始修习,也要到白发苍苍才能大成白虎灵术,而那时候白乐邪已经老了。

“请先告诉我什么是血噬术。”小一望他片刻后问。

白乐邪微笑道:“以我之血生养噬血兽,借助噬血灵力获取双倍时间。寻常人修炼即便再勤奋,也需睡眠,但血噬术却可使修炼者不分昼夜,永远清醒而不疲倦。”

小一点头。这就解释了当日在蓝阁总见他游手好闲,灵力修为却在不断提升。他于夜晚独自修炼,却在白日众目之下反思,提炼夜间修为。

“我能触摸它吗?”

白乐邪知她要亲身感受噬血灵力,才能得出他的医治方法,只是他身负重伤,噬血兽同样状况极坏,他自己一摸都摸到了血,何况不修魔族灵术的小一。

小一见他犹豫,便径自抓起他一手,一道绵长的蕴蓝灵力迅速周游白乐邪全身。白乐邪由她抓着,可当清凉的灵力渡过他的死海,瞬间他睁直了双目。魔族的死海与四国人不同,位于眼部,而他眼双瞳,因此他的死海异常敏感。蕴蓝灵力虽然微弱,可这游滑而过的一丝灵力却令他仿佛看到一道无与伦比的艳丽蓝光。

蓝光过后,快意滂湃而至。蕴蓝灵力继续游走,没受任何阻挠没有任何排斥,白乐邪只觉遍体轻快。然而白乐邪的轻松只到此为止,蕴蓝灵力一入噬血兽范围,便滞留其中。小一立即明了他的伤正在其间,与噬血兽连接的血肉原该比他身体其它部位更强健,可现在却血脉堵塞,噬血兽的十二双爪子,十一双都没抓在血脉上;而噬血兽所在的区域,肌肉萎缩,显见伤势不是一天二日。

小一一撤手,白乐邪便喷出一口淤血。

“你真能忍。”小一不由脱口而道。

白乐邪擦去嘴上血迹,他不仅忍了多日的伤势,更忍了小一在他伤患上缓慢如凌迟的探究,直到小手收手,他才放开控制,吐出淤积的污血。

他浅浅一笑。现在他有求于她,奇怪的是他竟莫名对她生了信赖,虽然不多,只是些微感受甚至仅限此刻,但他真的愿意维系这片刻的无邪。

小一从衣服下取出系在头颈的蕴蓝结,一边自然地系到头上,一边问:“我很奇怪你怎么伤的?又有谁能伤你?”她探过他的身体,知他的灵力修为不逊阿牛。

白乐邪答:“我杀了电闪离魂。”他杀死了离魂,与噬血兽一起分担了伤势,因噬血兽位处血海,便血海重创。噬血兽重伤后尚能自愈,但他的腹伤严重,不仅无法将魔兽收回体内,而且伤势长久不愈导致腹部上所有血脉衰弱。他脸色肤色过白就是血海异变的表现。

小一的手顿了顿,他说得轻巧无比,可她再清楚不过魔族长老离魂的实力。

“为何总要戴蕴蓝结呢,因为你是蕴蓝人吗?”

“我问你为何杀离魂了吗?”

白乐邪再次微笑。小一戴上蕴蓝结后,却闭了双目,一动不动。白乐邪心下暗叹,和聪明人说话很痛快,但也很痛苦。痛快的是废话不多,字字句句都说中关键,痛苦的是言下之意太多,不问不代表不想了解。

她等他说话,等他给她解惑,却不肯解惑于他。好聪明也好狡猾的水小医。

“假若当日我不理会轻云,强带你走,现在会是什么情形?”

小一嘴角浮笑。

只听白乐邪又道,“可是没有假若。我放了你走,我来到蓝阁,又跟你出了暗部,那些日子里我反复思索,你究竟是什么人。水小医,你知我有三个名字,我却不晓你的真名。总算你还记得我的好处,跟我来了此间。”

这段话软硬并施,白乐邪讲述了他的种种恩惠,又暗示了血海秘室是他的地盘,所以小一无声叹息。她愿随他走,助他疗伤,不在意他是魔族中人,只是看在他对她的“好”上,可她到了血海秘室,查明他的身体状况后,却对魔族的邪恶有了本质的了解。

能制造这一片血海,需填上多少人的鲜血多少人的性命?真正的白重牧十有八九就葬身于这片血海。

而白乐邪的伤势,和他体内异常的灵力修为都说明了魔族的可怕。阿牛经过三江五海艰难的重造,修为才得以突飞猛进。可是比阿牛年龄更小的白乐邪,通过修炼匪夷所思的血噬术,达到了与阿牛相同的修为,甚至比阿牛更强。当日阿牛被离魂迫到施展天节,白乐邪却能杀了离魂,他势必还有不为人知的杀手锏。

小一需要一个足够确实的理由才能为白乐邪疗伤。她戴上蕴蓝结只为匹敌白乐邪的灵力。重伤之下,白乐邪还能轻易施展灵术,设置屏障,带她来到秘室,使她不得不对白乐邪谨慎提防。这少年的心思太深,能忍所不忍,能长年藏伏,并且到现在她都不明白他究竟想做什么。他本身是白虎王族,却兼修魔族邪术,可说他是魔族中人,他又杀了魔族长老。

只听白乐邪幽幽道:“不错,我修炼血噬术,也手染鲜血,可是水小医,你知修炼血噬术的代价吗?”

“据说天有天理,人有人道,凡事到头都公允。我获取不眠时间,可这时间不是凭空多增的,它取自我的天命。魔族中人也有不少人修炼此术,但能活过五十的几无一人,血噬术的修炼者多早夭,一般过了三十,就到了天命。而身体与噬血兽休戚相关,这份苦楚外人难以想象。你看看这血海,其中就有数十位忍受不住折磨投海自尽的修炼者。”

小一睁开双目,依然是他恬静的笑容。狭长双目光彩流转,一头银发映了血海之色。

“未必付出就有所得,只是我不信,所以才修习此术。天理也未必公允,你蕴蓝王氏世代国主无一不是仁君睿王,可到头来还是难逃亡覆,水小医,这不公平。”

秘室中甜腻之气熏得小一有些烦躁,她站起身来,双手一开,明丽蓝光大放,迅速笼罩二人,在平台上形成了一个灵力密闭空间。

“白乐邪,我知难以说服你放弃血噬术,可为你身体着想,这邪魔之术不修也罢。”空间形成,小一稍觉好受,轻轻一笑,“你不用对我施迷心术或摄心术,我有无数条理由不帮你医治,要换了以前在蓝阁,就凭这血海,我便不会理你。”

白乐邪略觉奇异,确实女孩和从前有些不同了。往日蓝阁的小一有些内向,有些腼腆,除了超越同龄人的智慧,可以说性格模糊,但眼前的她却多了份豁达,更有些别的什么难以形容,姑且归之为一种成长的变化吧!

一双小手向他双目伸来,白乐邪仿佛错觉,这手将穿过他的眼眸。二根指头轻点他阖上的眼皮,女孩的声音带着蛊惑:“不要睁眼相看,屏弃杂念。”

他微微点头,那指头便离了眼皮。周围的灵力空间湿润,清新的水灵驱除了血腥,他犹如沐浴细雨下,纠缠多日的腹伤刹时冰冻,连带多年的折磨一起冰冻。

小一双手叠在他肚腹上,运起巧劲,嘴上道:“稳住!”白乐邪感知不妙,她竟冰封了噬血兽的灵力,他自不会听她话继续闭眼,睁眼所见却吓出一身冷汗。噬血兽竟到了小一手里,正张牙舞爪地挣扎,条条凝血四散开来。原来她冰封他的感知后,乘机将噬血兽拔离了他的身体。

“水拾遗!”白乐邪首次愤怒。他的情感向来压抑极深,但到了这一刻再忍耐不住。想到他多年的苦修将毁于小一手中,只恨不能将她立毙掌下。

“叫你别看非要看。”小一一手抓着噬血兽,一手若无其事往他肚子上一按。冰冻感顿消,如冰山雪化,一股神奇的暖流迅速由血海向周身蔓延。绝对冰冻之后,凉也成了暖。

噬血兽还在挣扎,但白乐邪已平静下来。倒不是他认命,而是他明了了小一的意图。他伤在血海所在的肚腹,要彻底治愈,确实没有比拿走碍手的噬血兽再治更好。腹部的新创旧伤快速痊愈,随着血海流畅,白乐邪的脸色也有了丝红润。蓝色的灵力空间中,绝美的少年神色怪异,只是向来没有人能读懂他的表情。

噬血兽一双爪子挥出的血飞到了小一脸上,她颤下身子后脆声道:“白乐邪,我要把你的虫子踩死!”噬血兽实在长相恶心,十二条细短手臂上分别长一对爪子,若非手臂太短,恐怕早撩抓到小一。

白乐邪连忙道:“我可以了,你把它还我。”他手伸来,魔兽似有感应,十二双爪子立即向白乐邪的手挥动。小一的手一松,噬血兽就抓住了白乐邪的手。雪白与紫红二色,此时竟显出一种不正派的美艳,且这份美丽惊心动魄。小一莫名心悸,另一手也离开了白乐邪,她身上绚丽的蓝光与白乐邪身上淡淡的紫光,竟是完美融合。

白乐邪将噬血兽放回腹部,十二双爪子立时狠狠扎入他的肌肤,他不禁发出一声轻吟。接着噬血兽完全贴合了他的肌肤,紫光一亮,便消失不见。

小一瞪眼良久后道:“你的肚皮很白!”

白乐邪突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公子乐邪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