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34章: 公子乐邪4

《爱上玄武》

第234章 公子乐邪4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4

他手抱已有倦意的小孩,悄然回到栖凤宫门前,放下她来轻声道:“其实你穿云裳更适合。”

小一滑到地上,这才明了血海秘室里为何觉着二人灵光相融,那是她穿着亨国红衣啊!

白乐邪饶有兴趣地打量她,这个小孩的容貌总是最后才被人关注。

小一对他招招手,他弯腰俯身,附耳于她。原以为她有什么话要说,却又被她摆了道。小一冲他耳朵吹了口气,便格格一笑,转身跑了。

白乐邪没有挠耳,只眼眸一闪,随后消失于街头。就让风来诠释她的话吧,无法言语,尽在不言中。

小一回到栖凤宫,三张拉长的脸等着她。

“说,去哪了?”凤鸣严肃地问。

小一干笑道:“被风吹到窗户外了。”

“明显的谎话。”凤鸣厉声道。

“现在又吹回来了。”

傀其多撇嘴道:“吹来吹去,吹牛吧!”

小改沉着脸道:“你知道我们多担忧?万一你吹出去吹不回来,你叫我们三人回头怎么跟阿牛哥交代?”

小一赔笑道:“这不好端端地回来了吗,有你们三个在,谁能打我主意……”她好话说了一堆,但凤鸣依然满脸的不悦。

“你不想老实交代就算了,但即刻起,你休想再离开我们仨的视线!”凤鸣狠狠道,“今晚就睡我屋里,我看你再吹!”

“殿下,凤鸣殿下,这与礼不合!”小一歪头道,“男女授受不亲……”

“就这样了!”凤鸣又道,“你们二个也一起来,给我把她看紧了!谁当你女的,这么个小不点,溜滑溜滑的,一不注意就被风吹去了。”

傀其多本不满意,但听四人一起就高兴起来。

“不行!不好!不可以的……”

不理小一反抗,三人一起把她拖去了凤鸣的寝室。

次日一早,未叔还未进寝室,就闻到一股酒味,推门一看更是大吃一惊。四人在地上东倒西歪,就没一正形人规矩地躺床上。凤鸣一手抱着酒壶,一脚横在傀其多身上,小改躺在桌底,只有小一挨着床脚偎着睡了。一地的果子,酒水濡湿了地毯。

“胡闹!”未叔无可奈何地转身退出,带上门后吩咐侍女准备醒酒茶。

日上三竿,四人这才磨蹭着起身洗漱更衣。凤鸣穿戴整齐后,听下人来报,十九公主驾到。压着下人通报声,白锦姝就闯了进来。她熟门熟路,深悉凤鸣的日间作息,又仗着公主身份,向来不理会下人阻拦。

“哎哟,原来你这儿还真来客人了!”白锦姝笑若春花,“咦?这人的刀好生有趣!”

傀其多见她自来熟,便将敞刀解下递上。

“我又没说要看,你客气了!”

傀其多咧嘴一笑,只听凤鸣道:“你老冒冒失失地来,我都没个准备。给你介绍,这几位都是我朋友,从大到小,这是多多,那是文文,最后是水水。”

“什么啊,多多、文文、水水,怎么名都这么怪?”白锦姝笑道,“我叫白锦姝,你们姓什么呢?”

“全部姓张!”回答她的依然是凤鸣。

傀其多跟着嘀咕了句:“全是被风吹大的!”

“啊?”白锦姝更觉有趣,眼眸一转看到小一后,脱口而道:“这位妹妹,还有这几位全是你们亨人?”她早忘了当日的小一。

“是啊。”

“这风今儿特别大!”小一对小改道,后者慎重地点头。

“风大吗?我不觉得。”白锦姝只觉几人说话有趣,兴致上来后便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你们远道而来,不如跟我一起去看莲会?”

“什么莲会?”凤鸣不知,三人就更不知了。

白锦姝嗔道:“谁叫你整日价闷在栖凤宫里也不出去透透气,连莲会都不晓得。”她当下解释,原来今年夏季利都从咸池到泅水,莲花都开得比往年好,附庸风雅的文人和百无聊赖的闲贵就办了个莲会。说是赏莲,却弄文舞墨,甚至连带坊肆的名姬都请动了。

“听说白乐邪和轩辕中邈都去,你怎么能不去?”

傀其多和小改顿时眼一亮。

“他们归他们去,与我何干?”

白锦姝笑道:“利都三公子啊,二个都去了,少了你就缺憾了!”

“你不说也就罢了,说了我就生气。那回也是你非拉我去个茶会,结果莫名其妙被人按了利都三公子的名号,都什么啊!一群无聊男人,还有一大群无聊女人!”凤鸣摇头拒绝,“不去不去!被人当货品一样看来看去,评头论足。”

被白锦姝缠得没法了,凤鸣指向三人,“你问他们去,他们答应我就答应,他们不……”

可惜他话还没说完,二个人头已点得跟啄米的小鸡。

“你说呢?”凤鸣无奈地问小一,白锦姝二眼发光也盯她。

“乐邪公子,中邈公子和殿下三人同时出现,那就不无聊了吧?”

“是啊!”白锦姝雀跃起来,“一点不错,就让他二人来陪衬凤鸣殿下你吧!”

凤鸣望窗外天色,喃喃:“今儿不是风大,是风邪!”

莲会的举办地是整条泅水,利都各大氏族和身家丰厚的商户都派出了各自的花舫,大多数与会者都搭乘相熟人家的船舫,只有极少数驶着自家的精雅花船。作为利都三公子之一的凤鸣虽然没有自己的船,但十九公主有。她早命人从咸池驶出,在利都西门候着。利都北门多穷人,所以富船历来不泊北门,都绕道西门。

当身穿红衣的四人下了王家车马,随白锦姝踏上公主花船,热闹的西门更加喧哗。利都除了亨国王子凤鸣,没有人会身穿全红华服。

离得远的人只看见夺目红艳,离得近的人双眼发直。“天呀,凤鸣王子也来了!”“让让,看不到!”“百闻不如一见,亨国王族的风姿……”周遭纷杂的声音无不在言论年少英俊的朱凤鸣。

凤鸣板着脸,坐入舫内。白锦姝连忙道:“开船,快走!”

花船驶出西门后,凤鸣的脸色才缓和了些,却见二个少年探头窗外,一个劲搜索别家船上人影。

“他们在做什么?”

小一一笑:“他们在寻另二位公子。”

“又不是看美人,二个傻瓜!”

白锦姝附声道:“是啊是啊!”

夏光明媚,水莲婀娜。傀其多和小改看了一阵,便将眼转到了美景上。不知白乐邪何时才会出现,干瞪眼也没用。

不时有船靠近,有客想转乘白锦姝的花船,大多被白锦姝回绝,只有二位利国王族上了船。二少女上了船后,开始眼光多在凤鸣身上,可惜王子不理人,便转了美眸,与白锦姝言笑起来。

“你看,那是轩辕家的船!”一女的声音将众人目光都引了去。只见一艘庞大木船被布置得典雅悦目,透过敞开的精致窗阁,几人坐谈甚欢。

傀其多也知轩辕中邈不日将娶白锦烟,便顺口问:“哪个是中邈公子?”

白锦姝答:“那个唯一不着云裳的便是轩辕中邈!”

小一等人望去,在一片白色飘然中,一人身着浅黄丝衣,正眉和目顺地说话。

“轩辕中邈能娶云烟郡主应该有过人之处吧?”傀其多又问了小一想问的话。

一王族女孩腼腆道:“中邈公子才情出众,是利都最和气的贵族公子了。”

白锦姝笑道:“不见得吧!我看他的和气都是装的,骨子里是傲气的。”

小一略觉惊讶,白锦姝的话跟她想的一样。时逢盛会,贵族子弟一般都着精美云裳,而轩辕中邈却舍云裳而就便服,这不是清高又是什么?

只听白锦姝又道:“傲气就傲气呗,还要装出一副平易近人,臭文人的毛病!不如我们的凤鸣殿下,不喜欢都写脸上。”

“你这是褒我还是贬我?”凤鸣搭腔了。

“你说呢?”

小一对白锦姝顿生好感。

轩辕中邈显然发现了白锦姝船上的一干人,他的船靠上前来,船子扬声说话,却不求搭乘,而是邀请凤鸣等人上船。

白锦姝问:“你去吗?”

凤鸣起身甩袖道:“哪里轮到问我的意见?自然是去了!”走过小一身旁还狠狠盯了眼。

小一心下好笑,这会他自作聪明了,她可没想上轩辕中邈的船。

白锦姝吩咐船子将她的船缀在轩辕氏族的船后,便带一干人上船。二批人分别招呼后,小一才知为何轩辕中邈以将军之子的身份却反请十九公主芳驾,原来他的船上有一位年轻的小王爷,白锦琴。

按照白锦琴的排行,他是白锦姝的兄长。二人同父异母,平日里关系也很普通,若非白锦烟船上的凤鸣,二船便各走各路了。

“见过凤鸣殿下。”轩辕中邈温和地道。

凤鸣随意点头,径自找了座位端坐。小一等人自然知道此时扮演什么角色,一个个在他身后站好。

对凤鸣的态度白锦琴虽然不满,但也无可奈何。他们几人都是文人,如何与凤鸣相比。亨国王子初羽便火烧房舍,幻出火凤,在势力说话的利国,即便白锦琴身为王爷都比不上一个上位勇士。

轩辕中邈嘱人送来茶水,放于桌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公子乐邪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