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35章: 公子乐邪5

《爱上玄武》

第235章 公子乐邪5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5

小一在船上听轩辕中邈等人说话,虽然凤鸣言语不多,但也没冷场。轩辕中邈无疑是个聪明人,一直和声细语说些亨利二国的风俗人情,并且十分自谦。二位王族少女与他相熟,也不生分,众多年轻人一起说话,时光过得飞快。总有船只向他们靠拢,又无奈地尾随其后。但看轩辕氏族船上利都二位公子均在,一般人便难以上船。

柳树拂岸,绿波荡漾,莲色旖旎,白锦姝颇感几分骄意,与二公子一游,又可充几次谈资,若再加上白乐邪就算完满了。

正合她的心意,一阵悠扬的箫声从水面上飘了过来。

“你们听,那是乐邪公子的箫声!”一王族少女抚掌道。

众人都侧耳倾听,曼妙的乐声时长时短,抑扬顿挫,引商刻羽,显见吹箫者造诣非凡。围上来的船更多了,逐渐堵了泅水。所有人都知道,此次莲会最精彩的一刻到了,利都三公子将会首。

轩辕中邈作为主人走到了船头,时下风和日丽景色怡人,而他神采飞扬,确有几分轩辕将军的大度。船内一干人大多也起身,翘首相盼。一条狭窄的水道被众船让了出来,也不知看花还是看人,到处眼光乱飞。

“还真有美女啊!”傀其多眼尖,看到一艘花舫前亭亭玉立着一双美人。

白锦琴解释道:“那是卢府的姑娘。名为……”

傀其多的耳朵省略了他的后话,他实际跟那群无聊的女人一样,是来看公子的。无论先前附近花舫上升歌妙舞,也只过他一眼。

所有人都似不忍心打断美妙的箫声,纷纷轻语议论。但那箫声以灵力驱扬,根本不会被嘈杂声淹没,不知什么曲,箫音绵绵不绝。

众人等了半响,就不见乐邪公子的身影,倒是乐声开始飖去。

“他是不会来了!”轩辕中邈在船头白站半天后回舫。

凤鸣冷冷道:“好大的架子!”

轩辕中邈一笑:“其实也算来过了,只是人太多了。”

白锦姝遗憾道:“不来就不来了,反正我们今儿也算热闹。”

“正是。”轩辕中邈温和道,“既见殿下,何来遗憾?”

凤鸣不吃好话,没有搭腔。

船慢慢前行,分开水流,一直到咸池入口。一路尾随的船只越来越少,过了咸池就只有王族和显贵才能进入。

咸池的白莲铺开了一大片水域,绿叶田田,莲姿婀娜,最美是那含苞欲放,水珠形花苞随风轻曳,似开还羞。小一与小改坐到船口,手掬一捧咸江水,撒向那花,自花瓣滚落,四溅为珠落入托叶上,颗颗晶莹。不久凤鸣也跟了出来,他一出来,所有人都出来了。

只见凤鸣手一伸,摘下离得近的一枝莲来。白锦姝兄妹不禁一愣,敢动咸池之莲,利都也就他了。凤鸣将莲递给小一:“拿去,看你耍得累得慌!”

小一眨下眼,轩辕中邈笑道:“这位小姑娘看来很得殿下欢心。殿下现在就知折花赠佳人,来日必是情种。”

不想凤鸣见小一不接,顺手一丢,将莲花砸到了轩辕中邈怀里。

“留你做情种吧!”

“中邈公子大婚在即,情种可难做了!”白锦姝跟着笑,只是这会她的笑多少带了点酸意,而那二位王族少女更是斜眼小一。

小改机灵地挡了众人的视线,横插在凤鸣与小一之间,偷偷对小一使个眼色。小一只笑不语,转身望水。傀其多忽然飞身出船,一个回旋后,手摘数茎莲来,也往轩辕中邈身上丢去:“一人一朵,这才叫赏莲!”

他这一手直看得众人目瞪口呆,而倒霉的轩辕中邈再笑不出来,他一个宿将之子,竟满怀咸池白莲,若被娄庥看见少不得一顿打骂。

“不错!”凤鸣打断了众多的震撼,“这才是赏莲!多多,你不愧名为多多!单一枝花没意思,要摘就摘个干净!”

几个白氏王族顿时白了脸,幸而小改道:“殿下怎的要那么多花?我看这些够多了!”

“怎的?不可以吗?”傀其多也学得快。随着他的话语,二位王族少女躲后几步,她们已视傀其多为危险人物。

总算凤鸣并无心于莲,他瞥了眼白锦姝,竟道了句:“看来叫你为难了,算了。”

白锦姝一喜。轩辕中邈借机到舱里将花放下。

远处,王宫方向驶来一叶扁舟。离得近了,才见二位少年并肩立于船口。

“多多!”小改不禁喊。

“我看到了!”傀其多嘴上蛮不在乎,眼睛却牢牢盯着。

二位少年一白衣一绿裳,虽不英俊却令人过目不忘。脸稍方的是萧也,消瘦些的则是挪严迁。二人同时也看清了船上众人,挪严迁勉强挤出笑容,萧也已向众人行礼。

约莫十丈距离后,萧也朗声道:“乐邪公子委我二人来送一物。”

挪严迁双手持一管碧绿长箫道:“且向诸位转达:碧水流长,噬我箫音。舟中小友,临水无涯。”

随着话音没落,挪严迁翩然起身,萧也跟着送他一掌,绿裳一荡,轻盈飞起,掠过水面。挪严迁落到船尖,俯身将长箫递于小一。小一不得不接过这烫手长箫,她可以对凤鸣眨眼示意,但对挪严迁这一根筋的人即便把眼挤出眼框,他都不会会意。

凤鸣冷哼一声,却见傀其多夸张地抱住了挪严迁:“小挪,别来无恙?多多可想念得紧了!你们想多多没有?”

挪严迁按着声道:“死德行,哪个想你?”

众人这才明了,这少年与凤鸣的随侍相识。既然白乐邪手下与凤鸣手下认识,那么长箫赠友赠的便是凤鸣了。只有小一等四人心内清楚,白乐邪根本没见过凤鸣,至少公开场合从未见过。

挪严迁一个巧劲挣脱傀其多,对他身后的小改一点头,“我去也。”

绿裳再次悠悠飞起,萧也的小舟缩短了与大船的距离,挪严迁轻松回舟,与萧也二人再次对小一等人作揖。

小舟往回,傀其多叹道:“这二个家伙长进不少!”言下感叹,白乐邪竟能令萧也和挪严迁在短短半年里,修为得以长足进步。

“多多兄弟似与那二少年旧识?”轩辕中邈好奇地问。

傀其多只应了声,任他再问也没下文。

小一既接了白乐邪的箫,索性不再拘泥,笑道:“殿下那我先收着了。”

凤鸣哼一声,众目睽睽之下他不与她计较,回去再审不迟。

拒绝了轩辕中邈的晚宴盛请,凤鸣回了白锦姝的花舫。众人沿路而返,又遭遇一番尾随者,路过北门却撞见一件惨事,一个衣裳褴褛的妇人投河自尽。

白锦姝尖叫一声,二位王族少女也面色惨白。

“怎的咋呼?”凤鸣沉着道,“多多,把人捞上来!”

傀其多一肚子不满,凤鸣凭什么指使他?却还是依言,窜入水底,救起妇人。他行动迅速,人救起后,还有呼吸。小改不用小一说,蹲妇人身旁,几下压腹,妇人便吐出水来,幽幽醒转。听她泣语,丈夫痨死,孩子被卖,生活穷困而走投无路。

白锦姝哀叹一声,取数枚银元于她,妇人磕头拜谢后离去,只是神情依然凄楚,难保等众人走远再行短见。

被妇人扫了兴,白锦姝一顿夜宴吃得索然无味。她从不带凤鸣往北门,不想今日还是遇见了北门穷人。

凤鸣与三人回栖凤宫,他一入内殿就夺了小一手上长箫:“这是何物?”

傀其多和小改自然不帮小一,二人各自寻了座,旁看好戏。三人想法一致,什么风吹跑了小一,邪风是也!

小一却道:“这是白乐邪送你之箫。”一句临水无涯道的是不见之意,白乐邪已明了她的心意。他身份特殊,邪魔中人难被正道所容,她为他疗伤其实很勉强,分明知道他是个祸端,亦难保证日后兵戎相见,可她还是治了。与其说白乐邪拼着短寿强性修炼血噬术打动了她的恻隐之心,不如说她想看到逆天的下场。

虽信天,但天命不公,既然不公就抛弃信念。白乐邪是这么认定且这么做了。

“胡扯,我又不认识他。”凤鸣道。

小一笑道:“但是殿下你确实需要一管箫哟,我以前在亨国野史上看到,殿下的父亲亨国主就有一管箫。”

凤鸣将信将疑,朱袈确实有管箫。

小一双手将箫奉上,凤鸣拿在手上碧绿盈盈,倒甚般配他。问及萧也二人,小一这才补说前事。凤鸣听完后点头道:“那白乐邪倒是个人物!”

……本章完结,下一章“ 谁家娇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