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36章: 谁家娇柔

《爱上玄武》

第236章 谁家娇柔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七章谁家娇柔

夏季是贞国一年中最温暖的季节,然而贞国南境镜湖水域却是个异数。众所周知冥树越茂密的地方越阴寒,而被冥树林围绕的镜湖更是绝寒。几百年来一直如此,然而今年夏季牛金龙却觉察到镜湖变暖了,甚至镜湖外延有几棵冥树无缘无故的死寂。这令他担忧镜湖重蹈玄武湖的覆辙。

牛金龙将湖水的变化归咎于自己。他生活于玄武湖畔二年,借助玄武湖的神力抵挡元军,可每借助一次玄武湖的力量便减弱一分,他怕长久以往玄武湖枯竭,这才来到镜湖,却怎么也没料到,镜湖也一样因他的存在而缓慢变化。这变化的唯一好处是,几位修为浅薄的蕴蓝人也能厚装居于镜湖。

玄苦不在的镜湖如一潭死水,牛金龙时常坐在当日蓝蕙心聆听玄苦解惑的水岸旁冥思苦想。这些日他一直都在想,除了二湖水域,难道他就只能前往亨国,应了无心的谶语,死于亨吗?

忽然牛金龙感到二股灵力正迅速向他而来,以牛金龙的修为自能感知来者何人,他没有起身依旧坐在水畔。

倒是他边上一位蕴蓝人道:“将军,君大人又来了!”

“来就来吧!”

随着牛金龙的话音,君爱脆声道:“还有我!”

牛金龙看到湖水倒影出一张娇嫩的小脸,心下一惊,他听她灵声清澈知她修为非凡,可看她年纪却那么幼小,想不到君虚龙身边竟有一个同小一一样少年天才的女孩。

君虚龙见君爱往前扑去,连忙抓她回来。

君爱嘟嘴道:“我不是要牛将军抱,我是想看这个湖!”

“让爹爹抱你看吧,这水轻易碰不得。”君虚龙柔声道,手上却抓得紧,只怕他一松手,君爱就闯祸去了。

牛金龙问:“你什么时候成的婚,还生了个女娃?”

君虚龙略觉感伤,还未开口,君爱就抢先说了:“我不是爹爹生出来的,我是蛋里生出来的。你见过母鸡生蛋不?我就从蛋里出来的!”

“小爱!”

君爱又格格笑着比画:“圆的,滑滑的蛋!我出来后,蛋壳就碎了,软皮一样的,好生有趣!”

君虚龙连忙道:“牛将军,小女顽劣,莫听她的。世人哪有从蛋里生出来的?她是我拣来的。”他听君爱这段“蛋生”话不下百遍,从来不信。

牛金龙却转过头来,与君爱对视:“你多大了?”

“这我得想想……”女孩扳手指,君虚龙替她答了,“八岁不到。”

牛金龙心下一怔,她竟和小一一般岁数。

“是啊,爹说我多大就多大!”君爱停了手,笑嘻嘻搂住君虚龙头颈。

牛金龙不愿见他二人父女亲爱,又转头望水面。

“君大人,你请回吧!”

君虚龙苦笑道:“你就真的如此记恨于我?每次只说几句就赶我回去?”

牛金龙道:“你我之间早失了当年情分。从蕴蓝亡国那日起,你即是你,我便是我。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

君虚龙温和道:“不,你我都是贞人,同为上位宿将。而今玄君不在,蕴蓝已亡,你我正该合力重兴贞国。我不忍见你带着蕴蓝人苦守边境,你们为何不到贞国?为着你好也为着蕴蓝人好,你都不该拒绝我。”

“这些你说过多次,我听来听去耳朵都生茧。”

君爱好奇地盯着二人,她父亲的话她似懂非懂,倒是那个大个头叔叔不再言语,由她父亲说去了。

最终君虚龙无奈地问:“牛将军,你要我如何才愿原谅我?才愿回贞国?”

牛金龙想起往日种种,不由沉声道:“牛宿叛国,死效蕴蓝。你要我回贞国,除非蓝琬复生!”

三人身后,几个蕴蓝人听得气血翻涌,其中一个道:“君大人,我们国主死了这么多年你才生好意,这好意未免来得太迟了!”

君虚龙动容道:“玄君百年置之不理贞国,而我伤逝爱人当时无法自控,若换了你们是我,眼睁睁看着生平唯一所爱,在自己面前决绝惨死,你们能不怨恨吗?人死不能复生,但死有不同,蓝琬力战元国三将而殁,算得上英勇壮烈,可朱金铃呢?我永不会忘记,是谁令她含恨而死!可笑贞国的神君却不是贞国神君,而是你们蕴蓝一族的神君!”

君虚龙平日温和,但一提及金铃子,他就变了个人似的。他不给几人插嘴的余地,一个劲地往下说:“不错,你们蕴蓝是我贞国的王族。可放眼四国,有哪个王族不在自己的领土,自己的国家?我贞国王族富甲天下,可悲的是贞国却是天下第一穷国。我不怪你们,这都是玄苦的错,他只顾着护着你们,全然不顾挣扎于贫困死亡的贞人。当日金铃子来寻祥源,却在贞国连一匹马都买不到!但是蕴蓝呢,一小片蓝石就可抵利国的一枚金玉!”

“爹爹……”君爱摇了摇他,他却掩面道,“初见她于一片血泊,驴子死了,最后见她还是于一片血泊,你们叫我如何不痛恨他?你们叫我如何援手?我不是你们神君那样无情无爱的圣人,我只是个凡人。”

牛金龙垂首,几个蕴蓝人一时无语。只听他深吸一口气,缓缓道:“现在人都死了,事情都过去了,无法挽回。你们应该回贞国了,蕴蓝应该归贞了。”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一声响亮的“不!”

君虚龙抱着君爱转过身去,看见了水无痕和阿牛,而说“不”字的正是水无痕。

“水大人!”蕴蓝人欣喜地喊。

君虚龙激动之下竟没察觉二人到来,而君爱本打算提醒他的,却被他的伤感震住了。

水无痕一身锦绣棉衣,微笑走来,“君虚龙君大人是吧?你错了。”

君爱一见水无痕便异常兴奋:“抱!”小手伸了出来。

“哟,还有个可爱的小家伙!”水无痕对君爱一笑,女孩的眼顿时亮若明星。

“水氏族长?”君虚龙一眼就认出,眼前的人正是多个月前倒在马尸下的男子。看清了水无痕的面容后,他也感到了君爱所说的特别。水无痕身上无一不具备蕴蓝人的特点,身形修长,容貌俊秀,风雅洒脱,可谓是一个典型的蕴蓝人。四国中人,利人也多俊美,很容易与蕴蓝人混淆,但水无痕给人的感受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蕴蓝人。

水无痕对几人点头后道:“君大人,我们的国主还未答应前往你贞国,我们自然不能应你之请。”

君虚龙立时惊呆了,不仅他震惊,几个蕴蓝人也大吃一惊。

只听水无痕笑道:“蕴蓝王族还有二人,而蕴蓝神医蓝伯九若在此,我想他决不会答应你。”

几个蕴蓝惊喜交加。“水大人,你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阿牛沉声道。

“要是蓝老头听见你这番话,不把你骂个狗血淋头才怪!”水无痕笑过之后,冷冷道,“君大人,好好盯着你买的粮食,陶家最近可不太平。”

君虚龙变色,也不问他如何得来的消息,抱拳道:“谢过水大人。”

君爱向水无痕伸出的小手一直没有收回,这时候又道:“叔叔抱!”

水无痕早看出这小女孩不普通,他裹得严实尚且还觉寒意,而君爱只一件夏装却浑若无事。

“你叫什么名字?”水无痕向她走去。

“君爱!”女孩甜甜一声。

水无痕从君虚龙手里抱过她来,微笑道:“君爱,真是个好名字!只是不知君爱何爱?”

君爱搂住水无痕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一口,脆声道:“问君何爱?君爱天下。”

一群大人皆被小女孩的话震住。君虚龙也变色:“小爱,谁教你说的这话?”

却见君爱一手指着水无痕道:“叔叔问小爱,小爱就答咯。爹爹没问小爱,小爱就不说哟。”

牛金龙起身,凝望君爱道:“小爱,告诉牛叔叔,你没遇上你爹前,遇见过谁?”

君爱皱起眉头,似在苦思。水无痕震惊地望着她,他随口一问,竟问到了蹊跷。

牛金龙转而问君虚龙:“莫非君爱的名字是她自己取的?”

君虚龙慎重道:“我遇上她,在三年前的祥源。”

当日牛金龙父子离了贞国,杀过蕴蓝,在亨国边境的玄武湖畔邂逅小一,君虚龙则在祥源遇见了君爱。君虚龙不胜感慨牛氏父子的命运,他本想找婷室韵问个明白,但寻遍鲲鹏不见卜师踪迹,君虚龙便顺道去了祥源。被戚女侯火烧的祥源成了一片恐怖的戈壁,遍地的沙砾和光秃的岩石间只有毒物,无数的毒蛇和毒虫彻底将贞国圣地与世隔绝。君虚龙一路杀了不少毒物才来到祥源中心,可越接近中心,他便越感到奇异,一股同脉相连的灵力正在召唤他,强大的水属灵力竟出现在荒凉的祥源中央。

……本章完结,下一章“ 谁家娇柔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