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39章: 谁家娇柔4

《爱上玄武》

第239章 谁家娇柔4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4

只有在乎才会难堪,若不在乎,水无痕奚落契鲜几句也就解气了。

“无痕……”契鲜心里何尝不明白。只是他并非蕴蓝人,没有理由与蕴蓝共存亡,他是个商人,熙攘只为利往。

当下契鲜苦涩道:“你还在怨我,若你换了是我,手底下有一群子人要养,除了挣钱做生意没本事,你要我如何留在险地?”

小改的眼顿时一亮。

水无痕哼了声,他最气的不是契鲜逃跑,而是不告而别。前一天还笑脸迎人,后一天就卷了细软来个人去馆空,一点预兆都没有,弄得他与蓝琬手足无措。要知契鲜的广怿馆红极一时,几乎象征蕴蓝都城的繁华富饶。

契鲜又委婉地说了他的难处,小一见水无痕面色愈加难看,便将他请出了厢房。在房外,小一对他道:“我爹正在气头上,你说越多他越反感,不如掌柜的择日再寻机会与他一述。”

契鲜无奈点头,拉住小一的手:“你是无痕的女儿?”

“是啊,广怿馆主!”

契鲜感叹道:“休提旧名了,水小姐,转眼你都这么大了……”他突然褪下腕上珠串,戴在了小一手上,“初次见面,也没什么好送的,这串珠链随我多年,虽不算价值连城,也是少见的饰品。”

小一也没客套,对他一笑道:“多谢掌柜,你且在盛天酒家等待时日,我爹必会再往利都。我先回去了。”

这边契鲜吩咐送厢房的酒菜,那边一群人却盯着小一手上的珠串。十八颗精美金珠连串,每颗珠面上镂刻着异形文字。经历过金石一事的众人盯看珠串的目光都很谨慎,唯有未叔道:“这是他送你之物?看来这掌柜的对你父女很不一般。”

凤鸣道:“拿来我看看。”他取来珠串,仔细端详那上面奇形怪状的文字,“好象是上古文字。”

珠串归还小一,她也不说破,只笑吟吟道:“你们别疑心了,这珠链不是金石所制。”

“市侩之别的人的铜臭之物,留它做啥?”水无痕夺过珠串,丢到地上。

小一拾起后再次递给凤鸣:“殿下……”

她还没说完凤鸣就接了过去:“我描绘下来这上头的字样,书信于长姐。”

未叔略觉奇怪:“莫非殿下觉出了什么?”

小一微笑:“利都盛天酒家和蕴蓝广怿馆。未叔不觉得奇异吗?这二个地方无不是繁华都城的名气之地。一个普通的商人怎的营建?”

酒保送来酒菜,水无痕打破众人的思索:“来来,喝酒吃菜,想那混帐东西做啥?”

席间闲语,略过不提。

###

君虚龙与君爱在真武里一直待到次日黎明。真武的一身灵力当年早赠了君虚龙,但他几百年的灵术修为却不是二十五、六的君虚龙能比拟。他细细指导了君爱如何控制灵力,君爱很多事上糊涂,但于武学却是一点就通。

“好了,你们去吧!君虚龙,记得我的话!还有,没有必要再不准来此地!”临别前真武严肃叮嘱。

“为什么啊?老爷爷?”君爱迷惘地问。

真武却转身不语。君虚龙恭敬行礼后,抱着君爱顺来路而返。二人一出玄冥,无数冰凌齐落,竟将入口封死。鲲鹏冰原随着冰凌落下,发出一阵轻颤。

“爹爹,老爷爷还在里面!”君爱急道。

君虚龙长叹一声,见此情景他已明了,真武再不会见任何人。

“老爷爷会死在里面!”君爱哭喊。

君虚龙神色凄楚,玄苦已逝,真武衰弱,还有多少年可活?

君爱挣扎出君虚龙的怀抱,扑向冰凌,一掌横打过去,充满强大水灵的一掌却没有击碎冰凌,反倒使冰凌柱变得更粗大。君爱打了几掌后,转身问:

“为什么啊?为什么越打越多?为什么就不给我进去?”

君虚龙低低道:“真武的灵术,可借你灵力反增冰柱,小爱,就让爷爷静静地待在里面吧!”作为玄苦之后当世水属灵术的最高造诣者,真武可借贞国所有灵术修为者释放的力量收为己用,即便是执明。

君爱闻言,突然周身爆出深蓝色灵光,君虚龙大惊,“小爱!住手!”

“就让爷爷的冰墙更牢固更厚实吧!”君爱双手大开,握拳后,娇喝一声:“天节!”

君虚龙赶紧从后抱起她,不想一点都不影响她释放天节。他脚下的冰原低沉轰鸣,深蓝光芒铺天盖地覆盖周遭一切。君虚龙第一次真正感到君爱的力量,他无法探知她的三江五海更不谈控制她。他的强大灵力只能穿越她的身躯,却寻不到任何停滞,甚至他的灵力似乎也被她引入了天节。

难道这就是神兽的力量,禁忌术都无所畏惧?

蓝光冲天,凝固了君虚龙的视线,也凝固了冰原。蓝光过后,鲲鹏没有崩塌,只比先前更加雄伟。玄冥再无入口,眼前只有层层叠叠的冰壁和俨然一体的森严冰山。

君爱身子一软,腻在君虚龙手里。风声轻柔带走她的声音:“小爱要睡觉了……”

抱着入睡的君爱,君虚龙望玄冥,再无人能打搅真武了吧?

###

二年后。四国局势几无变化,但细微的改变却一直在发生。

利国都城咸池,白乐邪府。已被冠之利国第一公子的白乐邪,容貌越发惊人,甚至连萧也、挪严迁二人都不敢正视他。

他卧于花间黄梨行椅上,银色长发精致地盘在脑后,一身简洁的藕色夏服更衬他肤色胜玉。臭球依偎在他脚下,仿佛抱着他赤luo的脚丫就能祛除暑意。

菊女一边为他打扇,一边轻语。

自无心病归元都,元军退兵百里,经过战火洗礼的利国东北边境小国,锐涯面目全非。从利都惨然而返的锐涯国主夏飞岑绝了求助利国主的念头,一心投在了加固院墙、明耻教战上。在他的苦心经营下,最近一段时日,回归故土的锐涯人越来越多,甚至还有不少蕴蓝人同仇敌忾也来到了锐涯。

说来这些蕴蓝人很奇怪,他们非常有钱却很节省。他们有钱买办租借锐涯的宅院,吃穿用度却与利都的下等役民一般。

同样奇怪的是前几年嚣张狂妄滥用武力的元国,无心因开天谶的病弱,也该早好了,却一直不闻他的动静。这二年元军竟难得安静地驻留蕴蓝国土。

白乐邪听到半途,淡淡一问:“元宫应该很热闹吧?”

菊女点头称是。

元国王妃朱银铃生有一双龙凤,但这对双生子中的女孩却在前不久死了。死因未明。

“朱雀双生只活下一个,这就是命啊,以前如此,现在也如此。”白乐邪一脚撩拨了下臭球,白虎既醒便甩了甩脑袋,毛茸茸的虎头恰好痒到脚底。

“呵呵……”白乐邪一笑,满院的夏花顿失了颜色。丹凤斜长如霞光映天妖娆到极至,修眉入鬓似远山青黛引人入境却无返时,而唇边浅浅的一抹弧度,惑人心志。

菊女不敢凝视。

同一时刻,落蝶城张府内,得到音讯的蓝伯九与水无痕这才了悟,原来宪章想请水无痕去救的正是元国公主,朱银铃的女儿。蓝伯九不以为然,水无痕却略觉惆怅,元人他固然不想搭理,但朱银铃的女儿却不同。朱金铃惨死的一幕他也亲眼目睹,想不到事隔多年,亨国双生一死一孤的命运延续到朱银铃的儿女身上。

宽敞明亮的院落里,长了几分的小一正在舞剑。水无痕目光转到她身上,惆怅顿消。

白衣胜雪的女孩,容貌长开了几分,轻盈的身形已能看出蕴蓝人特有的风姿。没有丝毫风声的空灵剑舞,小一的笑容清澈如水,当她收剑后,水无痕这才看见她的右肩上停着一只指头大小的白色粉蝶。小蝴蝶竟能在她行云流水的剑舞中安然停驻,可见她的灵力修为和剑术上的造诣已达到匪夷所思的境界。

“落蝶……”小一一指拨开蝴蝶,“落蝶之后,就该远飞了。”

小蝴蝶粉翅扑拉一下,往院墙外飞去。

——卷五终

……本章完结,下一章“ 谁将旗鼓”↓↓↓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