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53章: 情殇蕴蓝2

《爱上玄武》

第253章 情殇蕴蓝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

然而金铃子却立刻拒绝了,她诡异地笑道:“不,我就是等你来,好死在你面前。”她自血咒复发,无论身体状况还是心境都异常紊乱,说白了,就是走一步算一步,想到什么做什么。其实金铃子本没有打算立刻就死在此地,但见到阿苦,她就这么想了。反正迟早要死,不如死在阿苦眼前。还清他一身的灵血,再不欠他任何,与他再无半点瓜葛。

在君龙与蓝琬异口同声高喊“不要”的同时,阿苦沉声道:“你为白夜祈福,可见你还是有愿望的。朱金铃,生命珍贵,你并非孤苦无靠,你有亲人、朋友,若你狠心离去,他们会伤透心。”阿苦的声音低沉,丝毫没有被二人呼喊压住。

金铃子狂笑一声,破空再次艳丽,划出一道红色弧光,随着红光跳耀在她的手臂,胸腹,血肉立时横飞,打在白夜身上,白夜昏了过去,溅落君龙眼前,君龙喷出一口逆血。

“天呐……”蓝琬也心生阿苦的预感。若朱金铃死于蕴蓝北门,死于玄苦面前,埋下的是朱雀王族的怨恨,而朱金铃已然这么做了。

“朱金铃!”阿苦垂目,只听见君龙痛哭声,只听见风中鲜血流淌的声音,只听见无语的挽歌飘荡在蕴蓝北门。强者如斯,也无法改变金铃子的决定。甚至阿苦心头隐约觉出,正是他的强,导致了今日的结局。回顾往日与金铃子相处,他无时不刻的“强”,他从来没对她说过半句“弱”。也许,他的武力能折服天下,也许,他的性情能影响四国,但有一样,他从来没做到。

白首之伤,青裳决绝,红颜血泪……他此生没有佳期,却偏偏纠缠无数幽恨。

“小三!小三……”

金铃子的表情样貌已与平日不同,清丽不再只剩狰狞。她仿佛邪魔附体,整个人可怖又可怜。蓝琬已经不认识这样的金铃子了,他揪着心只怕他一时冲动,也会变成如此模样。北门笼罩在金铃子阴森乖戾又强大的灵场里,紫红的血越来越黯淡,凝固的血粘稠如糊。

“我……我要你……”金铃子硬生生撕裂自己的皮肉筋骨,片片红衣碎片如秋叶般带血坠落,“生生世世……都记得……我……欠我的……怎的……都……还不了!”

阿苦抬起头,沉重地道:“是的,我会永生记住。”蓝琬震惊地望着二人,他终于明了他妻子的感受。与其说四国将因朱金铃改变,倒不如说,改变四国的人是玄苦。这不啻于一个巨大的讽刺,心心念念维护四国平安的神君,却亲手拨动了四国的乱世之弦。

确如他所言,这是他的罪。他大爱天下,无爱一己,可爱慕他的女子却没有一个不为他所伤,有的至死不渝,有的死不甘心,更有无数无名无姓者,沉默的暗慕沉默的消亡。四国第一神君,能跟随他一段旅程,能伴随他一时出现的女子,天下有几位?蕴蓝蓝蕙心,元青牙,亨朱金铃,无一不是贵族公主。可那些没有贵族身份的民间女子,连流言蜚语都不会出现她们的名姓。

玄苦之罪,小爱之失。若连身边的人都不能爱及,何来大爱?金铃子以命,以世间最决绝的方式痛斥了他的罪过。

你可以不爱自己,你可以去爱天下,但你不该忘了,你身在世俗,始终是个凡人。只要是俗人,都有欲望都有牵挂。灯台不自照,是非阴阳错。这是你的罪,罪过!

金铃子望了眼他,身子一晃,从高空坠落。红光骤然消散。身子骤然变轻,心头突然开阔。金铃子最后想:这样他便永远记住了她,这样他便再无法对她说“姑娘,我会尽力弥补你的!”她迷离中仿佛看见初见的一幕,背靠大树黑衣长发的玄苦,掩在树阴夜色之中的脸清晰起来,他的脸上带一点惊愕,又带一点伤感,但更多的却是毅然。是啊,他决定了,那一刻他就决定了。

金铃子微微一笑,闭上了双目。

君龙伸手欲接住她残破的身躯,伸手却没接住。金铃子的身躯触及他的手,就碎了。穿过他的双手,金铃子重重地跌在血泊中,散成一片残骸,只剩头颅完整。原来,她先前的自残,早击碎了自己。君龙跪在她的残骸前,身子剧烈地抽搐。他摸索着抱住金铃子的头颅,贴着她的脸道,“你放心去吧!我也永远记得,是谁害你这样……”

“是你害死了她……”君龙低低道。

“是你害死了她!”君龙咆哮一声,北门轰然作响,城墙摇动,尘嚣弥漫,抖震了几下,北门坍塌了一半。前有金铃子凝聚元神,后有众人各展身手,到了此刻,城墙再也承受不住。

阿苦默然,他此刻心若沉石,沉重到即便白夜清醒,也决不会想到,此时的他已感到了死亡。神兽小灵的辞世,朱雀王族的惨死,血洗的蕴蓝北门,甚至白夜背负的乱世谶语,加在一起就是一个他辛苦五百年却仍然逃不过覆灭的命数。

君龙怒吼了几声,忽然带着金铃子的头颅往北急去。蓝琬看得分明,他没跑多远,就一个踉跄险些跌倒。以君龙的身手,出现此情乃他心神大恸。

蓝琬能体会那种天崩地裂的感受,他无声抱起白夜,若白夜遭遇不幸,他也一样会神志大乱。只听阿苦沉重道:“蓝琬……”

蓝琬没有答他,他不知该如何说话,更不知该说什么。他只知道,即便来日发生大变,他也不会怨恨金铃子。

“无论以后发生什么……”阿苦伫立北门废墟,过了许久才道,“请不要戴上蕴蓝结!”

蓝琬神情大变。

“为什么?”

“也许你会死,我也会死,但蕴蓝不可亡。”阿苦低低仿佛叹语,“翠绿新红俱幻尘嚣,薄祚寒门,惟有隔世相望。你早就知会有这么一日。”

蓝琬如被定身,绝美的面容惨无人色。这句“翠绿新红俱幻尘嚣,薄祚寒门隔世相望”,正是当日婷室韵在北门所开谶语。

“又将回到起点。”阿苦转身离去,细雨复落。雨丝落到蓝琬身前,却化了无形。雨越下越大,转眼间成了倾盆暴雨,斗大的雨点没有半颗打到蕴蓝国主与王妃身上。只是雨再大也冲刷不去金铃子留下的血腥,雨再大也掩盖不去蕴蓝国主心中的声音。

非如此不可吗?非如此不可吗?非如此不可吗……

——————

(这一节不知道能不能弄成免费的,这一章不想再弄下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蕴蓝之行:为君痴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