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54章: 蕴蓝之行:为君痴狂

《爱上玄武》

第254章 蕴蓝之行:为君痴狂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五章蕴蓝之行:为君痴狂

蕴蓝北门,蓝十一看了一会。关于朱金铃之死,详细的情况蓝琬告之了天下,也告之了朱袈。所有人都明白,她死于自杀,所以人也都明白,她的死与玄苦脱不开干系。所以玄苦也死了,甚至神君在当日朱金铃自残的时候就已感到,他将随朱金铃而去。他的不死之身,他接近于永恒的生命,死在了朱金铃的怨恨中。

“这有什么好看?”壁水小声嘀咕,“看来看去就是个破城门。”

云凫斜他一眼。不是蕴蓝人如何能体会,蕴蓝北门,正是四国战事开始的地方,从蓝琬力战青乙颐那时,四国战事就已拉开了序幕。

壁水除了蓝十一,谁都不放在眼底,当即也斜回云凫一眼。他的蓝十一扮相极具效果,云凫不禁心下反感,不知蓝十一从哪里找来的怪人。

蓝十一知不能久留北门,自他们一入都城,元国的探子便一路缀在了车后。马车折返遂天街,沿路走走停停。蕴蓝都城新颜换旧貌,虽没有当年的精致华美,却也繁荣昌盛,虽没有文雅秀丽的蕴蓝人,过往的路人倒也衣装整齐颇有神采。

“前一阵我也来过,但没有今日的好,想来现在这位元国小王爷手下人才济济,比起无心的强压手段,他的怀柔策略更得人心。若早年也这样,也许我们蕴蓝人会考虑重回故地。”云凫对蓝十一道。

蓝十一点点头,最初元攻占蕴蓝后,滞留的蕴蓝人很少,但不是没有,而无心下令死逐后,便一个蕴蓝人都没有了。等无心一番规划,重开蕴蓝门户后,却是一个蕴蓝人也不回来了。

车驾路过青城行宫后,云凫叹了声:“不知傀兄弟身在何处?”

蓝十一沉吟片刻,终没有搭腔。傀其多最后失踪于棠滔,此刻必陷落青城。若他落入青庚桓之手,怕是极难搭救。与其说锐涯战役上青庚桓天马行空了一手,不如说他恰如其分的运用了上兵伐谋。不费一兵一卒,青庚桓窃取了锐涯。

同一时刻,正在被蓝十一念叨的元国最尊贵的小王爷一身华丽的青裳,推开了傀其多的房门。

“咦?怎么换了个小崽子?”傀其多蹲在宽大的太师椅上,斜眼一瞥,“来得正好,陪爷来喝一口。哦,我差点忘了,你年纪也小,还陪不了酒。”

青庚桓面无表情地坐到他对面,看也不看桌上的酒菜。“我是青庚桓。”

傀其多早就猜到几分,他落入青城主人手里,只是不想青庚桓这么快就来见他,并且直接表明他小王爷的身份。

“我有很多种方式跟你磨,但没那必然。”

傀其多盯看青庚桓面庞,说实话,这少年远没先前那位少年漂亮,但却给他无法忽视的压力。

青庚桓轻描淡写地道:“你叫什么名,你是谁,你原先做什么的,我都没有兴趣。”

傀其多眯起眼,这位锐涯战场上胜了蓝十一的少年充满了上位者的气息。

“如果你不想死,默默无声地死在这座宅院里,然后像死狗一样裹在破席里被丢进深山,你只有一个选择,就是成为我的仆从。”

“仆从?”傀其多失笑,“为什么?”

青庚桓起身,“你跟我来。”

傀其多跟在他身后,盯着他纤细的颈脖,矮小的身形,心下暗忖:换了平时,这样的少年他想掐死几次就几次。可惜,此刻他灵力大损。

青庚桓带他进了隔壁的房间,一进门,傀其多就顿住了。该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青庚桓要收他做仆从了。

这间房间和他醒来滞留的房间一模一样,只是二间房相连的墙壁,是一堵巨大光亮的青墙。透过青石巨墙,隔壁的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

也就是说,从傀其多醒来后,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在青庚桓眼底。

“美色你视若无睹,金钱你不放心上,相反,你很谨慎,你懂得随机应变。”青庚桓冷冷道,“人都有弱点,而你却会制造弱点。”

傀其多暗中调息多次,灵力却提不上来。

青庚桓仿佛看穿他一般,嘲笑道:“想杀我的人不少,不过就算你没有受伤,全力之下也未必能要我的性命。不要以为我年纪小,就能占我便宜。”

傀其多倒吸一口冷气:“无论我是谁,无论我的身份吗?”

青庚桓长袖一拂,坐于太师椅上,冷冷道:“跪我称仆!你就有生路。”

傀其多怒极反笑:“原来天下还有比我更自大的人!”

###

“傀其多会有危险吗?”壁水不好意思地问。

云凫道:“他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

“只怕有时聪明反被聪明误。”蓝十一忽然道,“我们回,告诉李全雍,我们走失了一名侍卫张多多。”

“前面为何不说?”壁水问。

蓝十一叹道:“因为这街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如此我确定,他必身不由己。不到这一步,我也不想传银和铁血盟的关系暴露。”以傀其多的身手和机灵,却没有在都城里留下任何暗记,蓝十一不得已,只能做最坏的打算。

###

面对扑上来的傀其多,青庚桓轻而易举将他踩在脚底。“这就是你的决定?我很失望。”

傀其多咬牙切齿道:“若我手中有刀,必把你霹作二半。”

“原来你擅长用刀啊!”

傀其多立刻闭嘴,背上的压力一分分沉重,青庚桓仿佛在自言自语:“东平那样的人,我怎的就收不到呢?”

傀其多当然听过元宫第一侍卫的东平大名,迫声道:“休将愚仆的名与大爷我相提并论!”

青庚桓扑哧一笑,脚上力量更重,傀其多当即听到自己的骨碎声。

“知道吗,我最欣赏的就是你这一点。你很有趣!可惜不能为我所用,不能为我所用,我只好痛下杀手。”笑完之后,青庚桓的声音又变得阴冷,“大爷,在我面前自称爷的除非是死人!”

傀其多眼前一黑,身体承受的苦楚不如野心即将幻灭的苦楚。他恍然想到当年他曾在暗部向一个未及称髫的幼女求婚,想到她曾咬他一口,想到无数相处的日子。有点暗淡,但更多的是快活,而他还盼望着,能更快活些,能更亲密些。

莫名其妙死在这里,傀其多一点都不甘心。可要他虚与委蛇假装称仆,他做不到。过去的日子犹如幻梦,他得到了蕴蓝神医的指点,他的修为突飞猛进,他闯荡利国无往不利。只要这样下去,也许有一天他真能挣脱傀氏世代守卫机关城的禁锢,也许正能将他的名字留在利国史册上。但是,就到这里为止了,他碰上的是元国的青龙王族,最年轻一代的强者。

青庚桓俯视脚下人,这人确实是个人物,以病弱之体能在他脚下硬撑了这么长时间。利国宿将也不过如此吧?想到此,青庚桓杀机毕显。留一个强大的对手在世上,就是对自己残忍。

青庚桓抬起脚,正准备一脚踩下,傀其多却鬼使神差又道了句:“十一……”

青庚桓骤然变色,这脚就再也踩不下去。什么样的纠葛,什么样的缘分,使这人二次濒死都呼唤着同一个名字,而这个名字正是他心中最深的痛。

青庚桓最终拂袖而去,这人他竟杀不得。

###

李全雍再次接待了蓝十一一行。这次云凫婉转地说明了目的。既然青城没有蕴蓝商品,他将从利国的蓝商那提供部分。蕴蓝精致的工艺品和生活用品,在四国独树一帜。李全雍心下有数,传银不是来买而是来卖。这合了实情,利国地广物博,若非特殊的元物,利商并不入眼。

最后云凫“随口”一句,昨日在棠滔走失一名利国侍卫,叫做张多多,请李全雍留心,帮助寻找。

“请问张公子,这名侍卫什么长相,大体特征是什么?”

云凫沉吟道:“个子高大,粗眉大眼,有些痞气。”

蓝十一见壁水蠢蠢欲动,知他想变成傀其多模样,她连忙拉住。

“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但他跟了坊主几年。李掌柜若有消息,还请通知我们。”

李全雍一口应下。“不知三位公子何处落脚?”

云凫笑道:“不敢叨唠掌柜,过几日我们再来。”

三人再次离开木德堂,蓝十一一直拉着壁水,上了车后,才低声道:“适才隔壁有人窥视。”

云凫一怔。

“不能去云雾山了。”蓝十一道,“我们先出城,夜间再潜入。”

壁水眼一亮。

“我们既挑明傀其多是传银的人,他的灵术肯定被禁,但性命无忧。只是若我是青庚桓,今晚就会将傀其多带去元国。”蓝十一沉静地分析,“第一次去木德,木德并没有高手,但第二次却有了,可见青庚桓行动迅速。现今青城是他的一亩二分地,我们任何举动都在他眼皮底下。窥视我们,已不当我们是寻常利商。白日价再逗留青城也不会有任何收获。”

……本章完结,下一章“ 蕴蓝之行:为君痴狂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