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6章: 十字初现

《爱上玄武》

第26章 十字初现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五章 十字初现

蕴蓝北部,邻近镜湖,贞国境内。荒原。

亢无敌面左,氐弥面右,威风凛凛地背手而站。他们当中,青乙颐盘腿而坐,银铃子背部朝上,靠在他腿上已经昏迷多时。清秋院里微锁眉头的小美人转眼就弄成这样,青乙颐多少有点后悔,不该剪除她双翼!但现在后悔也晚了,朱雀断翅,等同剥夺神格,轻者终生残废,重者命丧黄泉。他以灵力暂时封锁住朱雀之脉,但若一旦解开封锁,只怕银铃子恢复知觉后痛不可言,想到此,青乙颐很头疼——他不想再听到那穿心刺魂般的朱雀灵声!

可是,银铃子不能一直被封住血脉,封锁时间过长,也会导致香消玉殒。青乙颐看一眼天色,不能再拖了!他一狠心,将银铃子抱坐在自己身上,双手贴住她背上两道伤口,却见她脑袋往后仰了仰,露出粉嫩雪白的脖颈,青乙颐不免又心软了。

就在此时,银铃子忽然醒了过来。刚才的动作惊醒了她,但她宁愿不要醒来!她这次睁开眼,同昨晚一样,看到的还是那张粗矿威武的脸,还是那么贴近,还是那么可怕!而最叫银铃子心惊肉跳的,她居然跪在他身上,而他的双手火热地贴在她背上!他想干什么?他想对她干什么?

青乙颐笑了,他喜欢她这副表情!

银铃子仿佛刚记起她还有两只手似的,开始拳掌齐下拼命攻击面前的男人。可是,她的攻击对四国神君之一的元国主青乙颐来说,不过是花拳绣腿,甚至还不如说在拍打蚊子!青乙颐手上稍一使劲,银铃子即停止了攻击,双手死死抵住青乙颐胸口,但他们之间的距离却在一点点消失。

“除了这次,以后我都不会强迫你!”青乙颐低低地说。他的气息轻轻喷在银铃子脸上,又热又怪,略带一种难以形容的香味。银铃子虽然不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但她知道,肯定不会有好事!上次他说了句“我是你丈夫”就要了她一双翅膀,这次他又要她什么呢?一双手吗?

银铃子又开始颤抖,看她那可怜劲,青乙颐不免又心生几分爱意。就在他心往神驰之际,银铃子发出了一声清脆的朱雀灵声:嘤……

“呜呜……”

青乙颐瞧得真切,红唇一启,他就以吻封住。他双手缓慢使力,解开她身上封锁。

她冷不防被堵住了嘴,无法适应被侵占的感觉,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随之而来是铺天盖地的羞辱感和疼痛感。虽然他打开的只是她的嘴,但她却感到身体里的某部分被打开了。她的手夹在他的胸膛上,感到手下的那颗心跳动得越来越强劲有力,背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疼痛一分分加剧。她想死,可别说死,连昏她都无法昏过去。

青乙颐从始至终都睁着眼看她,看她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最后淡淡泛出青光,这才罢手。他一放开她的唇,她便如虚脱一般,软软地靠在他胸前。才靠一下,她就直起身子,硬要离开。他却拉住她的红袖,温柔地说:“给我生个孩子吧!”

“嘘!”一旁偷听的亢无敌实在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嘘声。何时听到过青乙颐如此温柔的言语?而比他精明百倍的氐弥却知道,青乙颐正式向银铃子求婚了!之前清秋院“我是你丈夫”的话只是戏语,从青乙颐平素行事来看,最多强抢回去做妾,而现在他真打算娶银铃子!

青乙颐瞥了亢无敌一眼,后者立刻捂住了他那张爱惹事的嘴。再看银铃子,痛得已经无法说话,跪在他身上东倒西歪。

“不要勉强,我不勉强你,你也不要勉强你自己!”他再次将银铃子拉近,双手摸上她后背,不知是嘲笑还是动情,柔声道,“我给你的伤害,就由我给你补偿。”

这一次他不再弄疼她,银铃子却感觉天昏地暗,她被他抱在怀里,他双手的热度抵消着创口的巨痛。她被迫将头靠在他肩膀,元国主的肩膀,宽大而火热。在痛与热度的煎熬中,银铃子迷失了。

两旁守卫的亢无敌二人不敢看国主的“春景图”,只把目光投射那苍茫荒野。两人胡乱思想:贞国真凄冷呐!挨着富甲天下的蕴蓝,竟沾不到半分光!两国交界不是荒凉的空地,就是绝地镜湖。不过幸亏如此,才能饶过云雾山东关险要,一路上神不知鬼不觉,从贞国潜入蕴蓝。国主更得了大便宜,抢得朱雀神族亨国公主做老婆!这一切都要多亏蕴蓝国主那个小白脸,一句“求美一人”平白给国主找了个老婆!

贞国的清晨不比蕴蓝,天气冷,风自大得多。元国虽然也经常大风,但由于元国临海,风常裹夹着湿润的水气,不似贞国之风,干冷。

一阵风卷过荒原野草。亢无敌眼中一亮,整张脸忽然充满了生气。有人来送死了!还不止一个!氐弥也发现了异样,敛声屏气严阵以待。

一阵又一阵风抚动大地,远方逐渐出现了一支队伍。他们走在晨光里,却像走在阴暗中。每个人都全身黑衣,连面目都蒙上。看他们体态和腰间的刀剑,氐弥判断是贞国勇士,而亢无敌无所谓他们的身份,他只数人头,一共一百十二个!

只有青乙颐和银铃子置身事外,一个没兴趣注意,一个迷失在另一个世界。

黑衣军队站成半圆阵,将四人围住。领头的黑衣人似乎看傻了,对那两个抱在一起不知干什么的人发呆。看了老半天,他才挥了挥手,示意手下离去。这不是他要杀的人!

亢无敌见他们走了,觉得没趣,嘴上嘟囔道:“搞什么呀?就是来看看?贞国人也真他妈的奇怪!”

氐弥来不及阻止他,只得冷笑。

黑衣人原已转身,听到他这般说词,又转回了身。“你他妈的找死!”

亢无敌却笑了:“好家伙!还听不得我说他!”

黑衣人一边贪婪地打量亢无敌等人背上元剑,一边问:“你倒说说,贞国人哪里奇怪了?”

亢无敌道:“你们贞国人就是奇怪,连马都不会骑,就过来找死了!”

他这句话显然激怒了黑衣军队,所有黑衣人都亮出了家伙。

亢无敌扫了一眼他们的兵器,又火上加油道:“就凭这些破铜烂铁?找死也得找些象样的兵器!不然死也死得不象话!”

黑衣军队开始骂声连天。黑衣人抬手,这支军队顿时鸦雀无声。只听他阴冷冷道:“元国武士,难道你没听过,强龙不压地头蛇?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向我们挑衅,但我很清楚地告诉你,我们的目标不是你们!如果你一定要找死,我会让你死,并且我保证,你肯定会死得很难看!”

氐弥冷笑一声,对亢无敌说:“你惹的事,你一人解决!我不管!”

黑衣人也笑一声:“还是你这位朋友识时务!”

亢无敌哼一声:“你不管就不管!我也用不着你管!杀这些个贞国草兵,正好泄泄火气!”

黑衣人骂一声:“不见棺材不落泪!”

“首领!让我杀了这小子!”“首领,我来!”“我来……”

黑衣人又一抬手,黑衣军又恢复寂静。他阴冷的声音回荡在荒原上空:“我自己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十字初现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