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8章: 十字初现3

《爱上玄武》

第28章 十字初现3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亢无敌原以为氐弥自个去杀厉害角色却留给他一群酒囊饭袋,冲进阵内才发现完全不是那样。这阵法精妙凶险,引绳批根神机妙算。黑衣军士们相互依靠、相互推进,攻守互辅刚柔相济,安插无隙进退有章,虽然只九十六人却不亚于千军万马。但是,这正合亢无敌胃口——元国三大将军之无敌将军,平素最喜欢打仗,于千军万马中浴血厮杀!

其实亢无敌并不清楚自己比氐弥更适合破此阵法。原因有二:第一,亢无敌在元国诸将中,论单打独斗,排名垫底,因为他不够聪明,而论行军打仗,却是不可多得的一员猛将——他的威力只有在人多的战场上才能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第二,上古阵法是什么玩样,亢无敌根本不懂,无知者无畏,只有无畏大胆才能破解聪明人往往谨小慎微死在里头的关节。这些氐弥早都看出来了,但他不想对亢无敌解释,所以提剑抢先斗黑衣人去了。

亢无敌这会高兴起来,没什么比躬蹈矢石撞阵冲军更令他快乐。他位于阵法中央,挥展他最拿手的“横扫千军”,剑道大张,风卷残云。黑衣军知其厉害,迅速向两翼撤退,待云消风散又重聚拢,同时向亢无敌的左右两侧发起了一波攻势。亢无敌左右开弓,才击退两翼敌军,第二波攻势又前后而来。如此源源不绝绵绵不息。青乙颐暗自赞道:好厉害的阵法!

那边氐弥与黑衣人之战也同样凶险。氐弥的剑法堪称元国最诡异,但那黑衣人的身法却更惊人。他简直就是蛇,能脚不离地,弯曲身子,绕到氐弥身后,幸亏氐弥动作也不慢,见情况诡异,以身法闪电般跃起。黑衣人身子一颤,几枚蛇形镖竟从极不可思议的位置发射出来。氐弥惊出一身冷汗,换了别人可能立时毕命于镖下——身在半空无处可避——但享有魔鬼将军之称的氐弥到底机智,仓促中他将手中剑往裆下一横,险险挡落了数枚蛇形镖,死里逃生。

为防止黑衣人再次发镖,氐弥在半空鬼魅翻身,与黑衣人异地而立。而黑衣人怔怔地看着对手翻身,竟未出镖。

原来虽然氐弥只一味招架无法还手之力,但他那一起一挡一翻一落,无不显示技高胆大行事果决,他能在极不利的情况下全身而退,这样的对手,黑衣人还是生平第一次遇上。

氐弥剑尖直指对方鼻尖,冷冷道:“阁下好身手!”

黑衣人回过神来狂笑:“果然是上位宿将!”

氐弥道:“你死也不冤!”

“呸!”黑衣人一扭蛇腰,身上又飞出黑矢千百。氐弥一一挡落,眼见黑衣人滑上前来,怕他又来那招蛇绕梁柱,不由倒退三尺,恰好退到青乙颐身前。

“呼哈……”另一战场上,亢无敌右腿受伤,鲜血淋淋。他这一刀的代价,是两名黑衣军士的性命。原来他击退了一波又一波敌军攻势,却总不能制敌于死命,胡乱中,这白痴心想不如受一刀杀几条人命再说。于是,他就干了。

黑衣军错落有序,攻守分明,他们一圈圈层层围绕住亢无敌,最里面的阵势成梅花状,五人主攻五人主守,十人交替。亢无敌的速度原比敌方快,本可全身而退,继续陷入至死方休的战斗,但他瞄准了在主攻方身边一左一右的两个守方军士。他们的刀剑几乎是同时砍入对方身体:主攻方半惊半喜,没想到竟能轻易得手,刀陷入亢无敌右腿,而亢无敌一剑也刺入了主攻方左侧的守方军士胸膛。接下来黑衣军士的噩梦就开始了,主攻方的刀还未拔出,其它黑衣军士还未及巩固胜利果实,亢无敌的剑已经离开左侧,插入了右侧军士的胸腔。主攻方心内巨骇,所有黑衣军士也惊骇万分。他们心里都清楚:这个阵势的一角已经崩溃。

青乙颐见亢无敌受伤,心中一动,不由迈出了一步。

氐弥眼观六路,见青乙颐迈步,急道:“主上,请相信我们!”

青乙颐忽然咧嘴笑了笑。

黑衣人听得一清二楚:“主上?”

氐弥并不与他多言,挺剑而上。黑衣人转而笑道:“不躲了吗?”回答他的是漫天剑光,青光凛凛。黑衣人双手舞动,黑矢与剑光顿时混战在一起,交辉时铿锵声声。

亢无敌那边却先分出了胜负。他挨了一刀后,腿脚不似之前灵活,但不知为何,黑衣军的攻势也相应弱了。只听远处观战的青乙颐笑道:“君虚天若得知此阵为一傻瓜所破,大概会口喷鲜血!”他话音未落,亢无敌已手起剑落,又夺几条人命。原来亢无敌一刀换二命中有一人是此阵阵位人物。阵位人物乃阵势核心,此阵共有四位,先前死在亢无敌一掌下的二十三人均非阵位人物,因此毫不影响阵势展开,而今阵位人物少了一人,阵势即破。

亢无敌大概不太相信,先前那么难破的阵势,这会却如探囊取物。他傻了一傻。这一傻,左肩上就平白多了道伤口,气得青乙颐转喜为怒道:“蠢货就是蠢货!”

银铃子被惊醒。先前亢无敌和黑衣军杀得震天动地她都不醒,这会青乙颐一喝就被唤醒,正是元国主灵力灌注在她身上起的反应。

青乙颐见她醒来,连忙转过她的面孔对着自己胸膛,柔声道:“不要看,他们正在杀人!”

亢无敌无暇嘘他,却杀得更起劲了。转眼间,黑衣军倒下一半。但这批黑衣军都是勇士,竟无一人畏惧逃跑。亢无敌一边杀一边赞道:“好样的!放心去死吧!爷爷我会为你们收尸的!”

银铃子听到身后杀声震天,兵器与兵器撞击,兵器落地,军士们死前的呼喊,她虽看不到,但也想象得到身后进行的是一场残酷的战斗,如同她被劫持出清秋院一路所见。那血肉横飞的场面,她一想起就浑身发颤,这下青乙颐就更喜欢了,他摸着她纤弱的手臂,安慰道:“不要怕,一会就将他们收拾干净!”

黑衣军最终全军覆灭。亢无敌高举血剑喊道:“老弟,我的九十六条已经好了,你的一条怎么还没完没了?”原来亢无敌管“氐”为弟,他人虽有点蠢笨,但便宜倒爱占。

黑衣人与氐弥激斗无暇顾及黑衣军,这会听到亢无敌之言,立刻闪身后退,一扫战场,顿时呆住了。荒原已成血海尸山。黑衣军劳师袭远,没想到转瞬间一败涂地。

“天!”黑衣人怨恨地喊了一声,他再转回头来,手上已多了一物,确切的说,不是多了一物,而是长了一物。一根猩红色的尖刺从他裹着黑布的掌心里长了出来,长到莫约三丈,忽然刺尖一尺分叉,犹如蛇信,晃晃悠悠,煞是吓人。

氐弥冷冷道:“我终于知道你是谁了!你是危立!”

亢无敌一愣,危立的名字他听过,那是一位与其说人倒不如说妖怪的宿将。据说他能化身为蛇,手吐红信。只因长相丑陋,形态怪异,所以他终年黑衣遮身,连眼睛都不露。氐弥原先虽有怀疑但不敢肯定,现在眼见手生红信,才断定此人正是危立!

危立阴yīn dào:“不错,危立就是我!今日你等坏我大事,毁我黑衣军,我只得显我本象讨回血债!”

话音一落,他手中红信便如鞭似箭直冲向氐弥,氐弥挥剑欲斩,岂料以锋利著称四国的元剑竟然砍杀不伤红信,非但砍杀不了,反被红信卷住。氐弥心道不好,一松手退后,红信卷住剑后竟将其生生拧断!

危立丢掉剑,剑片如天女散花,银光闪动,向氐弥方向四射。“中看不中用,还以为很厉害呢!”

一片剑片从氐弥脸旁擦过,他一动不动毫不惊慌。亢无敌却摇摇晃晃走到青乙颐身边,似乎有点为难地说:“主上,我看那蛇难斗,担心老弟不是对手,他现在手上没了兵器……你看我又受了伤……”

“混帐!”氐弥打断道,“主上尊贵之躯,岂能去斩杀臭蛇?”

青乙颐竟不生气,淡淡道:“我相信你,也相信氐弥!你那场都能赢,何况氐弥?”

危立听得清楚:“你竟是享有魔鬼将军之称的氐弥?”他方才明白,何以对手能以鬼魅身法空中翻身,何以剑法那般诡异。

氐弥沉声道:“你我之战,堪称龙蛇相斗!只是,伏低做小的蛇能与高高在上的龙一斗吗?”言毕,他拉开胸衣,显出一团青光。他从青光里取出一支小到不能再小的箭。危立更加吃惊,要知道他与氐弥相斗至今,从未发现他怀中有物。这箭如果一直在氐弥身上,即便再小,也会影响他的行动,可他身形如鬼魅,不见丝毫影响,莫非这箭竟是凭空生出来的不成?

“咦?这是什么?怎么没有弓呢?”亢无敌从未见过,很是好奇。他转头看青乙颐,却见他神情平淡,似乎一切尽在意料之中。

与一国宿将的危立相斗,不使出看家本事,只会只取灭亡。

……本章完结,下一章“ 十字初现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