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29章: 十字初现4

《爱上玄武》

第29章 十字初现4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箭,外形上仅仅是一支小箭而已。箭身上不见错彩镂金,只一色纯青,标准的箭镞、箭杆与箭羽,除了小,没有特殊之处。可是,既然从一国大将氐弥怀中取出,它就不是一支普通的箭。

“这把箭好生有趣,怎么以前不见老弟拿出来把玩过呢?”

青乙颐低低道:“魔鬼之箭,岂能随意示人?”

亢无敌没有听懂,刚想问,却被眼前的对决吸引住了。原来危立先下手为强,不打算给氐弥出箭的机会,他手中红信以耀眼夺目的颜色,诡谲多变的杀招先然出击。那红信明明只有一条,被他使将出来,竟有十数条之多。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不知哪一条才是正主。更可怕的是,他的红信杀招,既可弯曲,又能折断,甚至还能弹到地上,一分二截。顿时氐弥前方,皆是红信。

再看氐弥,亢无敌更觉怪异。他竟不躲不避,只将三指捏住箭羽。氐弥右手三指捏住箭羽,左手向前,竖拇指,横食指,构成一个半框,框里,正是危立。同时他右手往后,似拉箭的样子。当他拉到满弓的位置,神迹出现了。只见他两手间隐隐出现几道青光,青光联接起来,正合一把弓箭,而红信此时已到面前。

“疾!”氐弥大喝一声,小箭离手,发出眩目的青白光芒,笔直射向危立。青光所到之出,红信幻影尽散,只剩真实本体。危立见情形不妙,又想故计重施卷住小箭,岂料红信还未触碰到小箭,就被青光所伤。“呲呲”二声,数道鲜血溅出。危立连忙收回红信,却眼见那箭直奔面目而来,犹如罗刹追命。

胜负已分,青乙颐一时忘记留意手中人,银铃子惊恐之下,穿云裂石的声音直上云霄,更胜清秋院时催命绝音!

“不要打了!”

原来银铃子得元国主灵力,朱雀灵声糅合了青龙罡气,音域更广声色更厉!

青乙颐怔了怔,按住她肩膀。银铃子不敢再言,一双眼清澈如水,倒映出青乙颐的脸。她这一眼,似是哀求,又似反抗,而青乙颐看见的却是他自己,威风凛然的模样。

他又将她的脸转到胸前。

战场的形式在他分神之际又有了变化。胜负已定,但危立却没有死!关键时刻,一柄枪救了他。

危立眼看小箭扑面,正恨自己手段不济,命丧黄泉,却见一柄蓝石枪破空而来,击落小箭。一箭一枪同时埋入荒原半截。看那枪击落小箭后颤栗不止,可见箭的力量之强,枪也是勉强才将它击落。氐弥不由变色,莫非君虚天来了?

蓝石枪以北方珍贵宝石蓝石打造,坚硬无比,也华美绝伦,专破神兵利器。在贞国这等贫穷之地也能见到蓝石枪,可见来人颇有身份。

危立对着蓝石枪呆了一呆,然后破口大骂道:“我呸!老子宁愿死,也不要你这小兔崽子来救我!”

亢无敌笑道:“有趣有趣,既然你不领情不要人家救,何不把命还了?”

危立瞪他一眼:“你以为天下人都跟你一样傻?无敌将军?”他已猜到这个大言不惭胡说八道的家伙正是亢无敌,亢、氐两位将军形影不离,那位既然是魔鬼将军了,这位肯定是无敌将军了!

但猜到后危立心里反而后悔得不得了:跟一个傻瓜较什么劲?结果黑衣军全殁,还差点赔了自己性命!

亢无敌摸摸脑袋,惊奇地问:“你怎么知道我是亢无敌?”

这时,马蹄声悠悠响了起来。众人远远望去,却见晨光明媚中,一绿衣少年骑瘦马而来。荒原风寒,野草杂生,少年的到来,带给整片荒原一抹鲜活的生机。

氐弥暗惊:来人不是君虚天,听危立所言,应该是婷室韵阵营中人!可未曾听闻,北方卜师阵下,有年轻小将。

危立自然知道来人是谁,他背对他,似不愿见他。

少年越来越近,只见他一袭绿衣,长发束辫,肤色黝黑,额头上生有一片浅白。近些,那浅白色仿佛两道疤痕,一横一竖。直到面前,众人才看明白,原来是一个“十”字。

十字少年,身形高大,仿佛十五、六岁,可惜脸庞稚嫩,显示出真实年龄,约莫只有十岁左右,更有可能未满十岁。

少年默默扫了眼惨烈战场,叹道:“全武黑衣,竟落得个如此下场!危立,你好歹留下条命,以后没准还能为全武黑衣报仇雪恨!”

危立道:“那还用你说?”

少年径自前行到蓝石枪旁,拔枪挑箭,将小箭还给了氐弥。他动作沉稳,颇具大将风范,小箭送得不轻不重,恰到好处。氐弥手上接过,心底更惊。

“如果元国主不介意,在下就让危立走了!”

“什么?元国主?”危立惊叫道。

少年从容道:“天下之大,魔鬼、无敌两位将军会称谁为主?危立,你败在氐弥手下,不算丢人!全武黑衣死在无敌将军手下,也算死得其所!”

亢无敌笑道:“小子倒会说话!”

氐弥却将眼看青乙颐,只要他一句话,危立还是必死!

青乙颐听了少年一番话,只问:“你是谁?”

少年淡淡笑道:“我的名字现在说给国主听国主也会忘记!但有一天国主你会记住我的名字,你元国上上下下所有人都会记得我的名字!”

青乙颐三人不禁一愣。好一句大话!

危立冷笑道:“小崽子话倒说得冠冕堂皇!你以为贞国就是你一家天下?”

少年手中蓝石枪一挥,蓝光闪烁。危立立刻闭嘴。却听少年从容道:“危立还不快走,更待何时?”

危立想了想,忽然抱拳道:“小子,今天我算欠你一命!但我恐怕今生今世都还不了你了!”

“走!”少年又吐一字。

危立不再多说,转身极速离去。亢无敌想追,却发现自己腿脚不便,再看氐弥,竟纹丝不动,毫无追杀之意。他急得大骂:“老弟,你糊涂了?为什么不杀那蛇,以后再杀还有机会吗?那小子我对付,你利马去杀蛇!”

少年见危立消失于荒原,回首微笑道:“元国主,那我也走了!后会有期!”

看他策马扬鞭,青乙颐冷笑道:“你放了危立,就想这样一走了之吗?”

少年继续走,不慌不忙道:“即便没有小的出手,国主也不会让危立死去!我没说错吧,元国主?”

青乙颐神色微变。这少年如何得知?他刚才的确打算在最后一刻救下危立一命!

“国主既然不愿意危立被杀,自然更不会杀死在下!四国天下,贞国贫瘠已久,只因国内局势常年动乱,国主不定。倘若危立被杀,国内形势微妙变化,没准以后北方卜师一统贞国,再以后国力昌盛国富民强,那时候,你元国称霸四国的美梦就会破灭!这是你,元国主所不想看到的!所以,同样道理,你也不会杀了在下,因为君虚天一统贞国,情形也是如此。”

“巧舌如簧!”青乙颐道。话虽如此,他终究也没追,任由少年悠哉悠哉地去了。

一个心想:“寒来暑往,暮去朝来……”

一个心道:“青山不改,绿水常流……”

“总有机会除掉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 错爱一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