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3章: 缘起镜湖2

《爱上玄武》

第3章 缘起镜湖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距离镜湖百里的蕴蓝都城此刻已华灯初上,熙攘的夜市,头戴蕴蓝结的蕴蓝人近日来一直夜夜笙歌,一条条或深蓝或浅蓝的蕴蓝结飘扬在街头巷尾,欢声笑语不时一阵阵从某家酒店,某座戏棚里欢腾起来。

蕴蓝都城和宫城皆为长方形,东西较窄,南北较宽。整都城的构造,是以宫城正中北门天街道向北通到外城正北门遂门的街道,亦称遂天街,为全城的中轴线。这条横街之北,依次还有九条横街。宫城和都城西侧的外郭城部分,同样也依次有四条横街,东侧驻扎蕴蓝王军。

位于都城中心,宫城内的蕴蓝王宫光华耀眼美不胜收,水晶作瓦,琉璃筑门,玉石铺路,折射出七彩光芒,向世人证明蕴蓝小国的富甲天下。也许著名的多莫诺谶语没有错,谁取得蕴蓝,谁就是天下霸主,更有甚者揣测多莫诺正是看在蕴蓝国富甲天下才说出了那样谶语。但不管怎样,因为多莫诺的谶语,四大国都开始关注蕴蓝。现在的蕴蓝可说牵一发动千钧,一点风吹草动,都会使四国为之侧目。最近几天,更是如此。

不久前,蕴蓝国主蓝琬不知何故昭示天下,布告上只四字:“求美一人。”世人皆知蓝琬自十五岁成为蕴蓝史上最年轻的君主以来,就是各国公主谈婚论嫁的首选第一人,可世人也知,这位四国第一良人生性清傲,从不把世间女子放在眼里,多少年来只身孤影,除了二位同性知己,极少与女子交往。而蓝琬貌美无双,即便绝代芳华,对着这般人物也只得自惭形秽——蕴蓝国主的美,雍容华贵洋溢一国之主的威严——在蕴蓝国民眼中,世间就无女子能般配他们的国主。

就是这样的出色男人,居然昭示天下,求美一人,岂能不叫人匪夷所思?但叫蕴蓝人得意的是,他们的国主只一句“求美一人”,九洲四国就像乱了套似的,纷纷派遣使者络绎不绝往蕴蓝都城送来佳丽。一时间,蕴蓝都城到处瑶环瑜珥、衣香鬓影。蕴蓝国本就是盛出俊男美女的地方,这下一来,更是八面风光旖旎,四处爽心豁目。

有人欢喜就有人忧,蕴蓝王宫旁清秋院里,就有一个男人忧虑焦躁。

清秋院是蓝琬特意为南国使者准备的临时府邸,九曲玲珑的建筑,鸟语花香的花园,装饰高雅的室壁,从来只招待上位级别的贵宾。可惜此刻这位上位级的娇客正愁眉深锁,若干红衣侍从在清秋院外忙乱地四处奔波。

他的身形并不高大,容貌也不俊美,甚至还带点阴戾,可眉宇间流露出的却是不可一世的霸气。他头戴红玉冠,身着滚金边缎红袍,腰间别一管上古神器,似箫非箫。两名红衣少女静默伫立一旁,绝色殊容却神色忧愁,其中右首的少女左耳旁挂着一串银铃,除神色焦虑还有几分憔悴。

男人有力的指间敲打身旁茶几,一字一句地问道:“是谁没看好三公主?”

左首的少女低头道:“只一眨眼的功夫,小三就不见了。对不起,都是素颜的疏忽。”

男人火辣辣地扫了她一眼:“那个混帐东西,小野崽子,一有机会就往外跑!跟你们两个说过多少回了,一定要死死盯住,一眼都不能眨!”

两少女口中称是。男人停顿了口气又问:“那崽子跑路前,有没有跟你们说些什么?”

左首少女陷入思索,右首少女却道:“我想起来了,小三跑掉前,谈起过镜湖……莫非……”

男人眉毛一扬,手一拍茶几,茶几顿时碎成木屑。“混帐东西,怎的危险怎的喜欢!”

右首少女问:“父王,镜湖对我们亨人来说,真那么危险吗?”

男人沉重地点头。向左首少女挥手,少女知其意,立刻退下吩咐一干侍从到镜湖附近寻找三公主。

右首少女见姐姐离去,这才捂住脖子道:“父王,我的预感很不妙。刚才就觉着死海命门有点疼,现在越发疼起来了。我很担心小三。”

男人拧着眉头道:“你以为我没看出来吗?你们姐妹同脉连枝,一个出了事,另外一个马上就会感应到。你别担心,多虑无益!如果事情已经发生了,操心也是无用!那个混帐东西也该受点教训了!你守气归元,稳住三江五海,死守灵海,先护住自己身子要紧!小三命硬着呢,没那么容易就死的!”

“是!”少女立刻遵命。她双手合十,人轻盈地飘到半空,一层淡淡的红光从她身体里散发出来,一双红色翅膀艳丽地展开。修习之人,三江五海最要不得受损,根据修炼的灵力属性不同,朱雀神族五海中的死海命门是在头颈正中,死海一旦出现异状,比如说疼痛感、无力感和消失感,那么除了死守灵海别无二法。此际少女双手合十,正是朱雀神族死守灵海的基本态。

男人口中恨恨道:“镜湖……我朱雀族的禁地。你个笨蛋金铃子,我怎生你这孽障!”

门外侍从突然道:“禀国主,蕴蓝国主求见。”

男人看一眼悬浮在空中的少女,沉声道:“请他在室厅稍候,我立时就来。”

清秋院室厅,红衣少女脸色绯红,端上香茗,上前侍奉。蓝琬仔细地打量着她,他冰蓝如水的目光和绝世清秀的面容能令天下所有少女心慌意乱。

“如果我没看错,你就是亨国的素颜公主。”

素颜点头:“国主好眼力。”

蓝琬接过她奉上的茶,微笑道:“能得公主奉茶,真是荣幸!不知公主的两位妹妹此刻何在?”

素颜垂首道:“不知国主大驾光临,是求见我父王还是见我姐妹?”

“好一个素颜公主!”蓝琬并不生气,倒心生几分赞许,“人道亨国长公主聪慧机智,大家风范,如今一见,果然不差!蓝琬今夜前来,既为求见你父王,亦为一睹亨国三艳!先已见过素颜公主,看来不必再见你那两位妹妹了!”

素颜惊讶地看着蓝琬,她完全不理解,什么叫昭示天下,求美一人?为什么说不用再看她的妹妹们了?他明显不为美色所动,难道另有用意?

蓝琬一身水蓝色便服,除额头缠一条同色系蕴蓝结,周身并无多余装饰,却浑身洋溢着优雅的贵族气息。他肤色如玉,眉目如画,全无一丝脂粉之气,举手投足间倜傥风流,即便享有亨国第一美人之誉的素颜,相形之下也稍逊风姿。

蓝琬端起素颜奉上的香茗,浅浅呷了一口,才放下茶杯,朱袈的侍从就掀开了室厅珠帘。

两位君王对视了一眼,各自一惊。朱袈虽然对蓝琬的美色早有耳闻,但百闻不如一见,如今见着真人,竟比传闻中的更俊。蓝琬之惊却并非为亨国国主,心思细致的他,早对清秋院里侍从忙乱,而室厅仅有长公主素颜在场心存疑虑,而今朱袈驾临,却依然不见银铃金铃,其中定有缘故。

还是蓝琬站起来先笑了:“国主大驾光临,真令蓝琬欢喜。蕴蓝小国,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朱袈微微点头,入座。蓝琬也坐了下来。朱袈问:“不知蕴蓝国主是夜造访有何见教?”

蓝琬招手,跟随他的蕴蓝侍卫恭敬地献上一只宝蓝色盒子。“承蒙亨国国主器重,携公主来敝国游玩,不胜荣幸之余,奉上珍珠三枚,以示友好。”

素颜双手接过,在朱袈的示意下打开盒子。只见三颗明亮圆润的小珍珠,散发着淡淡蓝光,令人叹为观止。

“蕴蓝之珠!”素颜惊声。也难怪素颜惊讶,蕴蓝之珠不仅价值连城,更是蕴蓝国传世之宝。相传,蕴蓝王族能将眼泪与希望凝聚在此珠中,有缘人若能解开其中真味,就会相应获得一种不世之力。当然,这只是传说,究竟是否属实,还有待证实。可几百年来四国无人能证实,只因蕴蓝之珠极少外流。如今,蓝琬却送上了此珠,且一出手就是三颗。对朱袈一众来说,无疑表示了他的心意。求美一人,极有可能花落亨国。

朱袈不动声色地说:“国主竟送我女如此贵重之物,岂不叫本王难堪?本王可回不了这么重的礼!我亨国乃一大穷国,可没有贵国这样的宝物!”

蓝琬笑道:“国主不必回礼,蓝琬只需素颜公主一笑即可!”

素颜无言。自己的一笑能抵得上蕴蓝的传世之珠?心戚戚。

朱袈瞥了眼素颜,冷冷问:“传言蕴蓝之珠以蕴蓝王族的眼泪而就,不知这三颗是谁的眼泪?”

蓝琬竟微微脸红起来,别有一番惹人怜爱。“是小王我少时顽皮被罚的眼泪!”

朱袈一愣。他本以为是哪代公主女王的相思泪,想嘲讽蓝琬几句,不料蓝琬却真有诚意,送上的是他自己的蕴蓝之珠。当下朱袈对蓝琬大为改观,口气也柔和下来:“不想国主年少时也曾顽皮,倒和我家小三相似,只是不知我家小三不知何时才能如国主般这样沉稳!”

蓝琬乘机问道:“敢问国主,可否请三公主芳驾?”

朱袈摆摆手道:“那孽障在前往蕴蓝途中,私自游玩去了!”

蓝琬立时明了,无怪清秋院里侍从慌乱,原来三公主果然出了事故。他再看素颜,恰与少女四目相对。当真是眉目传言,只是短短一瞬间,蓝琬就从她眼里读出了所有倾诉,而素颜却觉时空在这一刻静止,心里空荡荡,幸好蓝琬及时收回了目光。

“原来三公主游玩去了!”蓝琬起身,“小王倒很想一睹金铃公主芳容,国主请恕小王失礼,小王先行告退。”他向朱袈略微顿首,翩然离去。

他话中有意,离开清秋院后会帮助朱袈找寻金铃子。朱袈岂会不知,他起身送了蓝琬几步,目送其背影,却是黯然:“素颜,我看你们姐妹三人,无人能匹配蓝琬。此王太过俊美,当世无人堪配。”

素颜点头称是。她心中很清楚,自第一眼见到蓝琬,她就明了那样的男子不是她能般配的。不仅仙容绝色,且睿智聪颖,女子若痴情于他,此生就算完了。

朱袈又道:“现在有蓝琬去找金玲子,我的心就放下了大半。我看蓝琬是个不错的君王,只可惜……也无所谓了,没有比你们平平安安更重要的事了!”

素颜动容。“父王……”

……本章完结,下一章“ 缘起镜湖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