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33章: 错爱一世4

《爱上玄武》

第33章 错爱一世4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虽立于一丈开外,身上那股异香却悠悠飘来,非花香甜浓却似瑶池玉液沁人心脾——男儿香,刚直醇厚,更胜花香销魂夺魄。四国之大,九洲之内,只有元国主身上才有此种异香。

因为猜到青戌春龙驾蕴蓝,蓝蕙心在神医府时就惊出一身冷汗。刚才又见青牙声声逼兄长不得反悔和亲,前后一联想,她便猜透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此刻异香浓郁,蓝蕙心不禁苦笑:元国主,你这又何苦?

美人笑,青戌春痴望喃喃:“一别二十载,你我惊天豪赌仿佛就在昨日。你身披细甲,蓝袍潇洒,以十人大胜我千军……蓝光夺目,更夺目的是你,蕴蓝神医。我等了二十年,年年花开,年年锦书不回……我知你心里没有我,但你也知我的心思,我对你如何……原以为你年岁大了,红颜褪去,傲气消减,我或有望……不想你驻颜有术,芳华不改,依然这副倾城倾国之貌……”

青牙打断道:“父王,国主不是已经答应和亲,蕴蓝神医也都点头了!你莫要再叹气,马上就要蓝元联姻,结下秦晋之好!虽说迟了点,但神医还同过去一样年轻美貌,你应该高兴才是!”

“也是!”青戌春一收痴情模样,转了咄咄目光:“蓝蕙心,你既已点头应允,蕴蓝国主与本王两人做证,蓝元和亲!你蕴蓝神医嫁于我元国主青戌春,不得反悔!”

他的话重如千钧,字字惊打蕴蓝诸人。原来青牙公主竟是替青戌春向蓝蕙心提出和亲,所谓蓝衣璧人,指的是神医而非蓝桂!

青牙志得意满,笑道:“朝思暮想,梦断魂劳,璧人呐,你莫要辜负我主情深!”

蓝亚微拧紧眉头:“元国主,你休要痴心妄想!我妹此生,决不可能嫁给你!”他心想,虽然青牙摆了个“璧人”的圈套,但既然没说明“璧人”是谁,自己也可围绕“璧人”二字大做文章!咬文嚼字,还怕输于人吗?

一位胆大的蕴蓝侍从呵斥:“奸恶元人,设下歹计陷害神医!我蕴蓝神医岂能嫁于你们这样的恶人?”

他话音才落,一柄元剑便插入了他的胸膛。鲜血溅出,剑归鞘。没有几个人看清楚,青衣侍从什么时候到他的身边,什么时候刺杀,什么时候剑回,众人只见他神色默然走回青牙身边,又跪了下来。而那位蕴蓝侍从倒在地上,捂住伤口,鲜血狂涌出指间。

蓝亚微见那青衣侍从身手,不由惊问:“元国主,你带上位宿将来蕴蓝,难道是做好两手准备,如果神医不愿下嫁,你也要硬抢她回去吗?”

青牙道:“国主英明!”

青戌春却不言语,一心双目都在蓝蕙心身上,但见她蓝裙轻飘,周身发出明亮蓝光,一时间瑞云殿有如蓝空,瑞云朵朵,漂浮其中。她旋身,长袖飞舞,“噗”一声,轻声击打那名蕴蓝侍从胸口。蓝光艳丽,华丽闪动,仿佛一朵蓝花绽开在那人胸口。花开盛艳之际,蓝蕙心止住身法,蓝袖收回,蓝光逐渐暗淡、消失,瑞云殿恢复常态。方才还流血不止,将死的蕴蓝侍从忽然放开了手,只衣服破了一个口子。他拉开衣服一看,连伤疤都没有,仿佛刚才那一剑根本没有发生过。他“砰”一声倒地跪下,感激涕零:“多谢神医殿下救命之恩!”

青戌春看得双眼发直,青衣的上位宿将浑身一颤,青牙则目瞪口呆,一干众人更是无比震惊。

青戌春只是再次惊艳于神医美色,而青衣宿将深知自己一剑下去,穿透胸腔,那蕴蓝侍从必死无疑,可没想到神医只是一袖,片刻就治愈了致命伤势,这是什么医术?这医术若用到战场上会如何?细想之下,他深感恐惧。

并非他一人恐惧,青牙等第一次见识神医手段的元人,无不深深惊恐。当年东关之战结束后,青戌春下了道禁令。那令上只有十个字:严禁谈论,违令者斩,灭族。据说角愚部全灭,就是因为这道禁令。许多人当时都不明白,胜败乃兵家常识,为何青戌秋严禁谈论,并且镇压得那般血腥呢?现在答案揭晓,原因就是那蕴蓝神医神鬼为之色变的医术!

如果将东关之战的真实情况通告天下,如果将神医的惊世医术宣扬九洲,不仅元国大丢颜面,并且四国局势肯定也会改变。青戌春的禁令,实际上是为了遮天下之耳目,掩盖蕴蓝神医神鬼莫测的医术,而蕴蓝神医的绝世医术,一旦公布天下,对元国百害无一利。其它三国,特别是利国,如果能得到蕴蓝神医的支持,就能大败元国。

青戌春每每想起那日战情,都心惊胆战。百战不死的军士,血流漂杵的战场。他决不怕死,也不为眼前的血杀惊恐,而是遥想若干年后,四国战场上倘若出现这么一支军队,不再是十名军士而是成千上万,到时候他青戌春该如何应对?当年豪赌,他之所以一诺千金,一半原因也正因为此。

一众蕴蓝侍从都激动起来,看神医身手,还怕青戌春元贼?

青牙略定心神,咬着银牙道:“神医救人,果然出手不凡!只是不知神医你功夫如何,能否受得下我元国第一宿将一剑?”

蓝蕙心笑着,长袖一偏,露出纤手。

青牙见她笑得复杂,仿佛心事重重,却不知她要做什么,不由得退了一步,立于青衣宿将旁。那宿将抬起头,注视神医。

蓝蕙心却只是三指捏住头上黑石簪子,一拔,满头青丝垂落。

蓝亚微站起身,惊道:“不可!”

青戌春虽不知她为何拔下簪子,但听蓝亚微说“不可”,料定不是好事。他心下一急,青光乍现!

蓝蕙心浅浅笑道:“青牙,一国上位宿将一剑,我岂能接得了呢?你高估我了!蓝蕙心只是一介女流,除了治病救人,哪里会什么功夫?”

青戌春正打算上前,却见她将簪子指对自己喉间。“止步!元国主!”

“蕙心!”蓝亚微呼喊。“神医殿下……”

“我既已点头,自然不会反悔!认赌服输,上次你也是一样!只是,我此生心有所属,即便无望,也不愿负了君恩……”

青戌春心下惨然:“神医宁死也不愿嫁我?”

蓝蕙心凝望着手中簪子,道:“国主对蕙心之情,蕙心无以为报,不如就让蕙心一死,还了你的情,也死了我自己的心。”

青戌春忽然狂笑,众人只见一条自他身旁青龙围绕,气势惊人。

“非要如此吗?没有回转余地?你知我不会……”

蓝蕙心点头打断了他的话。

青戌春见她点头,万念俱灰,周身青光逐渐消散。

“你既铁石心肠,不愿履约……”他忽然转了脸色,沉声道,“那你就死吧!”

元国主说完,那条青龙忽又显身,盘旋游荡,青光耀目更胜之前。

青牙转头回望,一脸惊骇。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父王发怒。

蓝蕙心紧握簪子,突然想起二十一年前在瑞云殿的一幕,只是当年她握的小银刀已经不在,取而代之的是玄君的簪子。她笑了笑,二十一年前她就该死在瑞云殿上了。当年玄君不让她死,现在元君要她死。知晓了不该知晓的秘密,失去了永生,左右都是一场死,只是能死在玄君的簪子下,真是太好了!

黑石簪子,光芒柔和,质地坚硬。

“父王……”“蕙心……”“神医殿下……”“去死吧……”“不要……”

各种各样的声音在瑞云殿回旋,殿外的王军进不来,也在门口呼喊、敲打、撞击。但是这些声音,蓝蕙心都听不见了,她甜蜜地望着簪子,簪子稍稍往后了点,簪子尖虽说不够尖利,但也足够刺破她娇嫩的肌肤。

……本章完结,下一章“ 错爱一世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