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34章: 错爱一世5

《爱上玄武》

第34章 错爱一世5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簪子戳进了喉间。整座瑞云殿忽然陷入了寂静,每个人表情都是那么古怪。

那一刻,青戌春感到心裂、心碎,心成一片片,他仰头怒吼,龙啸九天,直穿云霄。整座瑞云殿震动起来,瓦砾尘灰纷纷扬扬。

只是一丈的距离,他无法逾越。二十年的苦候,依然无果。绝情的心上人,以死拒绝,让他亲眼看她,绝世芳华,素手黑簪,刺入喉间。

“蕙心!”他终于唤出她的名,不再称“神医”二字。他终于迈过这一丈距离,蓝蕙心终于在他怀里,只是簪子已在喉间。

青戌春握住她的手,怨道:“蕙心……你让我恨你!”

蓝亚微离席,却被众多侍从拦住。“国主,您不能去呀……”

青牙叹了口气,喃喃道:“好好的和亲倒成了丧事!”

蓝蕙心簪子在喉,说不出一个字。可是,她的脸色忽然变得说不出的奇怪。青戌春只以为她将要死去,心头悲痛,竟不知怀中人体内巨大的变化。

蓝蕙心感到了痛,却没有死亡感觉,甚至到后来,连痛的感觉都消失了。她说不出话,手又被青戌春紧紧抓住,想用眼神表示,但青戌春一点都不明白。她扭头看一眼蓝亚微,后者立刻就明白了。

“放开我!让我先去救人!”蓝亚微终于挣脱了侍从,冲到了其妹身旁,大声道:“把蕙心给我!”

青戌春看都不看一眼,冷冷道:“她已经是我的了。谁也休想从我手上夺去!”

蓝亚微扑了上来,青戌春身子一转,抱着蓝蕙心竟远去一丈。蓝亚微急了:“她还没死!你难道真要她死吗?”

青戌春一惊:“此言当真?”

蓝亚微心忖,此刻谁都不是元国主对手,想从他手中抢人万不可能,也只有先救了蕙心再说。

“我蕴蓝王族世代神医血脉相传!作为蕴蓝神医身具起死回生之能,想要自尽没那么容易!”

青戌春再看怀中人,只见两颗滚圆的蕴蓝之珠掉了下来。青牙等元人第一次见到泪化珍珠,不禁惊讶万分。

“还不快点把她给我?”

青戌春浑身一颤,蕙心没有死!蕴蓝神医想死都不能?他顿陷迷离,周身青光消散。

蓝亚微见他迷失,乘机伸手将那枚簪子拔了出来。他自知没本事夺人,只能如此。随着他的动作,蓝蕙心喉间散发出极其炫目的蓝光,纯蓝之光,明亮得刺眼,众人只得闭上双目。只有青戌春、蓝亚微与青衣宿将没有闭目,将蓝光底下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簪子拔出,没有牵带出一丝半点鲜血,而一经拔出,肌肤又恢复如初,仿佛根本就没有被刺过。

“咳咳……”蓝蕙心喉间少了一物,顿觉不适咳嗽了几声。

青戌春大笑起来,抱着她转了几圈,“蕙心佳人,你未死真是太好了!”

蓝亚微皱起眉头。却听蓝蕙心泣语:“除非我自己想死……我自己想死,为何不成呢……玄君,你骗我!”

青戌春的笑脸慢慢僵硬,他听得明白,她说“玄君”。如此想来,之前她口中所言“心有所属,不愿负了君恩”原来说的乃是玄君而非自己。此君非彼君。

蓝亚微束手无策,他虽然将她喉间簪子拔出,但她想死的心他却拉不回。只见蓝蕙心一手揪住青戌春衣襟,掩面而哭,蕴蓝珍珠顺着元国主身躯,“啪啦啪啦”往下掉。

青牙弯腰,俯身拾起一颗蕴蓝之珠,放在眼前仔细瞧看,珠圆色润,蓝光熠熠,美不胜收。她本不服蓝蕙心美色,此际却被蕴蓝之珠深深吸引。

青戌春与蓝亚微相互凝望,两位国主不知在想什么。元国侍从、蕴蓝侍从分站两旁,情况非常玄妙。

只听蓝亚微缓缓道:“元国主,不管怎样,蕴蓝神医已经死过一次了。关于和亲,已经由蕴蓝神医一死而结束。”

青戌春想了片刻,点头认可。青牙却道:“不可!父王,万万不可!神医又没死,怎么能算呢?”

青戌春沉默。

青牙上前一步道:“即便死,也要将她带回元国!”

蓝亚微道:“青牙公主,你父王若是真心爱蕙心,决不会那样做的!”

“你……”青牙想反驳,却见青戌春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几二十岁,心下不忍,再不言语。

蓝蕙心在青戌春怀里动了一动,长袖里伸出纤手,摊开雪白手掌。蓝亚微知其意,连忙将簪子放上去。还给她后,他立刻后悔。只见她握住簪子,使劲向自己胸口扎去,深深扎进,停一停,又拔出,再深深扎进,拔出——除了换回衣服上两个洞眼,并无其它。

青戌春一把夺去簪子,哀叹道:“你死不了的,蕴蓝神医!”

蓝蕙心痴语:“他说过的,除非我自己想死,除非我自己想死……我放弃了永生,也可以活二百岁,除非我自己想死……”

“永生……”众人全部惊呆。特别是具有王族血统的青戌春父女,蕴蓝国主蓝亚微,其中尤以青戌春野心最大,因而反应也最大。

“蕙心,你说什么?什么永生?怎么永生?”他轻微摇晃着她,却只能使她更迷糊。

“我不要永生,也不要做什么神医!你哪里知道,我只一心为你……我修习医术,只为能得到你的赞许,我成为蕴蓝神医,只因为你希望……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留在你的身边,没有永生的年华,至少也能陪伴于你直到老去……哪怕不能时时陪伴在你身旁,或者可以让我远远望你一眼,可是,连这都不能……”蓝蕙心挣扎着伸手夺那枚黑石簪子,却被青戌春防住。

“给我!”她不抢了,却微笑道。

青戌春问:“告诉我,什么叫永生?”

蓝蕙心凝望簪子道:“永生,就是永永远远活着,颜容不改,不死不灭!”

青牙等人各自思索,她说了等于没说,但看她这般年轻,肯定得到过“永生”!但到底什么是永生呢?蓝亚微终于明白其妹常年容颜不改并非驻颜有术,而是与“永生”有关!

青戌春又问:“谁给你永生?告诉我,谁令你芳容不改,几十年如一日?”

蓝蕙心望着簪子:“没有人能真正得到永生,即便得到又如何呢,生不如死……”

她又幽幽地叹了口气,美人叹息,瑞云殿又飘下些许尘埃。

青戌春忽然道:“蕙心,我不管你什么永生不永生,但此刻你万万不能轻生!你嫁不嫁我都无妨,但是万万不要生轻生的念头!你死了,就等同我死了!刚才你簪子刺下去,刺得哪里是你呀,那刺的是我!我方才知道,我恨你也罢怨你也罢,终抵不过痴你!我也不管你什么永生了,好生活着要紧!”原来青戌春听她那句“生不如死”恍然大悟,管什么永生,倘若活着没有蓝蕙心,他要永生又有何用?因此青戌春不再问永生,只一心要蓝蕙心求生。

蓝蕙心还是凝望簪子。她已起了必死之心,什么话都如过耳之风。

该如何死呢?利器戳入身体,刺开血肉,转瞬间,就因身体里流淌的蕴蓝神医血脉而复原如初。再以簪子刺上千百次,都造不成损伤。蓝蕙心苦思冥想,怎么死呢,怎么才能死呢?

瑞云殿门忽然开了。一道蓝光飞射而进。青戌春一个不留神,手中簪子竟被夺去。

蓝光停住,众人惊讶地看见一条模样怪异的小蛇口咬簪子,漂浮在瑞云殿半空。蕴蓝诸人知道那是玄君之蛇,心中俱喜。青衣元人大多不识此蛇,见它厉害,也知其必有来头。试问天下,谁能从青戌春手中夺物?

青戌春一眼不眨,与蛇对视,忽然厉声道:“玄武灵蛇!”

蓝蕙心微微笑了,她第一次听到小灵大名,原来叫玄武灵蛇呀!却见小灵咬着簪子点点蛇头,蓝光流动,分外可爱。青牙第一次见到小灵,惊讶之余十分喜欢。小灵本就知性,见青牙貌美,便送去秋波一双。

“既见灵蛇,玄君何在?”青戌春往殿门望去,见一黑衣男子静悄悄伫立,他身后是整齐列队的蕴蓝王军。

黑衣男子长发披散,遮掩住两侧脸庞,却掩不住眉宇间轩昂气势,双目精光。“元国主,别来无恙。”

“你……”青戌春突然回想起二十年前的东关之战,“你就是当日那人?”

阿苦道:“正是。当日我不愿与你交手,今日我仍然不想与你交手!小灵,回来!”

小灵不舍地看了眼蓝蕙心,又看了眼青牙,然后转身“咻”一下,就回到阿苦身旁。

阿苦从它嘴上取回簪子,苦笑道:“蓝蕙心,你竟想一死了之?太令我失望了!”

蓝蕙心在青戌春双臂里挣扎,转过头对他道:“我活着也如行尸走肉,既改变不了现在,也改变不了将来。我活着,毫无意义……”

阿苦打断道:“想要吗?”他将簪子举起。

蓝蕙心伤感道:“你知我要的并非簪子……”

阿苦面无表情:“你不是没有机会,但是你首先要明白,你身为蕴蓝神医的职责!”

“我除了是蕴蓝神医,我还是蓝蕙心呀!”蓝蕙心痛苦地说,“可是我现在连簪子都拿不到了!”

她颤抖起来,确切的说,是青戌春带动她,两个人一起颤抖起来。过了二十年,青戌春方才明白,怀中女子喜欢的是谁,一颗芳心托付的是谁!

阿苦沉声道:“你难道就为了一己之情弃世而去,置蕴蓝千万苍生于不顾?身为蕴蓝神医,以救死扶伤救济天下,你一死倒轻快,可那些一心盼望你前去救治的病人呢?身为蕴蓝公主,你置国家于不顾,你难道忘了那日我告诉你……”他不便再说下去,只将双目凝望她。

蓝蕙心的视线逐渐模糊起来,而青牙一双妙目却亮了起来。阿苦大义凛然的样子,比之她父王的威严,更令她折服。

“玄君……”蓝亚微感动了。他知道当世只有玄君才能说服蕴蓝神医放弃求死,但不想玄君的话处处为蕴蓝着想。玄君身为别国神君,却如此关心蕴蓝,如何不令他动容?

阿苦收回簪子,淡淡道:“我现在不能给你,但希望有一天我能亲手将它交托于你。蓝蕙心,你想要的话,就必须活下去!”

蓝蕙心珠泪直下,泣不成声:“真有……有那么一天吗?”

青牙一旁插话:“你既相信他,就要相信会有那一天!他既是贞国神君,自然说话算话!连我一个元人都相信了,你还怀疑什么?活下去吧,蕴蓝神医!为我父王,为你自己,为蕴蓝的百姓苍生!”她说完见小灵对她直点头,不由莞尔。

蓝蕙心无地自容,是呀,她怎么能不信玄君呢?连青牙都信玄君,她还要怀疑吗?蓝蕙心心念一动,体内忽然翻江倒海,气血上涌,面色骤变。阿苦见此情形,立刻道:“快封她三江五海!”

青戌春何等精明人物,立时出手,封住蓝蕙心逆流的血脉。血脉一经封定,蓝蕙心便晕了过去。同时,青戌春也察觉到了蕴蓝神医的异常:蕴蓝神医的五海非正常态,死海和灵海竟合二为一;而若是普通的修行者三江五海血脉被封,灵力立时尽失,等同功夫全废,而她被封,血脉运行被强行遏止,却不见灵力散失,只硬生生固定在各处,仿佛一支大军被拆散地支离破碎。

阿苦沉声道:“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了,元国主!”

“等一下!”青戌春问道,“你告诉我,她之前是不是遭遇了血行脉逆的巨变?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阿苦叹道:“十年前,她折了寿命……而今,万不能再让她吐一口血,不然,必死无疑!”

青戌春目光闪烁:“是你害的?”

阿苦苦笑,他该说什么呢?他没办法回答他,所以转身离去。

青戌春本有心与他一战,但封了蓝蕙心三江五海后却打消了念头。他知道,打了也没意义,无论胜败,都无意义。赢了不过破了四国传闻“贞元利亨”的排名,输了也就是证实的确技逊一筹,无关其它。蓝蕙心还是对他死心塌地,贞元两国的大战要打总是要打!更重要的是,看上去贞国玄君并不领蓝蕙心之情。所以,青戌春没有留他,任由他悄然离去。

蓝亚微却喊他:“玄君慢走!”

阿苦却道:“你不必担心,元国主不会强抢蕙心的。经过刚才的事情,连他也生了同死的心,怎么还会逼蕙心呢?”

青戌春一惊,玄君竟看透了他。

“小灵,我们走了!”

小灵不舍频频回头,看的却是青牙,不再是蓝蕙心。把青牙高兴得,只差没喊出声来。但望他飘然黑衣,携蛇而去的背影,心里未免一空,贞国玄君毕竟还是要回到贞国去的,元贞两国不合已久,要想再见他一面,不知几时?

蕴蓝王军整齐地分成两群,当中笔直地让出通路,让他走过。

……本章完结,下一章“ 错爱一世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