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35章: 错爱一世6

《爱上玄武》

第35章 错爱一世6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六十九年以后,距离东关之战八十九年。十五岁的蓝琬成为蕴蓝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少年君王,并且,他的即位轰动了整个九洲四国。花样年华,貌美无双的少年,权控着九洲最富裕的国家。从他即位开始,就成为各国公主婚嫁的首选第一人。(十年后,他昭示天下的“求美一人”又在九洲四国掀起了一场惊涛骇浪,这是后话。)

蓝琬那完美无缺的容颜酷似蓝蕙心,但脾性、气质上却截然不同。十五岁的少年国主果断、冷静,上任第一日,就罢黜了蕴蓝卜师,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要知一国卜师职责重大,除了能预言未来国祚,更对国内局势乃至战争都起主导作用。蓝琬罢黜了蕴蓝卜师,等同将国之栋梁推倒,可是他的理由却连卜师都心服口服。

瑞云殿上蕴蓝卜师跪身微笑道:“有主如此,何需我班门弄斧?诸位同僚,现今蕴蓝已经不需要卜师了,因为,我们的国主比蕴蓝卜师更出色!”

十五岁的英俊少主很从容地说:“谢谢你,卜师!虽然你技不如我,但你的确也是一位优秀的卜师!”

就这么简单的两句对话,令原先不明白上意,多有异议的诸蕴蓝臣子,突然明白了过来,也清醒了过来。眼前意气风发的少年君主决不是一个普通人,更不是一位普通的帝王。他早在继任前,就做好了罢黜卜师所需的一应准备工作。他能胜过卜师,也就是说,他具有卜师的一切素质。

卜师的要求很高,一般人决不可能达到。心智、武功那自不必提了,更重要的是与生俱来的天赋。心智可慢慢培养,武功可后天修习,虽然蕴蓝王族的天分很高,但仅限于医道,而卜师开谶所需要的天赋,与医道截然不同。一个人身上拥有一种天分就极为难得,更不必说同时拥有两种天分!

但十五岁的蓝琬做到了。蕴蓝卜师可以做证,一国卜师决不会撒谎,更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那天,蓝琬以绝世风姿走出瑞云殿,震惊了所有的在场人。一身宝蓝色滚银边君服的少年国主,玉树临风,这个形象从此后深深烙印在他们脑海里,一生无法磨灭。

当蓝琬卸下这身华丽而累赘的衣服,换上轻便的水蓝色便服,摘去头上蓝石王冠,绑上一条蕴蓝结后,他就换了另一个身份——弯月公子。

弯月公子悄悄从王宫水晶瓦上消失,前蕴蓝卜师只是笑笑。虽然尊为一国之主,身手高不可测,睿智聪慧,但毕竟还是孩子,一个大孩子!

弯月公子落到王宫外林子里,俊美的脸庞上全是笑意,心道:这个卜师真是的,明明比输了,却还不放心,时不时地总要盯梢!

弯月公子走到林子尽头,碰上了来接他的朋友。牛金龙,金龙公子。

金龙公子是年二十岁整,高大威武,眉目粗犷,面无表情。弯月公子站在他身旁,还没到他胸膛——不是弯月太矮而是金龙太高。

“劳你久等!没办法,他们很爱开会!现在终于开完了,我们走吧!”

金龙公子迟疑道:“我们大概不必去了!”

“哦,为什么?”

“……神医在那里!”

弯月公子笑了笑,顿时整片林子阳光明媚。“那正好呀!我正打算偷听一下他们的秘密!据说——”

他忽然收了笑容,沉声道:“他们的秘密与蕴蓝有关!”

金龙公子略有疑问,但紧闭双唇。

“你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弯月公子恢复笑容,“因为我是卜师嘛!从今天起,我就是蕴蓝卜师了!”

金龙公子很想笑,但没笑出来。弯月公子只手搭在他肩膀上,凝视着他道:“借我一肩之力!”

金龙公子点头。弯月公子便身如风形如燕,轻盈盈地跃上金龙公子肩头,竟坐在他一边肩膀上,口中道:“走!”

林子里忽然不见两人踪影。好快的身手!

金龙公子在镜湖树林中停下身法,他肩上带了一人,疾跑一路,没有喘气更没出汗。

一条蓝色蕴蓝结飘了飘,落回弯月公子脑后。他无声无息落到金龙公子身后。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各起身法,闪电般往镜湖飞身掠去。

阴寒的镜湖水域,对他们仿佛没有影响,并且他们行走的正是九十年前,小灵带蓝蕙心走的“蛇路”。

两人最终分别停在一棵高大的冥树背后。越过冥树的茂密的枝叶,可见镜湖旁伫立的一位绝色佳人。蓝衫水袖,背影婀娜。再远些,可见湖水正中停着一男子,长发黑衣,赤脚而立于湖水上,说不出的诡异、神秘。

“玄君!”蓝蕙心道,“今日琬儿已经即位,我的重任终于卸下,不知玄君是否愿意将簪子给我?”

阿苦道:“给与不给,都取决于你!”

蓝蕙心沉默。树后两人心想,什么叫给与不给都取决于你?就是不想给吗?

只见阿苦手向前一伸,掌心中就神奇般出现了那枚黑石簪子,黑光柔和,在他手中犹如一枝绽放的黑花。

蓝蕙心忽然惨笑道:“我明白了!得不得到簪子都无所谓……”

“你终于明白了吗?蕙心?”

阿苦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但也只是一丝,一瞬间,因为接下来他听到蓝蕙心又说:“我要的本就不是簪子!”

弯月公子与金龙公子对视一眼,前者还微微笑了,那笑容仿佛在说:听到了吧,好戏就在后头!神医要的不是簪子!

蓝蕙心指着自己的胸口:“如果你不能给我,请允许我将你的簪子刺入这里,这次刺中后,我不会再让人轻易拔掉,我会跳进这湖水里,好叫我生生世世长眠于此,与君永不分开!”

金龙公子看到弯月公子的脸骤然变色。

阿苦叹道:“过去那么多年,你还放不下想死的心吗?蕙心,没有用的,你即便再次以簪子刺入胸膛,结果还是一样,死不了!”

“你说过除非我自己想死,那我该怎么死呢?”蓝蕙心珠泪如雨,“求求你告诉我,我该怎么死?这样痛苦的日子,我一天都挨不下去了……请你原谅,我是个无用的女人……求求你,告诉我……怎么死?让我去死吧!”

弯月公子慢慢蹲下身子,靠在树上,脸色苍白。金龙公子见他那样,心中后悔:叫你不要来的!早知如此,我倒不如硬把你拉到酒馆里去!

阿苦沉声道:“悔亡,无首无终!你甘愿这一生什么都得不到,就这样一死了之吗?”

弯月公子扭头望去,蓝蕙心已经跪倒在地,阿苦发随风飘,双目如炬。

“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就这样死去呢?”阿苦轻轻叹道,“你难道忘了,你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做呢!”

他手一挥,簪子落到蓝蕙心眼前。“拿去!蕴蓝神医,起死回生之术!你研究出起死回生之术,那么就既可以生也可以死了!”

蓝蕙心手捧簪子,低低叹一声:“罢了……”风冷冷吹起,头发一瞬间银白。她站起身,望着水中自己倒影,不免想起八十九年前,婷室韵的谶语:

冥花飘零/我见犹怜/绝世**不醒

兰心蕙质/一叹白头……

呵,这就是一叹白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 神医陨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