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37章: 神医陨落2

《爱上玄武》

第37章 神医陨落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危立逃离战场,前往寒泉。与镜湖风景迥然不同,寒泉荒凉无比,方圆十里范围寸草不生,除了沙砾还是沙砾。虽说泉潭很小,但却是奇迹,一潭绿水,长年存活于荒漠沙砾中。

危立的右手隐隐作痛,手生红信虽是他成名绝技,可是每次施展后都会产生痛楚,何况这次被氐弥重创。寒泉可以止痛,以往危立每次施展红信后都会来寒泉止痛,但危立此刻的心痛远胜手上。他只是习惯性地来到这里,并不将手放入寒泉。他要这痛,让他彻骨伤痛,让他牢牢铭记,不报此仇,誓不罢休。

危立与全武黑衣朝夕相处,即便他再冷血,也多少带点人间感情。舍死忘生的勇士,转瞬间全部死在亢无敌手里,只有他一人身还,更他痛苦的是,他是被牛金龙的儿子所救!作为宿将,甚至作为勇士,为敌人所救,是件多么羞耻的事情啊!

危立一挥右手,寒泉水溅三尺。马蹄声轻轻响起,他急忙回首。

“冰冷凄凉的寒泉,可怜的黑衣危立。”十字少年牵马而来,“你果然在此。”

危立惊讶:“你居然没死?”

十字少年面无表情,蓝石枪握在手上,闪烁着高贵的蓝光。“你很想你的救命恩人命丧黄泉吗?”

危立冷笑:“错,要改一个字!命丧寒泉才对!”说话间,他手上红信又生了出来,“虽然你刚才从青乙颐和手中救了我,但很抱歉,我们是敌对冤家,只要一有机会,我就要杀了你!”

十字少年举起蓝石枪,从容问:“你的掌中红信哪里是我蓝石枪的对手?”

危立手中红信抖了抖,他知他说的不错,蓝石枪之利,天下闻名,专克宿将宝器,更无论寻常利器。氐弥的功力远比十字少年高,他的青色小箭更非比寻常,可照样被打落,正是因为不抵蓝石枪。

过了良久,危立问:“小家伙,有件事我一直就想问你,到底是谁给你的蓝石枪?”

十字少年收枪转身:“谁给我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危立,你现在要尽快回到君虚天身边!半步都不要离开!我该走了,我不可能救你第二次,你自己小心!”

危立瞧他转身停顿的空隙,心想,此时不取你小命更待何时?心念一动,他手中红信暴长,又急又猛直击少年后背。“去死吧!”

他十字少年眉头一皱,这时候转身已经来不及了!

一百里外,镜湖。阿苦怀抱蓝蕙心,一步步走向湖心中央。白发三千丈,美人欲哭无泪,欲笑还休。已到湖心,阿苦止步。他周身忽然泛起阵阵蓝光,起先是淡淡的,时有时无,逐渐越来越蓝,不再间断,最后纯蓝纯蓝。小灵从蓝蕙心袖中慢慢滑了出来,周身发蓝,虽没有阿苦那般纯蓝,但同样也蓝得耀目。它攀游上阿苦胸膛,贴上去。两色蓝光相互交叠,忽然,小灵就消失了。蓝光只剩一色。换了从前,蓝蕙心一定会问小灵到哪里去了,但此时,她非但不问不理,更没有去想。生命只剩最后的时光,她只愿依偎在爱人怀里,感受她此生最后的一点温情,直到最后那刻。

阿苦赤luo的脚尖一点,一个旋涡产生。由小逐步变大,由涟漪微动逐渐成惊滔巨浪。镜湖狂乱起来,水声滔天。一圈圈的巨浪围着两人打转,蓝蕙心不惊不乱,只要依偎着他死又何惧?

阿苦带着她逐渐下沉,镜湖水在他脚下退让,化为巨浪如墙,围绕他们。一层层一圈圈,在明亮的蓝光外围呼啸咆哮。

下沉,下沉。蓝蕙心的心却在上升,上升。直到上方湖水合拢。蓝光一直没有变暗,反而更亮。光形成一个圆圈,四散华丽诡秘的光线,在镜湖底折射出忽蓝忽黑忽白三色,那正是小灵的色彩,而湖底似乎有什么一直在响应阿苦的蓝光,从他们下沉开始就不停地散发着微弱的蓝光。蓝蕙心看不清楚那是什么,直到他带她来到湖底。

湖底一直射出蓝光的物体,是无数颗蕴蓝之珠,那是一百年前她的泪。蓝蕙心看清楚后,不由地抓住阿苦衣襟,她想对他说什么,可什么也说不出来。喉咙仿佛堵住。

随着阿苦落到湖底,双脚踏稳,蕴蓝之珠竟全部缓缓上升。一颗颗,莹蓝莹蓝,在她眼前,在她身旁。它们照蓝了整个湖底,也照蓝了她的脸,她的身。她放开他的衣襟,伸手穿越蓝光圈,镜湖水的可怕、死寂瞬间由指尖传递到全身。她咬了咬牙,三指捏住了一颗,随着她这一举动,所有的蕴蓝之珠忽然齐齐静止于水空,不再上升。

她收回手,蕴蓝之珠在他的蓝光里依然散发出莹蓝的光。她扭头望阿苦,阿苦点头。她便明白,他要她解一颗蕴蓝之珠,他要她亲手解开一百年前她自己的蕴蓝之珠。

她将蕴蓝之珠放在手心里,一百年前他轻吻的地方,她的生死关上。

半天没有动静,她便看阿苦。阿苦薄如线的嘴唇轻吟一字:“苦!”那蕴蓝之珠即应声化水,还原成一百年前的泪。他替她解了。

她吃惊地盯着掌心中的一小滩泪,那水逐渐饱满起来,成为一个小圆球,缓缓变大,越变越大。圆球带着蓝光离开她的手掌,往远处漂去。她这才发现所有的蕴蓝之珠已经全部变成了圆球。它们不再莹蓝,而是焕发着浅蓝色的光,浅得刺目。等到圆球大到能容纳一个人时,球体里就出现了人影。一个清瘦的老人慈祥地微笑,虽然他年纪大了,但从脸庞轮廓来看,年轻时肯定是个美男子。

蓝蕙心心念一动,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力气,使她喊出声来:“爷爷……”那是蓝冕呀,她的亲人她所敬仰的至亲呀!他一手将她带大,教她读书教她写字教她做人,他疼爱她视她为掌上明珠……

再看旁边的一个圆球,蓝蕙心看到了自己。她一身冬装,英姿飒飒地站在一棵参天大树上。那是一百年前,她首次踏入镜湖。那是她为了蓝冕为了蕴蓝国,闯入绝地,寻求一味并不存在的草药。她差点死在那里……

又看下一个,她看到了玄君。他解开围脖,捧起她的手,将嘴唇就压在那上面……蓝蕙心浑身发颤。

圆球漂浮,一个个从她眼前晃过。蕴蓝都城的繁华,年迈的蕴蓝国主蓝冕,东关战场的迷离,元国主青戌春的情深……一百一十六年的岁月,在圆球里走过。

“你看清楚了吗?蕙心?”

她忽然转过头,将头深深埋在他怀里,不再看圆球。他便知她看清楚了,看明白了。

她耳畔响起婷室韵的下半阙谶语。

“淑人君子/流水无情/宁将天年不遂

镜花水月/错爱今生/”

于是,她低低在他怀中道:“我看明白了,我看到了最初的我,也看到了最初我为什么要到镜湖去……”

寒泉边,蓝光一闪。十字少年在危急关头往身后一挥蓝石枪,那枪就神奇地挡住了红信。红信被它一挡,惯性地卷绕住枪。十字少年冷笑一声,手一收,枪就弹开了红信。几截断舌,血淋淋地跌到地上。危立闷哼一声,收回红信,右手心已是血肉模糊。

“忘恩负义的家伙!”十字少年转身道,“卜师说的一点没错,危立最危险的不是他的掌中红信,而是他那颗冰冷可怕的心!”

危立虽然疼出了虚汗,但嘴上依然强硬:“你不就仗着蓝石枪厉害,有什么了不起?倘若没有蓝石枪,你这小崽子早就到阴间报到去了!”

十字少年眉头一皱。

“怎么样,臭小子!老子没说错吧?你要没蓝石枪,别说从魔鬼将军手下救我,根本连我都打不过!你有种扔掉蓝石枪,与老子一战试试?”

十字少年深吸一口气:“你说得一点不错!但我没有那么蠢放下蓝石枪跟你交手!卜师交代过,我现在还不是你的对手,但加上蓝石枪,要取你小命却易如反掌!可我们都是贞国人,我不会杀死你!只有君虚天才会对自己人痛下毒手!”

危立“呸”一声:“小崽子知道个屁!这一切都是你们逼的!君虚天一天不当上贞国国主,我们之间的仗就没完!”

十字少年冷哼一声道:“你赶紧回到君虚天身边吧!君虚天和他的部下都是一个德行,满脑子只知道占山为王!你如果再不回去,没准以后贞国就没君虚天这号人物了!”

危立一呆。

十字少年也不理他,自顾自悠闲地离开。没走几步,就看到一条黑影斜斜地飞射出去,看样子,是特意绕开少年,赶回去了。

少年心想,卜师果然有先见之明,不仅猜到危立会离开君虚天,更预言了君虚天身旁即将爆发的危机。只是,卜师为什么要让自己警告危立呢,让他们自相残杀去,不是更好?

阳光倾泻,映在他额头,十字分外明显。一横一竖,仿佛刀刻,却千真万确是天生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神医陨落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