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39章: 双生双爱

《爱上玄武》

第39章 双生双爱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卷蕴蓝王妃

青乙三十三年,北方卜师婷室韵对蕴蓝国主蓝琬谶语:

烟花弥漫/高悬天际/独君怜看世人/

翠绿新红/俱幻尘嚣/

薄祚寒门/隔世相望/垂君携手天涯/

风平波息/矢志不渝/

元国主青乙颐强记于蕴蓝都城北遂门——《四国录•元青》

第一章双生双爱

即便明知是梦,金铃子却无法拒绝继续做下去。红色翅膀艳丽展开,驰骋银色北国。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翅膀夺目耀眼……

小时候金铃子问过朱袈,为什么她只能穿红衣?朱袈答,因为你是我的女儿,是朱雀神族,而红色正是朱雀神族的象征,更是亨国国色。

金铃子由此爱上红衣,更为红翅骄傲……

往下是无边无际的白色大地,身旁是飞舞灵动的雪花,飞呀飞呀,飞得更远,飞要想去的任何地方。飞过城镇飞过荒原,飞过没有面孔的人群,飞过不见绿草的雪地,飞呀飞呀,飞个不停,也不能停。一停下来,就会落到父王的掌心,一停下来,怕就再飞不起来。

飞呀飞呀……可是,要飞到哪里去?这里是贞国,不是故乡。陌生贞国寒冷北方。

她回头,白皑皑的雪地,盛开梅花。刹那间,朵朵鲜血梅花,点燃北国。似花更胜火。金铃子感到浑身气血翻涌,飞,要飞,飞到生命尽头。

她往来时路一路回飞,疾飞,狂飞。飞回来时路,朱雀神族,亨国公主,要回家。雪地里的梅花越开越艳,越放越多,层层叠叠团团簇簇,红艳夺目血色刺目。不知不觉,幻为血海……

朱袈说,当感到翅膀异常沉重的时候,就是要死的时候。金铃子说,没有翅膀就不会感到沉重。朱袈怒道:没有翅膀就不是朱雀神族……

飞呀,翅膀沉重,也要飞回去。直到死,也要飞,飞呀。

累呀,飞呀。坠落,就是燃烧的血海。重呀,飞呀。朱雀的公主,决不能死在这里。朱雀灵声响起,不断尖啸,不绝于耳。是谁在呼唤,是谁指引回家的路?她越飞越慢,越飞越低,梅花在鼻间下燃烧,竟散发着兰花的味道,雪花早已停了,化作雨水,敲打娇躯,一落到她身上,就变为血。

怎么样也要飞回去,飞呀。但是,她飞不动了,也动不了了。她没掉下去,翅膀被人抓住了。她喘了口,回头看抓她的人。天旋地转,他的长发在血色中飘浮,那嘴角神秘的线条弯了弯,好象在笑。

金铃子心头激荡起一股热流,将她拉回现实。她猛然起身,顿时眼冒金星。

“醒了?”一个男声温和地响起。

她慢慢恢复了视线,再次看到四国第一美男子,蕴蓝国主蓝琬。他已经换了发式也换了衣裳。一枚蓝石簪子松松穿越发髻,长发在脑后披散。银蓝浅蓝双色滚边的对襟白衣,腰间也是松松搭了条窄带。随意发式,随意华服,在他身上却是绝世的风姿,但金铃子只看了一眼。金铃子环望四周,不知身处何方。一色蓝布围绕半间屋子,犹如帐篷将简舍环住,光线暗淡不见天色。从一处蓝布缝隙穿透过来的阴暗光线来看,外面应还是夜晚。

蓝琬点燃了一盏油灯,四周顿时明亮起来。

“这是哪里?”

“这是神医府。”

“怎的神医府如此怪异?半间屋子外加帐篷?”

蓝琬柔声道:“这里本来是一间小屋,现在只剩一半了。我怕你着凉,所以叫人用厚布围了起来。”

金铃子下地,左右张望,“我认出来了,这里是你师傅带我来的屋子,怎的我才睡了一小会,就变这样了?”

蓝琬凝视她道:“不是一小会,你睡了一天一夜。”

“什么?”金铃子吃惊,“那你师傅到哪里去了?那个神医呢?她病得很重,不知道你师傅有没有把她治好?”

蓝琬沉默,眉宇间忧伤重重。

金铃子见他不答,便道:“我要去找你师傅!”

“别去打搅他们!”蓝琬急道。

金铃子盯着他,忽然脑中莫名一个奇怪的念头:“你是不是他们的儿子?”

蓝琬摇头,哭笑不得,“怎么可能呢?”

金铃子又问:“那他们两人是不是夫妇?”

蓝琬又摇头,心中却叹,倘若蕴蓝神医听到她这两个问题,会作何想?

金铃子道:“你既不是他们的儿子,他们又不是夫妇,那你没有理由不让我去找你师傅啊!你师傅欠我一双翅膀,他说他要补偿我!我要找他去,一定要找他去!”

见她欲往外去,蓝琬沉声道:“不,我有一个很好的理由不让你去。”

“什么理由?”金铃子心想,管你什么理由,我都要去找他!

蓝琬略带伤感:“金铃公主,不要再调皮任性了。你的父王需要你现在在他身边,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你的姐姐银铃公主现在被元国主青乙颐掳走了,并且她跟你一样,永远失去了翅膀。清秋院亨国侍卫伤残无数,此刻你父王无暇看护你,但他……”

接下去的话,金铃子已经听不进去。她震惊之下,发呆,然后,泪如雨下。

金铃子自知失去翅膀的痛苦,简直生不如死,万没料到她姐姐也遭遇一样的命运。神族双生子,从出生开始就悲喜同步,一个人受伤另一个人也会感到痛。她怎的竟如此糊涂,跑到镜湖折毁了自己的翅膀……不错,正是她连累的银铃。倘若她没有私往镜湖,没有坠入湖水损毁翅膀,她姐姐岂会失去翅膀?如果她好端端地守在父王膝下,陪在姐姐身边,她就不会失去翅膀,姐姐更不会失去翅膀!但是她失去了翅膀,不仅剥夺了自己的朱雀神族血统,同时也剥夺了银铃的。

金铃子跪倒在地,双手捶打地面,哭喊道:“二姐姐,我对不起你呀!是我害了你呀!我是罪人!我是罪人呀!”

蓝琬不想她竟如此,忙不迭上前扶她起来,但一抓住她的肩膀,一股又冷又热的灵力即推开了他。蓝琬惊讶:“水影冰火?你竟学会了水影冰火?”

金铃子正陷入痛苦,没有回答他。

蓝琬聪明绝顶,知晓此种情况定是他师所为。而此刻,金铃子体内同时存在两种性质相反的灵力,因神情激荡,灵力出于保护状态正在自循环,所以他一触碰她就被这两种灵力的合力弹开。

蓝琬苦思了一阵,却无法想出法子扶她起身,正无奈时,她却昏了过去。原来金铃子先前翅膀折毁,虽经玄君灵血救治,但毕竟伤重失血太多,体虚身弱,现在神伤情动,竟是哭昏过去。

蓝琬抱起她,自嘲道:“将来造化,岂料造化弄人?”今晨素颜有求于他,他不便回答,只一句“将来造化,看她自己”搪塞过去。可现在,他却不得不为怀中女子的未来深深担忧。银铃公主可嫁青乙颐为后,但金铃子与玄君呢?莫非只换一个“血光之灾”?

身具卜师素质的蕴蓝国主,惟有自嘲。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双生双爱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