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4章: 缘起镜湖3

《爱上玄武》

第4章 缘起镜湖3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已深,风更冷。明亮的篝火在镜湖畔燃烧着,是方圆十里内唯一的温暖。树影婆娑,镜湖静美,只是金铃子不再是往日的金铃子。她从阵痛中苏醒过来,周身骨骼仿若拆开后重新拼凑,背上更如刀扎,痛不休。

“嘤呀”她轻呼一声,睁开双眼。她一睁开眼,就看见那条气她的小蛇,吐着红信,蛇眼烁烁地盯着她。

“混帐!”金铃子五指如钩,欲抓蛇而后快,不想手臂无力,才举起又软绵绵地垂下。

小蛇摇晃着脑袋,似乎劝她不要白费力气。

“你醒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浑厚地响起。金铃子抬头,第一次看见阿苦。他背靠一棵大树,黑衣长发,一张脸掩在树阴夜色之中,只有眼眸闪亮若星。

“觉得冷吗?”男人问。

金铃子这才注意到,她身旁燃着一堆篝火。她再次回头,发觉小蛇已经向男人游去,片刻功夫就攀上了男人肩头。

“这是你的蛇?”

男人抚摩了下蛇头,答:“你不要伤它,它不是有意的。”

金铃子冷冷道:“那我呢?你没见我伤有多重?”

男人停顿了半响,柔声道:“姑娘,我会尽力弥补你的。”

金铃子奋力扭头往身后看去,却无法看到后背。她怒道:“你怎么弥补我?我的翅膀怎么了?”

男人惋惜地说:“很遗憾,你没有翅膀了!”他说完这句话,小蛇就钻进他衣袍里躲了起来。

金铃子呆住了。自降生的那一天起,她就一直为自己美丽的翅膀而骄傲自豪,自从会飞的那一刻起,她就一直享受着飞翔的快乐与自由。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她突然失去了飞的能力。对一个朱雀王族的后裔,不会飞即意味着残废,从另一个角度上来看,会飞的翅膀代表了朱雀神族高贵的血统,而现在她已经被剥夺了神族血统。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无人答她,只有篝火丝丝嚓嚓的燃烧声。金铃子低下头,尽力克制眼泪滚落眼眶。阿苦缓步向她走来,在低垂的视线里,她看见阿苦的裸脚,脚上遍布沧桑的褶皱。她抬起头,看见这个男人掩盖在黑发中安详的脸庞,不知道为什么,眼泪突然滚滚而出,如洪水破堤,一发不可收拾。

朱雀灵声非同寻常,但金铃子伤后暂无法运用,尽管如此,仍是哭声悲恸,音色清美。过了一会,等她哭声小了,阿苦柔声道:“镜湖水寒,对南人而言是禁地,特别是朱雀神族,一旦跌入湖中,等同再造灵骨……”

“呜……”金铃子泣不成声,“那……我为什么……没有死呢?”

阿苦道:“只要有我在,就决不会让你死!”

“还不如……呜……让我死去!”

阿苦沉声道:“不要这样。虽然你失去了翅膀,不能再飞。但我说过,我会补偿你。我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他的声音沉稳有力,金铃子垂头望着他的脚,慢慢停止了哭泣。

“你暂时失去了源自朱雀血脉的灵力,却拥有了媲美镜湖寒性的灵力。你跌进湖里,重新塑造了灵骨,虽然过程很痛很辛苦,但以后你会发现,你将同时身兼水、火二重灵力。姑娘,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教你一些法术,当作你失去翅膀的补偿。”

金铃子一听到“翅膀”二字,眼泪又不禁淌了下来。

阿苦蹲下身,伸手轻轻拭去她的眼泪,他的手指修长而冰凉,但是奇怪的是,金铃子的泪水在他指间变成了水雾。金铃子于泪眼中凝望他,他的脸平静而神秘,带有不可抗拒的魔力。

金铃子安静了片刻,却又闭上眼奋力摇头道:“不要!我不要别族的法术!我只要我的翅膀!我不要你弥补我什么!我要杀了那条蛇!”

阿苦按住她双肩,道:“你的翅膀不能再飞,但你会有比翅膀更好的东西!你不要怨恨小灵,它不是故意的,小灵它是喜欢你才会出现在你面前!它并不知道你是朱雀神族,它若知道你是朱雀神族,借它十个蛇胆它也不敢惹你!”

金铃子睁开眼,看见小蛇从男人领口露出一只小脑袋,一双小蛇眼含着一对泪珠,一副后悔的不得了的样子。再看它的主人,诚恳的眼神,金铃子忽然觉得自己完了,她没有办法怨恨别人,只有认栽。

金铃子靠在阿苦胸膛,默默地两行两行地流泪。泪水沾湿了阿苦的黑衣,变作水雾,散发到半空,篝火面前,无声消失。

阿苦的左手停在半空,犹豫了片刻,轻轻落到金铃子背上,拍了拍。“别哭了,你的家人马上就会过来找你了!”

金铃子掩面道:“我这副样子,如何见人?”

阿苦问:“你不愿回到亲人身旁吗?”

金铃子痛苦地说:“何来面目见人?”

阿苦低声问:“你不怕他们担心吗?”

金铃子幽怨道:“不让他们担心,他们就会伤心!”

阿苦沉默了片刻,问:“愿意跟我走吗?”

金铃子道:“你不是说要补偿我吗?我不跟你走,你怎的补偿我?”

风吹起阿苦额前一缕长发,风欲扑火,阿苦手一扬,在长发飘至篝火前,火突然熄灭。金铃子惊讶地看着阿苦站起,他高大挺拔的身影遮挡住倾斜下的月光,柔和的声线像雨珠倾洒在镜湖里。

“来,我让你看看你现在的灵力!”

他向她伸出手,她觉得他的手离她很远很远,但是她一伸胳膊,就被他握住。他的手很凉,这是她生平第一次感到凉原来也这么有温度。

她被他牵引,身子轻盈起来,周身的疼痛仿佛突然消失。他拉着她的手,转瞬间,她就飞似的来到镜湖之上。这么快,这么迅速,她还来不及明白,就发现自己站在湖水之上。这曾经美丽冰冷可怕的湖水,现在却如细沙,双脚踩踏其上,犹如踏在柔软弹性的鲸背上,既有承受力又有浮力。

她望下看,镜湖清晰地映出她梨花带雨的脸庞,她试探地踏踩,水波涟漪层层漾开。她惊奇地抬头,就在这一刻,阿苦的手离开了她。她顿时慌乱,手舞足蹈一阵,却发现并没有坠入湖中,仍好端端站在湖水上。

阿苦微笑道:“现在你掉不进水里,要等到以后练成水影冰火,才能进出自如。”

“水影冰火?”

阿苦点头:“孰不知是福是祸?镜湖毁你神翅再造性灵,我已帮你打通死海命门,将来造化,却看你自己了!”

金铃子暗自运劲,却发现体内的灵力无法控制。灵力原本是平缓均匀遍布四肢百脉但现在却杂乱无章八方乱窜,更怪异的是,三江五海中的第四海,死海命门竟移位了:朱雀神族的死海原在头颈正中现在竟往下去了,竖移了三寸。

当下,金铃子惊问:“什么造化?我现在究竟怎么了?”

阿苦却道:“我们该走了,他们已经来了!”

不由分说,他又拉起她的手,往另一岸驰去。他们的身影刚从镜湖旁消失,已灭的篝火附近就出现了几个红衣人,正是清秋院贵客朱袈的侍从。

红衣侍从们个个脸色发青嘴唇发紫,寒气已侵入骨髓。他们没有金铃子的灵力,拼着性命不要,才闯入南人的禁地,绝地镜湖。其中一个已然不支,到了篝火附近,即扑倒在地。另几个情形也好不了多少,摇摇欲倒,最后纷纷倒下。为首的侍从最后一个倒下。他心想,死也罢了,但未找到三公主,死不甘心。随着他的倒下,已灭的篝火神奇般复燃。红衣侍从在神智恍惚中,看见一位头戴蕴蓝结的俊美男子,手持火折,站在篝火旁。男子目不转睛地盯着镜湖另一岸,面带微笑,仿佛看见什么人似的。

蓝琬只一身单薄的水蓝色便服,丝毫不受镜湖水域风寒水冷的影响。若非天赋异禀,即为后天适应炼就。

不多时,脚步声纷至沓来,一群冬装打扮的蓝袍人赶到了镜湖。蓝袍人纷纷跪在蓝琬脚下,为首一人恭敬地说:“禀主上,驾车已在镜湖林外等候。”

蓝琬并未转身,依然望着对岸,嘴上道:“你等速速将亨国侍从带至神医府,并通知清秋院素颜公主。”

“是!”蓝袍首领一举手,蓝袍人立时动手,将亨国侍从一个个扶起,或抱或背,迅速往林外而去,最后只留下那名蓝袍首领。

蓝琬虽未回头,却仿佛已看到了一切。“你不走吗?有什么话就说吧!”

蓝袍首领道:“刚才属下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蓝琬淡淡道:“你且说来,究竟是什么事情?”

蓝袍首领道:“属下适才前来的路上,发现了几名元国勇士。那几人身形彪悍,从其神态举止上来看,应该是上位勇士。他们脚步匆忙,往清秋院方向而去,不知何故?属下惟恐发生什么事故,已派一名得力部下留守清秋院附近观察。”

蓝琬思索了片刻,“最近奇怪的事会越来越多,蕴蓝现已当轴处中,我们处事要分外小心。你做得很好!你先回去,继续留意,如有发现,及时来报。”

蓝袍首领得令,这才离去。

蓝琬缓步上前,伫立镜湖水畔。他手中火折明亮艳丽,湖中倒影亦是明亮艳丽,只是他只身一人身影寂寞。

……本章完结,下一章“ 蕴蓝第一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