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42章: 双生双爱4

《爱上玄武》

第42章 双生双爱4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元都,王宫。虽不比蕴蓝王宫的富丽堂皇,却更具大国威严。阶梯入云,高墙重重。并且,由于王宫的建筑全以整块的大青石砌就,更显庄重、气势磅礴。四国虽常见青石,但整大块的,长宽高各约一人长的大青石非常少见,更无论用其搭建宫殿。

银铃子下车驾,见到元王宫的第一眼,就被深深震撼。如此庄严肃穆的建筑,表达的不仅是大国的威严,更是王权的象征。她被青乙颐抱着走进,越往里去越觉害怕。她知道,她这一进去,就再也出不来,就好比鸟入鸟笼。

青乙颐踏入第一重宫殿,锦德宫。侍女们一色青衣宫裙,跪倒相迎。亢无敌和氐弥不再跟随,驻留殿外。银铃子微微抬头,越过青乙颐肩头,看见两位将军在殿门口做了相同的动作。他们将右手举过左肩,这动作类似西霜桥城门的军士,但亢、氐两人并不半跪,只微微垂首。

锦德宫门在银铃子眼前阖上。两位侍卫从外面关闭了宫门。

银铃子转回头,锦德宫宽敞的殿堂上,整齐地跪着一群侍从。

“东平!”青乙颐喊了声。

“奴在。”一个年轻男子便抬起头来。

“起身!”

名唤东平的侍从站起身,银铃子见他相貌堂堂一表人材,所着衣裳,有别于其他侍从,不禁微微吃惊:仆从中最低一级才自称为奴,可眼前这个东平却不象一个低等仆从。

“银铃公主从今天起就是你的主子。”

“奴知道了!”男子微微低头。

银铃子更觉惊讶,王宫内廷,怎么能让男侍从伺候女主子呢?

又听青乙颐继续说道:“她现在受伤在身,行动多有不便。你除了要找御医医治她,还要照顾她的起居……还有,她是亨国南人,朱雀神族的公主,一般饮食肯定吃不惯。你要竭尽所能满足她的需求!”

“是!”东平右手放到左肩上,做了一个与适才亢、氐两人一样的动作。

青乙颐往锦德宫的右门走去,一干侍从仍然跪在锦德宫地上,一动不动。由于大殿门关阖,若大的锦德宫充满着阴森之气,压得银铃子心头不适,眼中所见满是青暗之色,直到出锦德宫右门。

走在长长的回廊上,光照充分,随处可见奇花异草,雕栏玉砌。青乙颐道:“我不清楚你亨国宫廷什么状况,但我元国宫廷可是个人吃人的地方……所以我给一个仆从,东平他会以性命保护你。”

他顿了顿又道:“你也许会觉得奇怪,东平为何自称为‘奴’。奴是最低等的仆从,我青乙颐怎么放心把你交给他呢?银铃子,想过没有?”

她老实地点头。

青乙颐笑道:“其实这正是东平最优秀的地方!”

“主上过奖了!”东平在他们身后低声道。

银铃子心内大惊:这人竟悄无声息,一路跟随他们,可见身手不凡,决不是个普通侍从。而一般修习之人,最忌讳高手无声息地出没身后,更何况青乙颐身为君王。由此看来,按照宫廷谚语的说法:东平是位被准许的人!他得到了他的君王最大程度的信任。

青乙颐继续说:“王宫内廷,鲜有男仆从服侍女主子的!但我青乙颐不管,此刻环顾元国王宫,没有第二人更适合照顾你了!银铃子,你要快点养好身体,以后会有好日子等着你呢!”

银铃子眉头一皱,心中愁苦:哪里会有什么好日子?嘴上便道:“你若真心待我,不如放我回去!”

“少做梦了!”青乙颐沉声道,“多少女人巴不得爬上龙床,多少嫔妃恨不能得我宠爱?你却不稀罕!难道我青乙颐在你心中这么没有分量吗?”

银铃子不知哪来的勇气,道:“你休拿王权来压我!不错,你是一国之君,手握生杀大权,可是,武力并不能取得所有!你能带我身到元都,但不能带我的心到元都!”

青乙颐停住脚步,凝视怀中人道:“你的心,也是我的!”他手上略一运劲,银铃子便浑身颤抖起来。那股灵力又在她体内积极回应,迅速奔腾于三江五海之中。她心内火烧火燎,四肢却僵硬,口内干涸,灵海迷失。

东平停在他们身后,虽只看到一双红鞋和几缕发丝,却也能察觉到银铃子的状况。从她颤抖的幅度,发丝的阵阵浮动,以及空气里传来的灵力波荡,东平判断,主上已经对这位亨国公主种了情种。能令主上耗费灵力种下情种的女人,她是第一个。元国的女人,只要听到青乙颐三个字就会眩晕,哪里要种什么情种?

青乙颐继续走,东平继续跟随。青乙颐问:“东平,你知道她对我有多重要了吗?”

“奴知。感谢主上对奴的信任。”

青乙颐忽然转身,东平随之再次止步。青乙颐将昏迷状态的银铃子交给他,东平双手接过,一抱便知手上人纤体柔弱,伤重在身。

青乙颐道:“你带她入住‘春生宫’!半步都不要离开,直到我来!”

听得“春生宫”三字,东平立时感到手上人重若千钧。空置多年的元国正宫终于盼来了主人,他手上这位娇小柔弱的亨国公主将成为元国王妃。

“是。”东平心中虽惊,但面上平静如水。

青乙颐忽然冷笑道:“我很快就会回来,不会让你们等太久的!”

东平淡淡道:“不管等多久,奴都会等主上归来。”

青乙颐冷峭的神色稍稍缓和,他一按东平肩膀,沉声道:“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如果有人胆敢对公主不利,无论是谁,杀无赦!”

“奴知。”东平清澈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气。听到青乙颐这句话,他才完全了解到,他到底接受了一份什么样的任务。

###

李桃浣不知自己是怎么回的夏艳宫。她在西霜桥内墙下苦等青乙颐两天两夜,原想给他一个惊喜,不料却换来这样的结局。

她见他手中怀抱的小女子,已生三分醋意,不曾想他还要立她为后。她这些年来专宠独爱的日子转眼到头,正宫娘娘的位置拱手让人,而且还是以往他最不喜欢的那类瘦弱女子,这叫她如何甘心呢?亨国公主朱银铃,到底给青乙颐吃了什么药,竟让他舍得伤最爱的小桃呢?

李桃浣伤心自怜,她的仆从李舒兔在车驾内劝慰道:“主子何必伤心?国主一天不册立正室,主子就是最有希望封后的嫔妃。如果朱银铃不治而亡,国主的心还不是要回到您身上?”

李桃浣惊道:“莫非要杀了朱银铃不成?”

李舒兔娇美的脸上充满杀机。“您不杀她,来日必定为她所杀!主子请放心,舒兔会为主子办妥此事。”

“舒兔……”李桃浣抓起她的手,“又要这双手为我染上鲜血,我真不知该如何报答你!”

李舒兔微笑道:“不要说报答,只要您成为元国王妃,就是对舒兔最好的感谢!”

李桃浣略略心定,她深知李舒兔手段。何况李舒兔已经不是第一次为她杀人。

“主子,我这就去做些准备,不能陪您回宫,主子请见谅!”李舒兔行礼,亦是右手举过左肩。

“万事小心!”

“是!”李舒兔打开车门,飞身而去。她的身法,竟不在亢、氐二人之下。一晃后就身影全无。

她走后,李桃浣神色恍惚地回了夏艳宫。

路经锦德宫的时候,她再次被氐弥打量。这次氐弥不再意味深长地看她,眼神中尽是怜悯,只是她依然不知。

李桃浣走进锦德宫,亢无敌问氐弥:“你怎么同情起艳妃娘娘来了?”

氐弥道:“不过多看她一眼罢了!”

亢无敌不懂,只一味傻笑道:“我倒觉得艳妃比银铃公主迷人得多!”

“你懂什么!”氐弥懒得跟他解释,转身而去。

“你要去哪里?”亢无敌连忙追上。

氐弥冷冷道:“你要跟来就不许说话,见我眼色行事!”

亢无敌心头顿时一痒,他知道,有好事要发生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双生双爱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