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43章: 双生双爱5

《爱上玄武》

第43章 双生双爱5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娘娘,您回来了!”守侯在夏艳宫前的侍女一看见李桃浣,就急急赶了过来,“可叫奴婢着急坏了!”

李桃浣无心理会,只顾自己往殿里去。

侍女当即跪下道:“娘娘,国主正在里面,请您更衣!”

李桃浣一呆,转而喜道:“主上在夏艳宫吗?”

“正是!国主特命奴婢在此恭候,说见着娘娘,就请娘娘立刻更衣到内室!”

李桃浣一扫先前愁容,喜形于色,顿时夏艳宫前春色满天。

主上一回宫,就撇下朱银铃来找小桃!主上没有忘了小桃!主上心里还是最爱小桃!

“我知道了!”李桃浣大笑。

###

东平守侯在春生宫,银铃子的床边,背对着她。两位侍女正在为公主换衣裳。作为男子,服侍女主多有忌讳,即便是被准许的仆从,也要谨守禁忌。但东平答应过青乙颐,不得离开银铃子半步,因此即便是换衣裳,他也不敢离开,只将身子背了过去。

忽然两侍女口中惊呼,东平情急之下,转身回望。他只看了一眼,急忙又转了回去,但那一幕却深深震撼了他,从此后烙印在心里。

一张柔美白皙的肩背,两道血淋淋的剑伤——雪白肌肤更衬托鲜血伤口绝艳触目。

从伤口的长度和创面来看,那是毁神格的重伤。朱雀神族的公主,竟被剥夺了朱雀王族的翅膀!再往深想,东平不禁大骇:这种事也只有主上才做得出!青乙颐为了打破神族通婚的禁忌,竟毁了银铃子的朱雀神格。

两侍女中的一位道:“东平大人,公主伤重。刚才奴婢不知公主伤势,贸然解开红衣,导致她背上伤口裂开……请恕奴婢无礼。以目前公主状况,实在不适合穿上上衣。”

东平顿感头疼,一会主上前来,看到银铃子这副模样,肯定会勃然大怒!

“公主伤口破裂再次流血,此刻急需医治,恐怕等不及御医,还请大人明示!”

东平叹道:“罢了罢了!”他举起左袖,以右手食指一划,宽大的袖子竟被他截下一截。他将这一截袖布蒙住自己双眼,以青龙结在脑后扎住。一系列动作,既迅速又优美。与此同时,他却心生一股寒意:倘若这时候有高手刺杀银铃子,他双眼被蒙,出手肯定会慢,那该如何是好?

但东平未及想,他要先止住银铃子的伤势。他转身,蒙眼之下,竟毫无迟疑,精准无比地往银铃子走去。两侍女分立床帏两侧,对这位被国主准许的仆从流露出深深崇敬。

“奴得罪了!”东平道。

话音甫落,他已腾空跃起,飞身到银铃子上方,一掌敲向她血海背后。脏器之中的血海命门,只要用力得当,就能止住创伤血流。

说时迟那时快,当他掌心触碰到银铃子的那一刻,背后一股杀气骤然来袭。刚才的预感不幸印证,东平心知不妙,他不仅蒙着眼,而且身在半空,敌人却自他背后而来——他正处于绝对下风。

###

金碧辉煌的夏艳宫内,瑰丽旖旎的床帏,美艳无双的女人。正当春生宫杀意森森,银铃子命在旦夕之际,青乙颐却在夏艳宫徜徉美色。

眼媚如丝,唇香似花,体态诱人。女人该有的,娇、媚、风流、多情,李桃浣都有。青乙颐专宠她多年,不是没有原因的。李桃浣不仅眼睛会说话,身体也会。

现在李桃浣感到,青乙颐已经完全回到她身边了,不,甚至根本就未曾离开过。她被他紧紧抓着,被他一如既往地爱着。每次都这样。她抵死缠绵,只为要他,要他的身,要他的爱,要他的心。为此,她甘愿付出一切。听说很久以前,夏艳宫里住着一位名为葎帷的妃子,她为了要得到青戌春的心,怀有身孕还不惜施展巫术,结果被巫术反噬而亡,一尸两命。而现在的夏艳宫主子也一样会为了所爱的男人,给出一切……

元国主青乙颐满足地放开了身下的女人。女人已经泪流满面。

“哭什么?不高兴吗?”

李桃浣笑道:“小桃是高兴的泪呀!主上没有抛弃小桃,又回到小桃身边了!小桃真的太高兴了!”

青乙颐坐在床上,手指在李桃浣娇嫩的肌肤上划了一划:“小桃真是个很棒的女人!”

“讨厌,每次都说这句话!”李桃浣假嗔,一边擦去泪痕。

“想我元宫,只有以前那个叫什么来着,对了,叫史爱云的那个,在床上,只有她才能跟我的小桃一较高下!”

李桃浣不高兴地嘟起嘴来:“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青乙颐淡淡道:“人虽然死了,但我还记得!”

“主上真多情!一个死人还惦记着!”李桃浣讪讪道。

青乙颐笑道:“死人的醋你也要吃吗?”

李桃浣一把抱住他宽阔的肩膀,贴着他身子道:“不吃死人的醋了!吃吃活人的醋咯!那个朱银铃算什么东西?主上为什么要带她来元宫?还在我面前说要立她为后,主上难道要气死小桃吗?”

青乙颐一反身,又将她压在身下,柔声道:“小桃,我不会气死你的!”

见他的脸凑近,李桃浣闭上双眼。管她什么朱银铃,只要青乙颐在她身边,就没有任何女人能抢走!

元国主身上特有的香打开了她的唇齿,与此同时,他的手摸上了她的xiōng部。李桃浣陶醉其中,青乙颐的手却继续上移,最后移到了她的头颈。接着,他离开了她的唇,坐在她身上,一手掐住她的脖子。

李桃浣回过神来,双手抓住青乙颐的手,一脸惊恐地望着他。他却温柔无比地道:“小桃,我怎么会气死你呢?你要死是你自己的事,我不会逼你往死路上去。当然,如果你自己想要死,我也会帮你。”

李桃浣忽然想到他不是无意说起史爱云。于是,她急道:“主上误会小桃了!史爱云不是我杀的!主上千万不要误会!”

青乙颐笑道:“我知道,史爱云不是你杀的,还有泛罗子、叶薄也不是你杀的。史爱云是上吊死的,泛罗子是吃坏东西死的,叶薄是不小心掉进湖里。她们都不是你杀的!”

李桃浣自知再瞒不下去,只得黯然道:“我虽没杀她们,但她们也的确因我而死。她们……她们都是李舒兔杀的……因为李舒兔太重视我,不想让我失宠……主上,你原谅我吧!”

青乙颐不再微笑,冷冷道:“全部都推到李舒兔身上吗?小桃,你能推掉吗?小桃,尽管你做了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但你仍然是我青乙颐最宠爱的女人。我今天到这里来,只为给你一个了断。”

他的手上微一使力,李桃浣便呼吸不畅,面色发青。青乙颐威武粗犷的脸上闪过一丝恻隐,但一瞬即逝。

“我刚才决定:只要看到李舒兔跟你一起回宫,就饶你不死,既往不咎,你仍做你的艳妃,我依旧会时常来看你。但若李舒兔去刺杀银铃子,那就是你自己找死,休怪我无情!”

李桃浣这才知道,西霜桥旁他说的句句属实。“再勿放肆,不然休怪我手下无情!”李桃浣再次流泪,青乙颐明知她杀了史爱云她们,仍然对她宠爱有加。他明明爱她的,为什么这次为了一个朱银铃就要杀死她呢?

“小桃,你怎么这么蠢呢?”青乙颐闭上眼,仿佛不忍心。

“主上,您真的爱上了朱银铃吗?”

李桃浣竭力说出生命中最后一句话,但这个问题她听不到答案。青乙颐眼中闪烁出青色冷光。

鲜血溅到他赤luo的身体上,一颗美人头滚落床第。掐死一个宠妃犹如采摘一朵鲜花。

青乙颐从她尸身上下来,披上衣袍,杀人的右手仍然在淌死者的鲜血。他提起李桃浣的首级,注视她惊讶痛苦的死亡面孔,冷冷道:“李桃浣,你以下犯上,本王今以大不敬之罪取你性命!”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双生双爱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