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44章: 双生双爱6

《爱上玄武》

第44章 双生双爱6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东平脑海里电发星弛闪过两个念头。刺客从背后袭来,目标是银铃公主。他若替公主挡下,只有一击的时间,一击后他必死。他死了,公主跟着会死。他能做到的仅仅是让刺客的凶器停留在他身体里,别无其它。他若抱起公主往一侧滚落,与公主肌肤相触就是大不敬之罪,并且此举很可能使公主刚愈的伤口再次破裂,他也不能保证在转落的过程中不给刺客可乘之机。换了别人也许会考虑第三个选择,那就是不理银铃公主死活,先避开这一击,再作他图。但是东平脑海里决不存在这个方案。东平决定抱起公主先避开这一击。当即,他双手撑在公主身侧,两手抓起床单,预备一会抱起公主时,以床单裹住公主。就在此时,公主床第的两侧却传来了异动,从动静上东平判断,两侍女正急速往他靠拢。东平立时放弃了抱起公主,果断地在半空中鱼跃翻身,同时拉掉脸上蒙巾。

“嘤”“嘤”两声娇喘,二侍女挡在他身前,一柄寒光凛凛的元剑贯穿两女胸腔。东平托住她们的身子,剑尖离他的胸口仅仅一寸。

东平动容道:“你们竟为我舍命!”

一侍女道:“能为东平大人死,是我们的荣幸!”另一侍女道:“东平大人,可惜再不能跟随你……再不能多看你一眼!”二侍女跟随东平多年,早对他心生暗恋,本不作奢望只愿跟随东平终生,不料今日却见东平危难。她二人心意相通,不约而同舍身相救,剑贯娇躯后,自知命不久矣,这才吐露心声。

东平眼中含泪。却见那元剑猛然往后一抽,二侍女被剑带了过去,扑倒地上,死倒床下。

东平站在公主床上,与李舒兔直面相对。她手中之剑虽刚杀了人,却晶莹剔透,不留一丝血迹,是为上品元剑。

“东平大人!”李舒兔冷笑道,“真没想到,原来这两个侍女喜欢你。”她潜伏春生宫,因知晓东平厉害没有贸然出手,好不容易等到东平蒙住双眼,为朱银铃击血海疗伤这一良机,原是必杀之击,却千算万算没算到最后关头,两个侍女会舍命来救东平,而最不可思议的是,这两个侍女竟心有灵犀,同时为东平挡剑。若少了一人,以李舒兔之剑利之手段,刺穿一侍女身体后,再刺东平,他不死也要重创。但两女同时挡剑,方向不一,阻了两阻,给东平抢来了宝贵的短暂时间,不仅让他捡回了小命,还为他扭转了局面,从极不利的下风转为对决。

东平对二侍女行礼,右手举过左肩,心中却悲叹:除了行礼,他今生已无法回报二女情深。随着他这一动作,青光逐渐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并且光芒越来越强越来越亮。

李舒兔道:“东平大人技冠元宫,为元宫四大侍卫之首。国主将朱银铃交托于你,可见朱银铃在国主心目中的分量!但正是如此,更坚定了我杀她之心!”她俏脸狰狞,也散发出青色光芒,灵力修为竟不在东平之下。

东平沉声道:“看你灵光,应与我同脉一枝!你一身修为不报效国主也就罢了,为何要刺杀朱银铃?你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春生宫,你行刺的不是一般女子,乃是元国王妃!”

“什么元国王妃?她是一个讨厌的异族女人!”李舒兔冷冷一笑:“我跟你这愚仆没什么好说!就让我手中剑叫你知道,所谓四大侍卫,不过徒有其名!”她剑尖一抖,室内顿时布满杀气。东平识得厉害,怕伤及公主,连忙将身跃下,顺手扯下一片床幔。

李舒兔出剑诀,第一诀就是游龙引凤。剑若游龙,剑芒似凤。龙凤相随,一实一幻,一本一影。青光四作,一时间室内杀气森森。东平惊骇,手上却不敢迟疑,灌注浑身灵力将床幔挥成圆形。“砰砰”无数下闷响过后,床幔碎成片片。东平退后一步,空一双手。他虽以灵力使床幔坚韧牢固,但床幔的本质毕竟远不及李舒兔之剑,所以床幔挡住这一招游龙引凤后,就裂碎损毁了。

“谁授你的龙凤剑诀?”东平见多识广,饱览群书,见她剑法精妙宛若龙凤游斗,立时断定她施展的乃元国绝世不传剑诀——龙凤剑诀。

李舒兔不答,却使出龙凤剑诀第二诀,龙飞凤舞。缤纷剑影幻若龙凤狂舞,气势更胜游龙引凤。处处剑光,满室剑影。东平倒吸一口冷气,:仅凭这剑诀,李舒兔的武学造诣就远高于他,足可挤身宿将之流。但是,他岂能输给她?他答应过主上,舍了性命也要保护公主。

面对漫天的剑气,满室的杀意。东平决定赌上性命,也要破这龙凤剑诀。

“不要小看四大侍卫!你会龙凤剑诀又如何?”决心一定,东平怒道,“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龙腾四海!”他忽然展开双手,放开所有防御,将全身空门都暴露在敌人眼前,而他那张俊秀的白皙脸庞竟刹那间完全变青。

听到“龙腾四海”四字,李舒兔身心大骇。她没想到对手竟打算与自己同归于尽。

所谓龙腾四海,是要以打破修行者身体里气海、血海、神海、死海四大命门为代价,凝集超越自身百倍修为的力量,一击致敌于死命的禁忌术。而施展龙腾四海之后,施展者本身必死。肉身化为尘土,形体消散风中。

龙飞凤舞的剑势已触到东平身体,但他竟不做任何抵抗,更似毫无痛觉,任凭剑锋在他身上纵横。于是,他身上很快出现了一道道血痕,并且,血痕越来越多,创口也越来越深。血飞溅。

难道东平铁了心,一定要使出龙腾四海吗?李舒兔不免怨愤,龙飞凤舞眼看就要得手,但得手之际,龙腾四海就将现世。龙腾四海之后,东平与她同归而尽,而朱银铃却活下来了!而如若现在放弃龙飞凤舞的剑诀,不仅前功尽弃,龙腾四海也一样要她的性命!

这都不是她要的结局!

事情怎么会发展到如此地步?明明等到东平蒙上双眼背对她,明明东平技不如她,怎么就无法杀了朱银铃呢?

李舒兔心生黯然,为了李桃浣她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情。

死也要保护公主!东平打开他的四海命门,凝聚灵海之力。接下来只要贯穿四海,就能施展出禁忌之术:龙腾四海!

他不是不怕痛,只是龙飞凤舞给他造成的伤势同他此刻四海命门的痛来比,根本算不了什么,更何况,东平的忍耐力极强。

他更不是不怕死,但是为青乙颐死,是东平活着的唯一愿望。他活着,就为了有朝一日为青乙颐而死。

东平已经听不见李舒兔的惊声尖叫,也察觉不到身后迅速移动的脚步,他更看不见李舒兔身后突然多了一个人。此际,他的眼眸发青,眼里只有李舒兔,灵海里所有灵力已凝聚,脑子里只剩一个念头:龙腾四海,一生只能施展一次的禁忌术!以龙腾四海杀了李舒兔!

东平双手迅速合拢,两掌一旦相合,龙腾四海就将现世。可是就在这时候,他的灵海命门却突生巨痛。锥穿之痛。

由于灵海不同其它部位,灵海之痛,东平无法克制,他忍耐力极强,也不过比一般勇士多撑了片刻。惨叫一声后,东平摔倒在地,昏死过去。

东平一倒下,他身后就出现了氐弥。原来正是氐弥在千钧一发之际,击中东平灵海命门,阻止了龙腾四海,救下了东平。而另一边,李舒兔的龙飞凤舞亦被亢无敌击破。如若换了平时,亢无敌决不可能如此轻易得手,但之前李舒兔被东平石破天惊的龙腾四海震骇,并未回过神来,而亢无敌身为上位宿将,突施偷袭,却是占足便宜。

亢无敌打落李舒兔的剑后,一手按在她头上,以灵力牢牢锁住她死海命门。李舒兔回过神来,为时已晚,惟有睁一双愤怒的杏眼,盯着面前两人。

氐弥一手扶起东平,一手飞快在他各命门上轻敲细推。亢无敌也睁着大眼,屏息观看,一反平日的多嘴多舌。

没过多久,氐弥头顶飘逸出青烟。他虽没有蕴蓝神医那种神乎其神的医术,但不惜耗费灵力来医治东平施展龙腾四海导致的内伤,还是收到了效果。东平缓缓睁开双眼,看见号称魔鬼将军的氐弥,竟在对他笑。那笑容,三分涩苦,三分佩服,三分欣喜,还有一分感动。

亢无敌见东平醒来,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我的妈呀!你竟有胆施展龙腾四海!真不要命啦!你要是死了,主上不把我和氐弥痛揍一顿才怪呢!”

东平轻声问:“是主上让你们来的?”

氐弥点头,亢无敌一旁解说道:“应该是的吧!虽然主上什么都没说,但老弟可是个明白人。说到这点我不得不服,主上只做了一个手势,老弟就全明白了。”

氐弥扶东平坐起,东平伸手往身后一指。氐弥立刻明白他的意图。他让东平靠稳妥,随后站起身,两手一展,指风划开悬挂两侧的床幔。成为两片大布的床幔悠悠落下,一片盖住了银铃子裸露的背,一片遮住了死去的二侍女。这一过程包括前面阻止龙腾四海,氐弥始终背对银铃子,显示出他上位宿将,不同寻常的功夫,和为人素来的谨慎。

东平勉力仰头望他,轻声问:“将军果然善解人意,深谙人性。不知主上又做了个什么手势,就让将军猜到春生宫情况异常呢?”

春生宫里清醒的三人都注视着氐弥,东平神色平和,亢无敌傻笑,而李舒兔则咬牙切齿。

只见氐弥伸出两根指头,伸直一弯再伸直一弯。那正是兔子两耳的手势。

东平叹道:“我明白了。”同时,李舒兔也明白了,她早就被青乙颐盯上。只有亢无敌还不明白,他问道:“我也看见了,怎么我就不明白呢?我还以为主上在跟我们闹着玩呢!”

氐弥转头对亢无敌道:“刚才一路你听我的话没有吭声,你这人很少如此听话,那我就对你明说了吧!”

“主上的意思很简单,如果看不到李舒兔与艳妃同时回宫,就要杀了艳妃!”

“什么!”李舒兔惊叫。

氐弥道:“主上很早以前就知道你,李舒兔的厉害。史妃她们几个都是你害的吧?凡是与艳妃争宠的都没好下场。但主上一次又一次容忍了,因为他真的很喜欢艳妃。可是喜欢是有限度的。有些事情比喜欢更重要,有些人即便不是天姿国色,也会使主上对她产生比喜欢更重要的情感。就拿史妃来说,她虽远不及艳妃美貌,但她在主上心里的位置却不见得比艳妃低。只是艳妃不明白而已。史妃死后,主上曾一度想杀了艳妃……李舒兔,你应该记得,史妃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主上天天逗留夏艳宫。”

李舒兔一脸惊讶:“难不成那个时候……”

氐弥点头道:“是的,那个时候,主上每天都在想,杀死艳妃,以什么方式杀死艳妃!”

李舒兔喊道:“不可能!国主明明最喜欢艳妃的!”她情绪激动,亢无敌怕控制不住,另一手又按住了她丹田下的气海命门。

东平淡淡道:“天生尤物又如何呢?主上的心思,我们怎么猜得到呢?但将军你说得一点没错,主上的确为史妃的死伤心过。史妃死后主上曾经问过我,如何让一个喜欢的女人永远活在心里?”

李舒兔声泪俱下:“不可能,你们骗我!史爱云那种姿色的女人怎么会得到国主的宠爱呢?国主只喜欢艳妃,永远只爱艳妃一人……”

氐弥残酷地说:“李舒兔,这会恐怕艳妃已经死了!主上对我做那个手势的时候,就宣判了艳妃的死刑。”

亢无敌明白过来似的,接下去道:“所以主上去杀艳妃,我们来杀小兔?”

“难得聪明!”氐弥嘲笑。

“我不相信,我死也不信……”

“啪嗒”一样物件突然滚到李舒兔面前,她只看一眼,立刻昏死过去。

李桃浣那颗绝色人头,睁着因恐怖而变形的大眼,正盯着李舒兔看。

青乙颐悄然出现。他提着李桃浣的人头赶来,身上只披了一件轻薄的袍子。袍子上,手上沾染鲜血。

亢无敌丢下李舒兔,与氐弥二人右手举过左肩,微微垂头。东平极力想动弹,被青乙颐阻止:“不要动,东平!”

“主上,奴……”

“不要说了,东平!”

青乙颐丢了个眼色给氐弥,后者立刻动手去抓李舒兔,李舒兔敏捷地弹跳起身,想要抓起落到地上的剑,但氐弥却一踢腿,将剑踢远。原来李舒兔装昏,以她功力,即便见到再惨绝人寰的事情,也不可能轻易昏晕。只是这点伎俩,瞒得过亢无敌,怎么瞒得过青乙颐呢?

李舒兔手中无剑,施展不出龙凤剑诀,功夫上大打折扣,不是氐弥对手。氐弥只两三下,又按住了她的死海。

青乙颐径自走到东平身边,喝道:“东平,你也太大胆了,如果氐弥不够机灵,没有到春生宫来,你就真打算与李舒兔同归于尽吗?”

东平惭愧道:“奴不是她的对手,奴实在想不出其它法子!”

青乙颐望了眼尤在昏睡的银铃子,转了柔声:“东平,你真是本王最信赖的人呀!你救了元国王妃!本王要感谢你哟!”

东平泪眼婆娑,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主上说最信赖他,还感谢他!

青乙颐身后,亢无敌右手举过左肩,氐弥也将空的右手举过左肩,向这位元宫第一仆从表示敬意。东平闭上眼,两行热泪滚下。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双生双爱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