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45章: 双生双爱7

《爱上玄武》

第45章 双生双爱7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呸!什么元国王妃!国主,您难道真要立这个异族女人为后吗?”李舒兔虽被氐弥抓住,但仍在为李桃浣忿忿不平,“她有哪一点比得上艳妃娘娘?您不立艳妃娘娘为后,也不该杀了她呀!她可是您平日里最喜欢的艳妃呀!您为什么要杀她?难道是为这个异族女人吗……”

氐弥收回向东平致敬的手,伸一指点在她下巴上,她顿时说不出话来,怨恨地望着青乙颐。

青乙颐凝望银铃子,反问她道:“李舒兔,难道在你心中,李桃浣就那么重要吗?”

“远比国主您看得更重要!”李舒兔虽不能开口,却在心里道。

青乙颐又问:“那你知道你在李桃浣心中是什么地位吗?”

李舒兔睁大双眼。

“那我今天就让你亲眼看看在李桃浣心中,你是什么!”青乙颐沉声道,“氐弥!”

“属下知道。”

李舒兔心中一动,氐弥之所以被称为魔鬼将军,除了功夫鬼魅,手段残酷外,最可怕的还是他的绝技——鬼拷,即能从死人嘴里探知秘密。难道青乙颐就为了让她知道,在李桃浣心中她到底占据了什么地位,特意让氐弥耗费灵力施展鬼拷吗?

她忽然感到死海轻松起来,氐弥竟放开了她,径自往李桃浣的头颅走去。

“你不怕我逃走吗?”她惊讶地问。

氐弥淡淡道:“没看完鬼拷,你是不会逃跑的!”

李舒兔大惊失色,他真要施展鬼拷!

一旁,亢无敌傻笑道:“就算逃,你能逃掉了吗?”

氐弥懒得说他,一心凝聚灵力于神海。李舒兔盯着他的背影,虽看不出个所以然,但确确实实感到他变了。仍是一袭青衣,可感觉上他整个人都变了。他身上没有发出丝毫灵光,可是施展鬼拷岂能不消耗大量灵力?奇怪的是,春生宫高窗明亮,光照充足,她却感觉满室阴森森。

“咿”氐弥口中发出一声轻响,仿佛叹息。李舒兔不由得浑身一颤。忽然之间,春生宫就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不仅他们所在的内室漆黑一片,春生宫所属的所有殿堂都失去了光亮。伸手不见五指,她唯一能看见的是氐弥的青衣背影。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看见,青乙颐等人似全部已消失,宫殿的内设更似不存在。只剩下氐弥的一袭青衣,不暗不亮,依旧如前。

李舒兔心中大惊:他是怎么做到的?身上没发出任何肉眼可见的光芒,却在一瞬间,将光天化日之下若大的一座宫殿变成黑暗地狱?难道这就是上位宿将的力量吗?

只见氐弥蹲下身,又站直,左臂一挥。

是了,他低下身抓起艳妃娘娘的头,将她的头抛到了半空!

李舒兔揪心一痛,主子,您今天的下场竟是如此!往日的富贵繁华,恩宠尊贵,莫非都是梦吗?

黑暗中出现了一道暗红血色,血淌下来,形成一堵血墙。血墙上逐渐显示出了画面,一会工夫,声响说话声也全有了。李舒兔吃惊地看到了她和李桃浣的过去。

###

李桃浣出身元国名门贵族,李氏嫡系。李氏族长按照惯例,在李桃浣五岁时,传授其李氏剑法,但是一向娇生惯养的李桃浣吃不起练功的苦。李桃浣的生母疼爱娇儿,也帮衬着说话:既然桃浣贵为千金之女,何需苦练功夫呢?只要找一个能人保护着,不就可以一生平安了吗?族长同意后,她就为李桃浣物色了一个能一生一世保护她的人,这人就是李舒兔。

李舒兔从小就为李氏家族的婢女,本无缘于李氏剑法,一生平庸低贱地过活。但李桃浣的贪逸改变了她的人生。李舒兔从李桃浣拒绝练剑那日开始,拾起了她丢下的宝剑,摆脱了打杂劳役的生活,勤奋并且感恩地成为剑客。

###

血墙上,李桃浣问她的生母李夫人:“我为什么要对那奴婢好呢?她不过是个低等奴婢,让她学剑已经抬举她了!”

李夫人摸着李桃浣的头,和蔼地说:“你不要这样想!你要对她好,一定要对她好,因为只有这样,她才会为你生为你死,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李桃浣道:“就是要她死心塌地地跟着我咯?”

李夫人笑道:“是的。你要得到她的心,这样,她就舍得把命交给你。她肯把命交给你,你就可一生平安,安享福禄。”

李桃浣点点头,老练地说:“我知道了,母亲。我会对她好,把她感动地一塌糊涂,让她这辈子都为我卖命……而且,我还不能让她察觉到!”

“对了!小桃真聪明!”李夫人得意地笑了。

###

李舒兔的剑法在十二岁那年,已技冠李府。尽管所有人都对她刮目相看,但她只在意李桃浣的赞赏。她将剑舞得缤纷绚烂只为博李桃浣一笑。那时,李桃浣的身子尚且单薄,但已出落得国色天香。只要她轻轻一笑,李舒兔就感到李府温暖如春。

李桃浣轻轻鼓掌:“小兔好厉害哟!真是剑术天才!”

李舒兔红了脸道:“主子过奖了!舒兔不是天才,舒兔只为主子练剑。”

李桃浣从一旁取了本书递给她:“小兔,这是我在爷爷书房里找到的一本秘籍。你拿去练练,没准能练出更高强的剑法!我可是很期待你成为元国第一剑客哟!”

李舒兔当下大喜,称谢后接过。拿在手里,却是一本《房经》。

“我先走了,你自己练吧!”李桃浣掩嘴而去。走远后,她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停后,她的脸上浮现出刻薄冰冷的笑容:“李舒兔,人人都说你是剑术天才,可我不喜欢他们都称赞你!当初若是我去练剑,这些称赞就是我的了!说什么天才,都是我让给你的!哼,我现在就去找族长,让他过来看天才在看什么书!”

可是,李桃浣不知道,包括李氏族上上下下所有人都不知道,那本《房经》并不是一本简单的书。虽然在别人眼里,书中只描绘房中之术,画面猥亵文字淫乱,但在那些裸露不堪的画面和文字中藏有绝世剑诀。

李舒兔不仅是一个天才型剑客,更绝对相信李桃浣给她的是一本秘籍,加之天性纯良,所以机缘巧合下,她竟得到了《房经》图文下掩盖的绝世剑诀。那些淫乱的画面,在李舒兔眼中,男为乾女为坤,如龙凤狂舞又似双剑合鸣,而那些描写男女媾和的文字,则是引导灵力的方向,三江五海从此再不同往日。非李舒兔不可,也只有李舒兔适合,倘若换了是个男孩,看几眼就会yù huō焚身,倘若换了其它无修为的少女,看了也只会脸红,将书一丢或者再偷瞄几眼。

当族长前来的时候,他看见了惊人的一幕。十二岁的李舒兔挥舞着宝剑,浑身上下竟有青光笼罩。漫天的剑影,宛若游龙。族长悄然离去,从此待李舒兔不同往日。

###

李桃浣十六岁作为第一秀女入宫,以绝色容姿和火热情感,很快就得到了青乙颐的恩宠,一年后升为嫔,同年又升为艳妃。由于青乙颐长年未立正宫,因此夏艳宫艳妃实际上就是元宫第一人。

成为艳妃的李桃浣高高在上,每天都有各级嫔妃侍从前来夏艳宫请安送礼,拍马讨好。即便是秋、冬两宫的妃子,也不敢得罪李桃浣,三天两头就来夏艳宫套近乎。青乙颐对李桃浣的恩宠,一直到史爱云出现,才稍有改变。

见李桃浣愁眉苦脸,李舒兔安慰道:“主子不必担忧,以史爱云姿色,岂能与主子一比高下?”

“但我觉得主上的心已经被她栓住了。除非她死,不然主上大概不会回到我身边了!”

李舒兔沉道:“要她死还不容易吗?我可以为您杀了她!”

“小兔!”李桃浣动容道,“可是,这样不好吧……万一……”

李舒兔眼中满是杀意:“主子不必担忧,舒兔会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让所有人都以为她是自杀的!”

“小兔……”李桃浣面上感动流涕,心里却说:如果你失败了,我绝对不会承认是我叫你去杀人!

###

“我不要看了!”李舒兔扑倒在地,大喊大叫道,“都是假的!我不要再看了!”

春生宫逐渐恢复了光亮,但血墙却没有消失。它显示的最后一墓更叫李舒兔心碎。那是李桃浣的心声。

###

艳妃摸着李舒兔的脸,心道:如若有一天有需要,我可央求小兔为我服侍主上。以小兔姿色和修习者特有的体术,一定能为我多多少少俘获主上的心。我要百分百利用到她,一点都不浪费!

###

李舒兔两行泪滑落。这是她此生第一次眼泪。从四岁习剑开始,她就从未哭过。即便训练再艰苦,命运再多舛,她也没有流过一滴泪。因为她要做一个坚强的人,只有足够坚强才能保护李桃浣。

青乙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身旁,他一只大手摸过她的泪脸,沉声道:“你现在需要改姓了!我赐你一个新名——房兔!从今日今时起,你就再不是李舒兔,而是房兔。房兔!”

亢无敌傻乎乎地一旁笑,但氐弥和东平却异常清楚,这个姓氏,表明主上已经钦点她为上位宿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双生双爱8”↓↓↓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