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46章: 双生双爱8

《爱上玄武》

第46章 双生双爱8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数日后,蕴蓝都城。蓝琬亲自护送伤愈的金铃子回清秋院。一路上,金铃子郁郁寡欢。自从那晚得知银铃子被青乙颐抓去后,她就一直没有笑过,即便面对四国第一良人,清俊绝伦的蕴蓝国主,她也没给过一个好脸色。蓝琬不免心内唏嘘,终于遇上了一个对自己毫不在意的女子。但不过一会,他就为自己有此想法而自责:蕴蓝国主何时在意起自己的容貌了呢?难道他已经忘了,少年时曾对金龙公子的豪言壮语:弯月此生,决不在意自己容色!男儿大丈夫,决不靠样貌征服女人!征服女人的,是实力!征服天下的,更是实力!

胡乱思想着,蓝琬的车驾在半路忽然停下。一蓝衣军士在车外道:“启禀国主,东关急函!”

“让信使面见我!”

“是!”

蓝琬瞥了眼金铃子,后者仍然注视着自己脚尖,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点不感兴趣。

街上蕴蓝民众纷纷不安起来。前几日传闻元国主青乙颐出现在遂门,与国主大打一场。莫非青乙颐摸清蕴蓝军情,回去后组织军队挥兵西进,这会已经攻打东关了吗?

很快,东关军信使跪在车驾下,恭敬地道:“末将云凫,有急情禀告国主。”

“原来是雾都少主,快快起来说话!”蓝琬一听“云凫”二字,连忙打开车门,走了下去。车外早乌鸦鸦地跪了一地的人。

云凫是第一次见到蓝琬,一时紧张地竟还跪在地上,连话也说不出来。早听闻蕴蓝国主绝代风华,他原本不信,但如今亲眼得见,才知世上确有如此人物!

他在他面前,只有自惭形秽。

蓝琬微微一笑,扶起他来。云凫只感到被他握住的手肘一暖,身子就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这才知道,这位国主不但绝色无双,更是内家高手。

“你送的急函,是不是元国使者请求紧急入境?”

“啊……正是!国主,您怎么会知道?”云凫惊讶万分。

不仅云凫惊讶,在场所有蕴蓝人都十分惊讶。蕴蓝与元,已有好几年不通往来,怎么现在却要派使者入境呢?难不成国主“求美一人”,连青乙颐都动了心,要送公主或者郡主来联姻?而之前在遂门他与国主大战,莫非为试探国主有无资格娶元国公主?

蓝琬伫立街中,蓝衣飘飘,清秀的面容透出睿智:“云凫,本王准元国使者进入我蕴蓝国境,并且他们所携的一众礼品全部免检。”

云凫更奇:“您怎么什么都知道?连他们带了大量的礼品也都知道?”

蓝琬颇有深意地回望了眼身后,车中的佳人,又转回头对云凫道:“还有劳雾都少主,速速回去复命,尽快让元使者入境!”

“是!末将遵命!”云凫从怀中掏出信函,双手递上。但蓝琬已经不必再看。

众蕴蓝百姓纷纷窃窃私语喜形于色:国主真是太厉害了!原来元国的动静尽在国主掌握之中!看来青乙颐真打算与国主联姻呀!一旦与元国联姻,以后就不会再有战事之忧,云雾山更不必常年封山了!

云凫注视蓝琬潇洒地转身,上了车驾。他注意到在车驾一角,有一角红裙。裙下一双红鞋,两脚尖尖。云凫揣测,国主昭示天下的“求美一人”难道已经求到了?红衣,应是亨国女子!不知她是位如何天仙貌美的女子……想这么多做啥,云凫你赶紧回去复命,放那些讨厌的元人早点入境。

车驾继续行进,云凫翻身上马,扬鞭而去。

车驾内,金铃子依然维持原状,默默注视自己脚尖。蓝琬叹了声:“金铃公主,过会到了清秋院,你还这副愁眉不展的样子,会让你父王误会我欺负你……你这不是为难本王吗?”

金铃子慢慢抬起头,幽幽道:“你的确欺负了我!”

蓝琬苦笑道:“半天不与我说话,一说话就说我欺负你吗?”

“你不让我去找你师傅,就是欺负我。”

“金铃子,我不是不让你去找玄君,只是你不知,此刻玄君需要一些时间独处。”

“为什么?”金铃子的眼突然亮了起来,盯着他,“为了神医吗?”

蓝琬沉思片刻,还是决定乘早死了她的心,以免日后她更伤心。“我本不该告诉你,但你既然问了……唉,我也希望你能明白玄君的心思。好吧,他们的事情比较多,我就捡一些重要的告诉你……”

“我都要知道!”金铃子打断道,“你全部告诉我,我才回清秋院!不然我就跟我父王说你欺负我!”

“你真的很任性!但愿你能体会我的一片苦心。”蓝琬苦笑着向车外微微摆了摆手。

“一百年前……”他收回手后,低声娓娓道来。

由蕴蓝王军护卫的王室车驾,黑金蓝石华丽之极的车体,慢慢行进在宽畅街道上。路经之处,蕴蓝百姓一律止步,行注目礼,待到车驾过去,这才回复常步。不过许多百姓都觉察到了,今天的王室车驾,不知何故,竟然走得特别慢!

但是,只要在走,再慢也会到目的地。

率领蕴蓝王军的首领一直骑马走在车驾旁,远处的清秋院出现在他的视野。军士正打算向蓝琬禀告,却听见车内女子轻轻啜泣。车内状况异乎寻常,他正不知该如何是好,车帘却开了一条缝,蓝琬露出小半张脸道:“你速去求见朱袈,告之金铃公主已经平安送达!”

“是!”首领军士愣了愣,车帘已经阖上。军士不明白:主上平日里光明磊落,从来不神神秘秘故作玄虚,适才说话却近乎鬼鬼祟祟,不知是否跟那金铃公主有关?

他若看到车内一幕,不但会大吃一惊,还会招来飞天横祸。只因此刻,金铃哭成泪人,埋首在蓝琬怀中,紧紧揪着他衣襟不放。他要是看到,按照朱袈的脾气,不仅会逼蓝琬立时娶了金铃子,更会将看到这一幕的旁外人杀掉。

蓝琬不敢触碰金铃子,只得将双手靠在暖玉上。这使他想到若干年前,作为弯月公子被女人狂追的经历。只是,过去他可以一手推开,而此刻,他不但不能推开,连碰都不能碰她一下。

金铃子泣道:“神医怎的这么命苦?玄君为什么不爱她呢?什么叫‘其实我爱你’?什么叫‘我爱你就如同爱室韵爱蓝琬爱这天下所有人’?玄君到底有没有感情呐?”

蓝琬低声道:“金铃公主,我师之爱乃博爱。以蕴蓝神医绝世之貌,百年情痴,都无法得到我师之爱,正是因为,她不能完全理解我师之爱。如果你再次见到我师,你就会知道我师对神医有情有爱……虽然我是神医的族人,但我不得不说,我师不负神医!是神医错失了我师之爱。”

金铃子将头埋得更深,几乎钻进蓝琬衣服里。蓝琬心道,这是没有办法的,金铃子!你快清醒吧,爱上玄君,是没有结果的!即便是蕴蓝神医这样的女子,也不过换一句“请再为我盘一次长发”……

过了片刻,蓝琬道:“马上就要进清秋院了,你我这副模样,如何见人?”

金铃子在他衣内,说话微微嘲讽:“你师曾在我面前施展过神迹,他能将我的泪水幻为水雾,也就是能以灵力将水瞬间化为水雾,消散在空气里。难道你不会吗?”

蓝琬一惊,怀中少女的情绪怎么变化得如此之快?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双生双爱9”↓↓↓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