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47章: 双生双爱9

《爱上玄武》

第47章 双生双爱9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下济而光明,卑道而上行。灵火即恶盈,甘霖如春雨。”金铃子念了几句,又问蓝琬“这个你会吗?”

蓝琬更惊:“水影冰火!这是水影冰火的真诀!”

金铃子将头抬起,脸上竟已无泪痕。她抓着蓝琬的衣襟道:“以火系灵力将水在瞬间蒸发,还是以水系灵力收回水呢?蕴蓝国主,你能教我吗?”

蓝琬摇头道:“不能!这要两种……”

金铃子打断道:“你自然不能!这世上只有玄君才能教我水影冰火!”她忽然往后一靠,顺势将蓝琬蓝色外衣拉开,泪湿的蓝衣顿时冒出丝丝白烟,并且烟雾越来越浓。原来她虽学了水影冰火,但技术尚不娴熟。她怕烧着他,所以拉开他的衣服,远离肌肤,这才施展水影冰火。

蓝琬一手摸着自己额头,大笑了起来。头上戴的蓝石冠随他颤动,散发出明亮华丽的蓝光。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

蓝琬笑停后道:“你把我弄成这副模样,更不能见你父王!”

听他此言,金铃子忙收了水影冰火,后退一步。烟雾消散后,只见蓝琬衣襟上,好大两个烧焦的窟窿。她之前虽一直情绪低落,此刻也不禁“噗嗤”笑了一声。

风流绝色的蕴蓝国主就被她这样糟蹋了。

“那怎的是好?”

蓝琬道:“你先进去,我稍后换身衣服就来。”

“好吧!也只得如此!”金铃子眼珠子一转,忽又凑近他,抓起他的衣袖。蓝琬一慌,却听她鼻子里“咻”一声,竟在他袖上擤了把鼻涕。

“金铃子!”这时蓝琬也顾不上尊称,直接叫她名字,“你这是干吗?”

她不以为然:“反正你要换的。”

蓝琬眨了眨明亮清澈的眼睛,换了笑脸道:“这才是真正的亨国三公主,金铃公主对吗?”

金铃子凝望着他,绝世才貌的蕴蓝国主,四国第一良人,她竟毫不动心。她望他,仅仅如打量一件艺术品。完美的脸,无可挑剔的男子,对她温柔体贴,可他再好,她也不喜欢。

王室车驾停在清秋院门口。蓝琬注视着她红衣背影,心叹:这个小丫头心思多变,任性妄为,她的小脑瓜里到底想些什么,他竟是一点也猜不到。

###

蓝琬出现在朱袈等人面前,已是一身紫衣,紫色偏蓝,质地上乘,剪裁得非常合身,根本看不出是仓促间找来的衣服。由于这不是件宫廷服装,因而蓝琬将戴在头上的蓝石冠摘了下来,留在车驾中,以蕴蓝结束发,直垂马尾,整体打扮异常得体,飘逸神俊。

素颜包括朱袈见到他时,眼前各自一亮。只有金铃子窃窃而笑:不知道蕴蓝国主拿什么说词解释迟到的原因?

蓝琬上前道:“本王在路上接到东关急函,因此来迟,还望国主见谅。”

亨国侍从引他坐到朱袈身旁,躬身而退。

朱袈微微迟疑,竟没有责词,只是问:“东关为贵国要塞,有什么要紧事情吗?”

蓝琬一笑:“正是要紧的事情,小王特意处理好了,才来见国主。只因这件要紧事情,同贵国的二公主银铃公主有关。”

“什么?”朱袈父女俱惊,特别是金铃子,她一路随蓝琬而来,虽半路也听到东关急函,却一点都没想到,竟同银铃子有关。

“元国主青乙颐的特使,此刻正携带大量礼品,通过东关。”蓝琬眼神明亮,望了眼素颜,素颜立刻垂下头去。他再望金铃子,她正目瞪口呆地盯着自己。

蓝琬笑了笑道:“如果我所料不差,那是元国的求婚使,青乙颐诚意向贵国二公主求婚。使者火烧火燎地赶来,估计正是青乙颐急于立银铃公主为后。”

朱袈面色一沉:“你怎说他诚意求婚?那个混蛋,若是真心对待我儿,怎的会斩断她双翅?”

蓝琬叹道:“难道国主你没有听说吗?元国现在已闹得沸沸扬扬。青乙颐一回元宫,就以大不敬之罪,亲手杀了他的宠妃李桃浣。要知道,那个李桃浣可是元国贵族李氏嫡女,貌美若仙,青乙颐专宠了她近十年,本有望立后,现在却被杀了!难道还不能证明青乙颐立银铃公主为后之心吗?”

朱袈一惊:“你从哪里听来?可靠吗?”

素颜问:“元国主是真心待银铃吗?”

金铃子却一旁冷冷道:“管他真的假的,我王姐绝对不能嫁给那种人!他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杀,保不齐将来也会杀了我姐!”

众人各自心寒,金铃子说得没错。连恩爱多年的女人都舍得亲手杀死,青乙颐实在太可怕了,怎么能放心将银铃子嫁给他呢?可是,他们又都清楚,现在银铃子在他手里,拒绝他的求婚也毫无意义。

金铃子又道:“如今之计,惟有将王姐从他手里抢回来。既然他青乙颐有本事潜入蕴蓝,难道我亨国就没人能潜入元国王宫,将王姐救回来吗?”

朱袈拍了拍她的肩膀,动容道:“想不到小三你经历一劫后,倒成长不少!”

“父王,人都会长大的!”金铃子望着蓝琬,讽刺地说,“蕴蓝国主,我王姐在你的地盘被捋走,你可有本事把她再抢回来呢?嘿嘿,算了,我看你是不行,惟有你师,贞国玄君或我的父王才有这能耐。”

素颜充满歉意地看着蓝琬,只见他却对金铃子淡淡一笑:“姻缘天定,不可强求亦不可强拆。”

金铃子恨恨道:“我偏要强!你奈我何?”

蓝琬只得摇头。

金铃子忽然跪到朱袈面前,请命道:“父王!我朱雀神族岂能任人宰割?他青乙颐求婚,王姐就一定要嫁吗?他青乙颐抓了王姐,我们就束手无策吗?不!决不!请父王立刻颁昭,出兵讨元!我金铃子即便粉身碎骨,都要将王姐救回来!”

“冲动!”朱袈摸着她的肩膀道,“但是小三,为父欣赏你!我亨国虽不及元国军力强盛,但也不至于让人小瞧!何况,现在四国第一宿将,在我亨国!井在野,天下第一将。战场上,我们决不输于任何人!”

蓝琬大惊,听亨国主口气,难不成真要向青乙颐宣战吗?可是,真犯得着与元宣战吗?二国联姻难道不是更好的选择?

素颜跪了下来,两行清泪流下:“父王!素颜求您,除了征战,我们应该还有别的方法救回小二。不到万不得以,决不可轻易举兵讨伐!”

朱袈沉声道:“你们都起来吧!我自有分寸。”他双手运力,将两女轻巧拉起。素颜那边一如往常,可金铃子却异乎寻常。朱袈一惊,拉住她的手问:“小三,你改了朱雀之脉我已从神医口中知晓,但你为何灵力如此古怪?谁教你的灵术?难道是玄君?”

金铃子笑道:“这是他答应补偿我的……”

朱袈变色,他身旁的瓷杯突然开裂,碎了,茶水流淌一地。

“你是说,你的翅膀是被他弄坏的?”

见父王神情,金铃子连忙解释道:“不是这样,是我掉进了镜湖……”

“你为什么会掉进镜湖?”朱袈紧紧抓住她的手。

“我……我……”金铃子忽然说不上来。

朱袈转过头盯着蓝琬道:“贞国玄君,原来同元国国主一样货色!”

“可能你误会了……”蓝琬还没说完,朱袈的手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他二人坐得极近,以朱袈的身手,突然发难,蓝琬始料不及,这就被轻易拿住了。

“父王!”素颜惊叫。

一旁跟随蓝琬的蓝衣侍从冲上前来,只见一道红光闪烁,将所有人都被弹了出去,包括素颜和金铃子。众人摔倒在地,均想,完了,来不及救他了!

蓝琬双手抓住朱袈的手。他的脸色苍白,却尤在苦笑。朱袈的指节发出轻响,蓝琬只感呼吸遏止,头脑一片混沌。难道竟要死在清秋院?少时与金龙公子称霸天下的野心就此湮灭?

千钧一发之际遇,朱袈竟错觉,又见蕴蓝神医。绝美的面容,凄婉的笑容。朱袈立时陷入迷茫,手上不再施力。

一个悦耳的男声响彻在空中:“生死契阔,神君无悔。绝世芳华,花开即逝。亨国主,何苦为难蓝琬?”

男声直接进入朱袈魂灵,他清醒下来,当即放开蓝琬。他若在蕴蓝境内杀了蕴蓝国主,那么蕴蓝人即便拼了一城人的性命也会为国主报仇。何况,贞国玄君已然来了。

素颜连忙上前,却在蓝琬面前止步,泪如雨。想接近呐,却不能。蓝琬对她莞尔一笑,仿佛在说:无碍。只是他苍白的脸庞仍然叫她神伤。

那边金铃子却喜形于色:“玄君!”她转身见到他,惊出泪两行。短发玄君,一色黑衣,默默而来。

金铃子耳旁立刻回响起之前蓝琬所言:“如果你再次见到我师,你就会知道我师对神医有情有爱……我师不负神医!”

原来玄君为了神医,竟舍得剪去一头长发。玄君果然不负神医,可是,却令她更伤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双生双爱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