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5章: 蕴蓝第一战

《爱上玄武》

第5章 蕴蓝第一战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章蕴蓝第一战

清秋院内,主室空间中,银铃子睁开双眼,猛然看见青乙颐,不禁惊出一身冷汗。刚才她为了压制住胸口疼痛,展翅运神,于半空中静心归元,方才疼痛减弱,正觉心悦,一睁眼却是一张陌生男人的脸,吓得她从险些从半空中跌落下来。

她才下落一分,就被青乙颐揽腰抱住。银铃子面色一红,挣脱出他的怀抱,往后一退,这才发现情况的不同寻常。银铃子不由得扭头回望自己的红色翅膀,核实她的确身在半空。

男人咧嘴笑了,粗矿威武的脸顿时充满危险感。他一身青衣,赤手空拳,不借任何力量大大咧咧地凭空站在银铃子对面。

银铃子惊慌地问:“你是谁?”

后来无论过去了多少年,只要一想起那天青乙颐的回答,银铃子就会克制不住的心悸。

青乙颐蛮不在乎地回答:“从现在起,我就是你丈夫!”

他说完这句话后,银铃子就听到身后发出骨碎筋裂的恐怖声响,刹那时间很短,却决定银铃子的命运,声响过后,银铃子看见两只红色翅膀“啪啪”两声落到地上,随后,巨痛从背后传遍全身。她落入他手里,脸朝下,背朝上。她回头看见两位武士,正是他们刚才偷袭了她。武士的手上各持一柄利器,鲜血从刃上淌下,剑刃竟不留一丝血迹。

青乙颐一手略过她的伤口,冷冷道:“我不喜欢有翅膀的女人,没有男人会喜欢他的女人老在空中飘来飞去!”

她的伤口被他止住流血,巨痛也被遏止,但她却浑身颤抖不已。身为朱雀神族,她失去了翅膀,甚至连挣扎反抗的机会也没有。

青乙颐抱她回到地上,嘲讽地瞅着那双翅膀:“这种多余的东西,要它何用?”

银铃子愤怒地看着他,却被他一句冷淡的话堵住了言语。“老子打从出生就会飞!”

两名武士也回到了地上,他们也不需要翅膀。其中一个略胖的说:“只有朱雀那种笨鸟,才要用翅膀飞来飞去!”

银铃子又愤怒地盯住他。

青乙颐止住那人:“好了好了,别说我岳父大人的名讳。怎么说也要给他老人家一个面子。何况,你看看我老婆的脸色!”

略胖的武士点头称是。略瘦的武士问:“主上,接下去我们再干点什么?”

青乙颐坏笑道:“一个老婆怎么够用呢?听说我这位岳父大人有三位千金呢!而且其中两个还是孪生女!看我手上的这个,耳朵上挂着银铃,那么就是银铃公主咯!听说金铃银铃是一对神族双生子,真不错呀,两个一模一样的美人,一想到我就兴奋……”

略瘦的武士道:“主上已银铃到手,那下一步是要夺金铃咯?”

“那是……”

他言语未完,银铃子口中突然发出一声清脆响亮的啸声。啸声穿越清秋院上空,直入云空,凄厉无比。原来银铃子被突袭扰乱了心智加之身负重伤,一时间忍人宰割,毫无对策,但现在听到可能对金铃子不利,情急之下,又恢复了灵台清明,尽着所有灵力,发出了朱雀灵声。只是朱雀灵声原本是优美悦耳的天籁,此情此况,却成催命绝音。

青乙颐伸一指按在银铃子唇上,啸声立时停止。他神色严肃地说:“老婆,我知道刚才伤了你,但你也不必叫得那么惨!要叫等到回家以后再叫,不然夺你朱雀灵声!听清楚了,今天晚上我已经不想再伤你了!”

银铃子被他按住唇,一股强大的压力透过肌肤深入,要她再喊恐怕一时半会也不可能,她已发不出声来。她只觉得恐惧,他的力量之强超越她的认知。

略瘦的武士道:“主上,我们走吧!”

银铃子被他三人带走,她眼见两武士如入无人之境,前来阻拦的红衣侍从纷纷倒下,因而断定,他们必是上位勇士,甚至上位宿将也有可能。要知道此次跟随朱袈来蕴蓝的侍从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也堪称亨国勇士,但在那二人面前,竟全无回手之力,甚至连招架的机会都没有,可见那两武士之强勇非寻常之人。她此时发不出声,也动弹不得,只能含泪看着红衣侍从们一个个在面前倒下,肢体分离,血溅三尺。

青乙颐一行来到清秋院门口,略瘦的武士忽然道:“主上,您先带夫人回去。我同无敌会会老家伙去!”

青乙颐笑道:“你们不是他的对手,跑路要紧!我们已经得手,不要做无谓战斗!”

略胖的武士道:“主上请放心,我们必定全身而退!”

青乙颐却道:“大言不惭!还不快走!”

略瘦的武士应了声,但略胖的似乎还心有不甘。三人消失在夜色弥漫的蕴蓝街头。朱袈追出来时,已无人影,却听见院里素颜惊恐的叫声。他只得一跺脚,赶了回去。

朱袈冲进房间,一见地上那双鲜血淋淋的断翅,当下眼前一黑,一个趔趄,差点昏倒在素颜身上。他强忍心中悲痛,抱起晕倒在地的素颜,转身离开这血腥房间。出门才发现,清秋院死伤无数,红衣侍从纷纷躺在地上,活着的犹在呻吟。朱袈愤怒了,喝道:“还有没有活着能站起来的?”有几个侍从挣扎着想要爬起,却着实起不了身。

“一群废物!”

素颜被他的声音震醒,睁开眼,悲声道:“父王,不要为难他们了,他们已经尽力。”

朱袈将她轻轻放下,恨道:“难道我亨国勇士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素颜低声道:“父王,不是我国勇士本领低微,而是来人太过高强。如果不是本领高强,小二绝对不会……”

朱袈紧握双拳,身子微微发颤。

素颜又道:“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寻小二的下落,还有找到对她下手之人!”

朱袈凶相毕露:“找到那厮,即便千刀万剐也难解我心头之恨!”

素颜低声道:“虽我未见着那些人,但从情形来看,必是上位宿将所为!依我所见,蕴蓝国并无宿将,应是其它三国的宿将所为!”

朱袈拂袖道:“即便不是蕴蓝所为,在蕴蓝境内发生如此事故,我不找他蓝琬还找谁?搞什么‘求美一人’,惹来多少风波?他一国之君,对境内之事不负责,还有谁负责?”

素颜道:“现今我们损兵折将,他蕴蓝该负起一定责任!父王,我这就去求见蓝琬!”

朱袈却急道:“不!”

“素颜!我已经失去了小二小三,你万不能再离开我视线半步!你若再有个闪失,叫老父我如何过活?”

“父王……”

朱袈惨然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原以为能给你们三找一个理想夫婿,岂知……”

素颜立时跪下道:“父王!素颜今生不嫁。任四国春秋几度,任红颜一朝老去,素颜只愿陪伴父王。请父王莫要将素颜许配给世间男子!”

“孩子……”

素颜坚定地说:“父王,素颜主意已定!请父王答应素颜!”

朱袈低头看她,这个他最心爱的女儿,花容月貌,青春年华,难道要叫她守着自己一辈子吗?

“请父王答应!”

朱袈将她扶起:“还是从长计议吧,素颜!现在为父心头一片混乱,万事等找到小二小三她们再作决定!”

素颜本想坚持,但朱袈之手,传来浑厚力道,将她拉起。朱袈紧握女儿的手,沉声道:“走,我们一起去找蓝琬!”

素颜道:“父王,我们不能撇下侍从就此离开!”

朱袈皱着眉:“怎的管他们一群半死不活!”他嘴上虽说如此,脚下却像扎了根似的,再也迈不动半步。此时,他作为一国之君,岂能自顾儿女,抛下臣民呢?

素颜道:“传闻蕴蓝神医有起死回生之能,我们何不如去请她救治?”

朱袈却道:“即便神医医术高超,也难续接小二断翅,何况小二现在还在恶人手中……罢了罢了,先将这群缺胳膊少腿的能治就治吧!”

当下两人分别救治伤者,侍从们纷纷眼中含泪,素颜好言以慰,朱袈则见一个骂一个。但朱袈的确手段了得,只见他掌显红光,运劲如风,逐一轻柔敲打伤者身上诸命门。死者已矣,但凡还有一口气的,尽数被延命了。相形之下,素颜就连其父十分之一也不及。朱袈已经一口气救治了二十来人,而她才治好一个。后来,她看到被她救治的侍从满面通红,那表情简直生不如死,她便明白了,索性束手旁观。想她以一国长公主之高贵身份,风鬟雾鬓之姿,寻常男儿只有自惭形秽的份,更别说与其肌肤相触,因此那侍从反倒宁愿一死。

……本章完结,下一章“ 蕴蓝第一战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