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50章: 元宫迷情2

《爱上玄武》

第50章 元宫迷情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春生宫内。明亮的青灯照映殿堂,光华璀璨。银铃子却手托香腮,扭头望窗外。她身上的红衣早已换下,取而代之的是轻薄柔滑的元国极品绢纺。银色百褶裙,青色精绣宫装,腰间扣女式贵族盘龙带,与男式盘龙带不同,女式的盘龙带更宽更长,并且越长越尊显高贵。而银铃子腰间的这条,竟长过裙摆,柔美地垂拖到青玉铺就的地面。

东平伫立在银铃子身后,命令侍女撤下席上为公主准备的竹实醴泉。他特意准备的亨国王族饮食,第一次端上时曾感动了银铃子,但今夜不知为何,公主没有胃口,只浅浅品了口醴泉。

夜已深,银铃子还是默然望月。东平请示道:“风凉了,公主早点休息,东平为您关上窗好吗?”

银铃子回过神来:“东平,你也早点休息吧!你的伤还没好,风凉了,把窗户关上。”

东平低低应了声,走到窗下,却见那一轮月高悬天际,皎洁明亮,不由得心念一动:“公主,您见着这轮明月,是想到了千里之外的家人吗?”

银铃子低头,窗户阖上了。

“东平,你太聪明了!”银铃子忽然道,“我好想回家,好想回到父王身边……”

东平走回她身旁,柔声道:“请公主将这里当作家吧!”

银铃子斜着身子靠在扶椅上,抬头望窗,窗户已经关闭。她叹了口气,倒在椅子上,背对东平。

“我去给您取一条丝被。”

东平走到橱柜旁,取出丝被。青乙颐悄然出现。东平垂首躬身示意。青乙颐向他伸出一只手,东平立刻明了,将丝被放到他手上。

东平悄悄退出春生宫,阖上宫门前,看见青乙颐手拿丝被,无声无息地向公主走去。

东平转身,抬头仰望夜空。透过那一轮月亮,真能看见亲人吗?

青乙颐走近她。娇小柔弱的美人躺在扶椅上,长长的盘龙带拖地。微微凌乱的秀发,青衣领口露出的粉嫩后颈,玲珑的小耳,一串银色的铃铛。青乙颐吸一口气,坐在她身旁。将丝被轻轻包裹住她。这是他生平头一次给女人盖被子,盖好后,一双手竟无处可放。

却听银铃子道:“东平,我不能把这里当成我的家。这里不是我的家,没有我的家人。我的家在南方,在亨国。”

青乙颐眉头一皱。

“东平,我想你不是生来就给青乙颐当奴仆的。你还有家人吗?”

青乙颐“哼”了声。

“你要是有家人,就会明白我的心情。我真的好怕……”她往丝被里缩了缩,“我好怕孤独,好怕一个人,更怕……你的主上青乙颐!”

青乙颐的眉头舒展,大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被他抱住,就觉得浑身发烫,整个人仿佛被烧起来似的,然后就失去知觉……东平,我好怕……我只跟你一个人说,你不要告诉别人。我好怕……”

青乙颐咧嘴笑了。

“我现在只能相信你了,东平!我知道你对我好,你为了救我,连命都不要……”她突然打住,一只火热的大手伸到她脸上,熟悉的抚摸动作,淡淡的特有香味。

青乙颐!银铃子竖起寒毛,立刻两片温热的唇贴到了她的后脖颈上,世界开始颠倒,她的整个身子连同丝被被他抱了起来。

“我有这么可怕吗?”他坐在椅子上从背后抱住问。

银铃子的头脑刹那空白。他的手从她脸上逐渐下移,纤细的头颈,不仅白皙柔嫩,握在手里,更有绝对的主宰感。青乙颐忍不住在她后脖颈上舔了舔。

银铃子顿时魂飞魄散,浑身一颤,几乎要掉出丝被。

青乙颐强壮有力的手臂挡住了她。尽管有丝被相隔,但她全身力量都倾斜了上去,因此青乙颐亦是脑海一震。手臂上传递是轻盈的躯体,柔嫩的肌肤,虽不丰满却细腻的触感。

青乙颐将她拉回身上,一手顺着脖子往下,在她胸前停下。

“嘤!”朱雀灵声穿月。春生宫外守侯的东平差点从阶梯上摔下去。好强的灵声!真不愧为朱雀神族的公主啊!东平稳住身形后,心下胡乱猜测,主上莫非等不及大婚了?

银铃子危急之中发出朱雀灵声,才发了一声,脖子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牵引。她不由自主地转过了头,立刻被他强烈的吻占据。他一吻她,那股奇怪的灵力又出现了,迅速流走、奔腾、激越在她身体里,一瞬间燃烧她的所有。

丝被掉到地上。他的双手撕开她的衣领,她反抗,伸出手抓住他的手臂,这才发现她竟毫无力量。风轻轻吹上她的胸膛,胸前才一凉就被他火热的双手覆盖。

怪异的灵力遍布全身,但这一次她却没有失去知觉,相反,头脑异常清晰。她羞辱地发现了一个事实,尽管他的动作如此粗鲁,但她的身体却在回应他。她的身体喜欢他。

青乙颐忽然放开了她,她睁开眼,看见他眼中满是yù huō。她的上衣完全滑落,她本能地护住胸口,被他揉过的地方隐隐作痛。她尽量蜷缩着,却掩饰不住身体的颤抖。

风凉凉地抚过她的背脊,那两道鲜明的暗红伤痕,映入青乙颐眼帘。他神色缓和了下来。

“银铃子,我不会强迫你的。我说过,以后都不会强迫你。”

他将丝被捡起,重又盖在她身上。

“我要得到你,不是要你的身体,而是你的所有。我要你心甘情愿地被我占有。”他将她抱起,放回扶椅上,微笑道,“我是个非常出色的男人,以我男人的直觉,你也是个非常不错的女人!我们的结合会制造四国神族新的血统,改变四国的形势。你要相信我的直觉,我会让你得到幸福!”

“幸福?”她反问,被亲肿的双唇粉嘟嘟地动了一下。青乙颐又心头一烫,刚才她舌尖的细柔,胸前的柔弱,肌肤的娇嫩还没完全在他脑海消散。

“转过脸去!”他将她连人带被翻了半圈,回复到之前他进殿的状态。可是,他没翻好,丝被下露出了她的背。

青乙颐怔了怔,然后伸一手贴在那伤痕上。“他妈的,伤了你竟是我青乙颐这辈子最后悔的事!”

银铃子低声道:“你已经伤了,后悔什么!”

青乙颐收回手,飞快帮她拉好被子,转身离去。

听他匆忙的脚步声,银铃子叹了口气,将头埋进丝被。

“砰”一声,青乙颐推开门,迈出春生宫。

东平心想,这么快?转身回头却见青乙颐神色不对。他奉命保护公主,半步也不能离开,只能眼看青乙颐大步流星地冲了出去。

“主上……”东平站在春生宫殿前,苦笑道,“您大概自己也不知道……”

他吞回后半句话,转身走进殿堂。

您真正恋爱了!

###

青石所砌,磅礴大气的巨大宫殿,四面威严八方阴森。金铃子第一次见识,同她姐姐一样,被深深震撼。

阿苦带她坐在宫殿前一棵巨大的春树上,等着侍卫换班。元国宫殿可不像西霜桥那么轻易就能够蒙混过关,宫廷守卫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贸然前往而被发现,脱身虽不成问题,但要带走银铃子就难了!所以阿苦在等。

金铃子从小长在宫廷,对侍卫换班也略知一二。她见宫殿正门前忽然人多了起来,就知道时候到了。她转头望阿苦,冷不防被他抓住了手,微冷温凉的大手覆盖在她手上。阿苦拉起她的手。一股难以形容的灵力自他们相连的手袭入她的体内,贯穿三江五海。说时迟那时快,两人从春树上飞起,迅猛极速,以直线越过正门侍卫,飞入元宫。

没有任何人发现。金铃子突然觉得心跳加速,阿苦还抓着她的手。花影摇曳,凉风袭来,两人手拉手站在月光下,曲折的锦德宫后回廊上,不像私潜元宫,倒更像月下幽会。

“这里是锦德宫。后面就是庞恩宫。穿过庞恩宫,是青乙颐接见臣子的正殿沐政宫。这三宫侍卫晚上不多。但一进入后宫范围,侍卫就会多了!现在乘着侍卫少,你先适应一下,以水影冰火的身法闪避……”阿苦放开她的手道。

金铃子打断道:“何必那么麻烦,我们换了元人的衣裳不就好了?你装侍卫,我作侍女,不就好混进去了?”

阿苦只是微笑。

金铃子忽然想起来似的:“我忘了,贞国玄君,高贵无比,怎的会穿元人的衣裳?”

“我不在乎那个!”阿苦道,“我正打算让我们换上元人的衣裳。你换上后再试身法,一旦被人发现,就可冒充侍女!”

“你好象比我还急!”金铃子嘟起嘴道,“是不是想教会我以后,就丢下我不管啊?”

阿苦微笑:“你倒是我教过的弟子中最有趣的一个!”

金铃子立刻想到刚才差点一头撞墙的事,“哼!”

二人说话之间,回廊尽头响起脚步声。金铃子听得分明,一共三个人,但可惜脚步沉重,都是男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元宫迷情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