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52章: 元宫迷情4

《爱上玄武》

第52章 元宫迷情4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阿苦带金铃子七拐八转,来到一处幽静的小园林。一路上遇着几次侍卫,但以他的身手,岂会让他们看见人影?两人身上的侍卫衣裳只在金铃子练功修习的状态才有用,这时已失去了伪装效用。

阿苦在园林死角前,放开了金铃子的手。

“就是这里?”金铃子打量眼前。她面前只有一棵春树和一堵又长又高的围墙。春树影婆娑,围墙青森森,寂静而清冷。金铃子刚打算问阿苦为什么止步,扭头却见他神色严肃,并没了言语。

“看来我们还是慢了一步!”阿苦道,“出来吧!”

金铃子心中大惊。

春树后,慢慢走出一个持剑的美貌女子。青色宫装,宝剑剔透,正是房兔。

房兔入宫多年,今夜还是第一次看到全面戒严的信号。凭着上位宿将的直觉,她径自赶到了这座小园林,其它侍卫不知道更不可能赶到的秘道入口前。

讽刺的是,她熟悉秘道以前是专为李桃浣杀人,现在却在保护宫廷。如果说以前李夫人提携她为剑客改变了她的命运,那么元国主赐予她的姓氏,彻底改写了她的人生——她不再是杀人工具,她已经成为一国神君钦定的上位宿将。

房兔持剑,平稳地伸直手臂,剑尖一颤不颤地指向阿苦。“你既有眼力看破我在树后,身手应该不凡。说,你是谁?为何潜入元宫?”

阿苦凝望她手中剑,伸直的手臂纹丝不动的剑尖,立时判断她为顶尖的剑术高手。金铃子不知厉害,上前一步道:“你又是谁?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

房兔见她模样,虽身着男侍卫的服装,却掩不住娇丽的身形,甜美的五官,并且越看越觉得像一个人。那日她行刺银铃子后,无颜再进春生宫,但公主的容貌早在行刺之前就看了一清二楚。眼前之人,除了多了份调皮可爱,身高面容完全一模一样……

房兔收剑。“银铃公主,您为何要跟此人走在一起?东平大人呢?”

金铃子听她此言,知道她错认,顿时心生顽皮,一把拉住阿苦的手,对她道:“我不要东平大人,也不要青乙颐!我要跟他私奔!”

房兔大惊失色,不住地打量阿苦,心下揣测:他容貌耐看,身形修长,虽身着侍卫服装,却遮掩不住气宇轩昂,确有几分魅力。只是,此人听公主如此大胆言语,竟毫不动声色,神情恬淡,想来公主也只是一头热。于是,房兔道:“您岂能随他去呢?主上待您如何,您还不知吗?您想想,主上待您还是此人待您更好呢?”

“不知不知。不想不想。嘿嘿,你不要挡我。我要随他去。”

房兔急道:“公主万不可!”

“为什么?”金铃子坏笑道,“我喜欢他,我要跟他走。你有什么理由反对呢?”

房兔当即举剑道:“房兔一向不会说话,就让我的剑来告诉您!公主,再次得罪!”

“哎哟,你竟敢对我动剑?”

房兔眉头一皱。

“小心我叫青乙颐宰了你!怎的,怕了?哈哈哈!”金铃子越发放肆,扑到阿苦身上,向她挑衅,“来呀,你有种来呀!你不敢过来吧,哈哈!我就要和他走咯!”

阿苦抓住她的衣领,将她拉到身后。“别同房兔开玩笑!”

金铃子躲在他身后,委屈地问:“为什么不能耍?”她才问完,却发现园内已满是杀气。

房兔再次剑指阿苦:“我差点上了你们的当!她不是银铃公主!”

金铃子好奇地探出头来:“为什么我不是,我明明就是。一样的眼鼻,一样的容貌,还一样的声音呢!”

阿苦心中好笑,你如此说话,岂不令她更确定你并非银铃子!

只听房兔冷笑道:“你的确跟她面貌酷似,但你不是银铃公主,因为真正的银铃公主知道,我刺杀过她!你刚才对我说‘你竟敢对我动剑’,说明你显然不知道我刺杀银玲公主的事情!还有,如果你是真正的银铃公主,你要逃走,应该往外逃,怎么会要进秘道呢?说,你们到底是谁?要进秘道干什么?”

阿苦道:“很抱歉,目前我们没有时间耽搁在这里。你既然姓氏为房,应为元国的上位宿将,有资格与我一战。我们速战速决。一招定胜负如何?”

“……”房兔脸色发青。一招,此人明知我上位宿将身份,竟还大言不惭?

阿苦一抬右手,掌心微亮起蓝光,犹如手捧一颗星辰。“尽你所能,使出你最厉害的绝招!不要辱没你元国上位宿将的名号!”

“你!”房兔手中剑动。作为李舒兔,她一向只在暗处下手,不与人多话,更不会被人激怒。不想如今作为房兔,第一战就遇上狂徒。房兔动气了。

“一定要使出浑身解数,以你的全灵,攻击我。”

他竟还笑着说!房兔突然觉得胸口似要裂开,她将全身灵力凝聚在持剑之手,使出龙凤剑诀的第三诀。

“狂徒,休要怨我,是你自找的!”夜色下,花影中,剑光大作,杀气森森。

狂龙癫凤!房兔以浑身灵力使出第三诀。她的愤怒状态正适宜施展狂龙癫凤。只见利剑如狂龙,凶悍威猛,剑影似疯癫,幻影重叠,竟叠出千万道。青光凌厉,杀气漫天。

金铃子只看了一眼,眼前就一阵青光乱舞,人昏昏欲倒。阿苦左袖一拂,将她一推,让她完全靠在自己后背。此时,狂龙癫凤已到眼前。

阿苦不由赞一声:“好剑法!”他知道,没有幻影,更没有虚剑,对手的剑术已登峰造极。以极速施展最精深之剑术,看上去就如同时挥舞着千万柄剑。说到灵力修为,金铃子到底低微,远不及自幼苦修的房兔。所以她只看一眼,就立刻头晕目眩。

阿苦凝神看着剑诀,却没动一分,只将右手送上。一颗星星闪耀在狂龙癫凤的龙头凤首上。立时,房兔只觉漫天都是星星,到处都是他的手。每只手上都闪亮着一颗蓝星,每颗蓝星都精准无比地落在剑尖上。

宝剑静止,失去了动态,千万道幻影同时消失。阿苦的右手抵在剑尖上,微蓝的光芒从他的右手手掌散发出来,蔓延到她的剑上,晶莹剔透的元国上品宝剑,竟被蓝光抑制住了所有杀气。一股冰凉的灵力透过剑柄侵蚀房兔的身躯。它经过之处,时空如同静止,生命仿佛凋零。不久“啪”一声响,宝剑落地。

阿苦沉声道:“你只有杀气,却没有剑意。龙凤剑诀的真谛,不是死亡,而是爱。你如果爱过,你就会知道,最好的剑法,不是为了杀人,而是因为爱人。”

房兔心中大乱,撕声问:“你究竟是谁?”

阿苦微笑:“我叫玄苦!”

房兔的身体逐渐僵硬,再也说不出话来,但脑中却清晰无比:他是贞国玄君!难怪身手如此厉害。之前他激怒于我,原是要我全力一战!要我与贞国玄君一战,不枉此生呐!

她往后倒去。阿苦只手向她挥去,她闭上眼,认命。能死在贞国玄君手下,虽死尤荣。只是主上,辜负了您的钦点,小兔要走了……

但她却没死。一股柔和的灵力出现在她身下,托住了她,让她平稳落地。

她睁开眼,已不见人影。阿苦带着金铃子转到了春树背后,先前她潜藏的地方。房兔只见夜空上悬挂的漫天星斗。闪亮,正如贞国玄君刚才手心里的星星。

没错,他真正只用了一颗星星。他自己手心里的一颗。可是,仅用一颗星星,就与漫天星斗辉映,这样的功夫,普通人能做到吗?

房兔闭上眼,心中苦笑,真不愧为四国最强的神君!没有资格一战的,是她。

树后,金铃子已经清醒。只见阿苦往墙壁上一推,墙壁就退后了二尺。秘道口出现了。在巨大春树的阴影下,墙壁上的缝隙极难被发现。这座园林四季冷清,此处又是死角,足见当初设计者的苦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元宫迷情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