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53章: 元宫迷情5

《爱上玄武》

第53章 元宫迷情5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青乙颐踏进斯兰宫内殿。几个年迈侍女见到他立刻跪倒在地。

“出去!”青乙颐喝道。他已看到斜卧龙蔓椅的她,斯兰宫主子,青牙郡主,他爷爷青戌春最疼爱的公主。

侍女们到底年迈,退下也花费了些工夫。

青乙颐皱着眉,这些老宫女身上都散发着令他作呕的腐臭。青牙郡主怎么受得了呢?不老死也要被她们熏死!

他走近她。昔日元国第一美女的青牙早已鹤发鸡皮,因为头发所剩不多,金龙簪松松斜插,随时都可能掉落。即便身上裹着宽大的青装宫衣,可盘龙带空出好大一截的腰身,还是显出了主人的瘦弱不堪。

他面对她,发现她竟在对他微笑。同他小时候一样,连说的话都同他小时候一样,只是面容更老。

“是小乙呀!你来看我吗?”

青乙颐点头,坐在她身旁。“青牙郡主,小乙来看你,还给你带了样好东西呢!”

“哦,是什么呢?”

青乙颐伸出手,像变戏法一样,掌心里突然多了块豆子大的玉。玉在他掌心里变幻着光芒,时蓝时红,仔细看却是紫的。

“青牙郡主,这是血化碧玉。是蕴蓝国主蓝琬送给小乙的!”

青牙衰老的脸忽然起了神色,她勉强支撑住身子,在身下枕头里摸索了一阵,取出了七十九年前,瑞云殿上她藏下的蕴蓝之珠。

青乙颐将玉放到她手里,接触到她掌心那一刻,他立时知晓,青牙郡主果然命不久矣:她的三江之灵微弱至极,如同风中秉烛,随时都会熄灭。

一珠一玉在老人手里散发出明丽光芒,更显神秘。年迈的青牙微微笑道:“传闻解开蕴蓝之珠能获得上古的神力,不过我的这颗是蓝蕙心的,她的蕴蓝之珠只有思念玄君的相思之力,对我们小乙没有用场。可是,蕴蓝国主的血化碧玉却非同小可,小乙,你不想从里面获取神力吗?”

青乙颐不屑道:“他的东西对我来说没有用场!青牙郡主你拿去玩吧!”

青牙阖上手掌,感受那两样物件的硬度。“小乙,你说谎了。这块血化碧玉是你硬生生打下来!呵呵,我们的小乙可真厉害,竟把蕴蓝国主打出血来了……你没把他杀了?”

“没有!留下了他的小命。”

“这就对了!”青牙放下手中物件,向他招手。

青乙颐附耳于她,只听她低声道:“小乙,你别小看血化碧玉,更别小看蕴蓝这个小国!你爷爷和你叔爷爷都曾败在蕴蓝神医蓝蕙心手里,你真以为是她蓝蕙心倾城倾国,叫男人风魔吗?青牙告诉你,是它蕴蓝王族确有神力!”

青乙颐没见过蕴蓝神医的神技,自然不信。但青牙郡主年迈将死,他也不好反驳。

“我叫侍女把你叫来,是要在死前告诉你一些关于蕴蓝的事情……”

“青牙郡主不会死的。你还可……”青乙颐打断道,但见她从容的笑容,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得蕴蓝者得天下。这句话我年轻时没有听过,可最近这一年,却不断地听到有人谈及。多好的话呀!要得天下就要先拿下蕴蓝!可是,居然还有人质疑?质疑这话的人都是傻瓜,他们压根不知道蕴蓝的厉害!小乙,我亲眼见过蓝蕙心……”

###

阿苦拉着金铃子的手走在秘道里。墙壁后的隐蔽入口关上后,他们身处一片黑暗。但这难不倒阿苦,他看得清清楚楚。但是金铃子却无法忍受黑暗,她伸出指头,“噗”一声轻响,指头上升起一点火红的火苗。火苗变成豆子般大小,如同明灯,照亮了地下秘道。但是金铃子很失望,灰色水泥浇灌,没任何修饰的秘道毫无趣味。她哪里知道,这条秘道的作用仅在于快速通达某地,不可能是她想象中的花里胡哨。

阿苦忽然回头,金铃子身子一晃,手上火花,红光艳丽闪烁在他身上,脸上。只见他微启如线般的唇,火花顿时熄灭。她不假思索扑入他怀中,却听他道:“不必怕黑!跟着我!”

话音才落,她的身子就离开他宽厚的胸膛,脚离地,人飞了起来。他拉着她的手,极速穿行秘道。他吹熄了她的灵火,只因水影冰火的技艺没有娴熟前,玩火极其危险。可他却不知,这小丫头早就玩过一次,并且还烧掉了一国之主的衣裳。

“我们没有时间了!”他低柔的声音传来,“房兔很快会被人发现,要在她被发现之前,尽快找到银铃子!”

其实她并不怕黑暗,只是想靠在他怀里,但他没有给她怀抱,只给她一只手。黑暗中,他的手,有力而温和。她忽然想起死去的蕴蓝神医,换了蓝蕙心,也许一只手就满足了。

可她并非蓝蕙心!

###

听完青牙的话后,青乙颐惊出一身冷汗。那场九十九年前的小规模战争,牵涉到二国神君,绝世神技,难怪元史上闪烁其词,胡乱编造,写什么绝世美女颠倒神主。原来都是欲盖弥彰:百战不死的士兵,起死回生的医术,蕴蓝神医竟如此可怕!

青牙又将蕴蓝珠玉放到他手中,微微笑道:“你留着吧!我行将就木,这些玩样对我已经没有意义。死前,我只有唯一遗憾,即不能再见玄君。七十九年前,我在瑞云殿对玄君一见钟情,但我骗了他,也骗了我自己。”

“贞国玄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青乙颐不由皱眉,他同玄君门下弟子蓝琬对决过,也亲眼见过北方卜师婷室韵,此二人都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那么,什么样的男人才能成为他们的师尊呢?

青牙笑道:“他呀……没办法形容,我活了九十七岁,见过的人也不少。可我觉得,这世上惟独他一个真男子而已。”

青乙颐问:“难道世上竟有比蓝琬更美的男子?”

青牙摇头:“他并非美男子。但你一见到他就会知道……总之,你见到他时就会立刻知道,这个人就是贞国玄君了!”

青乙颐不以为然:“我只对跟他交手有兴趣。如果我杀掉玄君,别说贞国,整个天下,九洲四国都是我囊中之物!不,其实我不杀他,我都是四国霸主!”

青牙凝望他,轻叹:“你可真象你父王!但你杀不死玄君,如果我估计得没错,蕴蓝神医的‘永生’跟他有关,可蓝蕙心又不知何故放弃了‘永生’。尽管这样,还是叫我嫉妒得发疯……”

“我已经老成这样了,可她却拥有永远青春的面庞,倾城倾国之颜啊!如果我能和她一样,别说痴情玄君一百年没有结果,两百年五百年一千年永远我都愿意呐!”

青乙颐见她神情激动,一抹红晕袭上昏黄的老脸,怕是回光返照,连忙抓住她的手,输去一道缓和的灵力。

“啪”一声响金龙簪掉落在地。

###

阿苦停下身法,金铃子“砰”撞在他背后。几道细小的光线透过缝隙射进秘道。上面就是出口。金铃子双手摸在他后背,耳畔却隐隐听到一苍老的女声道:“我也爱着玄君,不比她蓝蕙心少一分。可是为什么她能青春永葆,我就苍老衰弱下去呢?一百年算什么,我可以将我的心掏出来,将身体的血全部流干!呼……呼……”

金铃子听得惊心动魄,这女人是谁?好决绝的想法!没想到除了蕴蓝神医,玄君还招惹过元国女子!想到此,她不禁伸手在阿苦背后狠狠地掐了把。结果,阿苦毫无反应,她的指头却又酸又疼,如同掐到了石头!

青乙颐弯腰,另一手拾起地上的金龙簪,沉声问:“青牙郡主,什么叫‘永生’?”

金铃子一惊,“青牙”?她姓元国王族的姓氏,那么她就是元国的公主咯?

青牙喘息了一会,低声道:“我不知道。那日,我只听蓝蕙心说了句……”

“永生,就是永永远远活着,颜容不改,不死不灭!”

青乙颐反复念了三遍,玩味不出其中真意。

金铃子却听个明白,想得也清楚。她双手紧紧抓住阿苦双臂,心道:就是你!他们说得就是你!你就是永生!永生,永永远远活着,颜容不改,不死不灭!

光线本就幽暗,在身形崴嵬的阿苦背后,她陷入黑暗。她看不到自己的身体,只看到自己的双手,像抓救命稻草一样,死死地抓住他。但她清楚,她也并非青牙,她要抓的不是永生,只是他而已。

###

一队侍卫发现了躺在地上的房兔。他们不认得她,却识得她身旁的上品元剑。“快去通知将军,此地的情况!”

房兔说不出话,直瞪眼。她姣好的面容倒是引得几个侍卫多看了一眼,但侍卫们全然不理解她的意图。

只能等氐弥来了,房兔无奈,这条秘道通往斯兰宫,玄君带那女子恐怕已经到了。青牙郡主垂垂老矣,玄君自然不是去找她……唉,我真蠢呐,他们是去找银铃公主!

她闭上眼,几个侍卫又好奇地盯看一眼。

###

青乙颐为她插上金龙簪子。

“青牙郡主,请你稍等片刻。”青乙颐站起身。

阿苦即知,青乙颐已获悉他们的藏身之处。虽然金龙簪子的落地之声,与金铃子扑到他背上发出的闷响声几乎同一时间,但这瞒不过同为四国神君的青乙颐。

青乙颐果然向他们的方向走来。

“小乙,你要去哪?”

“青牙郡主,等我一会。小乙马上就回来。”

同一时刻阿苦对金铃子道:“你等青乙颐走了再出来!”金铃子忽然感到双手一冷,便不由自主地收回了手。面前的阿苦已经变了样子,浑身散发出蓝光,几乎映亮了整条秘道。黑暗飞速退去,蓝光笼罩。

“你倒聪明!”青乙颐看见缝隙里射出的蓝光,冷笑道,“那不用我招呼,自个出来吧!”

斯兰宫一隅的墙壁慢慢开启,蓝光明艳地射了出来,仿佛开启的不是秘道之门,而是宝藏之门。青牙顿时摒住呼吸。

走了几阶台阶后,阿苦出现在他们面前。

青乙颐之前见他灵光,便知又与玄君渊源。此刻见了真人,脑海中再无别词:玄君!他虽元国侍卫装束,但修长灵动的身形,平静如水的面容,和眉宇间恬淡的王者之气,试问天下,还有谁人?难怪青牙郡主说,只要见着他,就知是了。却听身后青牙颤声问:“你怎么剪去了长发?”

阿苦无言,只是走到青乙颐面前。

青牙等了会,没有答案,不禁掩面而哭。

阿苦叹了声:“青牙。”

……本章完结,下一章“回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