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55章: 元宫迷情6

《爱上玄武》

第55章 元宫迷情6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青牙含泪望他,漂亮的短发,根根尖刺。七十九年过去了,他还是当年的面容,只是眉宇间神色更加淡泊,而她已老态龙钟,离死不远。

青乙颐紧盯着他,贞国玄君,少说也好几百岁,为何看上去如此年轻?若能打胜他,自然就会知道何为永生!想到此,他周身随即发出阴森青光。

阿苦转了目光,与青乙颐对望。他感应到青乙颐强大的灵力,身上自然而然也亮出浅浅的一层蓝光。青光阴沉,蓝光轻柔,没有交辉委实分不出孰优孰劣。

青牙顿觉呼吸不畅,贞元两国的神君对峙,连斯兰宫的空气仿佛也望风而逃。

“玄苦!”

“元国主!”

青乙颐嘿嘿干笑了几声:“你来看青牙郡主吗?”

阿苦摇头。青牙往后一倒,歪倒龙蔓椅上。她本无望他在她生命最后一刻赶来,而今他奇迹般的出现,却令她比失望更痛苦。因为,他不是为她而来。

“那就是为了朱银铃咯?”青乙颐立刻猜到他的来意,“你想把她带走?”

阿苦微笑,青乙颐顿生杀意。

“朱银铃……”青牙喃喃。

阿苦一挥衣袖,手掌平摊向外,示意青乙颐到殿外。青乙颐却举手拒绝了。

“不!玄苦,我们就在这里一决高下!”

“你不担心伤及青牙吗?”

青乙颐却道:“青牙郡主若看不到你,才更叫我担心。”

阿苦顿时明白,青乙颐怕他一旦从青牙眼前消失,青牙就会立刻死去。可他若不能令青乙颐离开斯兰宫,金铃子就无法出秘道,更无法脱身斯兰宫去找银铃子。

青牙双手捧着胸口,痴痴地望阿苦。这情形未免古怪,将死的老妪,眼中含情,不知是丑陋还是可怜?

阿苦虽没有看她,却又叹一声。

“你青龙神族历来多出骁勇,当年我虽未与青戌春真正对决,但也知其身手非凡。不知到了你这一辈,长进多少?”

青乙颐冷笑:“一试便知!”说完他便一拳打了出去。斯兰宫顿时满殿青光,光芒透过门窗,缝隙,从一切可能的出口,辐射出去。甚至连秘道下的金铃子也被这光芒震撼,青光竟穿过缝隙,照亮了她所站之处。

###

氐弥和一干侍卫都看到了,后宫斯兰宫方向突然射出强烈青光。他顿时心宽不少,既然主上已与潜入者缠斗,还有什么可担虞?只是他还心存疑问,主上莫非技痒,竟发出那么强猛的灵力?

他的担心随着青光不停射向夜空而加重。当他转进园林死角,看见横躺在地的房兔后,瞬间,他的脸变得苍白如纸。潜入者是连房兔的龙凤剑诀都阻拦不住的人,难怪主上所发的灵力那么强猛!

氐弥急忙上前问道:“她怎么了?”

留守的侍卫答:“禀将军,这个宫女还没死,但是奇怪的是,她动不了。我们不知道她的身份,所以我们只能等将军您来判断。”

氐弥扶起房兔。他输一道灵力于她体内,立时探知她竟被封了三江中的二江。但是,任由他在她枢江、咸江二江上解灵输灵,推拿敲击,她依然如故,挺着硬直的身体,睁大眼睛看着他。

氐弥不禁惊慌,以他的能耐竟无法解开房兔封锁的二江。再细看手中人,她虽不能动弹,却毫发无伤。

潜入者究竟是谁?他是如何做到的?氐弥不由得不担忧青乙颐的安危。

房兔紧紧盯着氐弥的脸,见他一脸沉重,一会又陷入苦思,心中着急,却苦于不能言语。

“将军,这是地上留下的剑!”侍卫将房兔那柄剑递给他看。

氐弥看后,更加惊骇。上品元剑竟钝了剑尖。元剑之利,独占四国鳌头,而上品元剑,更是剑中极品。即便氐弥自己对战房兔,能胜她,却不能折断她的这柄剑,更不可能钝了剑头。

当下,他双手握住房兔双肩,厉声问道:“谁人如此高强,竟能完败你?”

房兔先是紧盯着他,接着眼珠往树的方向使劲看,之后转回眼神,然后再往树的方向看。

氐弥心下一动:“你想告诉我什么?”

房兔还是那样的眼神。于是,氐弥横抱起她,往她示意的方向走去。

跟随房兔的眼神,氐弥终于看到隐藏在墙壁上的缝隙。他推开秘道之门,一干侍卫顿时傻了眼。

氐弥无暇思考为何房兔会知道这条秘道,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青乙颐身边。

###

阿苦出掌,挡住了拳。青乙颐又打一拳,阿苦又出一掌。两人四手相抵,阿苦双手包着他的双拳,蓝光虽淡,青光却始终无法掩过其芒。

青乙颐只觉自对方手掌传来一股至柔至阴的灵力牢牢地吸住自己拳头。这灵力虽不刚烈,却绵绵不绝,源源流长。青乙颐顿知阿苦意图,心道:好你个玄君,竟打算与我纠缠在一起比拼灵力!好,我就与你一较高下!你有水属灵力,我亦有木属灵力。我们有得一拼!

他虽双拳被握,但并不影响比拼灵力。当下,他聚齐三江空灵,运作五海巨灵,与玄君掌心传来的灵力斗在一起。二人皆位列四国神君,都是当世绝顶高手,身手之卓越,灵力之浩瀚,远非寻常人能想象。但是这惊天动地的一战,真正的旁观者只有青牙一人。

二人所站的青玉地面,逐渐下陷,并且下陷的范围越来越广。强劲的灵力形成旋涡,以风的形式,一圈圈一团团往四周扩散。青光与蓝影交替,虽青光耀眼,却始终夺不去蓝光之魅。二神君在光影中身影模糊,只有面目,清晰无比。

青牙身上衣裳被强劲的风力刮动,猎猎作响。银发缭乱,显露在衣服外的皮肤更是流动不停,仿佛已与骨肉分离。青牙勉励支撑住自己,看清那二人。

只见青乙颐虎目圆瞪,而玄君依然恬淡,便知在灵力修为上,青乙颐远远不及。想来也是,几百多岁的玄君,灵力修为会输给三十刚出头的元国主吗?

阿苦见差不多了,对秘道里的金铃子道:“你赶紧出来,再过片刻,恐怕就危险了!”

青乙颐和青牙俱惊,青乙颐惊讶秘道里还有人,青牙惊讶玄君竟带着人来,而比拼灵力中,玄君还能从容说话,这份惊讶就更不提了!

金铃子跑出来后,青乙颐面色一沉,阿苦顿时感到他的灵力竟强了数倍。此时,斯兰宫的青玉地面以二人为圆心,已经下陷了一个半径约莫三丈,深约一尺的坑洞。

青乙颐为人精明,原本未打算使用全灵与玄君比拼灵力。但当金铃子出现后,他误会是银铃子,心下着急,这才不顾三七二十一,全灵对抗。

阿苦之前自然也没有施展全灵,他的目的只为缠住青乙颐,好让金铃子从秘道脱身,先行去找银铃子。随着青乙颐的加力,阿苦的灵力也水涨船高。

金铃子并不关心青乙颐,也不担心阿苦,只是好奇地盯着青牙。

“你……呼……呼……看什么看?”青牙忿忿,在二神君灵力制造的狂风肆虐下,她的面孔早已扭曲。

金铃子怪怪地一笑,开口却道:“你快要死了!不可能青春永葆,即便将心掏出来,将血全部流干,玄君也不会看上你!”

原来金铃子见口口声声说爱玄君的女人,竟是如此年迈貌丑,顿时心生不满,加之天性任性刁蛮,便口无遮拦说了真话。的确,即便青牙重复年轻美貌,即便青牙立时自刎于玄君面前,也无法得到玄君的怜惜。

阿苦眉头一拧,金铃子的话太刻薄。纵然青牙千般不是,但她将死之人,何苦气她?

青牙面孔扭曲,含恨道:“他看不上我,难道就会看上你吗?呼……哈……连蓝蕙心都办不到的事……呼……你这个小毛丫头……行吗?”

金铃子转身望着阿苦甜甜笑道:“他如果看不上我,怎么会收我为徒?我是他的得意弟子,你说我行吗?”

青乙颐神色一振,这个女子并非银铃子,银铃子没她那么孩子气!看她容貌,与银铃子宛若一人,定是朱雀双生子中的另一人——朱金铃!

阿苦却见她身后的青牙抖巍巍地拔下头上金龙簪子,顿时心觉不妙,喝道:“不好,你快闪开!”

金铃子回头,只见青牙高举簪子,金光灿灿,光华下,她竟在笑。

金铃子心想:这个老太婆要干什么?别开玩笑了,打算拿那簪子戳我还是丢我?距离好几步,你怎么伤得到我?

“金铃子,还不快闪?”阿苦想要放手,但青乙颐这时却卯住劲不撒手。

青牙狠狠戳下,金龙簪子刺入的却是她自己的胸口。众人只听见她喘息:“呼……呼……”

金铃子好奇地问:“你在做什么?”

青牙拔出簪子,污血喷出,溅到金铃子身上。她一脸震惊。阿苦立时喊:“青牙,不要!”

青牙干笑一声,手指一触伤口,再指金铃子,口中含糊其词:“兽身……人面……呼……身鸟人面……呼……”

青乙颐顿生敬意,青牙郡主,够狠,不愧为我青龙神族一脉!不愧为我青乙颐从小就喜欢的长辈!

红色的指头,混浊的言语,一股怨恨侵入金铃子身体,她忽然感到四肢麻痹,邪力遍布。她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原来青牙不是要拿簪子伤她,而是要咒她啊!这时,金铃子方觉害怕。

“呼……骨血……相偿……呼……哈……血……为……罟佃。”

青乙颐听到“罟佃”二字,即知青牙已经完成血咒,他再同玄君纠缠下去已无意义,当即收回了拳头。二人分开。

青乙颐退后,只觉自己脚下虚浮,却见阿苦身法轻盈赶往金铃子身旁,不由得心中暗骂:他奶奶的玄君,耗费老子这么多灵力,老子都快虚脱了,你却跟个无事人似的!

阿苦一掌按在金铃子后背,正对三江中承江。金铃子心头一凉,邪力顿时消失。

青牙许是想掩嘴而笑,但她没有做到。只见她嘴角咧开,枯老的手往脸上一抬,却擦过脸旁,留下一道血痕。手落到身旁,一动不动。她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元宫迷情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