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57章: 元宫迷情8

《爱上玄武》

第57章 元宫迷情8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神族双生,朱雀王族的公主朱银铃陷入了两难的抉择。

身为一国的公主,自降临世间,就开始担负相应的职责,作为王族一员,她代表的是国家。国家有多大,她的职责就有多重。虽然银铃子没有亲耳听到其父朱袈的扬言宣战,但不难想象如果拒绝了元国的求婚,即便亨国不开战,青乙颐也决不会善罢甘休。相反,如果她当上元国王妃,也就意味着元成为亨的友邦,至少在她有生之年,元决不会对亨宣战。以她一人的婚姻,终身的幸福,可换取二国的百年和平。

身为女子的终身幸福,无疑嫁一位如意郎君。朱袈携女不远千里,不就为了她们的幸福。四国第一良人,清俊绝伦的蕴蓝国主蓝琬,在遂门见到的第一眼,她就被深深吸引。除了美貌,他还英勇、坚忍。他为她挺身而出,一人独挑元国三大高手,身负多处伤口仍不后退。这样的男子才是她梦寐以求的夫君,而青乙颐……

银铃子微微颤抖。仅青乙颐这个名字就令她不寒而栗。

斯兰宫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瘦弱纤柔的亨国公主,青灯照耀她忧愁苍白的脸庞,如同受惊的孩子。同样身为一国公主的金铃子突然想到一个事实,银铃子只比她早出生片刻,实际上她们都还是十六岁的少女。要一个十六岁的少女以终身幸福为代价担负国家的命运吗?如果换了金铃子,她决不。

青乙颐嘿嘿笑着。他的目光穿透银铃子两肩微颤的外表,直接看到了她的内心。他最喜欢她的地方,她害怕他。

她双翅的伤已痊愈,但心内的伤终身无法愈合。“从现在起,我就是你丈夫!”每每想到这句魔鬼般的话语,她就忍不住心悸。

银铃子抱住自己肩膀,颤抖地更加厉害。她身体内的三江五海忽然汹涌澎湃,灵力到处奔走。她身体里潜伏的怪异灵力,此刻聚集到头部,以枢江为轴心,带动神海、死海、灵海,形成一个强大的灵旋,源源不断地向四肢百脉输送怪异灵力。众人只见她身上慢慢散发出一层淡薄的青光,“啪嗒”两声轻响,两滴泪落到青玉地面。

阿苦见此情景,脸上不由浮现一丝苦笑。所谓元国王妃的卜感,其实他也有。只是他很想帮她改变卜定的命运。朱银铃的肩膀太瘦弱,实在不适合承担起元国王妃,元国第一女子的苦痛。

东平默默注视她,心中喟叹:情种深种,即便拒绝主上的求婚,也难逃情种的煎熬。

“姐姐,你怎的了?姐姐,你……”

银铃子身子仍在发颤,娟秀的面庞尤挂泪痕,神情却坚毅起来。她凝望阿苦问:“玄君,我只要扪心自问,到底想不想留在青乙颐身边,是这样的吗?”

阿苦点头。

银铃子转而望金铃子,四目相对,双生的神族血脉,心灵相通,金铃子心内大骇,姐姐决心已下,为何做这个决定?

只见银铃子咬了咬唇,身子更加颤抖。但众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她清脆的声音回响在斯兰宫殿堂上空。

“我朱银铃愿嫁青乙颐。”

众人沉默,惟有青乙颐仰头狂笑。

金铃子哀伤地瞅着姐姐,银铃子无奈地看着妹妹。忽然,金铃子吐出一口血,银铃子身子一软,往后倒在东平手里。

阿苦手上一运灵力,却发觉情况大不妙,金铃子体内被封住的邪气乘着她神伤之际突破了封锁又肆虐起来,这次他竟要以十倍于前的灵力镇压,虽然又封闭住了,但若下次再发作,难道要他百倍甚至全灵来封吗?如果封不住后果又会如何?青牙死前下的血咒实在太可怕了!

阿苦转身望元国主,后者知其意而冷笑:“把她给我,我包管除她身上血咒!”

银铃子眼中忽然闪起了光芒,青乙颐能救小三!她急切地望他,他却故意视而不见。她便知道他想听她开口求他。

金铃子顿时挣扎道:“不要!我宁死也不要!”

银铃子低低道:“小三,姐姐对不起你……是姐姐害了你,连累你跟玄君白跑一趟,是姐姐不是,害你也跟姐姐一样,没有了翅膀。”

金铃子微微摇头:“不,不是这样。是金铃子顽皮,才害了姐姐。但是金铃子却因此遇见了玄君……金铃子因祸得福,成为了玄君的弟子。姐姐不要为金铃子难过,金铃子现在可高兴啦,有天下第一的神君天天陪着金铃子玩,即便让金铃子此际死去,金铃子也值了……”

“小三……”银铃子哭泣。

“不要说死!我不会让你死。”阿苦面对青乙颐道,“并且,现在元国主也不会让你死!”

“哼!”青乙颐冷笑,“还天下第一的神君,我看你是天下第一狡猾的神君!”

“青……”银铃子只喊出一个字。

“姐姐,你不要求他!”金铃子立刻打断。她喘了口气后又凄婉地问:“你为何答应嫁她?”

银铃子闭上眼,泪流满面。心中酸楚,无法言语。小三,你哪里知道,神族双生,你既心有玄君,我心岂会无他?当我扪心自问,我愿不愿意留在他身边,我的身体里有灵力异常反应……即便我畏惧,即便我不承认,也无用。

“银铃公主!”东平低低唤了声,举宽大的衣袖遮掩住她哭泣的面容。

阿苦对金铃子道:“别问你姐姐了。她既然已经决定,我们只好尊重她的选择。你现在身中血咒,危在旦夕,需要及时破除。”

“不要!我不要他救!”金铃子靠在阿苦怀中,“我要你救!”

青乙颐骂道:“谁想救你?你他妈的神族双生,你死了,就是我老婆死了!臭丫头,你明不明白?”

银铃子听闻此言,顿时心中一暖。他会救金铃子,因为他不会看着她死。

金铃子这才明白。

阿苦对她微笑:“没事的,元国主又不吃人!”

青乙颐“呸”了声:“我吃人,专吃女人,越年轻美貌的越好!”

金铃子紧紧抓住阿苦衣襟,不肯放手。

阿苦低声道:“如果我没有猜错,青牙用的是最恶毒的咒语,青龙血咒。她明知道自己将死,却以杀死自己的方式来诅咒你。这种血咒普天之下,只有身为青龙神族的王者才能破除。而我,做不到。”

金铃子好奇地问:“天下也有你做不到的事?”

阿苦微笑道:“我不是万能。很多事情我都做不到。”

氐弥立时心生敬意。青乙颐却干笑一声:“把她丢过来!”

阿苦双手一动,一道蓝光托起金铃子离开他的手掌,缓缓向青乙颐平稳飞去。蓝光逐渐消失,金铃子离青乙颐越来越近,离阿苦越来越远,她凝望着他,从他眼里找到了勇气和信赖。金铃子到青乙颐面前,蓝光完全消失。氐弥心惊,玄君运用灵力竟能计算得如此精确。

只见青乙颐一掌打在金铃子头顶。顿时,一股强大的灵力冲进枢江,金铃子不由得尖叫一声,朱雀灵声直上九霄,整座斯兰宫在灵声中颤动,尘土从各殿屋顶落下。青乙颐心中惊讶,金铃子灵力竟强于其姐数倍。

银铃子在东平怀里颤抖,眼泪润湿了他半边衣袖。东平低声安慰:“主上正在破除咒语,由于要打通三江中的枢江,再贯穿三江,所以金铃公主才会感到巨痛难耐,一会就不痛了。”

他话语间,朱雀灵声消失。他便知三江已经贯通,接下来,只要起出邪咒即可。银铃子掀起东平衣袖,刚好与青乙颐目光相对。

青乙颐眉头一皱。原来他有感金铃子灵力强盛乃玄君所为,心生毒计,打算在起血咒之时再加一道灵咒。青龙灵咒,可令金铃子从此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只有依靠外输强大灵力才能镇痛。这样一来,至到她死,都将会是玄君摆脱不了的包袱,可偏生关键时刻,银铃子默默地看了他一眼,这一眼立时打消了他的恶意。

青乙颐转念后,金铃子头顶散发出一股青烟,从他指缝间溜走。血咒解除。金铃子只觉得浑身一个轻松,青乙颐的手已离开了她的头。他在她肩膀上一推,阿苦伸手,稳稳接住。

“多谢元国主!”阿苦道。

青乙颐却冷冷道:“不必谢我,要谢就谢我老婆吧!”

他从他们身边走过,金铃子感激地注视他,见青乙颐体魄魁梧样貌威武,立时改观不少。她心想,此人以后就是她的姐夫,也许姐姐嫁他未必不好。她全然忘了,正是此人斩断她姐姐双翅,更不知道,她自己还刚刚从他手里逃过一劫。

青乙颐径自走到东平面前,后者恭敬地将银铃子递放到他怀中。银铃子不敢正视他,只将头深埋他衣襟。她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听着他的心跳,心里七上八下。她刚才已经说了,她愿意嫁给他,在贞国玄君面前,在她的同胞妹妹面前。她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成为元国王妃,他的妻。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元宫迷情9”↓↓↓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