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59章: 天下美人

《爱上玄武》

第59章 天下美人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三章天下美人

蕴蓝都城。蓝墙绿树,临水搂阁,在阳光明媚下,蕴蓝王宫最漂亮的宫殿馥蓝殿,水晶琉璃瓦折射出七彩绚丽,翘角飞檐,细雕彩绘,奢华极致,如梦似幻,仿佛不在人间。但是宫殿美,不及人美。玉石所砌的路面,款款而来数十名佳丽,柳腰轻摆,长裙及地,各色装扮,千娇百媚。她们是四大国属国的公主,身边各有几名随从、使者,前来馥蓝殿面见,只为蓝琬一句“求美一人”。

馥蓝殿内,满铺雕镂,御香缥渺,隐约宫乐。蕴蓝国主端坐王座,一身正式宫廷衣装,宝蓝色精绣王袍,外披透薄蓝纱,头戴蓝石冠,眉目如画。他神色宁静,面容之美却令人屏息。

众人入殿后,美女云集,衣带飘香,但蓝琬并不动容,他只吩咐了一句,引座。

美人们及她们的随从由蕴蓝侍从引带,纷纷入座。馥蓝陷入微妙的沉寂,四国第一良人的丰姿无人可比,各国公主原先只道蓝琬乃美男子,却未曾料到,他竟美到绝色,连女子见了都要自惭形秽。

蓝琬默默看了一遍众女。宫乐消失。他清澈如水的声音流过众人心坎:“各位公主,本王求美一人,今日却承蒙诸位公主不弃,齐聚蕴蓝,本王真乃三生有幸。”

大部分公主听他此言,心内都感觉异样。四国第一良人,有幸的应该是她们。甚至还有几位小国公主心内暗思,即便成不了他的正室,做侧妃都幸运啊!

蓝琬拍了拍手,宝蓝衣袖随之而动,蓝纱轻拂,动作优雅。一旁蕴蓝侍从立刻吩咐下去。

“区区薄礼,还望各国公主笑纳。”

一队蕴蓝侍女盈盈而来,手捧一色的蓝锦盒。盒子分别呈在各国公主面前,侍女退下。

“多谢国主。”众公主纷纷谢过。

各国公主的随从为她们打开盒子,均是一件做工精美,成色绝佳的玉钏子。

众人看了后各自思量,蕴蓝国确实富庶,见蓝琬出手便知一二,这色钏子,虽非价值连城,但也堪称极品,可他竟随手拿出了数十件。更令人惊讶的是,这批钏子竟完全一模一样。要知道打造一件精制的玉钏并不稀罕,但要打造数十件精制并且相式相样的,不仅需要相同质地的材料,还需要绝顶卓越的手艺。蕴蓝国主能随手赠送这样的礼物,正说明蕴蓝的经济实力雄厚。

蓝琬又寒暄了几句,然后说到了正题。“各位公主,本王有两道题目一直苦思不解,今日有幸能与公主们共处一室,还望各位能不吝赐教,指点迷津。”

众女顿时明了,原来他要考较学识。她们心中七上八下,纷纷好奇,不知他会考什么。

“公主们可以先想一下,谁想好了谁就先答,谁先谁后都没有关系。”蓝琬忽然笑了一笑,盯着离他最近的毕国公主道:“第一问,公主们生平,最痛苦为何事?”

众公主听到此问,各自心宽,他所问并非难题,只是不知其意,如何答才能合他心意呢?

蓝琬环顾众女,四下一片寂静。冰蓝目光一转,随意凝神了其中一位。

毕国公主因蓝琬的注视而羞红了脸,但也因此鼓足了勇气,第一个回答:“毕淑生平,最苦痛莫过于母后仙逝,驾鹤仙游。”

“多谢毕国公主。”蓝琬微笑。他的笑容灿若星辰,毕淑顿觉眼前一亮,心中满是欢喜。众女亦想,这样答就可以了吗?但他为什么要问如此不着边际的问题呢?

蓝琬蓝袖一挥,洒脱道:“人世间苦痛,千万种。亲情其一。毕国公主孝义,不知哪位公主愿意接下去答?”

离得较远的井国公主井白起身道:“国主,我来答你。”

蓝琬点头赞道:“将门公主,果然有魄力!”

井白一惊,他竟已知我乃将门之女。蕴蓝国主,果然不可小看。

井国虽为亨的属国,但井国主井白的父亲井在野却乃四国第一宿将。蓝琬之前从未与井白见过,更没有说过话,却仅从她的一句“我来答你”立时判断出她乃井国公主。此等眼力,远超常人。

井白道:“我生平最大苦恼就是我非男儿!倘若我是男儿,便可同父王、兄长们骑射狩猎,驰骋疆场报效国家。但井白身为女子,不便从戎,苦恼得很……我说完了。”

另几位公主掩袖而笑,井白的随从也慌了神色,但她却大大方方地坐下,毫不在意。

蓝琬道:“好一位井国公主!本王敬佩!如若你真是男儿身,恐怕更比本王出色!”

井白笑道:“蕴蓝国主,那是不可能的。国主风范,井白难望项背。有幸的是井白,今日能向国主倾诉心声。井白不多言了,只待国主第二问。”

蓝琬心生敬意。井在野之女,果不同凡人。

依次芳国公主、陈国公主以及畿国公主分别答他:国内洪荒,双亲年迈多病,错怪奴婢以致其丧命。

蓝琬一一细闻,回之笑容。众女不知他满意与否,却见他璀璨之笑,加之馥蓝殿御香悠悠,只觉身处仙境。细看他面如傅粉,冰蓝眼眸,众女心中各自喟叹:四国第一良人呐,谁人与配?

却听箕国公主李朵朵语出惊人:“我生平最痛苦的事,原先不知,先在却知了。若不能成为你的王妃,就是我生平最最痛苦之事。”

众女顿时大惊,竟有比井白更勇的公主?

蓝琬含笑:“箕国公主,本王知道了。”

李朵朵却道:“知道何解?国主可否明示?”

众女各自绯红了双颊。任井白再勇猛,也不会说那样的话。

蓝琬也不嗔怪,只淡淡道:“我心中的美人,她的苦痛应与我的一样。既然箕国公主的苦痛是不能成为本王的王妃,那么公主就不是本王心中的美人。”

李朵朵顿时一呆。众女各自心想,原来玄机在此,可蓝琬心中的苦痛究竟为何呢?

又有几位公主回答,但答案无非家国亲恩。蓝琬面上始终带笑,心却早飞到九霄云外。人世间最苦痛的事,莫过于明知道无望,却要强求。箕国公主明知道无望,却求解答案。甚至玄君也是,明知道银铃公主不可摆脱元国王妃的命运,还是要硬求答案。玄君呀,我师,最后你还是没能破解室韵的卜。

最后一位公主答完,蓝琬道:“多谢各位公主赐教。本王聊备菲酌,还望公主们赏脸共醉。”

井白疑问:“不是还有第二题吗?怎的不问了?”

蓝琬笑道:“不敢打搅公主们了。”

众女大失所望,他不问了,也就是说没有一人答上他的题。

宫乐悠扬响起,诸位公主虽心生遗憾,却无人先行离席。能与蕴蓝国主共餐,能多停留馥蓝殿片刻,能多看他一眼,也是好的。

蓝琬清秀绝伦的面容,无人可及的风采,在馥蓝殿御香缥渺中,成为众女心目中的唯一。后来她们或钟爱他人或嫁为人妇,心中也始终未忘,曾经有一位绝色国主,出现在她们风华正茂,最美的年华里。他天下无双。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天下美人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