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6章: 蕴蓝第一战2

《爱上玄武》

第6章 蕴蓝第一战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金铃子被他带着,迅速地飞过镜湖,掠过丛林,翻山越岭。只见夜色下,他长发飘舞,眼眸若星,金铃子不由看痴了。她生平所见,哪有这般人物?虽说她的父亲朱袈亦身具摧山搅海的本领,但论起风姿却远逊此人。四周景物逐渐萧条起来,不知不觉中,金铃子已被他带到了寒冷的北方,贞国境内。

金玲子注意到阿苦静默的脸上突然起了一丝惊讶的表情,片刻后,他们止步在积雪的旷野上。星光与月色交汇,映着白皑皑的一片雪地。她抓住阿苦的手腕,环顾四周,只见风吹树颤,却无人影。那是什么使阿苦惊讶呢?金铃子回头看他,正撞上他凝视的眼神,冰凉而关怀。

她垂下头,刹那之后却又抬起:“有什么事?”

阿苦伸出双手,在她震惊的神色里,按住她双肩,将她转过身,背对着他。她这才知道,他的惊讶来自于她。

她颤声道:“我的背怎么了?”

他凝视那两团枯萎之物,残毁的脉络竟又流出了紫红的鲜血。小蛇从他领口里探出脑袋,好奇地观看着。鲜血滴落到雪地上,发声轻悠的音响。她也听见了,她往下看,从自己双脚下间,看到紫红色的血融化冰雪又迅速成冰。

她应该害怕的,她应该恐惧的,她应该想有关她自己的事情,可是她没有。她首先想到是他改变了她。亨国南人,岂能在这样的雪地里安然伫立?朱雀神族,以朱红之脉传百世怎会变了血色?

阿苦的神色凝重起来,小蛇钻出了他的衣袍,“啪”一声落到雪地上。金铃子转过身,看见那条蛇对着他晃动脑袋,仿佛在倾诉。

阿苦蹲下身,摸了摸蛇脑袋,沉声道:“你去吧!神医府会合!”小蛇点点蛇头,“咻”一声如穿云之箭消失在雪地里。金铃子这才知道,原来镜湖旁,那蛇果然是喜欢她。莫不是喜欢她,以蛇的速度早就甩掉她了。

阿苦站起身,回首道:“刚来就要回去了,来的时候从容,回去却怕赶不及!姑娘……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

她见他神色坦然,却不曾想,接下去他将她整个地抱起。她并不知道他已经是第二次这样抱她,她只觉着天旋地转,她在他怀里,如初生的婴儿。

他对她淡淡一笑:“走了!”

“了”字的声音犹在她耳畔回响,身子已如腾云驾雾。她只觉着躺在云堆,月明千里,星转斗移,却不知阿苦为她已尽全力,奔逸绝尘只争一刻。

他们急赶一路,只停顿了一眨眼的功夫。掠过镜湖时,金铃子恍惚看见一蓝衣男子,手持火折,伫立于湖畔。

蓝琬静望湖中倒影,落落寡欢多时,忽然眉梢微扬,有了笑容。他略抬头,白皙的皮肤,俊美的面庞迎着来人,当真是楚楚不凡风华绝代。

阿苦早在十里之外就看见他手中明亮的火光,他手中的火折就像一盏明确的指示灯,更似朋友温暖的笑容。一瞬间,阿苦回忆起若干年前,一眉清目秀的少年站在湖畔,手持火折对他笑道:“你能做到的,我为何不能?”

阿苦只停留了这一瞬间。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蓝琬听到他说:“见我。”

阿苦消失后,蓝琬的微笑真正展开,一时间,周围景色鲜活不少,甚至连镜湖也仿佛温暖起来,在黑夜中温暖。

金铃子看见那蓝衣男子一晃而过,阿苦仿佛对他说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没说。可是,他的神色显然有了变动。

金玲子哪里知道,为了她,阿苦必须去见一个他不想见的人。为了不见这个人,他甚至连蓝琬都拒之门外。只因每一次见蓝琬,他就不由自主想到她。

一样的风华绝代,一样的冰肌玉骨,一样的聪慧睿智。相同的王族血统,相同的高贵气质,甚至……酷似的脸庞。她亭亭玉立镜湖水畔,红颜秋波;她对镜画眉纤手素腕,清雅精巧;她轻吟低唱长袖飞花,不胜仙境。无数人为她魂牵梦萦,无数人为她矢志不娶,更有无数人视她为神明。她不仅貌美无双,医术亦是天下无双。

被称为蕴蓝神医的蓝蕙心,长于蓝琬三辈,但不知何故,众人老去,惟独她容颜依旧。相传她解开了一颗上古传下的蕴蓝之珠,而获得了青春不老的神迹。但这只是传言,只有阿苦和蓝蕙心才知道其中缘故,这也正是阿苦不愿见她的原因之一。

当下,阿苦带着金铃子来到神医府。他迅速穿越亭台楼榭,进出各处房间,只有各处病员和婢女侍从,却独不见蓝蕙心。再看手中金铃子,后背犹在滴血,脸色苍白。阿苦一皱眉,再次逐一仔细搜索神医府,由于他速度奇快,婢女们甚至都没看清人影,他就离开了房间,因此几番搜索并未遭遇询问。最后阿苦进入神医府偏远的一间简舍,只有这间房间之前他没有搜索。

阿苦破门而入,腐朽之气扑鼻而来,这未免使他失望,以蓝蕙心这般人材岂会蜗居于此?但他还是抱着金铃子走了进去,只见一盏油灯散发着枯黄光芒,光线所到之处,幽幽暗暗,不及处俱为黑暗。房间内陈设简单,色调暗淡,与神医府其它房间风貌迥异。简舍深处,一妇人横卧软榻,愈走近她,腐酸之气愈浓,想来病入膏肓,命不久于人世。

阿苦转身离去,回头却见窗栏下一盆建兰。一时间,前尘往事涌上心头,他猛然回首,喊道:“蕙心!”他怀中金铃子吓了一跳,而软榻上妇人却无动于衷。阿苦急步上前,欲扶起那妇人,这才想到手中还有金铃子。

金铃子轻轻道:“放我下来吧!”

她从他怀中挣脱,也顾不得那酸腐之气,凑近低头看那妇人,看她年纪约四十上下,银发枯槁,唇目紧闭,显见离死不远。她的容貌虽憔悴却掩不住五官的精雅秀丽,若年轻个十年二十年必定美若仙人。

阿苦坐到榻上,扶起她来,她却从棉被里跌出一只干枯的手臂。阿苦捧起她的手,叹道:“何至于此?”

金铃子问:“她是谁?”

阿苦道:“她就是蕴蓝神医蓝蕙心!”

“什么?”金铃子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传闻蕴蓝神医驻颜有术,怎的会老成这样呢?

阿苦不答,却命令道:“你速速唤人叫蓝琬过来!要快!”

金铃子更觉惊讶,方才他直呼蕴蓝神医之名也就罢了,但蓝琬乃蕴蓝国主,他竟也不加敬语,他究竟是谁?

阿苦见她疑虑,侧面道:“还不快去,救她即救你!”

“哦!”她这才回过神来,方欲转身出门,蓝琬已然赶到。他呼吸急促,面色微红,显然是一路急奔,才适时赶到。

“你……是谁?”金铃子与蓝琬对视,她不敢相信世间真有如此男儿,竟比自己大姐,亨国第一美女的素颜公主更俊美!

蓝琬略一喘息,对她道:“我是蓝琬。”然后他进屋问阿苦:“老祖奶怎么了?”

金铃子身为神族,对于辈分相差甚远而年龄不合之事也见怪不怪。她只是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传说四国中最英俊的男人,蕴蓝国主蓝琬。她父亲朱袈不远千里,携女而来,只为他一句“求美一人”。

他从她身边走过,眼眸闪着冰蓝色光芒,肤色如玉般剔透,浑身上下散发着天上地上唯此一人的魅力。

阿苦却不看他,他的目光全数在蓝蕙心身上。只听他冷冷问:“你有多久没见她?她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蓝琬面带愧色:“师傅……”

金铃子睁大眼睛,竖起耳朵,嘴巴张大。他竟是蕴蓝国主蓝琬的师傅?这个与蛇为伍,长发黑衣的神秘男人竟是一国之君的师傅?

阿苦握住蓝蕙心的手,脸色微微缓和下来,他问道:“你是国事繁忙还是蕙心不许你见她?”

蓝琬低头道:“十年前老祖奶与你见面后,就再不见任何人。所有病员都是小叔照料。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

“别说了!”阿苦打断道,“你委派车驾,速速到国境,接婷室韵,命小灵火速前来!”

“是!”

蓝琬转身,蕴蓝结长长的飘带一个回旋,人已出简舍。动作之洒脱,姿态之优美,当世无人可比。

金铃子看得目瞪口呆,听得茫无头绪。他究竟是谁?他同蓝蕙心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

阿苦又打断了她的思绪:“你!”

她回望他,只见他一手抱着蓝蕙心,一手伸给她。

“过来!”

金铃子问:“什么?”

阿苦沉声道:“你不要命了,站着只会血流加速!给我过来趴下!”先前他不能离开蓝蕙心,无奈才命金铃子出门寻蓝琬,此刻蓝琬已受命而去,自不能再让她走动。他心知肚明,这二个女子,都在死亡边缘。

金铃子举步才觉头晕目眩,金星乱舞。但阿苦适时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拉了过来。她被他牵引,被他安置在软塌上,与半死不活的蓝蕙心一起。她们两人,一个俯身躺着,一个靠在他胸前。

金铃子躺下后,扭头看一旁的二人。只见阿苦修长有力的手紧紧握住蓝蕙心的手,那一手强劲有力,另一手油尽灯枯,形成鲜明对比。她不仅愣住。过了良久,她问道:“你很担心她吗?”

片刻后,阿苦低声道:“我担心她,也担心你!就你不担心你自己!”

金铃子天真地说:“我干吗要担心自己?我已经死过一次了,大不了再死一次,怎的都不吃亏!”

阿苦还是那句话:“有我在,你不会死!你们都不会死!”

金铃子注视着他怀中的妇人,又道:“我大概一时半会还死不了,可她就危险了!怎的才能救她?还有,她为什么会这样子?蕴蓝神医,怎的连自己都救不了?”

阿苦飞快地瞥了她一眼,她立刻觉得脸上被刺了一针似。简舍里开始安静,并且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金铃子转过头,对着墙壁,一滴泪委屈的从眼眶滑落。心里一会火一样灼烧,一会又冰一样寒冷。

阿苦见金铃子背上忽然出血加速,只得分出一手来,轻轻按在她后背上,那血顿时缓了。她感到浑体冰凉,受用无比,内心的烦躁一扫而光,听得阿苦轻声道:“下济而光明,卑道而上行。灵火即恶盈,甘霖如春雨……”

他的言语如同魔咒,摄住了她的魂魄。她体内原本储有两道性质不一却凶悍无比的灵力,这力量她还未能控制。适才她情绪不定,两灵力乘机在体内游走、交锋,激发了伤口的血流。他所以出手,恢复她正常血流。而此刻他口中所念,正是“水影冰火”的真诀。

金铃子悟性本佳,故而一听到真诀,即抛下小我,将灵力凝聚到灵海,进入“水影冰火”悟道态。不久,从她伤口处飘逸出一股紫色烟雾,并且越来越浓,逐渐弥漫整间简舍内的空间。但她毕竟负伤在身,悟道态持续一个时辰后,就转为昏迷。

……本章完结,下一章“ 蕴蓝第一战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