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62章: 天下美人4

《爱上玄武》

第62章 天下美人4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水无痕笑道:“公子请讲,无痕洗耳恭听。”

艳会席上,所有人都觉好奇,今次的主判难道不是蕴蓝水公子,而是他身旁这位,名不见经传且不堪言状的丑男人?

舍莉雅只看了弯月一眼,便垂下头去,紧抱琵琶。尽管如此,她还是感到弯月如刀般的眼神,投在她身上。

弯月沙哑的声音刺入众人耳膜:“芳国佳丽貌美如花,弹一手好琵琶。但格调轻浪,曲境艳俗,故而我评,丙等!”

舍莉雅顿时花容失色,措颜无地。席下众人沉默。丙等,以往历届都没出现过,艳会首女竟评丙等!契鲜紧皱眉头,这位弯月公子的评判虽狠,却言之在理,令人无法辩驳。他与美女打交道半生,以他的眼力,也觉得舍莉雅风流有余,清雅不足。

水无痕打圆场:“舍姑娘也不必失望,弯月公子眼光一向极高,何况他的丙等在别人眼中未必丙等。以姑娘之艳色,春花见了都会笑,何况我们这些男人。”

席下有几人大笑。舍莉雅勉强一笑,离去时含情凝望,却见公子扇掩面,好生失望。

水无痕扇后问弯月:“你今天见过的美女比之舍莉雅如何?”

弯月低声道:“各有千秋。还是公主们更好些。”

司仪又开始安排第二位佳丽。

狐骨蒙忽然发问:“敢问弯月公子,何方人士?在下久居蕴蓝,与无痕公子也有私交,怎么以前就没见过你呢?”

水无痕拿开扇子,忍不住放làng大笑。弯月,有人拿你!

弯月略一沉吟,回答道:“我族乃西门水氏世交,当年我族长辈与水氏先人并肩共战,生死与共,非一般交情。只是我族一向不喜与外人结交,因此极少抛头露面。此番若不是无痕强求,我也不会来此。”

四下议论纷纷。契鲜更心生不满,水无痕真是疯了,硬拉这么讨厌的一个家伙来捣乱艳会。

狐骨蒙沉思片刻,又问:“敢问公子,你族长辈参与的是何战役?据我所知,有史以来,蕴蓝的战事可不多呐!”

水无痕已经猜到弯月的幌子,他摇着扇子与弯月同时答:

“东关之战!”

众人大惊。别国人只是略知一二,但是蕴蓝人都知道,曾经有一位神秘人物协助蕴蓝神医,与西门水氏共同击退了当时号称四国第一宿将的角愚。虽然东关之战后,这位神秘人物凭空消失,但是与之共战的蕴蓝军士却永远记住了他。他的故事流传在蕴蓝民间。可惜的是,民间众口相传的故事,往往添油加醋极不真实,无法令人确信。人们只知道当时的确有这么一位男人,而东关之战真正的秘密,当世并无几人清楚。

实际上,谁人又了解,传说有时也是真的。百战不死,灵力救人……

狐骨蒙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你真是东关之战那位人物的后裔?”

翠薇楼所有蕴蓝人都站了起来,男人,女人,贵族,随从……每个人都神色激动。别国来客不禁大骇,弯月公子究竟是哪位人物的子孙?

弯月心叹:师傅,暂借你的名头,不曾想反应竟会如此之大!

水无痕合上扇子,收敛了狂色,肃然凝望弯月:国主,您无论是何身份,都是无痕心中最敬仰的男人!

契鲜站在弯月身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耳,只听弯月沉声道:“不错,我正是当日那位贞国人的后辈!”弯月心忖,也的确没有说错,他为玄君后辈,实乃他门下弟子啊。

狐骨蒙当即半跪,他听弯月道出贞国二字,便知定是真的。他乃蕴蓝世家子弟,比之他人更清楚一些东关之战的内幕。一般蕴蓝大众都道他是蕴蓝人。只有真正在东关战场上出生入死过或者他本人,才知道他其实是贞国勇士。

艳会顿时改了氛围。来自四国各地的贵宾,惊讶地看到所有蕴蓝人跪倒在地,身份低者完全跪倒,身份高的半跪,更有许多蕴蓝贵族热泪盈眶。狐骨蒙感叹:“想不到我有生之年,竟能见到传奇人物的后裔!”

弯月神定气闲,分别向左右两侧抬手,“诸位不必多礼!往事已矣,今夜不如与弯月共醉花间。看美人如云,环肥燕瘦,响应国主求美一人之昭。”

契鲜被他触碰到手臂,一股柔和的力量传来,他不由自主地站直了身。立时,契鲜惊讶当场。水无痕又重新坐下,淡淡对契鲜道:“我没说错吧,此际最适合艳会的主判就是弯月了!”

弯月道:“诸位快快入席,切莫唐突了佳人。”

言语间,第二位佳人姗姗而来。众人纷纷归席。司仪报芳名:“蕴蓝广怿馆英若仙。”

英若仙轻盈而来,如一轮皎洁的月,光芒四射。美人入席,却心生惊讶。她见惯了男人投射来的贪婪目光,却从未见过眼中含有泪光的。莲步移缓,银色身影逐渐闪亮在各人眼中。只是美人不知,在绝大部分蕴蓝人眼中,她此刻的光芒不是美,而暂时是当年那个神秘人物的化身。

非蕴蓝人看的才真正是她。箕国贵客如痴如醉:这位英若仙,真是美女中的极品。身形秀丽,容貌清雅,一身银衣翩翩,好似嫦娥下凡,果不负其若仙之名。畿国客心道:蕴蓝美女果然冠绝四国。先前的舞娘并非以美色谋生,却各个明眸皓齿,而这位广怿馆的英若仙更是国色,远胜刚才的芳国佳丽。

英若仙由侍女引路,亭亭玉立于席中。佳人勉强一笑,古怪的气氛使她心下慌乱。艳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男人们的目光如此奇怪?就连馆主都好象刚哭过似的,看上去只有水公子神色自如。

水无痕似乎看破了她的心事,笑道:“英姑娘不必惊慌,施展你的才艺就是。”

英若仙原先就认识他,她微微施礼。四位侍女手持一匹黑绸而来。艳会上各国宾客纷纷好奇,这位蕴蓝美女要做什么?

只见两位侍女停在翠薇楼尽头,另两位分持黑绸两角,径自往主[xi]走去,黑绸在众人眼前逐渐展开。两侍女接近英若仙的时候,她轻启樱口:“小女英若仙,为君一舞!”话音一落,她整个身子忽然飘起,如同风吹起一片树叶,空中飞舞一只蝴蝶,柔柔落到展开的黑绸之上,一只银色舞鞋鞋尖一点,绸布上仅留下一个豆大的小坑。黑绸继续展开,小坑逐渐往后移动,但始终只有那么一点豆大。众人惊赞。

这一身轻功身法,便是修行之人也难以练就。水无痕摇扇微笑,今次又可大饱眼福。

黑绸拉直。侍女止步,悠扬的乐声响起。只见英若仙飘然起舞,她的银衣窄袖,裙大开双叉,银裤束口,不同于刚才十二舞娘长袖褶裙,更适合大幅度动作。

众人逐渐淡忘适才弯月带来的震惊,被英若仙的舞姿深深吸引。契鲜打量席间众人,心中不无得意,翠薇楼舞娘四国第一,英若仙的舞艺无人可比,单就她的身法,甚至连一心修武之人都难望项背。可是当他看到身边的弯月时,却吃惊不小。

弯月目光全然不在英若仙身上,他看的竟是一旁拉着绸布的侍女!

乐声高昂起来,英若仙跳动的范围和幅度随之加大。她一个旋转接一个旋转,左右两脚尖替换着布,始终只一个小坑。她在空中飞舞,空中转身,身体柔弱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忽然,她从一端尽头狂跳起来,乐声随之激越。根本没有任何借力点,她一点绸布,整个身子斜斜飘起。她在空中挪移旋转,如同被风托起,姿态幽雅。银色裙裤大张大合,不见丝毫粗犷,如同随风悠扬。

到最高处,乐声又变缓。她忽然像只断了线的风筝,旋飘着下降,却也是往前,直到落到黑绸另一头。乐声随之消失,她轻盈倒在黑绸上,这次竟是一点落痕都没有了。众人看得目瞪口呆,黑绸上仿佛躺着的是风,没受任何外力。平展的绸布啊!

水无痕第一个鼓掌:“好啊好啊,好一个奔月。”

英若仙飘然而起,转身微笑:“不愧为水公子。竟能道破此舞的名字。不错,此舞正为嫦娥奔月。”

四下宾客齐齐喝彩。契鲜转眼去看弯月,心想,你能如水无痕一般道破舞名吗?即便你是蕴蓝恩人的后裔,但就风月香艳之事,还是远不及西门水无痕啊!

契鲜只看一眼就又转过头去:真是输给他了,还在看那侍女!恩人的后裔就这么没品位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天下美人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