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63章: 天下美人5

《爱上玄武》

第63章 天下美人5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咳咳……”水无痕提醒弯月。

“我知道。”弯月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左角离他较近的侍女。

水无痕打开扇子,凑近他的脸,顺便遮住了他的目光,低声问:“有什么不对?”

此际,两人早已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密切关注。众人见两人私语,都紧闭双唇,竖起耳朵,恨不能生出顺风耳来听一下究竟他们在说什么。

“那个侍女绝对不是蕴蓝人。”

英若仙从扇子上仅看到弯月的半张脸,但也能感受此人的非同寻常。容貌虽然丑到极点,可双眸的精光四射却显示出灵力修为的高深。更重要的是,西门水公子对他的态度——水无痕很少对人那么认真。

契鲜离得最近,除了弯月的密音传言,基本上两人的对话他都能听见。弯月自然也知道他能听清,因而转过脸去问了他一句:“馆主大人,她是不是最近才来广怿馆的?”

契鲜一脸惊讶,但却点头证实。那侍女名唤丢丢,的确是前二个月新来的。

箕国贵客的随从缺乏耐性,打破了沉寂,问道:“你们两位主判讨论完没有,快告诉我家大人,这位蕴蓝美女如何评价?别在那边窃窃私语,怠慢了佳人。”

英若仙转身,对那随从作揖答谢。美人回首一笑,正是千娇百媚。箕国随从顿时瞠目结舌,惊为天人。

水无痕收起扇子。却听弯月刻意尖着声音道:“关于这位蕴蓝美女……”

他顿了顿,在所有人的瞩目下,说出了令人喷饭的一句:“我刚才没注意看。”

契鲜从惊讶的表情变为面部肌肉抽搐,这位弯月公子果然是来捣乱的!

“所以请仔细看的水无痕和其它几位大人评论。这位美女我暂不作任何评价。”

众人大感意外,非蕴蓝人更是不屑。

英若仙突然却对弯月有了兴趣。世上竟有不注意她的男人!连瞎子都闻得出她是个美人,更何况她非常自信刚才精彩绝伦的奔月之舞,可这位弯月公子竟完全没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他究竟是谁?什么样的男人才能有这份定力?

水无痕摇着扇子笑道:“弯月公子真会说笑,那就让水某来评吧!英姑娘天姿国色,舞艺绝伦,举止神情更是大方得体,所以水某评为甲等。”

“多谢水公子。”

狐骨蒙却道:“英姑娘评甲等最重要的原因,水公子恐怕还没说吧?”

水无痕微笑:“还请狐公子圆说。”

狐骨蒙清一清嗓子:“水公子,那么我就不客气了。英姑娘适才之舞,非一般人能舞。只凭这一身轻功身法,在场众位恐怕就无几人能做到。因此英姑娘评为甲等,最重要的理由不是舞艺更非美貌,而是身法绝顶!恐怕英姑娘除了身法一流,武艺造诣也不低吧?绝才绝艺,岂能不评甲等?”

四下众人附和。箕国贵客心想,倘若此女能做他贴身侍卫,该多有少风光无限?不独他这样想,不少权贵都如此遐想:一绝色佳人,凌波微步,相随终身……

英若仙又转过身去,对狐骨蒙作揖答谢。水无痕却在心内暗骂,笨蛋狐骨蒙,这样一来谁都知道英若仙身怀绝技,大不利于她以后的大派用场。

弯月见他神情,传密音问:无痕,英若仙是你什么人?为何你如此紧张她?

水无痕低声道:“朋友。但我希望她以后能……”

他没说下去,但弯月却知:你指望她以后做我的侍女?以飞檐走壁的功夫贴身保卫,附加奉茶倒水?

水无痕干笑两声:“不好吗?”

弯月不答,心里却有了主意。

契鲜见水无痕自言自语,弯月的眼神仍在关注侍女丢丢。作为老江湖的他只能心底默默祈祷,艳会顺利进行。

黑色绸布收拢,侍女丢丢默默退出了翠薇楼。

弯月忽然问契鲜:“买下英若仙需要多少金?”他这句问话并未压低声音,因而左右邻席也听到了。

契鲜愕然:“这个……大约一万金。但英若仙比较特别,她乃自由之身,无法以金钱来衡量。”

“她要什么?”

契鲜凝视他,弯月公子打算买下英若仙的消息传开,翠薇楼逐渐由喧闹变为安静。英若仙也听到了,同众人一般,惊讶地望着他。

契鲜不知该如何解释,转而凝望英若仙。

英若仙上前一步道:“若仙此生,只想为国主效力。若仙只愿能成为蕴蓝国主的女侍,弯月公子的好意,若仙只有心领了。”

席下众人多少失望,此等佳人,不能强求。倘若能求,别说一万金,十万也值得。

弯月一笑,问身边男人:“你能买下她吗?”

水无痕尴尬道:“不能。”

弯月又道:“即便你能买下,我也未必要。”

四下一片哗然。英若仙顿时花容失色。他太狂妄了!他的话对她是种污辱。这人如此丑陋不堪,居然还在那里大放厥词。她双手握紧,杀机自心底产生。

弯月却对她笑道:“英姑娘,说句不中听的话,你不要介意。”

众人见他那笑容,俱感恶心。他实在太丑,笑起来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还说什么不中听的话,他出现翠薇楼后就没说过一句中听的话。

英若仙听他嘶哑:“既然连我这么一个丑人都未必要姑娘,更何况绝才绝色的蕴蓝国主!英姑娘,本公子建议你还是另做它想,断了成为女侍的念头。”

真如当头一盆冷水,英若仙伫立当场,心下转了千百个念头。她从小苦修技艺,尝尽种种艰辛,无非为有朝一日,能为主效力。可蕴蓝国主高高在上,她真能接近吗?

虽然弯月说话难听,但却在为她着想。英若仙慢慢放开紧握双拳,毅然道:“多谢公子这番话,但若仙心意已决。若仙此生,只想侍奉一人。如若不能,便在广怿馆终老一生。”

席下众男子见她如此坚决,都心生敬意。几位贵宾纷纷私语,此女果然出色,甲等恐怕都低了。

契鲜感动道:“英若仙,你真不愧为我广怿馆之女。”

水无痕皱眉望弯月,而他只是一笑。水无痕亲手为他易容,自不会嫌丑,但却觉得几分诡异。那已经超出了他易容的范围,而是弯月本身的不可捉摸。

国主到底是何用意?

弯月挥手示意司仪,英若仙退下。契鲜等人各自心惊,这位丑公子委实厉害,他竟已控制了此次艳会的主动权,连司仪都认可了他的指令。

乐声又悠扬响起,司仪走着过场,不知说些什么。契鲜心中忧虑重重,却听身旁人轻声道:“馆主不必担忧,弯月不会坏了你的艳会。”

他一惊,这声音与刚才说话的嘶哑声完全不匹配,竟是柔和悦耳如沐春风。他转身仔细打量,二公子谈笑风生,水无痕的机敏大度他早就见惯,可弯月的风度却在水无痕之上,即便绝丑也难掩饰举止的风雅。终于,契鲜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弯月的脸虽然丑陋,肤色黑黄,但他广袖下露出的十指,却是白皙俊美。虽为男儿之手,却丝毫不逊色于美人。

契鲜一手遮住双眼,满头是汗。他怎么忘了,西门水无痕的一项绝技。这位弯月公子肯定易过容!蕴蓝之大,能成为水无痕的密友,又有几人?事实上,即便同为蕴蓝贵胄的南市狐目族人狐骨蒙,也不过是水无痕的普通友人。

全蕴蓝都知道,水无痕最好的朋友是蕴蓝国主蓝琬啊!

他深呼吸,才拿下手来,却见到弯月丑陋的嘴脸。“馆主,买一个侍女要多少金?”

契鲜哭笑不得,国主啊,您这是跟我开什么玩笑?

水无痕一旁帮腔:“就是刚才拉绸布的那些侍女,买下一个要多少呢?”

旁席几人早不满弯月刚才的言辞,冷嘲热讽道:“绝色美女不稀罕,倒稀罕一个卑微的侍女,丑八怪的眼力到底不同常人呀!”

弯月并不生气,淡淡道:“几位只知广怿馆里美女如云,却不知有些美女为藏秀色,宁愿委屈做个侍婢。”

“哦,听公子此言,莫非刚才的几个侍女,竟有人比英姑娘更出众?公子不如将那女子找来,好让我等大开眼界!”

四下嘲笑声不断。弯月沉声道:“还有劳馆主,将刚才左首那名侍女唤来!”

契鲜尴尬道:“叫丢丢上前!”他手下一人得令而去。

旁席又是一阵大笑,“丢丢?连姓氏都没有的侍女,最低等的侍女!”

蕴蓝权贵虽说崇敬弯月乃蕴蓝恩人之后,但听他这几句话,都觉颜面丢尽,大多数人沉下脸来默不作声。

水无痕最了解弯月,他大笑道:“既然弯月公子今天有此雅兴,那么就叫你等看看,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美人!”

箕国贵客的随从挑衅道:“都说西门水公子闻香识美人,如今方知,不过是东诓西骗得来的虚名!连英姑娘那样的绝色都不比一个侍女丢丢,好笑好笑!”

箕国贵客低声道:“休得无礼!”

随从应声,箕国贵客又道:“等到丢丢姑娘出现了再说不迟!”

非蕴蓝人不约而同地大笑。

水无痕摇着扇子轻声对弯月道:“你要对我半世的英名负责!”

弯月笑道:“我却偏要毁你!”

水无痕一惊,扇子遮面轻叹:“我这是何苦来着?”他转眼却见契鲜一副僵硬的笑脸,心中又念,还好,还有一个陪我受苦来着。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天下美人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