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64章: 天下美人6

《爱上玄武》

第64章 天下美人6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争议在丢丢重返翠薇楼达到颠峰。契鲜的手下前面引领,侍女一路垂头而来,场中止步,笑声四起。

丢丢一身深蓝侍女衣裳,束手束脚忐忑不安,虽眉目也清秀,但远谈不上美艳,与舍莉雅、英若仙相比更是天壤之别。箕国贵客的随从嬉笑:“弯月公子,这就是你眼中的美人吗?”引出一阵哄堂大笑。

弯月忽然站起身来。他一起身,众人纷纷收敛,翠薇楼顿时陷入寂静。狐骨蒙等在场众人都感到了他身上正散发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即便容貌绝丑,也无法掩盖住他的威势。只是那么几步,他却走得从容洒脱,如入无人之境。蕴蓝人纷纷感慨,到底是恩人后裔,那种气度简直不亚于国主。

翠薇楼的水晶明灯投射在弯月身上,犹如五彩华光加身。水无痕、契鲜凝望着他清俊的背影,心生敬畏。国主啊,不管今晚您要开什么玩笑,我都跟了。

弯月走到丢丢面前,沉声道:“抬起头来!”

丢丢突然下跪:“奴婢不敢。奴婢身份低下……”

一只标致的手捧住了她的下巴,立时一道强而柔和的灵力袭入她体内,令她身不由己地站起身,站直身,头慢慢抬起。

四目相对,只是短暂的一瞬。众人只见弯月手一扬,“啪”一声轻响。丢丢的脸往一侧,身子倾斜,倒在地上。弯月迅速收手,仿佛抓住了什么东西藏进了宽袖。

这一系列动作兔起鹘落,大部分人都以为弯月打了丢丢,真正看清的却没有几人。

但是当丢丢再次抬起头来,众人却惊骇。她哪里是之前畏首畏脚的侍女,分明是位绝色倾城的美人。她的脸变了,虽然只是微妙的不同,却大不同前。一样的眼眉,一样的轮廓,却比之前美上百倍,艳上千倍。

水无痕摇扇叹道:“还真是美人……”他精通易容术,虽因角度关系未看清弯月的动作,但也猜到,此刻他的袖管里肯定藏有丢丢的易容物。

狐骨蒙惊讶:“一巴掌打出一个美女?”

只听弯月沉声道:“你不是蕴蓝人,你是利国人!”

四下大讶。水无痕合上扇子,心道,这下就合了。利国的易容术:敷面易容,是以假皮敷在脸上,以最小程度的变化,获取最大程度的改变。高明的利国易容术,甚至只要在下巴上做一下手脚,就能完全改变一个人的面貌。那么,弯月袖中所藏定是那假皮了!

他是怎么看出的?

丢丢也在想这个问题,她自负易容术高明,潜藏翠薇楼二个多月,岂料今晚竟被揭穿。她被传带入场,心中的不安并非装出来的。英若仙起舞期间,她便开始感到压力。主[xi]上的丑公子一直在看她。世上男人竟会不关注英若仙那样的美女反而看她吗?果不其然,才离场不久她就又被唤了回去。当他命令她抬头,她真吓得脚也软了。她跪下,但是祈求无用。他一手抬起她的脸,自信天衣无缝的易容术被一眼看穿。他以最快的速度,撕去了她的伪装。她倒地的时候,终于知道他为何会看破她的易容术。

人不可貌相,这位公子是位绝顶高手!

她的师傅曾经说过,灵力修为高深的人,能以灵力探测到敷面。而他一手抬起她下巴的时候,正是以灵力探明了她面上的真假。并且他能在极短的时间里,瞬间撕去敷面,身手之高,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可之前他又是如何看破的呢?难道他距她七尺,坐在席上只看她后背,就知道她易容了?

弯月一拂袖,一阵轻盈的风把她托起。她无处可避,与他直面。黑脸麻皮,塌鼻歪嘴,奇丑无比的男人,却有一双美丽动人的眼。他的眼竟是冰蓝色的。

“你会唱歌吗?”他的声音嘶哑,语调却很温柔。

她点点头。

弯月对翠薇楼众人道:“诸位,请听利国美女丢丢一曲。乐师,就弹奏一曲利国絮缘。”

丢丢凝望他转身归席,除了脸,他竟没有地方不出众。是了,刚才他托起她下巴的手……

乐声悠扬响起,丢丢忽然笑了。倾城倾国之色。众人惊艳,却听她秀口一吐,天籁之音震撼整座广怿馆。

“缘如絮,憖憖向谁诉?

春水无言浮旧叶,蒹葭默语换新衣。

独叹草萋萋。”

抑扬顿挫,朱弦玉磬,短歌絮缘被她唱得荡气回肠,一曲终了余音绕梁。乐声消失,可她的音色之美竟是徘徊不去。众人恨不能她长久地唱下去,莫要停止。但丢丢只是微笑,绝色美女的艳容,无人能拒。即便水无痕、契鲜也大感此女非凡,她竟以笑容婉拒了再歌一曲。

四下寂静被弯月嘶哑的声音打破:“传闻利国天籁四国之最,能与姑娘媲美的,也只有亨国王族朱雀灵声了!”

此际,无人再嫌恶他的声音,反倒觉得那种嘶哑别具一番魅力。经过丢丢之事,众人都对他刮目相看。

丢丢作揖道谢,莺声燕语:“公子如若不嫌,请将奴婢买下。奴婢愿侍侯公子。”

四下一片唏嘘。刚才嘲笑弯月的人更是后悔。

弯月问:“馆主,丢丢身价多少金呢?”

契鲜答:“以侍女而论,低等侍女十金即可。”他心想,既是国主开口,自然没必要抬高身价。

箕国贵客的随从立刻抗议:“馆主岂能如此对待佳人?此等绝色,岂能以金钱衡量?”

畿国客叹道:“莫说万金,此女一唱,便值千金。”

狐骨蒙在众说芸芸之际却问丢丢:“丢丢姑娘,你为何到翠薇楼为婢呢?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如果你有什么麻烦,在下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丢丢转过身,对他一笑。狐骨蒙位置附近的众人顿时屏息。待她回身,众人仿若隔世。

只听她柔声道:“我没什么难言之隐,藏身匿迹翠薇楼,不过因为厌烦俗世。”

众人正感慨,却听弯月道:“你说谎!”

丢丢眉头一皱,美人忧愁,别有风韵。

“不过即便你说谎,也无关紧要了!”弯月转身对契鲜道,“馆主,十金稍后到西门府取。此女买下了。”

“多谢公子!”丢丢欲叩拜,却听弯月又道:“你不必谢我!我买的只是侍女丢丢,并非美人丢丢。我买下侍女丢丢后,美人丢丢速速给我滚出蕴蓝!听清楚了,在我弯月有生之年,不许踏入蕴蓝半步!”

众人听他此言,全部当场惊呆。甚至连水无痕也不明白他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公子为何如此对待奴婢……”丢丢粉脸煞白,扑倒在地,美人泪落,任是再铁石心肠的男人也会动容。可惜的是,她打动不了弯月。倒不是弯月铁石心肠,而是他已洞悉她的身份。她藏身翠薇楼的目的,她被揭穿真容宁愿为他奴婢的目的。

狐骨蒙打抱不平,站起身问道:“敢问公子,为何要将她赶出蕴蓝?”四下附和声响起,众人都不解其中原由。

“公子若不能说出个子丑寅卯,那么请恕狐某无礼,狐某愿意结交丢丢姑娘这位红粉佳人。”

畿国客随后道:“丢丢姑娘若不嫌弃,也可随在下久居畿国。我畿国可不会怠慢佳人。”

众人你一嘴我一嘴说开了,不久畿国客就与箕国贵客的随从吵闹了起来。

弯月沉声道:“畿国国主,你与别国的随从计较什么?”

畿国客大惊,四下顿时陷入微妙的寂静。所有人都盯着他,他身边的随从不得不将手放在腰间的配剑上。

水无痕摇着扇子轻声说笑:“越来越有意思了,弯月,如果今晚你不随我来,会错过多少好事?”

弯月不理,继续对畿国客道:“国主,你也不必紧张。蕴蓝国目前还算安定……而且即便箕国国主同你大打出手,也不过落得个两败俱伤。但这种吃力不讨便宜的事情,为人一向谨慎的箕国国主肯定不干!”

箕国贵宾也变了脸色。翠薇楼众人更是心中大乱,竟有两位国主参加艳会?

却听弯月不疾不徐又道:“芳国国主,陈国国主,你们也不必担心。这场艳会正因为有了几位国主的参与,更显精彩。”

翠薇楼大乱。弯月虽没指明芳、陈二国国主,但四位国主同时出现在翠薇楼,创了历届艳会之最。一时间,剑光刀影徘徊楼上,好在,都只是示威性的。

契鲜掏出帕子,拭去满头汗珠,却见身旁水无痕扇掩面,轻声笑:“五位哟!”心下顿时又惊,不错,正是五位国主!

丢丢依然跪在地上。心下巨骇,此人竟连四国主的身份都能看破。她该如何是好,他一定也看穿了她。

弯月沉声道:“丢丢姑娘,你人尚在广怿馆,就已令二国国主为你争风吃醋。如果出了广怿馆,这天这地不被你搅得天翻地覆才怪。正所谓红颜祸水,你还是赶快离开蕴蓝吧!远远离开,从今往后不要再回来……也许这样对你来说太残酷了,但你真的来错蕴蓝了!”

丢丢啜泣。心中含恨:多末诺谶语,得蕴蓝者得天下,所以我才来蕴蓝!而你竟说我来错了!你究竟是谁?

弯月又对畿国、箕国国主道:“两位国主,以及诸位嘉宾,弯月奉劝诸位一句,切莫怜香惜玉,收留这位丢丢姑娘……”

众人不语。绝色美人难道就此被逼上绝路?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天下美人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