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66章:回章之王者之谶

《爱上玄武》

第66章回章之王者之谶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章王者之谶

十年前的一个傍晚。距离蕴蓝都城西二十里。棠滔。

蕴蓝边境水域棠滔。因山势崎岖,自然形成天然的六级瀑布。风景绝美在险境,寻常人只能远观,无法接近。六级瀑布最末一级,水势磅礴,击石溅浪,声响震耳欲聋之中,别有一份悠扬。素来风雅的蕴蓝王族,便取棠滔为名。

如海棠般的浪花,如海棠般的优美。

棠滔水激越千里,往南流去,在亨国境内易名为乳江,乃亨国三大江流之一,哺育南国。

傍晚时分,周遭的山民于家炊烟,游人也早已离去,棠滔则呈现出另一番面貌。水声依旧,浪花如昼,夕阳的最后一抹霞光消失于西方。幽幽暗暗,隐隐绰绰,水光与山色一体。

六级瀑布的最高处,棠滔山顶,忽然亮起一道美艳绝伦的蓝光。这道蓝光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然后直泻而下,激穿瀑布下的棠滔,溅起十丈高的水浪,在半空,闪烁出明媚的蓝光,一时间照亮了整片水域。

水浪落下,蓝光消散。棠滔水中,浮起一位美少年。他一身泛白的蓝衣湿漉漉紧贴身躯,一头黑色长发垂肩,水珠滑落,晶莹剔透之美,正如他的师尊。

少年缓缓升起,浮站在水面上,身上衣裳逐渐散出水气,他将头一甩,黑发顿时干了,随风轻拂,闪烁出幽美的黑色光泽。他望着自己修长的十指,不禁微笑,师傅,你会的我也会了!

他的笑容明亮清澈,瞬间,整片棠滔水域艳丽生动起来。十五岁的弯月公子,未来的蕴蓝国主蓝琬,此刻心内豪情壮志,绝美的脸庞不可一世。是啊,他绝对有资格骄傲,无双的容颜,绝顶的身手,尊贵的身份,还有,不可估量的辉煌明日!

弯月收回手,一阵清风吹过山林,带起棠滔轻轻波动。

有人来了。弯月心念一动,快走几步,出了棠滔。一阵窸窣声后,衣装褴褛的小乞丐白夜出现在他眼前。

二人对望一眼。弯月只见她蓬头垢面,枯黄的头发散乱,脸与衣服一般肮脏,顿时心生鄙夷。而白夜于慌乱中邂逅惊世骇俗的美少年,却全无惊讶。她一转身,继续往蕴蓝境内逃亡。

她没时间耽搁,她的处境使她必须超越俗世常人,不然,就只有死。

弯月却因此当场震惊,这是他生平头一次遭遇视他如无视。大凡世间女子,只要长眼睛的,有审美意识的,无不惊艳于他绝世的容颜,可这个流浪的乞丐女,竟对他不屑一顾,步伐丝毫没犹豫过,转身就走了,仿佛他的存在只是块挡路的大石,她因而要绕道而行。

他当即不假思索,尾随其后。走了几步,他见她脚步虚浮,知她并无身法,于是,年少气盛的他更加不服,凭什么她就这样从他面前走开?

白夜喘了口气,忽然转回身。弯月停住脚步。

平庸而且肮脏,并无修行的女孩却出语惊人:“你与其跟我走倒不如背我走!”

弯月瞠目结舌。那张丑陋的小脸似乎在对他微笑:“你若不背我,就不要跟着我。”

他现在怎么看都觉得这个小女孩讨厌无比,“这算什么话?”

白夜凝视他,过了片刻后缓缓道:“我知你为何跟着我了。公子,大概以前没有人能无视你的存在,所以你很想了解,什么样的人才能无视于你?无视你的人究竟抱以一种什么心情?”

弯月立时对她改观:“你是个小孩吗?”

“你背我走,我就为你解惑!不然,就不要跟着我!”说完,白夜转身,“你还是不要跟着我,你背我,你的衣服就会弄脏……而且,跟着我很危险。”

她的小手被他一把抓住。她微侧头,看见他以绝世的容颜微笑:“我弯月最喜欢危险的事情!”

“弯月……”白夜心中感叹,如此美丽居然是男子?

思索间,她的身子被他以灵力托起,稳稳落到他背上。白夜顿时欣喜,想不到这少年竟是位高手!这个由掀到背的动作,他完成得如此轻易顺畅,灵力修为应属上位勇士的级别。

她终于在蕴蓝境内交了好运!

两侧风景倒流,白夜伏在他背上,思绪万千。这次能成功吗?能逃脱命运的羁绊,获得自由之身吗?逃得一时是一时,不能奢望……

棠滔的瀑布逐渐到了脚下。一轮弯月高悬天际。他竟带她来到棠滔山顶。

弯月将她放下,沉声道:“我不能再带你走了。”

“为什么?”她其实并不惊讶,世上本就无人能拯救她。

弯月无奈道:“因为我身为卜师。”

他一路背她,越往前行越觉心里不安。身具卜师素质的他感到了危险,不是对他个人而言,而是对蕴蓝整个国家的危险。这个女孩太不可思议,她身上带有一种强大的力量,毁灭性的力量。终于,他在山顶止步,往下去,就是蕴蓝都城,他不能将危险带回去。

白夜沉吟道:“我知道了,难为你了,卜师。那你走吧!”

“不!我要留下陪你一会。”弯月却拒绝。

白夜微微惊讶:“你的卜感应该已经告之你,目前是种什么情况。明知如此,你还要留下?”

弯月微笑,灿若星辰。“我刚才说了,我最喜欢危险的事情。既然你背负厄运,那么就让我这个卜师,为你一刀斩断你的命运!”虽然明知将面临巨大危险,但弯月还是选择在棠滔山顶为她了断。他不想扔下她不管,当他背起她的那一刻,他就准备好了,应对一场未知的险恶。这是蕴蓝境内,他身为王储,决不会因为惧怕危险而退步。

白夜双手捧胸,热泪滚落。终于有人挺身而出,愿意为她,这么个不起眼、丑陋的小孩子斩断纠缠的劫。可是,他真有力量战胜吗?看他年龄,也不过十五、六岁,他同她一样,也是个孩子呀!绝色的少年卜师,愿意为她改变命运,可是,她能连累他吗?

“作为报答,你要为我解惑!”弯月仰头望天,“你要告诉我,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究竟为何而生?”这是困惑他许久的疑问。

“你以为我这么一个八岁的小孩真能为你解惑?”她泪眼朦胧,他真的美。能在此时此刻遇上他,算是上天对她不幸的人生最大的补偿吧!

弯月低头莞尔:“是的,这也是卜师的卜感!你能!”

白夜回头望身后,绝境。就到这里,只能到这里了吗?再望蓝琬,绝色的面庞,心下一叹,还要害人送命吗?还是这样一个人?

白夜露出孩子的笑容。她往后一步,“可是我骗了你!我不能!”

弯月的笑容凝结了。她想干什么?

“我不能为你解惑,只能给你带来灾祸!我不想再连累人了……”她又后退一步,“弯月公子,我会牢记你的名字,会在另一个世界为你祈福!”

“你……”

“别过来!”她已站在瀑布边上。情况急转直下。

弯月伸出的手就在眼前,她泪中带笑,他连手都那么美。

“我想明白了,之前的苟且偷生都是错的。虽然我不是个普通的小孩,但我已经令许多无辜的人丧命了。平凡与非凡都是一样的价值,我早该领悟……我该死,而不该继续活在世上祸害别人。谢谢你想救我的心,但你,决不是他的对手。”

弯月忽然觉得心中一痛,这个小孩竟打算死。这都是他害的,他应该更坚决一点,不该对她说“不能再带你走”。她如此聪明又如此敏感,分明已经感受到她带给他的压力了。

白夜凝望他,“如果要我看到你死在他手里,我宁愿此刻就死去……谢谢你,弯月公子!”

说完,她往后一倒,小小的身子摔落下去。弯月毫不犹豫,紧追她而去。

白夜在半空中被弯月抓住,她愣了愣,忽然放声大哭。他抱紧她,两人成一条弧线直直跌进棠滔。

六级的瀑布,对身具上层水属灵力的弯月而言,不啻一马平川,但是白夜却不知道。弯月不怕她跳下悬崖。在她出现之前,他刚刚跳过。

落进棠滔前,白夜昏死过去。她终究只是个孩子。

弯月抱起她,浮出水面。月光映照下,清秀绝伦的面庞起了忧愁,到底是什么在纠缠这个小孩的命运?到底是什么使她宁愿死,也不愿他出手相助?

黑暗的山野中,一双眼露出凶光,杀气一闪,却隐了回去。只因他看见弯月周身散发出璀璨的蓝光。

他心念一动,这少年是贞国的卜师吗?看他灵力之强劲,大概要开谶。

弯月双手平摊,白夜缓缓上升到他眼前。他以蓝光围绕她周身,光越来越强,越来越亮,直到白夜的身体仿佛被射穿。他要为她开谶,他要了解,她身上那股可怕的力量!只有这样,才能斩断她的命运!无论她能不能为他解惑,这都不重要了!

瀑布在光的照耀下,绚丽诡异。水色犹如彩虹。隐匿之人只见弯月双手一合,一时间就什么都看不清了。白夜、弯月与蓝光浑为一体,只见蓝光不见人影。他心中大骇:这决非普通的开谶!

这少年何许人也,竟能开出此等谶语?看情形,他开的不是天谶,就是王者之谶!

蓝光中,少年以清脆的声音朗朗道:“天之四灵,以正四方。头袂荷戈,普济众生……”

隐匿之人不由点头,心道:听这一句开场,果然是王者之谶!这天下局势果然要大变,竟然有君主身具上位卜师的素质,而且还是位如此年轻的绝色君主!看他的灵力级别,此刻我若勉强杀他,必定也要付出惨痛代价!真是便宜了白夜,捡了条小命还得了道王者之谶!

弯月忽然低了声音,蓝光中,隐匿之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如果他有看见,也许白夜当时就死了。

“血雨腥风,乾坤扭转……”

蓝光开始减弱。隐匿之人心念一动,这是他为白夜开的谶语?血雨腥风,乾坤扭转?也就是说,庶公主白夜是决定四国局势的关键?太好了!如果这样的话,倒不用与她玩猫捉耗子的游戏了。

弯月没有念最后一句,因为他不忍心,更重要的是,白夜似乎醒了。

蓝光消失,白夜看见的是弯月的笑容。弯月正忍住心内极大的不安,以最温柔美丽的笑容凝望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回章 王者之谶2”↓↓↓更精彩哦!